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天災

採訪 柯金源 張岱屏 陳慶鍾 林燕如,撰稿 張岱屏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陳添寶,剪輯 陳添寶

8月23日開始,受到熱帶性低氣壓的影響,中南部地區陸續降下豪大雨,甚至部分測站在短短24小時內,測到超過六百毫米的累積雨量,雨水如砲彈般,轟炸著城市與村莊。很多居民感覺這次淹水災情跟八八風災一樣嚴重,但氣象專家賈新興分析,此次累積降雨強度,並沒有超越八八風災,跟過去相比,時雨量也沒有達到前三十名,之所以會造成這麼大範圍的水患,還有著排水不良、地層下陷及適逢大潮等因素。

畫面取自:氣象局


在台南市仁德區,孩童們上課上到一半,水淹進幼兒園,救難人員把孩童一一抱上救生艇送往安全的地方。仁德區是台南市最容易淹水的區域之一,近年來市政府為治理仁德、歸仁地區的水患,在二仁溪流域的三爺宮溪與港尾溝溪設置兩座滯洪池以及疏洪道。為解決低窪地區淹水問題,台南市政府過去12年投入治水經費約兩百億,但這次雨量已超過工程所能承受的極限。

政府在2006年起耗資1160億進行易淹水治理,2014年又投入660億進行流域綜合治理計畫,這些治水工程是否發揮成效呢?我們走訪幾處長期承受水患之苦的地區,了解823的災情與問題。

高雄市岡山區五甲尾過去是水患重災區,1994年的812水災,五甲尾社區淹水深度達三公尺,一萬五千戶居民泡在水中央。二十多年來靠著加高堤防增設抽水站,目前高雄市政府計畫再興建滯洪池。

​​ ​ ​

在台南市麻豆區,近年來政府也積極進行麻豆大排及將軍溪的治理計畫,但麻豆地區在這次水患中災情還是相當慘重,上游洪水沿大排而下,又遇上滿潮,區域排水滿溢,內水抽不出去,小埤里直到8月25日仍舊是一片汪洋。

台南市安南區早期屬於台江內海,地勢低窪,淹水對居民來說早已是見怪不怪。2012年市政府將原本123公頃台糖的農地規劃為新吉工業區,為了不讓工業區淹水,基地填高一米半以上,土地也失去原有蓄洪的功能,居民認為這是導致下游的十二佃等村落淹水更嚴重的原因。

新吉工業區的位址其實就是早期曾文溪的舊河道,原本就是給水走的地方,當初選在這裡開發工業區,居民就曾提出疑慮,但意見並沒有被重視。如今台南市政府計畫在沿海的七股區再闢建一個工業區,填平原有農地,很可能讓水患陷入無止盡的循環。除了工業區大規模的開發,道路興建阻礙水路排水,也是造成大水難以宣洩的原因。

原本是農地的新吉工業區,失去了吸納水的功能。


嘉義布袋的海埔新生地長久以來都有下陷問題,不當的開發加重水患的嚴重程度。居民發現雨水挾帶著泥土淹進家中,他們認為這些泥水是來自正在進行中的布袋綜合商港的開發工程。

這一波淹水災情中,嘉義縣損失最慘重。布袋鎮過溝地區和新厝里位於排水線路的下游,上游的洪水傾瀉而下,積在這裡無法宣洩,堤外水位比堤內還高。

這次災情也讓嘉義縣過溝地區成為汪洋一片,嘉義縣也是這次受災最嚴重的縣市。


不只是人,動物也在水災中落難,嘉義朴子這家養豬場水深達三公尺,三千多頭豬隻有些來不及游出來淹死在場內,少數游出來的豬隻在洪水中浸泡了一天一夜,冷得直發抖,養豬業者估計豬隻死亡率超過八成。在八八水災之後荷苞嶼大排的堤防已經加高,但是這次大雨排水閘門在關鍵時刻竟然故障,內水無法排出造成堤後淹水。等了一整天移動式抽水機終於來到開始抽水,因為淹水地點太多,移動式抽水機得輪流調度。面對豪雨,未來要如何防範,養豬戶也感到茫然。

根據農委會統計畜產損失:損失金額總計1億9,775萬元,受損畜禽主要為雞156萬隻,其次為豬10,188頭、鴨79,000隻、鵝48,000隻等。(截至8/29上午11點)


對於治水不利的批評,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24小時雨量超過六百毫米的強降雨,不論下在任何城市都一樣會致災。

極端降雨是造成淹水的主因,但是當我們進一步去探究水患背後錯綜複雜的問題會發現,水患不只是天災還有各種人為的因素,包括滯洪區過度開發、河川被限縮占用、不當的道路工程、堤防與水門維護不當等等。當極端降雨成為常態,面對水患,我們的下一步又該如何呢?

在台南市安南區曾文排水的下游,政府、水利專家與在地社團經過多年的討論,徵收海尾寮大排岸邊土地,將河道拓寬三倍,還地於河,這項措施受到地方居民的肯定。在易淹水區居民也早已發展出各種自主防災的方式,像是裝設防水閘門等等,讓損失減到最輕。

面對一次又一次暴雨的突襲,水患的治理必須更深入了解土地的紋理,檢討錯誤的開發政策,把水該有的空間還給水,才是解決水患的根本之道。


 

集數
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