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輕的賺與賠


六輕的賺與賠

1986年,政府核准台塑興建第六輕油裂解廠,歷經宜蘭利澤、桃園觀音、嘉義東石,最後落腳雲林麥寮。在政府護航,取得水源與大面積土地之下,一個盤據在西海岸的石化王國誕生了。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六輕成為台灣第一個填海造陸的石化園區,二十年來,六輕的規模不斷擴張,二、三、四期接連通過,年產能從45萬公噸乙烯,增加到293萬噸,一路擴充了6.5倍。它擁有獨立的港口、電廠、上下游總共66座工廠,每年為台塑集團賺進三千億元以上的利潤,然而它也成為台灣最大的空氣污染源,加速台灣土地下沉、空氣污染與暖化的浩劫。


缺水是雲彰地區長久以來的困境,為了滿足六輕用水需求,政府斥資三百億元興建集集攔河堰,以專管將部分水源送往麥寮工業區。但是六輕從25月並沒有水權,台塑必須向彰化、雲林兩個農田水利會買水,導致下游農民無水可用,濁水溪灌溉不了濁水米,居民只好打地下水井自救。

1992年六輕第一次環評有條件通過時,核准的用水量是每天126000噸,到了2006年暴增到404000噸,相當於一年喝掉半個石門水庫的水,是整個雲林縣的民生用水的1.5倍。直到現在,雲林縣還有12個鄉鎮的自來水,完全靠抽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加速惡化,高鐵安全出問題。為了搶救高鐵,水利署計畫封農民的地下水井,犧牲農民的用水權。經濟學者陳吉仲估算,雲林地區因為地層下陷,導致整體社會的損失高達459億到1852億。

由於六輕用水量遠遠超過當初環評的核准量,2007年環保署接連向六輕開出30萬到150萬的罰款。到了2007年底,環保署竟通過六輕提出的環評結論變更案,將用水量從一天25萬噸提高到34萬噸。地層下陷的代價全民買單,濁水溪斷流的惡果當地居民只能默默忍受。當東北季風吹過乾枯的河床,居民便籠罩在沙塵暴中。

除了要忍受沙塵暴之外,空氣中更常常傳來刺鼻的氣味。六輕東南方的新興國小小朋友,甚至要戴口罩去上課。2010年九月,麥寮附近五所國小因為臭氣影響,導致師生頭暈嘔吐送醫,距離最近的污染源,六輕卻否認臭氣跟六輕有關。他們說,廠區內空氣污染的監測值,都合乎標準。


居民明明聞到臭味,為什麼六輕卻查不到污染源?台塑的污染監測可信嗎?打開六輕的環境污染監測計畫,廣大的雲林縣只有三個空氣品質連續監測站,監測的項目只有一般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等等。另外,廠區裡面的FTIR氣體分析連續監測儀,可以監測到乙烯、丙烯等兩百多項逸散性氣體,但是監測點是設在上風處最角落的行政區。曾在六輕內部工作過的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認為,六輕的逸散性氣體監測點位置有問題。台大公衛系教授詹長權也指出,政府對於六輕所排放的有害物質,監測資料嚴重不足。

2008年開始,雲林縣政府委託詹長權,進行六輕附近居民的健康風險評估。詹長權發現,鄰近六輕的麥寮鄉、台西鄉、四湖、東勢等鄉鎮,癌症發生率明顯偏高。麥寮鄉血癌與肝癌的發生率偏高,同時他也蒐集附近居民的尿液進行分析,發現在居民尿液中,會導致肺癌的多環芳香烴代謝物濃度明顯偏高。詹長權也針對雲林縣六輕周圍鄉鎮的空氣品質與居民肺功能進行調查,發現台西麥寮兩鄉居民,肺功能明顯下降。


除了長期低劑量的暴露,工安意外造成大量污染物的外洩,更缺乏完整的監控。近十年來,六輕幾乎年年發生火災和氣體外洩的意外,20107月,短短一個月間就,發生兩次爆炸事件。根據台塑的檢討報告,煉油二廠爆炸原因,竟然是出在一條小小的油管,油管上有兩道裂縫、一處破口,破口處的管壁因為腐蝕明顯變薄,顯示油管很可能早在安裝前,就因為海風與鹽分而嚴重鏽蝕。

曾經參與煉油二廠建廠的謝和霖指出,六輕因為填海造陸造成差異沉陷,它所在的位置本來就是高風險、設備維護困難的地帶,但是台塑卻一味擴張,緊縮設備維護與人事成本。他擔心,按照台塑的管理思維,再加上設備在海風侵蝕下逐漸腐蝕老舊,六輕的工安問題恐怕會越來越多,而這些風險卻是由附近居民承擔。

雲林沿海是養殖漁業的重鎮,養殖種類包括草蝦、鱸魚、吳郭魚、鰻魚、文蛤等等,其中文蛤產量佔全台灣的六成。當爆炸發生後,含有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煙塵沉降到魚塭,文蛤漁民損失慘重。2009年起,台塑委託海洋大學進行六輕對附近魚塭的影響調查,學者指出粉塵的確會直接影響魚塭的酸鹼值,造成文蛤猝死。六輕與雲林縣政府達成共識,賠償居民五億的農漁損失。但學者莊秉潔認為,從長遠來看,土地復原的成本可能遠高於這個金額。

除了區域性的污染之外,六輕溫室氣體排放量每年高達6757萬噸,相當於全台灣總排放量的四分之一。根據陳吉仲的估算,姑且不論六輕興建後造成的海岸侵蝕、農漁業損失與健康影響,因為六輕用水導致地層下陷和溫室氣體排放的社會成本就至少1500億。這樣高耗能高耗水的產業,讓台灣的碳排放飆升,近20年來,人均碳排放量就成長了2.5倍。

台塑所生產的石化中上游產品,絕大部分是外銷,其中汽油七成外銷、柴油有九成、乙烯有三成。生產上游產品的台塑石化連續七年蟬連台灣外銷廠商的第一名,企業大賺外匯的背後,賠掉的卻是台灣的土地與未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