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園的迷思


動物園的迷思

從牠們的眼睛,我看到了自由的渴望,牠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各有不同的流浪故事,回家是牠們心中最深的期待, 然而這段回鄉路,卻是如此的漫長,究竟牠們的天堂在何方?

撰稿 剪輯  蔡佳臻 蘇志宗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柯金源

200611月,高雄壽山動物物園裡,上演了一場黑猩猩與飼養員的對手戲,吸引了現場遊客的目光,沒想到三個多月後,這隻黑猩猩竟成了台灣媒體的焦點,因為這次的演出實在太勁爆了。

事件的結果是小孩、黑猩猩、動物園這三個當事者都成了無辜的輸家,這讓我們不禁想問 到底是那裡出了問題?

排隊、買票、進動物園,這樣的過程,不知已陪伴了多少人的歡樂童年,也因此我們對於動物園的一切,始終視為理所當然,但是看在關懷動物權的人士眼裡,動物園的存在,真是問題重重。


除了圈養環境需要改善之外,動物園主張的社會教育功能,也有待檢視,而更令人擔心的是動物園的展示,可能也是一種錯誤的暗示,它會讓民眾不斷地感覺到一個訊息,那就是野生動物是可以被飼養的,一旦再經由媒體片面渲染動物的可愛行為,將野生動物寵物化,便很容易掀起一股飼養的熱潮,對台灣來說紅毛猩猩就是一個慘痛的教訓。 

這隻紅毛猩猩麥克,曾經是電視明星,1988年間在華視綜藝節目擔任外景串場的主角,創下了當時的高收視率,但也因此催化了紅毛猩猩的飼養及走私風潮。

台南的妹妹也就是在這段期間,被賣到台灣來的,儘管麥克及妹妹的飼主,對牠們的照料無微不至,人與動物之間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但是隨著紅毛猩猩一天天的成長,照養難度越來越高,牠們終究得結束這段不該開始的緣份,交由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接續照養


事實上在媒體發展如此蓬勃快速的今天,論起動物生態的教育,無論是透過電視 網路,甚至是虛擬實境的電玩,只要製作單位夠專業具有保育的素養,其效果都遠比動物園來得強,就算真要目睹活生生的野生動物,也該親臨其原生環境去探索和體驗。

既然如此,現今的動物園到底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呢?從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與英國Monkey World的合作過程中,我們可以得到一些啟發。 

Monkey World提供的不止是優良的動物照養環境,更傳達給民眾保育的訊息,清楚交待每隻動物是如何流離失所來到這裡的,此外他們更進一步地將門票所得 運用在東南亞等地區的野生動物救援上。

其實動物園的存在價值,應重新定位在動物救援及保育的基礎上,去解決過去人們製造的麻煩,絕不是為了商業考量,不斷引進新奇的動物,製造更多的麻煩,

而我們最深的期待是,終有一天動物園不再具有存在的價值,畢竟鐵籠欄杆困住的不止是動物的自由,也困住了我們的視野,困住了我們的性靈,更困住了地球永續生存的價值。


那天電視上開始大篇幅報導黑猩猩咬傷人事件,心想黑猩猩又將成為待罪羔羊,動物錯了嗎?或許錯得是人吧!人忘記了牠們本來是野生動物,人忘了我們所對牠們做得一切,於是我嘗試從猩猩開始說動物園的故事,重新思考動物園的未來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

拍攝籠舍動物多年,每次看到牠們蹲在籠子角落,總覺得很心酸,一個生命就這樣被關一輩子,實在是於心不忍,我總是好想幫牠們做些什麼?

但是往往什麼也沒辦法做,而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寫文章,製作節目,讓大家了解動物其實應該屬於森林原野,不應該因為人們想要擁有的私慾,而讓牠們終身監禁,一篇文字,一張影像能有多少影響力呢,我仍在找尋答案,我期待有更多的人因此改變....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