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坑

阿瑪斯真相

 

阿瑪斯真相

摘要
90年1月14日,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在墾丁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的海域擱淺,­洩漏了一千多噸的燃油,嚴重污染附近海岸,也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與生態災難,二年後,­阿瑪斯的消息,沈沒在海底無聲無息。(照片提供:柯金源)

民國九十年一月十四日,強勁的東北季風持續吹襲,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因為機械故障失去動力,已經在海上漂流了二天。接近黃昏時刻,季風及海浪將阿瑪斯推向岸邊,致使船身擱淺在水深約20米的礁岩上,船長發出求救訊號,海巡署接獲海難事故通報之後,海巡隊的巡邏艇在晚上十一點多,冒著八、九級大風浪,將待在傾斜船身,等待救援的船員一一救起。

一月十五日,強勁的東北季風並未減緩,阿瑪斯貨輪受不了強風大浪的襲擊,持續傾斜,機艙內的重燃油,就從破損的船身慢慢滲漏出來。

一月十六日,在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靠近海岸的步道,已受到重油污染並可聞到汽油味的現象,龍坑保護區管制站人員回報保育課。

一月十七日,墾丁國家公園保育課人員至現場拍照紀錄,並呈報管理處。

一月十九日,國家公園警察隊開出第一張生態保護區污染告發單。

一月二十五日,農曆年初三,臨時除油工人開始著手除油工作。

根據了解,在油污染的前期關鍵時刻,環保署長、內政部營建署長、屏東縣長等相關首長相繼出國渡假,交通部因為收文人員已下班,來不及轉呈,墾丁國家公園也僅由值班人員就近監測。雖然污染情形均已通報各相關權責單位,但因為各單位正準備休年假,無法即時反應,致使污染範圍持續擴大,並喪失處理先機,徒讓單純的污染事件,演變為複雜的政治風暴,同時也讓保護區內的生靈無辜受害。

當一月底,年假結束之後,龍坑的污染事件經媒體大量披露之後,各界為之譁然,終於掀起油污風暴。在野黨也就抓住這個機會大家撻伐,並引申為海洋污染的八掌溪事件,並轉而要求行政官員下臺。至此,油污染的通報程序、處理方式、責任歸屬、行政缺失等問題,一一被政治口水給掩蓋,加上媒體的炒作,已模糊掉油污事件的真相。

三月初,環保署長林俊義在油污事件中,首先中劍落馬,新聞熱潮也隨著新任署長郝龍斌上台之後,漸趨消退,但船體殘骸的移除,殘油及礦砂的抽除進度並不順利,而宣示性的口號依然響亮,無奈新聞焦點已轉移。在夏季颱風相繼侵襲南台灣之後,阿瑪斯的船身再也承受不住強浪的襲擊,斷裂、解體、殘骸擴散,鐵片隨潮浪四處衝撞、刮磨,海底生物再度受到摧殘,龍坑保護區又歷經一場生態大浩劫。

阿瑪斯事件過了一年,郝龍斌在九十一年一月十四日油污染週年記者會上,宣示將阿瑪斯擱淺之日,定為「台灣海域受難日」,希望大家記取教訓,同時說明船體、殘遺礦砂已無任何危害,並宣示將繼續向船公司求償並盡速移除船體殘骸。但根據實地調查,船體殘骸在海底的危害並未稍減。

九十一年六月初,媒體再度報導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大多已被打撈上岸,並運往高雄港區處理,環保署也通知各單位準備結案。但根據了解,阿瑪斯貨輪的船體約二萬一千餘公噸,目前打撈起來的殘骸約一千多公噸,充其量實際打撈起來的殘骸也才十分之一而已,如何就此結案呢?龍坑海岸的珊瑚礁岩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大部分人看不到的海底,其實仍然危機重重。

阿瑪斯的船體殘骸以及鐵礦砂,目前,雖然大部分仍遺留在海底,但是環保署長及交通部航政司官員,均宣稱目前該地區已無污染存在。據實地瞭解,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在海底滾動、衝撞了近兩年,已裂解成六截、十七塊大殘骸,以及難以計算之小鐵片,幾乎已看不出船體的形象。這些殘骸主要散佈的範圍約370公尺乘以250公尺,離岸約1到1.4公里,水深11.5米到16米之間,初步估計,遭到破壞的面積約一萬八千平方公尺。

