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時代


凍時代

台灣低海拔下雪,對亞熱帶居民來說,是難得一見的驚喜;然而對農漁民來說,陡降的氣溫,意味著一年心血全都泡湯。每場極端氣候的來臨,都是考驗,而我們準備好因應之道了嗎?

採訪 于立平 林燕如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張光宗 溫正衡 陳添寶
剪輯 陳添寶

海拔五百多公尺的新北市坪林山區,蜿蜒山路上,車陣綿延。滿山茶園披掛白色雪衣,民眾爭相前來,好奇賞雪。新北市汐止五指山也是銀白世界,從山頭眺望101高樓,整個大台北地區彷彿被雪冰封,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波超級寒流讓陽明山鞍部測到-3.7度、竹子湖-1.5度,打破氣象局設站以來的低溫紀錄。就連台北平地也下起難得一見的冰霰。相隔多年的超級低溫,為什麼再度來到?原因來自「北極振盪」。大部分的時候,北極冷空氣都在極區範圍內,稱為「正北極振盪」,但偶而北極的冷空氣也會跑出來,就稱為「負北極振盪」。


這股北極吹來的冷空氣,讓台灣感受到極凍滋味,受衝擊的還包含日本、沖繩、香港、美國,整個北半球都籠罩在寒冬中。原本北極振盪是自然現象,但科學家們發現,全球暖化加速了氣候系統的擾動。這波寒流對高山生活的衝擊更加明顯,海拔一千多公尺的新竹尖石鄉秀巒村下起大雪,到處都覆蓋厚厚積雪。

從高山到平地,農作物都受到寒害波及。大雪過後,天氣放晴,農民趕緊搶收作物,比較脆弱的蔬果,像是蓮霧、葡萄、草莓、瓜果類都災情慘重。雲嘉南沿海魚塭也承受不起10度以下的低溫襲擊,包括石斑、文蛤、吳郭魚、鱸魚等災情陸續浮現,其中受創最為嚴重的就是虱目魚。


從氣候風險來看,劇烈天氣事件出現頻率越來越高,除了前端的防災、減災要有更積極的做法,推動農漁業保險也可能是一種災害保障。2015年農委會開辦高接梨的農業保險,梨農接受度不高,如何協助災害保險健全,更符合農漁民需求,政府跟民間都得加緊腳步。

當天氣災難來臨,人們還有機會提早防範,自然生態卻毫無招架之力。嘉義布袋的鹽田溼地,一波波潮浪漂來的全是翻肚死魚,過去這些豐富多元的食物來源,吸引不少水鳥前來覓食、棲息,因此被劃設為國家重要溼地。仔細看,黑面琵鷺還在低頭覓食,這裡曾經記錄到四百多隻黑面琵鷺,大量魚群的死亡,除了食源減少,後續還會引發什麼效應?讓人擔憂。


不管是乾旱、強降雨或這次的超級低溫,都彷彿在驗收我們的防災緊急應變措施,從個人到公部門的準備是否充足?這次不少山區降雪,遊客趕著上山賞雪,發生車輛打滑等交通意外,事故頻傳。民間防災意識不足,政府的防災裝備也好不到哪去。全台灣只有合歡山有一台鏟雪車,其餘都靠俗稱小山貓的鏟裝車,不僅設備不齊全,欠缺救災訓練的駕駛人員,有時連自己都救不了。


劇烈天氣的變化、忽高忽低的溫度,在風險管理更增添挑戰。這片白茫茫雪景是末日預言,還是大自然給我們的警訊?下一次,老天爺要給我們的,會是什麼樣的氣候?我們做好準備了嗎?

公視 我們的島【凍時代】
02/15() 2200首播
02/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