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河彎之處


危險的河彎之處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莫拉克颱風為台東帶來災情,台東以南的知本溪、太麻里溪等多條溪河,暴洪造成沿岸地區的災害,許多房舍倒入滾滾洪水之中。在南迴公路多處中斷下,救援行動從太麻里溪以北,逐漸克服地形障礙向南挺進,災區的受損情況,才能開始漸漸清晰。

一棟巨大旅館在國人眼前倒入水中,莫拉克颱風的災情,開始讓人驚恐,東部的災情,成為國人關注的地區。進入知本地區,新知本大橋後的連結道路,遭到沖刷坍方中斷,人員必須在搶通工程中,步行進入。

在新溫泉旅館區,因為堤防遭到沖毀,緊鄰河岸的旅館、房舍,因為土地掏空掉入水中,或是半懸在河面之上,當地溫泉村村長回想颱風當日,所幸即時通知居民、遊客撤離,避免了人員死傷。

回到新溫泉區災害現場,當地居民指責堤防工程失當,堤防遭到沖毀,才會釀成巨災。台東縣府水利課則指出,曾經進行搶修加固工程,但依舊阻擋不了巨大的洪水。這塊新旅館區所處的高灘地,位於河彎之處,在過去就有災情發生。在大水淘空後的地基上,露出一棟埋在地下的建築,當地居民表示,以前曾經河水氾濫,埋掉河岸上的房子,後來就在這些房子上重新建設。

查探知本地區受災區域的位置,正是位於知本溪河道轉彎的沖積處,原本就是危險區域,但是政府都市重劃准予開發,無異是讓民眾在危險區域營生,面對暴洪的危機。

向南前往太麻里,進入大水漸退的洪氾河床,巨木亂石遍布,讓人看不出這裡原本是青翠的農業區。大水沖毀公路及鐵路,懸在空中的斷裂鐵軌,讓人觸目驚心。當地搜救人員及居民,持續尋找二位為了撤離居民而失蹤的警員。改道的溪水依然洶湧,在道路搶通前,救援隊臨時搭起繩索,運輸救援物質。

太麻里溪原本是從鐵路橋下的河道通過,但是莫拉克颱風帶來的巨量洪水,一下子就沖破堤防,滾滾大水帶著土石,在農業區內肆虐。受到重創的農業區,也是位於河道的轉彎處,甚至一度曾是太麻里溪的出海口,氾濫河水創造平原,此刻再度侵襲,大水衝毀堤防,再次改變河道出口。

面對河道彎處的危機,明知危險存在,還是嘗試以人工堤防阻擋,但是縣管河川二十五年防洪頻率、五十年不潰堤的能量過低,面對大水襲擊,完全失去效用。面對太麻里溪出海口大改道的現實,主管河川水利的水利局,也只能表示人力無法勝天,必須尊重河水的流域。

前往太麻里溪上游嘉蘭部落,部落高台沿溪的房舍,在這次風災中,五十餘戶住家受到危害。同樣的,這個受災的高台位置,也是位於河彎之處,受水流沖積的力量最強,在2005年海棠颱風侵襲時,就有民房受到危害。受災居民開始收拾僅剩的家當,準備下山到收容所避難。面對洪災,她們無奈,指責政府花錢修景觀步道,卻不願加強堤防保護的工程。

面對災民的忿怒,地方主管防洪工程的單位,以價值來詮釋防洪能量的應變等級,一方面說出自然事實,另一方面也說出人間現實。都會區價值高,防洪工程可以耗費巨資,鄉村地區價值低,防洪工程相對降低,反映目前抗洪設計的思維,但是土地有其價值,生命不應有尊貴之分,人人都是等值。

在多次颱風後,太麻里溪上游河域已經劇烈改變,沿岸村落面對洪災的問題,無法再以水泥工程阻擋,避水而聚的遷建成為最佳方式。但是遷村的土地取得與生計問題,又將是另一個漫長的人間磨難。

從知本、太麻里河床到嘉蘭部落,隨著災區的明朗化,漸漸看出問題所在,上游暴雨,土石崩落河道,嚴重受災地區都位於河彎之處,危機早已預示。問題是居民危機資訊不足,政府又放寬進入建設,只想以人工堤防阻洪水,當洪災一次比一次高,堤防擋不住暴洪,最美的河彎之處,終成人間煉獄。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