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林務局將台灣原生的肖楠、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肖楠是其中的一級材。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剪輯 陳忠峰

「木頭砍了,什麼都沒有了,土石流就開始發生,整個水源都沒有了, 整個後代子孫的生存能力都沒有了。」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這樣說。大樹原本守護著山坡水土,被切塊帶離森林後,環境代價難以估計。

整裝,背起行囊,新竹林管處的巡山員與森林警察一起出發。目的地是2018328日,與山老鼠正面相遇的塔曼溪。

當時巡山員何啟文發現,嫌犯騎著機車從溪畔而來,他與森林警察在路口埋伏,看到嫌犯的機車踏板上,放了幾塊肖楠。當森警把嫌犯暫時安置在旁,不久來了一部小牛搬運車,森警盤查時嫌犯突然往山谷跳下去,他們連忙跳下追捕,嫌犯頭破血流,巡山員與森警也掛彩。

一個多月後,原班人馬再次走入塔曼溪。背著重裝,踩著高高低低的石頭,深怕滑倒,神經緊繃,沿著溪谷行進,比走山路還累。遇到瀑布必須從兩側高繞,負重爬陡坡。林管處巡山員何啟文表示,這裡沒有登山路線,只有獵人跟盜伐的人才會來,這裡盜伐行為嚴重,是因為有許多肖楠。

走入溪谷不到一小時,一塊大石頭旁,發現三個盜伐者的背架,以一公斤兩千元的價格估算,這批木材價值二十多萬,山老鼠可能看見巡視人員而匆忙棄置,表示他們就在不遠處。隨行的森警分散搜尋,沒看到人,現場只找到鏈鋸。

繼續前行,在另一處溪畔發現舊案新切的被害點。這是何啟文在2016年剛到新竹林管處時發現的盜伐案,當年釘上的查緝牌,有了時間的痕跡。古老肖楠在若干年前被伐倒,只剩樹頭。樹根材被山老鼠取去販賣。何啟文說「這是無本生意,一本萬利。」

肖楠是台灣特有種,分布在海拔一千公尺左右的山區,大多生長在溪畔陡峭山坡上,材質堅硬,紋理細密,香氣溫厚,在台灣林木中,市價最高,常被做成佛珠,或磨粉做成檀香。

沿著溪畔稜線上切,陡峭山壁完全沒有路,泥土濕滑,只能攀著樹,小心翼翼前進。不久發現新的被害點。現場也留有盜伐者的鏈鋸。巡山員與森警分工合作,回報座標、拍照記錄、測量尺寸、噴上紅漆。

一位巡山員要負責的區域有1500公頃,面對發生在深山郊野的不法情事,難免鞭長莫及,在大溪工作站四稜分站轄區中,塔曼溪是肖楠盜伐的重災區。山老鼠大部分取樹頭材,也有拿樹瘤與樹幹。順著溪旁一片山坡踏查,每處被害點,樹根都被挖出來,再大肆裁切。

另一處巨大的肖楠樹根,有二十多道切面,連底部原本是樹根的地方,都被挖成中空。新鮮木屑顯示犯案時間應該在一個月內。還有殘材,盜伐者就會一來再來,森林中也發現他們的過夜據點。

守護珍貴林木的巡山員,全台灣只有一千多人,巡視通常是兩到三人一組。如果線索足夠,會邀請森警一同入山,然而全台灣的森警只有一百多人。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表示,查緝盜伐案需要刑事偵辦能力,但目前森警屬於一般行政警察,體制上是有問題的。

上游盜伐、下游收贓,偷竊貴重木的事件持續發生,調查卻困難重重。一趟巡查發現十個肖楠被害點,經驗豐富的森警與巡山員明白,在不為人知的角落,還有更嚴重的。市場需求殷切,山村經濟低迷,當部落居民與失聯移工難以謀生, 就會不斷有人鋌而走險。

守護森林的重任,把手無寸鐵的巡山員排在第一線,追蹤一個個盜伐點,這些在山裡工作的人明白,現行制度下,巡查沒有終點。

公視 我們的島【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06/04 () 2200首播
06/0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