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仁溪的代價


二仁溪的代價

二仁溪,過去又被稱為台灣黑龍江。這一條全長65公里的河水,是台南市和高雄市的界河,在這悠悠溪水裡,藏著什麼樣的傷心故事?

採訪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說起二仁溪,許多人都會想到,這是一條又髒又黑的河流。這一天,有一群台南市西門國小的小朋友,要來認識家鄉的河流『二仁溪』。

早期二仁溪下游是廢五金業、熔煉業聚集的大本營,業者把化學藥劑酸洗後的污水,直接排入二仁溪,剩下的廢棄材料就任意棄置,一堆又一堆電子廢棄物,成為二仁溪的兩岸風景。

在政府整頓廢五金業和熔煉業後,工廠搬走了,卻留下了大麻煩。環保署估計,在二仁溪河川流域,有25萬公噸的事業廢棄物,還有10處場址的土壤或地下水遭到重金屬污染。台南市永寧橋附近的同安段就是其中之一,佔地大約有一公頃,大部分是私人土地,今年三月底,中央補助台南市政府進行污染整治,預計花費兩億多元。

然而清除廢棄物,只是還給二仁溪清秀面貌的第一步。廢水污染一直是二仁溪無法擺脫的惡夢。根據台南市環保局的資料,二仁溪流域內有65家畜牧業、361家小型事業,和283千名人口,污染來源換算成比例,有58.6%是來自生活污水,31.1%是畜牧廢水,10.3%是事業廢水。

為了一探上游狀況,我們跟著二仁溪沿岸發展協會總幹事歐忠果,來到深坑仔溪,這裡的污染源主要來自台南市關廟、歸仁一帶的畜牧廢水,污濁的溪水漂浮著不明物體,還可以看到雞屍殘骸,散發著難聞臭味。

深坑仔溪匯入二仁溪後的石安橋測站,是二仁溪流域中,水質污染數值最高的地方,被列為嚴重污染河段。台南市環保局將這裡列為關鍵指標,找了17家養豬戶作示範,要設置豬廁所,改善畜牧廢水。位在台南市歸仁區的台糖南沙崙畜殖場是其中一家,這裡養了一萬五千多頭豬。

場長蕭維均表示,裝設簡易豬廁所後,從三天沖洗豬隻,改為九天清洗一次,水量減少相當多。不過,示範戶畢竟只是少數,在二仁溪流域,高雄市內門、田寮的養豬戶大約有250家,台南市歸仁、關廟大約50家,如何擴大改善畜牧廢水,還需要更積極的作法。

另一條二仁溪支流『三爺溪』,流經台南市人口密集的仁德、永康和東區,由於河流本身基流量不大,大量的生活污水成為三爺溪的主要污染源。長期關心二仁溪流域的晁瑞光,認為等待下水道系統,緩不應急,應該盡快做好截流設施。

最讓環保團體擔心的是,許多早期設立的工廠,因為規模小,業者通常把沒有處理過的廢水直接排入溪裡,這當中有金屬表面處理業、電鍍業和皮革處理業等高污染產業,過去環保署就曾經在二仁溪和三爺溪匯流處,檢測到重金屬。

現在在各地志工綿密的巡守下,業者偷排或外來槽車偷倒的次數的確有減少,但是關於工廠的放流標準和總量管制,都是政府亟需面對的課題。

從上游到下游,各地志工結盟組織二仁溪巡守隊,監督政府加快對二仁溪的整治作業,成為促使二仁溪改變的最大力量,在二仁溪逐漸有起色時,在地團體也開始發展生態導覽。

這一片白砂崙溼地,在大量電子廢棄物清除後,由高雄市舢舨協會向第六河川局認養,會長蘇水龍運用老漁民和河水相處的智慧,讓潮水順利進入溼地。現在溼地上,不只有彈塗魚,招潮蟹、水鳥也來了,二仁溪生態系正在慢慢恢復。

1990年,政府開始投入二仁溪整治,10多年來光是清除廢棄物,至少花了十幾億,只是為了讓二仁溪回到昔日乾淨的模樣。我們忽略環境所付出的代價,何其沉重。搶救環境就像打一場艱困的戰爭,不僅需要大筆金錢,還得跟時間賽跑。

瘋狂追求經濟發展之後,舊的污染惡果到現在還未收拾乾淨,污水排放也還等待改善,河川底泥也需要清除,二仁溪還有漫漫長路…

二仁溪水緩緩流過,我們有沒有機會讓下一代看到清澈的二仁溪,讓孩子安心地觸碰溪水,端看政府是否能拿出魄力與執行力,才能讓黑色的二仁溪水,成為過往歷史。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