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 06/19/2018
E.g., 06/19/2018
2000 10/30

本集延續反核生活家群相(上集),繼續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了解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在早年的社會、政治時空背景,反核運動者遭受到什麼樣的暴力對待?他們的家屬歷經過什麼樣的緊張心情?但又為什麼會支持他們繼續反核?事實上,這些運動者將反核落實為生活的態度。他們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的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2000 10/22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是台灣延續性最長,涉及層面最廣的社會運動議題。無庸置疑的,台灣的反核運動是由一群知識份子長期扮演著火車頭的角色,提供反核的專業知識與理論基礎,支援地方組織的發展,以及扮演國際串聯的角色。本集呈現十餘年來台灣反核運動的軌跡,以及介紹這群反核的知識份子對於生命與環境的思考是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不畏強權、不計名利,數十年來如此堅定的走在反核之路?

2000 10/16

民國八十一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來講是非常大的震撼,雖然官方早在七十二年便知道有輻射鋼筋外流,七十四年就知道民生社區是棟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裁判兼球員的情況下,掩蓋了這件事,犧牲的卻是長期處在高輻射劑量下居民的健康。

2000 10/09

核電問題是一個只有專家學者才能討論的問題嗎?核電的知識注定只有核工專家能了解嗎?其實,在貢寮,你會驚訝地發現,有許多貢寮人他們可以跟你侃侃而談核電知識,核電可能造成的影響,而且,那絕對不只是「不要在我家後院」的單純訴求,而是對核電全面性的思考,他們很可能只是路邊藥房的老闆、或漁民、或小學老師,但是,在歷經十年反核運動的洗禮後,他們儼然個個成為核電通,而他們的人生面貌也有了改變。

2000 10/02

北海岸〈萬金石〉與東北角〈貢寮〉海域是台灣的鄉,漁業產量豐富,然而,這裡卻也是「核電之鄉」,核一廠位於石門,核二廠位於萬里,核四預定地位於貢寮,核電廠每日每日大量的引進海水冷卻機組,排放出高達四十多度的熱廢水,出水口附近的海域成了溫泉池,幼魚在長大之前不是被進水口的水捲進吞沒,便是成了秘雕魚。漁產逐年漸減少,二十年多前放鞭炮歡迎核電廠設置的鄉民開始怨嘆,核電廠「靠」海,漁民「靠」什麼?

2000 09/25

921地震後,透過媒體我們看到了災區碎裂、殘破、悲慘的景象,中部地區的環境被地牛翻動過後面目全非。但是一年過去了,災民經歷了總統大選、春節、中秋節,他們如何適應,而這適應過程當中的心情點滴又是如何?本片藉由一個南投縣竹山鎮的扁友村,做一個長期而深入的關注,看災民在總統大選前後,對政治人物與救災政策的態度;看災民在面對該是大團圓的春節,卻連房子也沒有、親人也沒法到齊的落寞心情;看災民如何適應新的社區結構與鄰里關係;看災民如何在失去了家後,聚在一起找樂子,集體麻醉災難記憶、忘卻痛苦。

2000 09/11

八月中旬,花蓮奇美部落的青年與孩子都回到了部落,參與部落年齡階級的青年會所舉辦的文化營。這一次,部落的年輕人有個夢想要達成,他們想帶著部落的孩子跟隨著老人回到祖先的起源地-Lakasan去立碑。目的是追溯祖先的起源,並且讓部落的孩子在祖先的山林中體驗對土地的情感,並學習如何在山林間生活。這群奇美部落的族人如何教導部落的孩子,祖先在土地上生活的智慧呢?本集有深入的紀錄報導。

2000 09/04

捕魚祭對阿美族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傳統,花蓮壽豐鄉水璉村的阿美族人,因為海岸被劃為海岸漁業資源保護區,得以在這片未被污染的海域捕魚;但是吉安鄉的聯合捕魚祭卻淪落到在河邊圈起人工水塘,由鄉公所出錢購買吳郭魚來舉辦捕魚祭。由於河川的污染,導致漁業資源的枯竭,以往族人記憶中的捕魚祭已不再,加上捕魚祭的觀光化,族人如何面對變調的捕魚祭?

2000 08/28

南投縣鹿谷鄉榮生會是台灣第一個民間河川保育團體,已在清水溝溪進行保育工作十多年。榮生會過去一直守護清水溝溪免於毒魚、電魚的破壞,並藉由宣導性質的各種活動維護溪流的生態環境。經過多年來的努力,毒魚電魚的行為雖然少了很多,但是河川防洪整治工程的不斷進行,卻是清水溝溪河川棲地被破壞的一大危機,更改變了人跟河川親近的方式與機會。輕微如清水溝溪,絕對不堪水溝化的河川整治方式。我們是否應用更謹慎的態度來聯繫河川與人的關係?

2000 08/21

中寮鄉和興村,這個位於南投山區的小村落,在經過地震重創之後,驚覺到他們所面臨的,不只是漫長的重建工作,更是農產品的沒落,與WTO迫在眉睫的衝擊。他們喊出「檳榔變綠林」口號,成為台灣第一個有自發性造林企圖的農村。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