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蘇鐵的三角習題


台東蘇鐵的三角習題

有一種植物,生存在這個地球上,已經超過一億四千萬年,它是台東蘇鐵。而有一種灰蝶,牠的幼蟲只吃蘇鐵幼葉,牠是東陞蘇鐵小灰蝶。長期以來,這兩種生物彼此有著微妙的生態平衡,直到有一天,外來種蘇鐵來到台灣,還帶來了意外的旅伴,讓台東蘇鐵面臨了,難解的三角習題…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蘇鐵就是一般人所熟悉的鐵樹,由於樹型獨特、優雅大方,加上傳說可以避邪,讓家運昌隆,是許多人喜歡種在庭院裡或是拿來當行道樹的樹種,價錢好的時候,一對造型獨特的本土種蘇鐵,甚至有高達上百萬元的身價。

但或許你不知道,蘇鐵是一種古老又珍貴的植物,全世界只有十五種蘇鐵,其中一種就是台灣特有種—台東蘇鐵,只分布在台東海岸山脈和延平鄉紅葉村的懸岩峭壁上。

為了想一睹台東蘇鐵的野生環境,我們沿著鹿野溪前進,八八風災過後,沿途山壁上都還能看到幾處大型崩塌。在海拔300900公尺處,這裡的台東蘇鐵密度最高、成長狀況也最為理想,因此在民國七十五年六月,台東縣政府依據文化資產法,劃設了面積290.46公頃的蘇鐵自然保留區。

這一次的拜訪,其實也想找尋一種只吃蘇鐵幼葉的蝴蝶。以往,這種蝴蝶只有台東的蘇鐵自然保留區能夠看到,它是東陞蘇鐵小灰蝶。昔日研究蝴蝶學者眼中的夢幻之蝶。

師範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徐堉峰的調查,一般蝴蝶生長發育跟食草是同步化的,好比說幼蟲只吃嫩葉,嫩葉一年只生一次的話,那蝴蝶通常就只有一個世代。但奇怪的是,東陞蘇鐵小灰蝶卻是多世代,如果食源充足,就能發展成極大的族群,但是在台東蘇鐵一年只發一次芽的情況下,小灰蝶幼蟲的食物來源受到限制,數量自然大幅降低,也因為這樣,減緩了對台東蘇鐵的殺傷力,靠著這種獨特的生態平衡機制,台東蘇鐵和東陞蘇鐵小灰蝶,才能夠和諧共存這麼多年,直到人類的介入才產生變化。

受到文資法保護的台東蘇鐵自然保留區,依法不能任意挖採,於是有人引進和台東蘇鐵長相類似的外來種琉球蘇鐵,大量種植,從此改變蘇鐵的生態系。外來種琉球蘇鐵一年可以發好幾次芽,讓東陞蘇鐵小灰蝶的食源增加,族群量也跟著擴張,現在,幾乎在低海拔地區,都能看到小灰蝶飛舞的身影,東陞蘇鐵小灰蝶變成了園藝界的害蟲。

徐堉峰擔心,東陞蘇鐵小灰蝶暴增後,遠遠超過台東蘇鐵所能承受的壓力,也可能讓台東蘇鐵面臨滅絕危機,而當野外的蘇鐵滅絕,東陞蘇鐵小灰蝶就只能依賴人類栽種蘇鐵才能存活。徐堉峰表示,『這樣小灰蝶就變成是人類的附庸、寄生蟲,靠人類而活,是做為一個研究蝴蝶學者所不願看到的。』

短短十年內,東陞蘇鐵小灰蝶的角色,從一個稀少罕見的蝴蝶,變成園藝蘇鐵的害蟲,甚至入侵到日本的入侵種。這個案例讓我們思索,人類不經意的舉動,不但讓台灣特有種蘇鐵遭逢危機,也讓共同演化的東陞蘇鐵小灰蝶,可能無法再延續下去。

同時,我們引進外來種琉球蘇鐵,也帶來另一個傷腦筋的旅伴,來自泰國的蘇鐵白輪介殼蟲,這幾年在蘇鐵葉片上看到白白像是雪花一般的,就是感染到蘇鐵白輪盾介殼蟲。蘇鐵白輪盾介殼蟲由於繁殖力強,只要一兩個月的時間就能迅速覆滿葉面,而白輪盾介殼蟲就會固著吸食葉片汁液,當葉片被吸乾、發黃,無法行光合作用,蘇鐵植株就會死亡。

這場風暴就連遠在深山的台東蘇鐵自然保留區也無法倖免。為了處理棘手的蘇鐵白輪盾介殼蟲,20039月,學術界和農政單位引進當地天敵『泰國雙色出尾蟲』,經過兩年的測試結果,確定這種外來天敵只吃盾介科的介殼蟲外,不會對其他生態造成衝擊,才在台東蘇鐵自然保留區野放。

引進外來種的天敵,必須要格外小心謹慎,屏科大和中興大學的研究團隊,長期監測台東蘇鐵自然保留區內的狀況。從20059月野放到現在,研究人員陸續施放了十多萬隻的泰國雙色出尾蟲,雖然減緩了台東蘇鐵的死亡率,但他們也發現泰國雙色出尾蟲,似乎無法在保留區內立足,詳細原因還在調查中。

研究時,他們也觀察到本土種出尾蟲,出現獵捕蘇鐵白輪盾介殼蟲的行為,讓研究人員大為興奮,希望未來台灣本土種出尾蟲,能夠取代外來種出尾蟲。不過,生物防治是一場漫長的監測作業,每個環節都不能輕忽,還需要更多的研究與佐證。

台灣島嶼雖小,卻擁有許多珍貴的自然動植物,如果不小心防範,珍貴的蘇鐵生態系就可能毀於一旦。徐堉峰以關島例子作為警惕,在西元2000年蘇鐵白輪盾介殼蟲和東陞蘇鐵小灰蝶,都還沒有入侵到關島,十年後,這兩種蟲子入侵到關島,因為沒有注意,導致關島本地的原生蘇鐵死了大半,希望這樣的事件不會發生在台東蘇鐵身上。

遠古時代存活至今的台東蘇鐵,和依賴蘇鐵為生的東陞蘇鐵小灰蝶,在人類的介入後,變成了難解的三角習題。當初只是因為喜歡而引進的後果,沒有評估後續對生態系的影響,事後要花這麼多的時間和經費去收拾,透過蘇鐵和小灰蝶的故事,更值得我們好好警惕。

側記

說真的,以前很少注意到飛來飛去的小灰蝶,因為牠不像是大型的蝴蝶那麼引人注意,牠總是灰撲撲的,一點都不起眼。但是透過徐堉峰老師的講解,才知道灰蝶幼蟲和螞蟻之間的互利共生關係、東陞蘇鐵小灰蝶只吃蘇鐵幼葉的依賴關係,這麼多獨特的生態。也透過標本才發現,在小灰蝶的翅面有著繽紛色彩,我們以往只觀察到生物的表面,卻沒有注意到牠在裡面所扮演的角色,是如此重要。下回在有發芽的蘇鐵旁,你可以仔細觀察,或許也能發現到其它有趣的現象喔!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