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投資 大溫暖?】特輯 之 石化篇


【大投資 大溫暖?】石化篇

後勁反五輕在環保史上歷史悠久,跟五輕做鄰居,後勁居民的感受是如何?在2005年6月5日,環保團體辦了一場「我要活下去」大遊行,後勁居民也北上參與,他們帶著後勁地區抽出來的地下水,是深褐色的,我不禁想像,後勁居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在同一場遊行,台西蚵農也在反八輕跟大煉鋼廠,所求的,也只不過是希望給下一代一個可以生活的空間。如果我們了解石化產業的衝擊,是否更會去反思,在看到石化產業高額收益的背後,當地人民犧牲了什麼?整個社會有失去了什麼?

採訪  陳佳珣 張岱屏 林燕如 孟昭權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志昌 葉鎮中 陳慶鍾 孟昭權 張光宗
剪輯  陳志昌

懸浮的微粒像薄霧般鎖住高雄的天空,讓人看不清楚城市的面貌。高雄是個工業城市重工業群聚,這也讓高雄人失去了乾淨的空氣,在環保署的監測資料中,高高屏的空氣品質總是倒數第一。當全球暖化的議題在國際發燒,高雄市每個人每年平均排放量的二氧化碳為34公噸,是世界平均值的10倍,更名列世界城市排行榜的第一名,其中,工業的總排放量就佔了高雄市的60%

高雄有名的半屏山,山腳下是中油的高雄煉油廠,一般稱它為五輕,緊鄰著五輕的聚落就是後勁。民國35年,國民黨政府接收日本第六燃料場,而後擴建為第一、第二輕油裂解場,後來中油打算就地更新為五輕,引起後勁居民激烈抗爭。民國78年抗爭運動進入高峰,在當時行政院長郝柏村率領軍警進駐後勁,當年經濟部長蕭萬長寫下承諾,五輕營運期限25年,民國104年關場,後勁人才勉強接受。

跟石化廠做了60多年的鄰居,後勁人感受到的是污染的空氣,一位做自助餐的太太隨時戴著口罩,她說,如果中油放毒氣出來,就趕快戴上。曾經有客人來吃自助餐,以為是她的瓦斯桶漏氣,她說這是中油的味道,客人還不相信,特別走到瓦斯桶旁邊聞。現在她的鼻子已經聞不出香氣與臭味,嗅覺差很多,後勁地區有呼吸系統疾病的居民很多,罹患癌症的也不少。

你能想像,地下水是褐色的嗎?靠近中油農地的地下水就是這種顏色。目前中油廠區許多土地,已經被高雄市環保局公告為污染場址,後勁居民只要求政府落實五輕25年遷廠的計畫。

台西海岸,蚵農今年的蚵苗無法收成,下游東石蚵農特別來了解問題。蚵農表示,自從六輕蓋了之後,蚵苗生產量越來越差。一個六輕已經讓他們生活困難,如今台塑大煉鋼廠與國光石化公司,又打算進駐,蚵農說這是死路一條。

台西海岸的現況,堤防內是一大片的文蛤養殖區,在榮工公司填海造陸的南端則有牡蠣養殖區,台西北邊已經有個六輕,台塑大鍊廠已經填海造陸一半的土地。而國光石化也計劃填海造陸,並且建造新興工業港,面積總共2121公頃。這將會徵收文蛤養殖區大部分的土地以及牡蠣養殖區。面對國光石化要徵收魚塭土地,文蛤養殖協會要求徵收的價格要合理。

一位漁民表示,如果價格好,他願意被徵收土地,因為六輕污染的沿海水質,空氣也污染,文蛤養了賠錢,我問他以後生活怎麼辦,他說走一步算一步。但也有漁民堅持反對台塑大煉鋼廠與八輕進駐。

國光石化幾乎把所有養蚵產業的海域納入開發範圍,台西蚵農等於無法維生,對台灣整個養蚵產業衝擊更大。台西蚵苗產量佔全省的三分之二,嘉義的東石、布袋到台南,甚至是離島的澎湖、金門都來這裡買蚵苗。蚵農說,養蚵這個傳統產業可能要滅絕,未來要吃蚵,可能就要從大陸進口。

台灣的石化產業到底何去何從?又該發展到怎樣的程度呢?中研院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梁啟源認為,石化產業的規模應該縮減,只做內需,這樣才有產業帶動效果,如果直接出口就沒有這個效果了。目前 台灣五大石化產品的出口比例是79%,尤其台塑六輕的油品大部分是外銷,台灣是生態相當敏感脆弱的島嶼。從後勁居民的痛到台西蚵農和漁民的無奈,經建部門是否看得到?在石化產業的背後犧牲了多少?

當石油存量只夠全世界使用四十年,台灣卻仍舊鼓勵石化產業,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石油危機正在發生,原油一桶快破100元美金,這是中油轉型的契機,轉向綠色能源產業。他認為,台灣沒有條件蓋輕油裂解廠,五輕應該關廠,石化廠遷去雲林、彰化,也是污染當地人,我們必須重新省思整個人類的文明。

在全球暖化威脅下,台灣人平均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經是國際平均值的三倍。作為地球公民的一員,也該承擔起這份責任。現代文明是建構在石化產業的基礎上,我們日常生活食、衣、住、行、育、樂都跟石化產業脫不了關係,當石油耗竭,人類文明又會如何改寫?

側記

在拍攝後勁地區拍抽出來的地下水時,我的攝影搭檔很辛苦,必須近距離拍攝水井,他說,那味道很濃、很難聞,都是油氣的味道。有時候採訪公害事件,記者在第一線,也承受毒害,感受當然也特別深,如果我是住在後勁,空氣中常存在的油氣味道,我是否願意接受中油五輕這位鄰居?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