台糖農地大開發


台糖農地大開發

農地不農用,台糖農地大開發,當一塊塊綠色沃土,成為灰色土地,台灣究竟贏了什麼?失去什麼?台糖農地不再甜蜜,生出異樣的苦澀果實…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陳忠峰 陳添寶 陳慶鍾
剪輯 陳志昌

這天,高雄市路竹區的居民,前來參加一場開發說明會,廠商將到鄰近的新園農場,租購台糖農地投資生產,主要產品是鋅錠。但是附近的居民,擔心工業污染,群起抗議,反對農地設置工廠。自救會成員許東源表示,這是假科技、真化學的電鍍工廠,生產過程中的粉塵污染,有害居民健康。

面對居民的抗議,台糖公司說明,新園農場的土地開發,完全配合國家政策辦理,台糖選定可開發土地,由推動開發單位審查,進行投資生產。


許先生住在新園農場附近,得知台糖將土地租售給廠商建設,相當痛心,不了解環境良好的農地,為何要變成工業地。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些工廠幾乎都以開發面積10公頃以下,規避環評,直接以投資審查的方式設廠,農地上就這樣浮出一座幽靈工業區。

面對台糖新園農場的開發,許先生發出呼救,帶領居民抗議,許多務農的居民,一早下田後,急忙趕到抗議現場。希望政府能聽見他們的心聲。但是,居民的心聲未獲重視,新園農場工業區依舊開發整地,推倒種植多年的造林樹木,農地走向毀滅末路。

這個開發案,突顯了台糖農地的使用問題,台灣最優良的農地,變成一塊塊工業土地,失去農地的真實價值。政大徐世榮教授,長期研究台灣土地政策,多年參與農村陣線保護農地,他強調,台糖土地來自民間,政府必須慎思運用,不應該輕易將土地轉為工業地。


早期日本治台,為推動糖業發展,強徵農民土地,面積超過十萬多公頃,國府來台後,全面接收農地,在陸續放領、釋出五萬多公頃的農地後,在幾十年來不斷轉為工商使用,現今僅剩三萬多公頃。

屏東教育大學林育諄助理教授,多年研究台糖農地利用,他表示,近十年來台糖農地釋出加快,許多農場在定位不明下,成為商業、工業用地。從早期的「五萬元一坪」的住宅興建,到「大溫暖大投資」的工業利用,再到「國家資產總體檢」的土地釋出政策,台糖農地成為配合國家政策下,廉價的土地工具。

台糖不斷釋出土地,除了配合國家政策,也牽涉在停止製糖後,以釋出土地換取利潤的轉型問題。台糖南區管理處副理洪天財表示,台糖土地多數維持農用,但是少部分較不肥沃土地,荒廢不用很可惜,就會釋出進行資產管理。

多年以來,台糖不斷釋出農地,單一面積就廣達數百公頃,造成的問題,已經危害到農村發展。相思寮的阿美姨,數著被徵收後搬遷拆除的土地,感傷訴說幾代的老鄰居,因為中科一來,各自分散,村子已經沒有以前的熱鬧。


彰化相思寮多年抗爭中科二林園區興建,原本屬於台糖大排沙農場的廣大區域,散落的莊園、肥沃的土地,維繫著傳統的農耕生活。但是開發一來,傳統農業聚落瓦解、房屋拆除、居民遠離,就算經過抗爭留下來的居民,也必須在工業區包圍的新農地上,重頭開始。

來到新農地現場,阿美姨、阿暖姨還在為農地的水路擔心,也煩惱新農地沒有連結道路,根本不知未來會如何,聽到友達不來,心中更是氣憤。阿美姨表示,當初一直講多風光,強收居民土地,她們哭到沒目屎,中科也不理,現在不來,不是在捉弄農民。

政大徐世榮抨擊,當初以中科來投資,成為審查基礎,土地徵收、用水規劃,都是在這個基礎下進行,現在基礎瓦解,一切回到原點。

台糖優良農地變工業區,除了瓦解地區的農村體系,最直接影響的,就是糧食生產減少。新園農場農地上,工人們忙著採收西瓜出貨,租用台糖農地的農民表示,這片農地相當優良,種出有價值的西瓜,讓附近農民可以打工賺錢。


台糖農地適合大面積耕作,許多農民承租使用,但是近年來的開發釋出,常常讓承租農民被迫離開。瓜農蔡先生原本在彰化大排沙農場種植瓜果,中科一來被迫離開,換到新園農場承租台糖農地繼續種植,又碰上設廠開發,必須再度離開。接二連三的移地種植,成為無地可用的流浪農民。

根據台灣農村陣線統計,全台的閒置工業區,面積高達6878公頃,其中超過六成都是徵收台糖土地。另外在這些閒置土地上,投入的大量開發經費,讓國家負債高達70億,原本可以農作賺錢,養活人民的土地,成為一個大錢坑,永遠不知底限何在?屏東教育大學林育諄表示,台糖農地必須從農業使用考慮,成為一個糧食生產基地,不能毫無限制的開發運用。


面對台糖快速釋出土地,關心學者呼籲必須進行管制,無論是土地信託,或是新的審議、監管機制,都必須慎思台糖土地運用。政大徐世榮教授指出,台糖應該扮演一個土地儲備角色,擔任國家未來糧食生產基地,必須有新的監管機制,不能無底線不斷釋出。

一望無際的優良農地,在失去農用目標下,一塊塊急速消失,在國際糧食競爭展開之際,台灣無異自廢珍寶,將國家一步步推向糧食短缺的危險境地。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