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吉貝

出租吉貝

澎湖的離島吉貝嶼,有一座聞名於世的的金黃沙灘,觀光局決定以五十年的租期,引進企業發展觀光,引起環保團體的擔憂。為了這座沙灘,政府與環保團體激烈爭辯,但是彷彿遺忘了這座小島上的居民,他們數百年生活在這裡,面臨巨大的變遷,他們卻發不出在地的聲音。一座美麗的沙灘,一群離島的居民,在彼此相依數百年之後,時代的浪濤,會將他們推向何方?

記者:郭志榮

船在海上快速疾駛,蔚藍的海濺起了白浪。經過有吉貝門戶之稱的險礁嶼,美麗的吉貝就在前方。沒到過吉貝的人,會以為它是一座杳無人煙、只有美麗沙灘、海鷗停棲的離島。但是進入港口後,就可以看見繁忙的漁船穿梭海面,岸上密佈許多房舍,吉貝並不是想像中的荒涼。

吉貝島在行政區劃分上,屬於澎湖縣白沙鄉吉貝村,總面積約有3.1平方公里,居民約有一千五百多人,在澎湖離島群中算是人口眾多的島嶼。吉貝島面積不大,但是歷史卻相當久遠,七百年前大陸沿海居民渡海捕魚,吉貝島成為休息站,後來移民漸多形成聚落,成為澎湖地區最古老的村落之一。


正對港口的武聖殿,見證了吉貝的開發史,它不僅是吉貝的聚落中心,也是居民的信仰中心。聚落的房舍緊依著廟宇建起,廟旁有一條吉貝老街,還留有許多未改建的古老宅院,從牆上的石材、屋宇上雕飾,可以看見吉貝過往的繁華。聚落的邊緣,當地居民為了阻擋強勁的季風,利用咾咕石圍起菜園,再用小石片細心地圍住每顆蔬菜,形成特殊的園藝美景。

吉貝外海原本是個天然漁場,居民曾經因為漁業而富足,但是長期的濫捕,以及大陸漁船的炸魚、毒魚,造成漁業資源嚴重耗損,吉貝的風光歲月漸漸失色。匱乏的漁業讓吉貝隱沒在歷史之中,但是卻沒想到島上一片沙灘,讓吉貝重新登上歷史舞台,也為吉貝寫下歷史悲傷。

這座美麗的沙灘,位於吉貝島的南方,它長約七百公尺、寬約二十公尺,完全由貝殼砂堆積而成。這種狹長型深入海洋的沙灘,在世界並不多見,吉貝島得天獨厚擁有一座。

七十歲的徐先生一直在吉貝討生活,對這片沙灘相當瞭解,看盡沙灘的風華變遷。他表示,在早期這片沙灘是生態的天堂,也是當地居民的天然良港,沙灘和居民的生活密不可分。

但是在經濟的算計下,美麗的沙灘怎能只讓海龜生蛋、漁民泊船,有心的觀光業者看上這片黃金景點,開啟沙灘不同的命運,沙灘上一座高牆,宣告觀光年代的來臨。二十年的觀光歲月,對於吉貝居民而言,吉貝沙灘如同一塊被割離的生活空間,屬於遊客與業者,卻不屬於在這裡土生土長的當地居民。

莊先生是個道地的吉貝人,年輕時外出工作,九年前重新回故鄉,擔任吉貝發展的社造員。他認為吉貝的觀光發展,只是一種發展的假象,觀光富足了業者,卻苦了吉貝居民,甚至業者為了收費管制所建造的大門,讓沙灘與當地居民完全隔離。


二十年過去,海上樂園的租約到期,吉貝居民以為隔離沙灘的圍牆,可以就此拆掉,但是新的BOT案出現,觀光局以發展觀光發展為由,計劃在吉貝沙灘及附近海域,興建五星級渡假中心,租約一訂就是五十年。

許多生態環保團體憂慮,像這樣大型的開發案,對這個迷你小島而言,將是一場生態浩劫,紛紛連署抗議賤賣國土。莊先生表示,政府只是畫更大的餅,說是促進地方發展,結果只是提供一些次等勞工的就業機會,和地方經濟發展沒有關係,這樣無異舊牆拆掉換上新牆,二十年隔離之後再換五十年租約,對於守護鄉土數百年的吉貝居民,無異是極大的感情傷害。

對於吉貝人而言,吉貝不是只有一座沙灘耀眼,它有

面積廣大的淺灘區域,島嶼周遭盡是生態蓬勃的潮間帶,更重要的是吉貝號稱石滬的故鄉,小小島嶼上有著近百座石滬,不只成為美麗的地景,也是吉貝深厚歷史文化的代表,更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經營民宿的許小姐,是吉貝十餘家民宿業者之一,面對吉貝BOT案規劃中,將要興建五星級的渡假中心,在商業競爭的思考下,當地民宿業者完全被排除在外,許小姐無法接受這種開發計畫。她表示,吉貝觀光我們也做出貢獻,為何開發案就把我們摒除在外,為何不從輔導的角度,讓我們更上軌道,朝向國際化的發展。

黎明來臨潮浪漸退,石滬在海中慢慢浮現,標示吉貝祖先數百年堅守鄉土的信念,現今面對吉貝的巨大變遷,當地居民思考開始尋求共識,凝聚吉貝人對未來的看法。莊先生語重心長的表示,吉貝人不是反對開發,而是反對將當地人摒除在外的開發,吉貝該如何走,不應只是政府單方面的決定,居民也該凝聚自己的共識。

出租吉貝的BOT案全力進行中,關心這座小島未來的人們也該思考,為什麼當遊客在樂園裡歡笑時,當地居民卻在家園裡悲傷。永續發展該是與社區共榮,為何要築起高牆,讓土地的子民遠離他鄉。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