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顧自然

 

信託顧自然

當許多原始森林,逐漸被開發吞噬,企圖扭轉頹勢的力量,也在增長。在日本,小學生集資買下森林,等著龍貓回來。在台灣,三個人買下新竹郊區的森林,促成國內第一起環境信託,在這裡,他們等待活力四射的野孩子,等待繽紛的野地生命,守候源源不絕的喜悅…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志昌 陳添寶
剪輯 陳志昌

一部1988年推出的電影,搶救日本森林的未來!

來自日本龍貓基金會的安藤理事長,在今年的亞太NGO會議上,分享龍貓森林的信託經驗。為了保護龍貓故事的靈感來源,他們募集資金,搶救東京附近狹山地區的森林,當時有40%的經費來自國小學生,他們在1991年,買下了第一座森林,並且透過環境信託的方式,確保森林永遠不受破壞。後來他們陸陸續續,買下了十五座森林。

環境信託在日本,已經有四十多年的歷史,在它的起源地,英國,也施行了一百多年。它是公益信託的一種,在法律保障下,當委託人將土地委託給信任的對象,訂下保護環境契約,如果受託人違約,土地可以收回或委託其他對象,藉此保障在長遠的將來,環境能維持原樣、不受破壞。在台灣,直到今年終於通過了第一個案例,自然谷。

「扭動你的小屁股 一二三四」歡笑聲從新竹山區的自然谷傳出來,身為谷主之一的吳杰峰,在將近兩百歲的芒果樹上,架設了複雜的攀樹系統,要讓小朋友從不同的高度,親近大樹。

曾經是竹科工程師的吳杰峰,是喜歡探險的登山愛好者,十多年來看著許多美好環境消失,覺得很捨不得,參加荒野保護協會之後,認識了志同道合的夥伴,決定一起買地救森林。原本有六位成員,後來三個人退出,只剩吳杰峰與兩位朋友吳語喬、劉秀美,一路堅持。

自然谷位在新竹縣芎林鄉與橫山鄉交界的南何山,海拔高度380公尺,面積大約1.8甲,是休耕將近二十年的果園,四年多前,他們集資六百萬元,買下這座山谷,作為夢想基地,再以環境信託的途徑,把土地交給荒野保護協會,吳杰峰說,「環境信託,能讓土地按照我們的理念維持,不會因為換了理事長或換了地主而改變。」

地主無私捐地的精神,吸引了亞太NGO會議的外賓,特地來看看自然谷。這天他們與當地社區合作,社區媽媽煮出拿手的客家好菜,讓外賓體會濃濃的人情味。

參訪團體離開後,龍貓基金會的安藤理事長特別留下來,分享環境信託的甘苦。日本龍貓森林的信託案,是從「向財團說不」開始,自然谷卻是地主主動捐地,從「say yes」開始,讓安藤理事長印象深刻。

環境信託的概念,進入台灣已經十多年,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極力推動這個理念,卻在過程中,遇到法令不完備的困境。如果土地是林業、農牧用地,或是原住民保留地,主管機關農委會或原委會,必須訂定相關施行辦法,但目前這些機關,都沒有這些辦法。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主任孫秀如說,「我們在台東,地主把土地交付給我們,但是土地屬於國有財產局,地主只有承租權或使用權,目前能夠接受委託的只有地上物。另外,信託捐地給環保團體不能免稅,但是信託給民間的信託業者,卻可以免稅。」

還在推動中的環境信託案,最受矚目的,就是去年發起的白海豚信託,第一階段保護200公頃的白海豚洄游廊道,吸引了七萬多人來認股,願意出錢,買下彰化的大城溼地。第二階段的800公頃認股行動正在進行,人民聚集力量,守護公共資產的公民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著。台灣國民信託協會理事長王俊秀說,「用人民的力量集資,就是人民財團,如果有機會買溼地、買森林,透過信託轉化為永遠的公共財,這是在留給後代一個公道。」


第一次,人民財團要向政府買地,希望透過公益信託的手段來保護溼地,這個火紅的「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20107月,正式向內政部提出申請,但是大城溼地屬於國有財產局,又缺乏溼地法的法源依據,一年多來,申請案停滯不前。台灣環境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主任孫秀如表示,「現在找不到可以賣出這塊地的單位,所以我們要推動溼地法,先立法通過,政府才會有主管機關,這樣才有對話的可能。」

當其他的信託案,還在為取得土地努力,自然谷在夢想起飛之際,卻沒有穩定的志工群與維護森林的資金,眼前是更艱鉅的考驗。該怎麼樣讓自然谷站穩腳步,地主與荒野保護協會還在思考,如何建立起完善的管理機制,讓未來的路走的更順利。

自然谷,將台灣的環保行動帶往全新境界。地主的無私與大無畏,在平凡中展現了不凡,他們的行動,讓環境信託的理念,終於在寶島生根。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