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光芒


再造光芒

長期以來,豬背負著「髒」與「懶」的污名,其實豬在生物科技的領域上,是極為重要的一員,台灣大學的吳信志博士,從小時候到現在一直跟豬特別的有緣,而今他投入基因轉殖豬的研究,再造生物科技的光芒。

採訪/撰稿:于立平
攝影/剪輯:張光宗

走進台大動物科學系的豬舍,裡面養著不同品種、大大小小的豬,其中有三隻小豬特別的不一樣,牠們就是大名鼎鼎的螢光豬。

正在幫螢光豬洗澡、清理豬舍的,就是螢光豬的創造者吳信志,從小在雲林農村長大的吳信志,一生與豬的關係匪淺,豬是他童年時的玩伴,豬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吳信志自己也沒想到,有一天會以基因轉殖的研究,顛覆了傳統的豬文化,當時為了讓豬的乳汁中,能夠帶有人類所需要的醫藥蛋白,他與研究團隊,就將可以治療B型血友病患的,人類第九凝血因子基因,以及可以抑制細菌生長,豬的乳鐵蛋白基因轉殖入豬胚,於是世界上第一隻雙基因複製豬,酷比豬誕生了。

去年他與研究團隊,又成功地將水母的綠色螢光蛋白質基因,以顯微注射的方式,植入早期的豬胚原核中,當時研究團隊共製造了265個基因轉殖的豬胚,再將這些豬胚,移植到八隻母豬的體內,其中有四隻母豬成功懷孕,最後生下了三十六頭小豬,而有三隻小豬成功地帶有螢光的基因。

在特殊的燈光照射下,小豬全身發出綠色的螢光,螢光豬的創造不是世界首例,但是螢光表現可以如此完整,卻是世界第一。在黑夜中發出綠色螢光的小豬,看起來實在有些詭異,吳信志強調殖入螢光基因,絕對不是為了發光而發光,最重要的是為了再生醫學的研究。

由於幹細胞能修補、再生生物體內受傷的器官或組織,因此近年來備受矚目,不過以往研究上最困難的,就是無法確認移植的幹細胞,是否真的有用,比方說骨頭受傷,嘗試用幹細胞補回去後來骨頭長好了,但是卻無法確定是幹細胞的幫助,還是自體修復的,如果使用帶有綠色螢光基因的幹細胞來做實驗,從新生的骨頭是否帶有螢光,就可明顯的分辨,未來螢光豬所繁衍出的下一代,可提供綠色螢光的各種幹細胞,給學術單位使用。

其實早在四年前吳信志博士,就已經成功地先繁殖了螢光鼠,有了螢光鼠,為什麼還要再造螢光豬呢?最主要的原因是豬與人類,有許多的相似之處。

以酷比豬、螢光豬研究受到國際矚目吳信志,可是標準的台灣本土博士,農家子弟的他,求學之路並不太順利,他曾聯考失利,最後考上屏東農專畜產科,當完兵繼續唸完大學及研究所,工作五年之後才又決定唸博士,一路走來他克服挫折,憑著自己努力,終於有今日的好成績,正因為如此,吳信志從不吝惜傳授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對於豬的生活習性,吳信志瞭若指掌,對他來說這些豬不只是實驗動物,也是他人生中重要的夥伴,這些豬在人類醫學的研究奉獻犧牲,因此研究人員更應該加倍的關心與照顧牠們,吳信志認為學習照養豬、清理豬舍,這些工作都是從事生物科技的研究人員,很重要的基礎工作。

「基因改造」是以人為的力量,改造了自然的演化,這些基因物種的產生,也引發了一些倫理上的爭議,不是為了改造而改造,是吳信志堅持的原則,將自己所學的知識傳承給學生,是他努力的方向,未來吳信志與他的豬夥伴,將會繼續人類醫學的研究上,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有人說「基因改造」是上帝的福音,也有人說「基因改造」是魔鬼的法術,如果基因改造是未來一定要面對的科技,該以何種方式何種態度來面對呢?很想找到答案。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