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鐵路Don't 移


台南鐵路
Don't 

切割台南市區都市發展的鐵路,終於要地下化了。這是居民期待二十多年的政策,但2012年的秋天開始,鐵軌旁,卻悄悄地掛起了無數的抗爭布條…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張光宗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陳割和太太蔡信美,在鐵軌旁已經住了好幾十年。原本政府告訴他,鐵路地下化,只需要拆除他家後院,如今新的方案,卻只留下前院的種花空間。陳割的健康,從此一落千丈。


陳割說:「本來我不會失眠,但為了這件事情,很煩,現在都要去成大拿藥才能睡。」這座房子,是畢業於成大土木系的陳割,和太太蔡信美一手起造。他們親自設計、挑選建材、謹慎監工,光樓梯,前後就做了好幾次,原因無他,就是希望永遠在這裡住下去。豈料,房子現在得面臨拆除的命運。

蔡信美質疑:「房子拆完以後,我們兩個老人要去哪裡?家是我們的根,現在拔起來,不就四散了?」以前,陳割每天都會在客廳哼唱日本歌謠,徵收風波來襲,他和蔡信美美滿的晚春,瞬間碎裂。不忍心看父母親受徵收折磨,任教於台科大電子工程系的陳致曉,決定組織自救會,帶頭抗爭。


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路線從台鐵大橋站一帶,延伸至生產路以南1.91公里處。總長8.23公里。原先的工程方案,是採取潛盾工法,在原鐵軌下施作,徵用鐵軌東西兩側土地做臨時軌。完工以後,會把土地還給居民。

2007年,鐵改局卻說,因為台南市地質狀況不佳,為了保護國定古蹟台南車站,必須改採明挖覆蓋的工法,來維持鐵路營運。決定把地下化工程東移,要徵收東側407戶居民的土地,施作永久鐵軌。

陳致曉說,變更方案後,經建會曾明訂此案,為第一個「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運輸建設」的示範計畫,交通部長毛治國更說:「台南站地下化後,火車站周邊及鐵軌沿線的大小範圍都市計畫更新,將是台鐵資產活化、償還債務的金雞母。」因此他們質疑,變更方案,是為了把民地變成公有土地,去獲得土地開發利益。

台南市交通局長張政源表示,他理解居民的質疑,但市政府已經透過各種方式,詢問鐵改局是否一定要徵收民地,是否符合土地徵收條例規定,應該符合必要性、合理性跟唯一性,「我們得到的答案是,第一要保證安全。如果要做地下化,現有鐵路要維持營運,現在有兩三百列列車經過,要維持營運,安全性不容忽視;此外還要做古蹟維護,加上施工時程跟經費,綜合性考量以後,才做成這項決定。」

鐵改局認為,工程變更不但能達到安全、減少半年工期,還能降低交通衝擊,具備公共利益。但陳致曉質疑,以前鐵改局提出的工程方案,也可以保障古蹟。他認為,保存古蹟和鐵路地下化可以雙贏,台南市政府和鐵改局,應該研擬出對居民影響最小的工程方案。


2012年起,他們四處抗爭,終於獲得台南市政府同意暫緩徵收程序,決定邀請台南地區相關教授專家,組成工程技術論壇,針對工法進行討論,「如果這方案是唯一的,會希望工程建設如期地推下去。如果有更好的方案,我們也不排除改變的可能。」張政源說。

為了保留家園,居民主動出擊,透過大地工程師王偉民的協助,發現就算採取變更後的明挖覆蓋工法,鐵路依然可以在現行鐵道底下做地下化,而且保證安全。

鐵改局的構想,是把現在的鐵軌,當成地下化工程時的臨時軌,所以必須徵收東移後的土地以施做永久軌。王偉民的概念恰好相反,是徵用東邊的土地施作臨時軌,等到現有軌道的永久軌第一層施作完畢以後,鐵路就可以恢復營運,工期大約3年,徵用的土地就可以還給居民,重新蓋房子。

