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補牢


亡羊補牢

被稱為世紀之毒的戴奧辛,在生活週遭悄悄滲透,去年彰化縣線西鄉戴奧辛鴨蛋落幕,2006年林口八里又傳出羊隻遭到戴奧辛污染事件,無獨有偶的,兩起事件,都是透過衛生署委託食品安全調查研究中,才被揭露,台灣食品安全是否亮起紅燈?能不能在戴奧辛污染事件之後,亡羊補牢呢?

採訪撰稿/楊蕙萍
攝影剪輯/陳添寶

在林口濱海公路旁的小山坡是李先生的家。他在這裡已經居住七十個年頭。說起牧羊的歷史,得從李先生的阿公談起,他們從台灣原生黑山羊開始放養,到現在已經經歷三代,李先生指著兩旁的八里焚化廠和林口發電廠說:「我來到這裡時,這裡可是一片綠地呢!」。

「台灣原生山羊的特色是毛比較粗、腿短短的,一般冬季進補用的就是這種羊。」李先生每天拿豆渣餵食山羊第一餐,再把一百多頭山羊放逐到附近山坡吃草,他拿出了一個小竹筒,裡面記載著咸豐年間、日據時代的地契,裡頭紀錄著李氏家族搬遷,最後在林口落腳的過程。

2006年九月,李先生接到通知,他養的山羊被檢測出戴奧辛超過歐盟標準。一時之間,他不知所措。

「什麼是戴奧辛?我也不知道,政府說有,就把羊抓去,本來說要像八里那個農戶,把所有羊殺光光,還好有環保團體擋下,暫時把羊留下。」養了三代的家族傳統,差點就終結在他手上,李先生一頭霧水但也暫時鬆了一口氣。這些羊目前由台北縣政府以接近成本價收購,委託他再養三個月,以便研究。

林口和八里戴奧辛羊的檢測,源自衛生署委託成大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進行「食品中戴奧辛背景值調查—食品採樣」計畫中的一環,九十四年首先調查出彰化線西鄉鴨蛋遭戴奧辛污染。

「我們當初是根據環保署空氣污染區做抽測目標,在全國六個區域中,分別抽樣,北區空氣污染最高的前一二名地區我們已經做過,因此今年度做第三的八里林口一帶。」李俊璋教授說。

不過,台北縣環保局抽檢八里林口附近的空氣、土壤、植物,初步排除焚化爐和發電廠的污染「我們抽樣檢測兩處煙囪空氣戴奧辛的含量,都符合規定,我們也查出兩家地下工廠,已經勒令停工。」北縣環保局表示。

不過,曾經兩次參與評估調查戴奧辛污染的台大公衛系主任詹長權教授,他卻出乎意料的說「戴奧辛的污染調查,是場烏龍」,究竟我們的戴奧辛污染調查出了什麼問題?而造成消費者聞之色變的事件背後,到底有什麼隱情呢?

接觸調查戴奧辛羊事件的相關研究者和環保團體後,發現和去年彰化線西戴奧辛鴨蛋事件相較複雜許多。從學者質疑「食品戴奧辛研究報告是場烏龍」開始,我們無意去挑起學者之間的爭辯,而希望釐清台灣戴奧辛檢測程序存在爭議的因素,除了國土規劃議題外,缺乏國人膳食調查的基礎資料和政府各部門之間,未能整合協商,戴奧辛污染事件是否就此打住?仍然是問號。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