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生活家群相(下)

反核生活家群相()

本集延續反核生活家群相(上集),繼續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了解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在早年的社會、政治時空背景,反核運動者遭受到什麼樣的暴力對待?他們的家屬歷經過什麼樣的緊張心情?但又為什麼會支持他們繼續反核?事實上,這些運動者將反核落實為生活的態度。他們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的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是臺灣延續性最長、涉及層面最廣的社會運動議題。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

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我們看見反核運動者對於生命與環境的深刻思考,朱約信也就是歌手--豬頭皮,他在許多反核現場帶著民眾歌唱,適時振奮民眾的心靈。張琦凰學生時期因緣際會投入反核運動,終於找到生命的依歸。這些反核生活家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19936月,在國民黨的強勢運作下,凍結多時的核四廠預算案將在立法院解凍重審。預算審查期間,反核團體史無前例地於一週內發動三次大動員,企圖展現民意阻擋核四廠預算解凍。

數千名民眾集結在立法院外,恐怕在強權的強力運作下,這麼多年反核的努力將再度遭遇巨大挫折,貢寮人紛紛切破自己的手指,在反核的旗幟上寫了血書,希望將這些血淚字句呈給在院內審查預算的立委,表達貢寮人反核的心聲。

臺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教授高成炎認為,反核是基於最理性的考量,義無反顧,當他看見五百位貢寮人衝入立法院,最後卻能夠和平退出,實在是不容易,深深覺得非常了不起,相較於國家、警察的制式暴力,他們的自制力令人感動。

難道除了興建沒有別的選擇、別的未來?前核四公投促進會執行秘書簡國書說明,核四公投運動強調非武力的抗爭,不管在任何遭受威脅的狀況下,面對統治者、不同意見,希望不用傷害對方的方式來表達意見,實現人民做主的真義──決定自己的未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