針對鐵改局擔憂的安全問題,王偉民也同意會有疑慮。「因為台南市都是沙土層,一變位,火車可能會出問題,但如果直接用鋼筋混凝土的RC結構,就完全不會變位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原有鐵軌西側,還有公有道路,如果採取王偉民的方案,徵用的土地面積還可以大幅降低。


根據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徵收人民土地,必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最後手段等原則,陳致曉認為,「市政府不該只討論工程技術問題,還有很多問題要討論,比方說,為什麼一定要徵收那麼多土地,徵收這些土地到底有沒有必要性,有沒有公益性、有沒有違反人權,創造出來的利益,未來市政府要分配給誰,這些都是要把土地交出來的人,應該知道的。」

「賴清德、毛治國,不要拆我家;反對鐵路東移、擴大徵收違憲!」23日,台南市東區居民長途跋涉,來到首都陳情。不久前,居民收到台南市政府的開會通知,發現市政府還是將討論焦點鎖定在工程層面;不僅如此,台南市政府只開放五位居民推派的專家參與,加上會議主題、開會時間,都沒有和居民事先討論,居民蔡佳玲哭著說:「我們很擔心他們是不是就這樣把我們硬逼上去。鐵路沿線407戶,都是住人的,不是空地。就像魚缸的魚,你把牠拿起來,是會死掉的。老人家怎麼禁得起這種驚嚇!」

帶著眼淚,高聲吶喊,被徵收戶舉著布條,從台北車站一路遊行到凱道。台南市政府的工程技術論壇,究竟能不能弭平爭議?


這場工程論壇,邀請超過五十位工程專家,來評估鐵改局和自救會的方案。自救會和鐵改局對於安全問題,沒有達成共識。鐵改局副局長周永暉進一步強調,如果要採用王偉民的工程方案,臨時軌必須緊鄰西側,為了讓居民通行,必須另外徵地留設巷道、還要增設限高的平交道,對交通恐怕造成衝擊。

王偉民反駁:「如果一棟房子已經被拆掉三分之二,這個房子還需要消防跟通道嗎?此外有些房子前面就有巷道,也不一定要全部擴增巷道。考量消防安全的不足很合理,但臨時道路的設與不設,不是非有不可。而是後面的巷道寬度夠不夠消防,以及有沒有跟主要幹道聯繫。」

儘管王偉民針對鐵改局的疑慮提出駁斥,周永暉仍說:「工程要怎麼確保百分之一百,是最關鍵的,如果無法確保百分之百安全、維持營運,還有交通維持,其實是沒辦法繼續推動的。」

也有與會的工程專家委婉地說,「其實技術沒有什麼困難。自救會採用的工程設計基礎,基本上採用的是鐵工局的版本,雙方應該可以坐下來談,技術問題很好解決。」

與會專家提出的意見,顯示鐵改局的工程方案,還有調整空間,鐵路地下化,不是零和遊戲。王偉民進一步提醒:「台灣進行地下工程這麼多年來,既有的技術都不是新東西。目前最大差別,在於我們提出的方案,不必徵收民地,只需徵用。而且百姓願意提供,這對工程是無比的好處。台北的文林苑到現在沒辦法動工,是因為有人抗爭,有人抗爭的工程,絕對是不好玩的。」


台南市長賴清德承諾,他會在有充分資訊的情況下,才做決定。這項承諾,似乎為被徵收戶帶來一道曙光,但地政學者徐世榮提醒,這次的論壇形式,只鎖定在工程技術上,缺乏其他面向的討論,恐怕難以確認公共利益,保障居民權益。

律師詹順貴強調,台南鐵路地下化爭議,如果處理得當,可以做為政府處理徵收爭議的範例,「賴市長應該做示範給中央看,舉辦聽證,透過聽證把一些爭點歸納。雙方可以就爭點去做攻防,做完整辯論,唯有這樣,是非對錯、有理無理,什麼比較符合公共利益的最佳可行方案,才會比較清楚。」

象徵希望、春暖花開的三月,即將來臨。但三月同時也是鐵改局,原本預計開始施工的月份。台南市鐵路地下化的紛擾,能不能在這個希望的季節塵埃落定?端看執政者能不能突破舊思維,和居民一起完成共同夢想的政策。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