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 10/23/2018
E.g., 10/23/2018
2000 06/19

一九三○年代,日本人興建了一條長達十三公里半的隧道,攔截武界部落濁水溪的水,造就了日月潭,卻留給武界沉沉的泥沙。六十年後,濁水溪溪水依舊奔流,但武界人說:我們已經失去了濁水溪,倒是多了一座「武界土壩」。西元兩千年,台電新的引水計劃在武界動工了,武界會不會又多出一座「栗栖土壩」呢?武界人很憂心,萬一溪水不再流,他們連老家也回不去了...

2000 06/12

「初十日,渡虎尾溪西螺溪,溪廣二三里,平沙可行;車過無軌跡,亦似鐵板沙。但沙水皆黑色,以台灣山色皆黑土故也。水三十里,到東螺溪,與西螺溪廣正等,而水深湍急過之。轅中牛懼溺,臥而浮,番兒十餘,扶輪以濟,不溺者幾矣。」--郁永河

2000 06/05

麥寮,位在濁水溪出海口的漁村,因台塑六輕在麥寮設廠,使它成為全台知名的石化重鎮。但是在當地漁民的眼中,卻是導致他們生活艱困的原兇,村民們認為台塑廠內排放的毒水,污染了這片豐饒的海域,養殖在內海的文蛤紛紛死亡,村民損失慘重,釣客在海邊釣起來的魚也不敢吃,出海捕魚的漁獲量更是驟減。

2000 05/22

請輸入稿頭

2000 05/15

原來靠山吃飯的農人們,現在得重新適應新的環境,想辦法利用這一池湖水,畢竟這是維持他們生計的唯一出路,只是不知道這池湖水能留住多久,而接下來的雨季和颱風,是不是會再一次斷絕他們的生路。

2000 05/01

雖然和日月潭只有咫尺之遙,但日月潭的水,卻無法映照出潭南的容顏。921之後的潭南部落,正在重新面對自己的位置,從新在自己的土地上,檢視部落的過去與未來。

2000 05/01

請輸入稿頭

2000 04/24

地震來了、房子倒了,倒塌的房子混雜著破家具及垃圾,最後去了哪裡?921地震之後,產生了3000萬公噸的建築廢土,這樣龐大的廢土量,是平時台灣營建廢土的兩倍,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政府在地震之後以緊急命令的方式設置了許多廢土臨時棄置場,然而這些廢土棄置場的位置是否適當呢?

2000 04/17

誰可以買賣天空、販售大地?大梨山地區的高山農業是一道難解的國土規劃問題。政府於民國58年頒佈德基水庫治理方案,明定土地坡度在28度以上的農地必須強制收回,時至今日,1,117公頃的超限地只收回200公頃,並數度引發執行單位與農民的對立衝突。歷史留下的傷口依舊,受傷的土地仍然只能在時間的流逝中嘆息。

2000 04/10

 

沒有水這件事,關係著松柏村的存亡。
民國六十八年水果開放進口以後,原來有十八戶的松柏村,地利日漸枯竭,水果的經濟價值愈來愈低,使得願意留在山上工作的年輕人愈來愈少,現在住在松柏村的只剩下三戶不到十個人。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