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變奏曲

中科四期從2008年進行環評,廢水排放、土地徵收、水源缺乏爭議不斷。但中科四期依然通過環評,在2009年正式動工。2012年3月12日,新任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走馬上任,卻宣佈這個耗資539億、預計花10年開發的重大計畫,應該重新調整。中科四期為什麼生變?被捲入這場風波的人民,能不能安身立命?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相思寮,是個見證台灣農業史的小村莊,社區裡保有竹篙厝與完整的三合院聚落,有20多戶人家,居住超過百年。他們種植彰化出名的葡萄、花生維生。靠著一方田地,安身立命。

20086月,友達光電,向政府索地200公頃、擴廠製作面板。中科管理局,選定二林台糖農地,為友達量身打造中科四期。還一併徵收附近相思寮居民的房子和農地,共631公頃。不識字的相思寮農民,為了家,開始抗爭。

紮根在這片土地上的老農,反對迫遷。但她們的抗議,沒有結果。中科四期,在200910月通過開發,寧靜的相思寮,風雲變色。

相思寮,只是中科四期開發的問題之一。中科四期預計每日需水16萬噸,但它坐落的二林地區,長年地層下陷、嚴重缺水。水從哪裡來?比獲取土地更難解決。

為了協助開發,當時水利署提出興建大度堰,提供中科四期,以及鄰近國光石化開發案來使用。但大度堰開發經費高達300億,超過中科四期一半開發經費,前水利署副署長吳憲雄在環評會議中痛批,政府核定開發計畫前,都不先跟水利署商量,「國光石化要設在大城、二林設在中科,都沒有水利機關在場。他們說要水,水利署就想出大度堰。但大度堰規劃三十年,一直沒有開發,為什麼沒有開發?因為它不值得開發!」

儘管如此,中科四期在大度堰還在環評審查時,就通過環評。為了讓中科順利開發,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在大度堰開發完成以前,可以調撥彰化莿仔埤圳每天6.65萬噸的農業用水。溪州鄉沿線農民,遭到池魚之殃。

20118月,溪州鄉民在莿仔埤圳源頭集結守護水圳。然而,引水工程,依然持續施作。直到2012321日,國科會到溪州現勘,才承諾引水工程應該暫停。

溪州鄉民蔡麗月哽咽痛訴:「我住在水圳旁,土地就像母親,水像她的兒子,如果水不見了,母親一定會難過而枯死!」溪州鄉長黃盛祿也語重心長的強調,如果放棄農民可以帶動國家進步、為彰化帶來繁榮,溪州鄉民願意犧牲。「問題是到現在這個地步,友達已經確定不進駐,我們不該再昧著良心說謊話!」黃盛祿要求,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的工程,應該立即撤銷。

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從善如流表示,國科會在38日,已經請廠商配合政府考慮暫停施工,「我知道濁水溪有最優質的米,水是我們很珍惜的資源,我向大家保證,國科會會對水資源謹慎珍惜。」

國科會的承諾,讓二林民代相當跳腳。擔心水源工程一旦停止,將影響中科四期整體開發。要求國科會不能停止工程。

彰化縣議員陳一惇痛批:「台灣不是友達才能生存,一家友達不來,就要中科四期停工,這什麼意思?我們期望的交通、生存和未來,不能這樣就斷了!」

「既有工程要做,國科會有招商責任,我們希望基礎建設還是要繼續,因為不影響國科會園區建設狀況之下,你還是要繼續,才對我們有交代!」

面對地方民代的壓力,賀陳弘強調:「暫停並不是停工,鎮長跟好幾位鄉親的疑慮,可以澄清,中科四期,沒有要停工。」賀陳弘表示,現在只是希望取水工程暫停,不是放棄中科四期,等到調整計畫確定,就會繼續施工。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表示,調整中科四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反駁:「這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廖本全直指,水資源本來就是產業發展的重要前提,如果國科會能在園區設置之前、或是環評期間,提出水資源不足需要調整的疑慮,「那表示你是回到體制」。「可是你是在園區的環評已經通過,基地已經整地開挖、人民已經流離失所了,你再講這樣的話,這是不負責任的!」

此外,友達營運狀況不良更是明顯。友達公司的淨收入,在2007年就開始下滑。2009年負債超過2百億,去年第一季到第三季,也持續不斷負債。去年第一季到第三季,已經負債405億,當年友達的法說會,也很清楚地跟投資人講,會繼續負債。

廖本全補充,國科會的科學園區作業基金,到2010年底,已經負債1233億,顯示「政府不該再花錢開發科學園區」,尤其友達向銀行團的聯貸,從2004年到2011年的7筆聯貸總金額,已經有2500億。「更能看出開發中科四期根本是沒有必要、變化也是顯而易見、絕非難以掌握。」

