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仁溪悲歌


二仁溪悲歌

有一條溪,整治了十年,卻還是五穀不生,魚蝦不游。原來是眾矢之的的廢五金與煉熔業者,在強制拆除與管制之後,溪水卻依然如油似墨,渺無生機,她是二仁溪。尋找二仁溪的污染源頭,才讓名不見經傳的野溪污染昭然若揭。只有工廠沒有排水口的奇觀比比皆是;從溪底像噴泉般汨汨湧出的濁黃溪水,更是讓人蔚為奇觀,將近百家的工廠,卻只有寥寥二位環保人員負責稽核管理。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只能輕輕地說一聲:神啊!給我一條污水下水道吧!

採訪 柯金源 黃康妮
攝影 陳添寶

二仁溪,一條流經台南縣與高雄縣的溪流,曾經在多年前以綠牡蠣事件控訴著工業發展所譜出的悲劇。在經歷多年後的關注與整治之後,溪水卻依然如油似墨,大量的廢五金留存在河堤上,浸泡在溪水中,杳無生機。

三爺宮溪是二仁溪最主要的污染源,每天要承擔三萬八千人的生活廢水,和四大工業區,及將近一百家工廠的工業廢水。整條溪流不但沒有污水下水道系統,,而且根據當地居民表示,沿岸所有工廠的放流水管理,有明顯的人員不足的現象,這也是造成二仁溪水質無法改善的主要原因。

從二仁溪出海口到中游,一路經過煉熔業,還有廢五金的淘洗業,還可以看到幾個不明廢水排放口,污染相當嚴重。對於二仁溪水質的改善,長期以來不乏許多積極的相關建議,但是當地居民希望相關單位,能夠更深入了解主要的污染來源,然而卻遲遲等不到妥當的處理。

小溪順流而下,讓二仁溪長年累積著重金屬與有機污染物質,並且讓沿岸居民的產業活動受到嚴重影響。在河口海域成為禁止養殖區之後,二仁溪漸漸遠離眾人注目的焦點,但是時間的前進,卻從來沒有讓她停止悲泣。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