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痛土-上


人間痛土-

1998年底台灣石化工業龍頭,台塑公司的工業生產廢棄物「汞污泥」被運往柬埔寨,釀成國際環保糾紛事件。後來,在柬埔寨和國際輿論壓力下,台塑承諾要把這批汞污泥運往美國處理。但是,四月初美國環保署拒絕發出輸入許可,使汞污泥運送到洛杉磯威斯特莫蘭鎮垃圾掩埋場接受掩埋的計劃落空,四月六日傍晚被美國拒絕的汞污泥,從柬埔寨運回台灣的高雄港。五個多月來,這批有害的廢棄物始終找不到去路。

1998年底台灣石化工業龍頭,台塑公司的工業生產廢棄物「汞污泥」被運往柬埔寨,釀成國際環保糾紛事件。後來,在柬埔寨和國際輿論壓力下,台塑承諾要把這批汞污泥運往美國處理。但是,四月初美國環保署拒絕發出輸入許可,使汞污泥運送到洛杉磯威斯特莫蘭鎮垃圾掩埋場接受掩埋的計劃落空,四月六日傍晚被美國拒絕的汞污泥,從柬埔寨運回台灣的高雄港。五個多月來,這批有害的廢棄物始終找不到去路。

汞污泥事件在台灣引起民眾極大關注,而官方數字則顯示,台灣島從北到南、由西到東,幾乎每一個縣市,都有非法的工業廢棄物棄置場存在,台灣島宛如一位遍體長滿膿瘡的母親,怵目驚心的地雷就在我們的家園上。

三月十日,檢察官在灣內村的突擊行動,突擊出讓人驚駭的結果。但這個結果並非偶然,一個寧靜的村落,十多年來被這樣的陰影深深地籠罩著,它的名字叫仁福村。今年二月九日,檢警人員在高雄縣仁武鄉仁福村活動中心的後方,挖出大批有害的工業廢棄物,終於使這個寧靜的村落被我們所認識。

位於仁武鄉的仁福村是一個被青山綠水環繞的典型農村,是仁武鄉境內最大的村落,由於部份地形屬丘陵地不適宜種植水稻,所以大部份居民以種植水果維生。目前仁福村裡住了一百多戶人家,村民有近千人左右。過去二十多年來,仁福村民一直承受著垃圾和各種廢棄物帶來的污染,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村民認為,鄰近的仁武工業區工廠林立,每天製造出來的大量廢棄物,極有可能都是運到仁福村來丟棄。

仁武鄉公所設在仁福村的首座垃圾場,就座落在水源頭的獅龍溪旁,這個垃圾場在倒滿填平後最近又重新開張,而不僅仁武鄉的垃圾丟在這裡,軍方的垃圾也來這裡傾倒,面積不大的仁福村,像這樣的垃圾場就有好幾座。仁福村「活動中心」的後方, 是柬埔寨汞污泥事件發生後,檢察官大舉開挖的地點。這裡充斥的不明有害廢棄物,對村民而言尤其充滿威脅,在他們的眼中,這堆地表上的不明物體是毒藥也是炸彈。

村民的惡夢還不僅如此,除了鄉公所的垃圾場和眾多不明有害廢棄物的入侵之外,曾被視為仁福村最具觀光潛力的觀音湖現在也成了墓園,村民說觀音湖在余陳縣長時代,曾經被規劃為觀光區,但觀光的規模還沒有建立,亂葬崗卻先行出現。不管村民接不接受,仁福村成了垃圾和亡者長眠的地點,村民多次陳情卻都沒有下文。

十多年前國內的環保署就拿「愛渠事件」作為教材,希望台灣引以為戒。不過從最近接連爆發的汞污泥事件和一連串非法棄置,有害廢棄物事件來看,有害廢棄物污染的問題已經逐一浮出了檯面。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