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的承諾與挑戰


丹麥的承諾與挑戰

丹麥不要核能發電,又認為化石燃料不可靠,只能選擇再生能源,大步向前走。2011年初,丹麥政府公布未來40年的能源架構,端出讓全世界張大眼睛的能源目標:2050年以後,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全國所需能源將100%來自潔淨的綠色能源,丹麥如何能辦到?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丹麥不要核能發電,又認為化石燃料不可靠,只能選擇再生能源,大步向前走。2011年初,丹麥政府公布未來40年的能源架構,端出讓全世界張大眼睛的能源目標:2050年以後,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全國所需能源將100%來自潔淨的綠色能源,丹麥如何能辦到?

丹麥也是容易遭到極端氣候侵害的國家之一,洛蘭市位於丹麥最南端的島嶼上,因為地勢平坦,也被叫做薄煎餅島,海拔最高點才25公尺,島嶼西側的小村莊雲德比(Vindeby)就時常遭到暴風和海水倒灌為害。

克里斯滕森是洛蘭市的能源專案經理,他說,1973年雲德比曾經被評選為核電廠的預定興建廠址,後來因為風力穩定。1991年,全世界第一個離岸風力發電場,就蓋在雲德比兩公里外的近海上。這個風力發電場由11450KW的風機組成,總裝置容量雖然才4.95MW,但是卻啟動了全世界競逐海上風力的研發熱潮。而現在離岸風力發電場的規模已經成長百倍以上。


為了實現2050100%再生能源的減碳理想,丹麥政府規劃轉型綠能的階段目標:2020年,再生能源使用量提高到,能源消費總量的35%。其中電力供應50%要來自風力發電;2030年,淘汰全國所有燃煤電廠和燃油鍋爐;2035年全國的電力和暖氣供應,將全部都來自再生能源。2050年,能源消費100%使用再生能源。

要達到第一階段,2020年電力供應50%來自風力發電,離岸風力發電場將佔最關鍵的角色。

風機巨大化,提高單一風機效能和發電能力,是另一個國際發展的趨勢。早在多年前,丹麥政府就選定風力菁華區,設置國家級巨型風機測試中心。2009年丹麥科技大學里瑟實驗室,就在齊斯特市啟動大型風力渦輪機的電力輸出和安全測試。

未來風力發電將成為丹麥最主要的綠能供給方式,加上提高使用垃圾、沼氣、麥桿、木屑等生質能,取代燃油、燃煤鍋爐,以汽電共生提高能源效率,和延伸供應暖氣的管線,擴大區域供熱系統。



但是,問題也開始產生,風機巨大化產生的景觀衝擊和噪音問題,也引發居民抗爭。齊斯特市一群反對巨型風機的市民,集結成立社團譴責不當的砍樹行為和拒絕搬遷。隨著風電在丹麥快速成長,反對風機的事件也越來越多,丹麥政府開始檢討能源轉型,可能對社會產生的衝擊,修正發展的腳步。

雖然丹麥法律規範,在地居民擁有20%的風機投資權利,但新的「能源民主」概念,已經被提出討論,認為風機的所有權應該公共化。由在地社區共同投資、共享利益,才能兼顧公義和未來再生能源的發展,目前已經有成功施行的案例。


除了反對興建風機,丹麥的能源轉型還有個漏洞,那就是再生能源的供應,常得看老天爺的臉色。這個漏洞怎麼補,其實丹麥早有盤算,除了加強跨國電網,擴大電力市場的流通,研發更多新的再生能源形式是主要方向。比如,向北海借洶湧的大浪。

2003年波浪發電的試驗,在齊斯特市的海邊展開,歷經三次提高備載容量,2010年已經成功發電,併聯到區域電網,提高發電效率、降低成本,是目前的研發重點。

結合波浪和離岸風力的發電構想,被認為是未來深具潛力的發電模式之一。丹麥政府也大力獎助國民,裝設太陽能光電板,來穩定再生能源的供電。口袋裡有多元的再生能源供應形式,來交叉支援,等於多了一道保險。

而如何把不容易保留的電力,在生產過剩時段儲存下來,拿來應付尖峰時段的用電,是丹麥另一個穩定供電的思考。在洛蘭市,已經有領先全球的氫能源轉換技術,被成功運用在一般家庭中。

丹麥還有一個能源轉換儲存電力的概念,正在試驗中,那就是電動車。如果能夠把車子的燃料,從石油轉換成風電,不僅可以平衡風電生產過剩時段的電網壓力,降低風電成本,還可以大幅度減少碳排放。

交通運輸是丹麥耗能第二高的項目,佔能源消費總量的26%,特別在首都哥本哈根。整個大都會人口佔全國1/4,發展出以自行車為主的道路交通,依自行車的速率,調整交通號誌的變換時間,結合公車和捷運的公共運輸網,已經大幅度減少汽車的使用量。


一般家戶的耗能是最高的,佔能源消費總量的28%,丹麥政府訂定建築節能標準,鼓勵私人和企業更換設施,逐年減少能源消耗。而公共空間,當然必須先接受規範。

齊斯特市這所公私立合營的療養院,除了牆壁有很好的絕緣隔熱,圓形建築有最小的表面積,可以減少能源損失,屋頂的太陽能板,可以提供30%所需電力。建築物地底下一公尺深,則埋有長度5公里半的管線,擷取地熱溫差,加上熱泵浦,以及太陽集熱板的加熱,療養院的暖氣系統,開幕至今,還不需用到外部電力。

國際能源總署IEA預測,20162017年之間每桶原油將漲到150美元,丹麥政府計算,每年得多付出的能源費用,就要新台幣1000億元以上。2011年,丹麥綠能技術和設備出口總額,高達634億丹麥克朗,相當於台幣3400億元。


丹麥政府有自信,不管從未來的能源價格或綠能新經濟的獲利來看,發展再生能源都是划算的生意,這從過去20年丹麥的經濟成長,就可以看得出來。70年代石油危機之後,丹麥從決定拒絕核能,逐步脫離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到提出100%再生能源的目標,最主要的立基點,都在於如何能源自主。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