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平村不太平


中平村不太平

苗栗縣中平村,以生產芋頭和稻米聞名,不過恬靜的農耕生活,卻因為中興工業區污水排放,出現隱憂,加上中平工業區即將進駐,當地農民難以接受,決定北上抗議。他們擔心,再設工業區除了會惡化農地品質,也會搶走土地,生計難以維持,而最讓他們感到疑惑的是,明明還有這麼多的閒置土地,為什麼還要再開發工業區?對農民來說,只要把土地照顧好,土地就會給予回報,但是他們不能理解,政府為什麼這麼喜歡把農地變成硬梆梆的水泥地?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趕在雨勢變大前,採收工人們手腳俐落地削去芋頭莖葉,準備出貨,苗栗縣銅鑼鄉中平村出產的芋頭,鬆軟又香甜,是當地人的驕傲。

中平村民徐喜揆說,早期中平村屬於後龍溪的河床地,村民一剷一鋤推平後,覆上泥土才有今天的良田,也成為農委會編列的特定農業區之一。

但從2010年開始,中平村民陸續發現,有些田裡的作物無法正常生長,讓當地農民憂心忡忡。當地的農事小組長鄧振堂帶我們來到一處玉米田,結穗後的果實全成了空包彈,這塊田在種玉米之前,村民也種過芋頭、稻米和地瓜,同樣都沒有收成,最後只能無奈的放任荒廢。

村民懷疑,是灌溉水有了問題,這些潺潺流動的水,都來自後龍溪,而旁邊的中興工業區廢水也是排放到後龍溪。民國七零年代完工的中興工業區,分為南北兩個基地,以製造和加工等傳統產業為主,原本設有污水處理廠,但並沒有設專用下水道,因此污水處理廠長年來都沒有運作。

苗栗縣政府則表示,中興工業區的廠商都有自行處理廢水,也取得了排放許可,從放流水的檢驗結果來看,也都符合法規。但農作物生長不出來的事實,讓農民難以接受,他們不斷地四處陳情,希望找出原因。最後農糧署檢測發現,鋁和鐵的濃度偏高,由於台灣法令沒有規範鋁和鐵的濃度,只能從美國案例來看,美國認定,1公斤含有20毫克的鋁就是鋁毒害,中平村檢驗出來的稻作有80毫克,推測作物疑似遭到鋁毒害,不過還需要做更多的檢測才能確定。    村民的疑慮還沒有完全解除前,苗栗縣政府計畫配合中興工業區的擴編需求, 在台72線東西向快速道路的兩側,開闢28.4公頃的中平工業區。開發計畫送到環保署進行環評審查的時候,稻田污染的問題再度成為討論焦點,村民對舊工業區的管理能力失去信心,加深了對新設立工業區的不安,而中平工業區是否有開發的必要性,也在環評會議上遭到質疑。

根據苗栗縣工商策進會的資料,苗栗縣境內還有上千公頃閒置的工業用地,學者在環評大會上提出數據,要求苗栗縣政府正視過度開發的問題,然而當地居民也疑惑,28.4公頃的中平工業區,扣除掉18米的道路和3.2公頃的住宅區後,只剩下約12公頃是真正的建廠用地,這麼小是否有開發的經濟效益?

由於中平工業區的開發基地有七成五屬於公有地,目前農民承租這些土地作為耕種之用,農民擔心縣政府隨時可能停止租用,他們的生計會出現問題,於是頂著寒風北上抗議,也在營建署的區域計畫委員會議上,表達想要繼續農耕生活的意願。針對是否還有開發工業區的需求,苗栗縣政府回應,為了就業率和招商,開發工業區有其必要性。

目前苗栗縣政府規劃中的園區不只中平工業區,還有灣寶科技園區,這些園區的開闢,不光是農地徵收的問題,也會增加大量的用水需求,而當地的水源是否足以供應這麼多園區的開闢,也讓當地的環境團體擔心,認為苗栗縣政府應該要有整體規劃。

面對相同的焦慮與不安,苗栗縣的農民決定聯合起來,在120日,大埔自救會和灣寶社區發展協會也前來交換意見。學者觀察到台灣農地一再面臨流失的困境,呼籲政府應盡速做資源上的整合。

目前中平工業區的開發案,環評大會被退回專案小組補件再審,而區委會也要求召開土地徵收審議會,來評估土地徵收的必要性。

中平村民吳芬妹,長年都在中平村種植芋頭,問她為什麼不願意被徵收土地,她說:「土地總會給你回饋,種什麼長什麼,像這樣翻耕又插秧又種下去,就一直都有收入。」

中平村的芋頭產值一年有兩千多萬,而縣府評估中平工業區開發後,每年營業額約有六十億元,農地的存在放在經濟產值上,或許沒有驚人的數字,但卻有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

側記

我們來到中平村五穀宮,這是當地農民感念土地恩賜,集資興建而成的,裡頭祭祀的神農大帝,面對著72東西向快速道路旁的農地,現在是綠肥作物油菜花盛開的季節,香爐裡香煙裊裊,映襯著對面工業區的巨煙,形成一種對比,讓我不禁想著坐在案前的神農大帝,不知道會不會也在納悶,為什麼腳下守護的農地,都變成了一個個的工業區?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