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重建-那瑪夏的山上山下


八八重建-那瑪夏的山上山下

八八水災發生三個月後,重建的進度顯得混亂,災區的居民,分成山上山下居住。以布農族為主的那瑪夏鄉,如同一個災區的縮影,反映重建過程的諸多問題,透過山上山下生活的呈現,讓人清晰災區的真實樣貌…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山下一》

晚間,高雄縣仁美營區的燈火輝煌,居住在營區的那瑪夏鄉居民,享用專人準備的晚餐,部落居民招呼著孩子用餐,但是一切方便,卻缺少家庭的味道。從家園撤離出來,部落居民住在營區,已經將近三個月,每個家庭在大營房內,以鐵櫃隔出生活空間,生活相當克難不便。一位部落婦女住在失去隱私的房間,衣物隨意掛置,孩子滿屋嬉鬧,每天相同的日子,她覺得意志消沈。

另一個收容處所,設在工兵學校,集中安置受災最重的民族村民,居民說,在這裡的日子,像坐椅子度時間的生活,在不同的椅子上,發呆、聊天或打盹,渡過一天又一天。民族村村長說,村落受災嚴重,居民想回家都回不去,但是遷到哪裡?如何重建?根本沒有一套方案,在山下的生活,有三餐、有照顧,但是不等於家園。

《山上一》

在山上,那瑪夏鄉民權村,許多村民在災難發生時,就沒有撤離下山,在山上過著集體共食的生活。一群部落婦女,合力製作包子,那是山上居民的晚餐。她們說,災難後,大家拿出家中食物,以及外界救援的物質。就開始一起煮、一起吃,度過困難的時光。

走上街道,土石流的侵襲,讓許多房舍受到傷害,一棟屋子鐵門拉不上來,屋主就以紅繩綁在門口,阻攔外人進入。進入清理過後的房屋,家中依舊十分零亂,處處是泥巴水漬的痕跡。屋中仍有泡水過的霉味,留在山上也只能忍受的居住。

來到村落旁大排水溝,村民氣憤的指責,災害會發生,除了過大的雨量,公共工程的設計失當也是原因之一,在排水溝上方建停車場,一旦大水從山上下來,挾帶的土石、樹木,堵塞排水孔道,溢出的土石流,就往民宅沖,於是造成民權村多數房屋結構沒受損,卻遭土石流侵入的危害。

民族村也受害嚴重,原本小小的野溪,沖出大量土石,將行政區域的鄉公所等公共建築毀壞,附近的房屋也遭到重創,墊高的河床讓整個村落非常危險,回到山上的居民,看著毀壞的家園,變成無家可歸的災民。遷離家園,變成民族村民無奈的選擇,但是卻不知未來生活如何安排。

《山下二》

為了幫助受災居民,重新學習技能,面對未來的生活,營區開辦有機農業的課程,讓那瑪夏鄉民前來學習。應邀前來的老師,都從事有機耕作多年,盡心的教導部落居民,學習有機種植的技術。對於部落居民,有機農業是新的種植觀念,雖然聽不太懂,大家還是有所期待,更希望企業能夠幫助購買。但是居民發現,有機農作的協助,搭配著搬入永久屋居住的規劃,回到山上就沒有這樣的協助。

授課老師調查有多少居民,願意下山種植有機農作,學員有點遲疑,他們不懂課程的規劃,為何不能幫助他們回鄉從事有機種植,只能遷往山下才有協助。一位學員覺得,課程沒有思考返回原鄉的產業重建,為何不能協助他們在山上種有機農作,照顧山上的土地。

《山上二》

當山下居民還在學習有機耕作,山上居民已經開始搶收,災後第一批收成的農作。開著車子,找來部落中的親戚,民生村居民上山採苦茶子。在苦茶樹林裡,部落居民熟練的拔下苦茶果實,他們說再不收成,這些苦茶子都會落地腐爛,但是山上毀壞的交通,讓他們到果園都難。

在山上,部落居民分種許多作物,一年的總收成,足夠養活一家人。收成苦茶子的居民表示,一年各種作物輪流收成,價錢如果沒有太差,一家可以有五十萬的收入,提供小孩唸書,幫助一家人生活,其實已經足夠,這也是他們不願離鄉的主因。對於搬到山下從事有機耕作,山上居民認為,小面積種植,加上是短期作物,收入不夠養家,不如留在山上守著田園。

《山下三》

但是留下與離開,必須做最後的部落安全評估,這已經不是山上居民所能掌握。一場討論部落安全的會議,在山下營區內展開,負責調查的學者,以高科技立體圖,分析山上的地質情況。根據土石流分佈與地質研判,專家初步歸納那瑪夏鄉,民族村不安全,民權村有條件安全,民生村安全的評估結論。

在居民之中,意見非常不一,有人希望將村落列為不安全,能夠分配永久屋搬到山下,有人希望回到山上,要求學者必須重新評估,無論同不同意遷村,大家都有共同的憂慮,擔心政府收走土地,讓他們永遠不能回去。面對居民意見不一,政府也只是強調再溝通、重新調查,最後就會劃出禁建與限耕的管制區域。這個消息宣布,引發大家的驚慌,擔心從此失去回家的機會。

《山上三》

山下召開決定部落命運的會議,可是山上居民根本無法參加,因為下山的路,非常危險而且遙遠。在那瑪夏鄉民生村,部落評定為安全區域,居民多數回鄉重建,但是毀壞的道路,讓他們像被遺忘的人民,在山上過著生活。

他們依賴八八專案提供的家園整理工作,領取維持生計的工資,想要快點恢復正常生活,但是毀壞的道路,讓他們進出相當不便,無法忍受幾個月的時間,受損的觀光區都有快速通路,通往部落的道路,卻是修復遲緩。部落居民決定,集體前往維修的公路段抗議,要求給出修路的時間表。

憤怒的那瑪夏鄉民,要求快點修路,道路維修的公路段長,答應在月底一定修好,但是強調只是簡易維修,完整的修復計畫,必須等待完整的重建規劃。但是更讓山上居民憤怒的是,山上部分區域,依舊沒水沒電,甚至沒有任何修繕計畫,政府的重建計畫,彷彿只針對永久屋重建,對於回到原鄉重建,根本沒有規劃。

《山上‧山下》

十一月底,在災後的一百多天,二百多位來自災區各部落的居民,無分山上山下,都齊聚到行政院進行抗議,山下居民要求政府必須提供中繼安置,不能讓他們一直住在軍營,山上居民要求政府提出計畫,不能只進行永久屋的重建計畫,必須將原鄉重建,也列入重建方案之內。

幾位代表進入行政院,得到的答案竟是政府沒錢,無法提供太多的中繼屋安置,只能選擇永久屋,或是回到原鄉等待重建,整個重建進度緩慢混亂的情況,沒有獲得妥善解決。

一場災害,讓許多部落四分五裂,直到現今,山下的居民在營區徬徨,山上的居民在部落絕望,他們不清楚整個重建方案,到底會將他們帶向何方?一場水災毀壞家園、四處逃難,但是重建工程,卻是讓人悲傷、歸鄉絕望。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