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植物園密碼

「3653132」這些數字代表什麼意思?日據時代有台北八景之稱的植物園荷花池?到底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你熟悉的或曾經聽過的台北植物園,在建立百年之後,呈現什麼風貌,又有哪些前所未有的經驗回憶值?我們走進植物園,帶您一起揭開一連串的植物園密碼。

採訪撰稿/楊蕙萍
攝影剪輯/陳添寶

在高樓林立的台北市區,出現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它是台北植物園。八公頃大的面積裡,隱藏著許多令人驚奇的動植物秘密。

丁清泉在台北植物園擔任解說志工已經十一個年頭,這裡的赤腹松鼠數量從剛開始的14隻,成長到目前逼近百隻,和人類長期接觸,松鼠少了警戒的特性,多了觀察和距離的接近。

同一個時間,玉成公園裡,老伯伯正把準備好的麵包屑和切片鳳梨,擺進綁在樹幹的餐盒中,這是他表達和親近松鼠的方式,同樣的餵食場景,也一度在台北植物園裡上映,讓松鼠花在跟人互動的時間,遠高過練習謀生技巧。

貼上宣導告示外,丁清泉每天得不厭其煩的解說,讓民眾的善意,有更適當的表達途徑:「自然環境本來就會調節松鼠的數量,牠們可以吃樹葉、果實等各種不同的植物,如果不能存活,松鼠會尋找更合宜的場所。人類過度的干擾餵食,不只會讓松鼠失去求生本能,還可能讓牠們吃了過油過甜的食物後,健康出現警訊。」

台北植物園裡有一千五百種樹,一年四季都可提供不同花果食材,吸引各種生物棲息。

有別於一般都會公園,1896年成立的植物園,曾是林業試驗場管理的苗圃,1921年日本人成立中央研究所接管林業試驗場,並改名為「台北植物園」,為台灣研究歐、亞、澳、美、非等世界樹種的搖籃。

二次世界大戰,無情的子彈延燒植物園區,在年近半百的椰子樹幹上,烙印一道道交火的痕跡。人類戰火不但改變了植物園的容顏,也一度干擾植物園生態體系。

民國八十四年,有台北八景之一美譽的植物園荷花池,追蹤荷花集體枯萎原因,竟是民眾隨意放養魚類繁殖過剩所致。

同年植物園荷花池重新整建,沿著池塘設立的棚架,是規劃者的巧思,丁清泉指著從右到左的棚架數目,組合起來是3653132,但他說這不是電話號碼,也不是樂透數字,關於3653132 他很難「說」得清楚。

潘富俊過去十幾年參與植物園的規劃工作,不但創立了世界第一個詩經植物區,讓書中曾經描述的植物,活靈活現呈現在遊客眼前,還用以植物生態專業角度出版文學作品。

人與環境零距離的接觸,讓植物園裡處處充滿生機,許多以往只出現在書本上的圖片字句,瞬間躍然紙上成為寫實的身歷其境。

大自然的奧秘難以窮盡,台北植物園呈現的是都市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縮影,百年來承載的歷史與記憶,讓每個走進它的人繼續編碼,也接續屬於每個年代的秘密和旋律。

台北植物園這個令人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地點,流傳著許多人的故事,這次換個角度近距離接觸,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尤其是在獲知3653132背後的意涵之後。志工在植物園四處的巡邏,詢問之下,總人數竟有上百人。我望著那些兩鬢斑白的志工們,頂著艷陽,汗流浹背的解說著植物園裡看似平凡卻又不尋常之處,言談間的一草一木,也頓時鮮活起來。

「暑氣」在綠樹成蔭的植物園裡降溫,志工的「熱情」卻在這裡沸騰。沒有他們的付出,又怎麼能讓都會裡的一片綠地,以更貼近生活方式,讓人感受它的存在和價值? 

集數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