儘管如此,朱敬一表示「大家要看未來,不要談過去。」朱敬一認為,回頭檢視過去有沒有決策錯誤,無益解決目前彰化面對的問題。然而,目前中科四期面對的問題,在於當初爭議過大、設下嚴格環評結論、難以實現,廖本全認為,如果不撤銷中科四期整體開發案,只在現有基礎上調整中科四期,「都是擦屁股、都是抹粉。」

中科四期,已經有一家愛民衛材進駐,愛民衛材製作產品包括:繃帶、束腹腰帶、矽膠墊、塑身褲、護膝、電毯、彈性襪、泡綿和頸圈等產品。廠商代表要求國科會持續開發中科四期。但廖本全痛批,愛民衛材根本沒有立場要求中科四期繼續開發。

首先,中科四期環評結論規範,廢水放流專管沒有完成前,廠商不得營運,目前放流專管還在進行環差審查,愛民衛材在2011年就開發。其次,「愛民衛材怎麼會是高科技,它怎麼可以申請進來?中科管理局怎麼可以同意?愛民你為什麼敢申請?你自己難道就沒有責任嗎?怎麼會符合科學園區進駐廠商的標準?」廖本全強調:如果這也是理由,那台灣社會就叫做將錯就錯的社會!」

不過,國科會已經決定,中科四期將朝縮小開發面積、以每日4800噸的水量為基準,轉型為以精密機械和生技產業為主的產業。律師詹順貴直指,這種處理方式,在法理上有疑慮。

詹順貴指出,當初中科四期徵收631公頃,是以「開發光電產業」為由發動土地徵收,依照土地徵收條例規範,當徵收目的不存在,「就必須廢止」,因此國科會依法必須廢止徵收、發還土地。「如果繼續像現在這樣圈住二林這麼大的土地、用水該檢討也不停工,污水排放也不停下檢討,還在送環評,這是程序上的錯置!」

「這是行政院核定的計畫,我沒有權力叫它停。」朱敬一表示,就算停止中科四期於理於法有據,「但我是執行單位,我沒辦法叫它停。那會違反行政院核定的東西。」

廖本全感歎,作為應該主導科學園區發展的國科會,已經喪失主導權與該盡的責任,甚至淪為政治和廠商的服務提供者。廖本全直指,在沒有水、沒有廠商的情況下,繼續開發中科四期,只有一個目的:「科學園區開發以後,未必要開發,它可能還沒有營運,只要開始整地,地方政府就會送出擴大都市計畫,或是新訂都市計畫等都市開發案。透過都市計畫開發案,就可以進行土地變更,進一步就有地方土地的炒作。」

目前,彰化縣政府在中科四期通過後,就立刻推出中科四期特定區、新訂彰南花卉園區含高鐵車站特定區計畫、彰化市東區擴大都市計畫和擴大員林都市計畫。廖本全表示,「友達不設廠,還是很多地方政治人物堅持科學園區不能放棄,理由所在,就在這裡。」

20106月,大埔事件爆發,撼動中央。全台土地徵收案獲得轉圜。行政院下令,保留相思寮主聚落和萬合農場。然而,位於友達公司預定地的農場巷居民陳正宗,和位於萬合農場外圍的居民王錫溪,都被排除在外。

王錫溪和陳正宗,本來都堅持不搬家。但當怪手每天穿梭在相思寮聚落、象徵工業的電塔進逼家門。王錫溪受不了折磨,不幸中風、放棄抗爭。如今中科四期可望再度調整,他卻沒有機會留在原本的家。

在這之前,許多相思寮居民,也早已被迫離開家園。徒留頹圮的屋瓦,見證中科四期風暴帶來的分崩離析。目前,只剩81歲的陳正宗,還在和中科四期抵抗。

陳正宗說,每當他到台北抗議,都會很晚才回家。「我太太在家裡,總是眼巴巴地等待我,擔心我為何沒回來。」他希望這次中科四期喊出調整,可以讓他不要搬家。

但是陳正宗懷抱的卑微夢想,恐怕難以實現。

326日,溪州農民北上抗議,他們拿著工程施工的照片,難以相信,國科會已經下令引水工程暫停,怪手還是在水圳旁,持續施工。溪州鄉民蔡麗月忍不住痛哭:「它們跟小偷一樣,一直偷偷做,讓我們務農的人很痛苦和無奈,大家在車上心都很痛!」

溪州鄉民帶來施工影片,影片中的怪手高舉基樁,強力打入地底,撕裂溪州農民的心。地方政府不甩中央的命令,也預示著陳正宗未來的命運。

廖本全痛批:「土地徵收讓相思寮魂飛魄散,搶水工程,讓彰南農業徹底瓦解。請問台灣社會,政府犯了錯,而且不是小錯,難道可以將錯就錯,難道不需要有人負責嗎?」

中科風暴,從2008年至今,讓人民沒有家、發展成為泡影、政府的威信掃地。中科四期的變奏警訊,在暗夜閃爍不停。變奏的開發,變奏的國家,何時才能,走回正軌?



集數
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