而這些殘骸鐵片隨著潮浪翻滾、衝撞,除了刮除附近礁岩上的生物及活珊瑚以外,鐵礦沙和金屬的船殼,受到海水浸泡之後,會逐漸的鏽蝕,大量的鏽水或金屬離子會進入附近的海域,珊瑚礁及魚苗都會受到影響。而負責船貨移除的交通部官員表示,因為船貨移除經費400多萬美元已快用光,受限於經費問題,已決定將這些殘骸礦砂留在原地,充作人工魚礁,不再加以處理。

另外,有關求償的問題,國防部、交通部、環保署等政府部門,花在油污清理的費用,超過9,000多萬元,但船主保險公司實際只賠償了6000多萬。而第二階段求償部分,如海域污染造成之生態環境損失、恆春地區漁業經濟損失、屏東縣環保局罰款一億五千萬、墾丁龍坑受污染區的生態復育及監測經費等部分,因為缺乏龍坑受到污染之前的環境調查記錄,求償談判的進度相當緩慢。

目前,龍坑海岸的潮間帶,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公部門對於後續污染問題,似乎避重就輕。譬如,破碎解體的殘骸,仍然隨時會移動,怎麼做為人工魚礁呢?而龍坑潮間帶,在受到污染之前,並沒有完整的生態基礎資料,兩年以後,又依據什麼樣的判斷,認為生態環境大致已復原了呢?另外據了解,類似阿瑪斯第三級的海洋油污染事件,台灣在未來五年,都還無法自行處理,雖然環保署已花費了近三億元的訓練及設備經費,但目前,還是必須仰賴國外專業除油公司的支援。 

環保署長宣示「台灣海域受難日」的意義,應該是希望在失敗的例子中,吸取經驗,不要再讓類似的污染事件重演。但是事隔兩年,龍坑海底的危機仍未完全消失。而阿瑪斯貨輪油污染事件,已漸漸被人遺忘。值此關鍵時刻,實際參與除污工作的人,血汗不能白流,我們有責任將阿瑪斯貨輪,後續污染的問題提出來,才得以告慰已被犧牲的海洋生靈。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 船難, 龍坑, 保護區, 潮間帶, 漏油污染, 人工魚礁, 油污

90年1月14日,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在墾丁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的海域擱淺,­洩漏了一千多噸的燃油,嚴重污染附近海岸,也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與生態災難,二年後,­阿瑪斯的消息,沈沒在海底無聲無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浩劫後的墾丁海岸

摘要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發生於2001年1月的阿瑪斯號貨輪油污事件,嚴重污染了位於台灣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龍坑生態保護區。事件發生後第26天,陸軍第八軍團派遣8000多人次的兵力投入岸邊的油污清除工作,6天來清理了68個潮池、326噸的油污,然而,第二階段的清理工作以及漫長的生態復育,才剛要開始。

清理工作先是用高壓水柱清除,之後以吸油棉方式再稀釋一遍,因為潮水漲退的關係,很難用生物處理的方法,生物分解必須在一段時間、穩定的環境中慢慢分解,而龍坑地區浪大,灑下的菌種容易被沖走,因此必須隨時添加。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邱文彥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是大自然經過人工協助去除油污之後,自然地淨化,慢慢回復至新的平衡。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陳邦富說明,所謂重大油污染事件並不是以洩油量多寡來論,而是以污染的地區以及處理過程的困難度來看,因此這次污染事件被界定為重大的污染事件。

先進國家對於解決油污染問題,設有海洋污染防治基金會、國家級研究中心作為應對規劃,然而台灣尚無。

陳邦富呼籲,這個事件所造成的問題不僅是事務性的對應,也必須受到專業性的處理,如果僅是透過政治性的議題去包裝,將使處理程序模糊了焦點,除污的工作變得更為困難且複雜,「油污染處理是高度困難的工作,這次事件可以當作台灣潛在大洩油事件的預警。」無論是稱作天災或人禍,每個人都是輸家,真正重要的是,從中學得預防未來的經驗。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號, 海洋污染, 海洋生態, 漏油, 邱文彥, 龍坑, 保護區, 潮間帶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油海風暴

油海風暴

摘要
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從事件爆發到污染珍貴的珊瑚礁地形,政府忽略了什麼,而我們又看到什麼,該如何清除,該如何賠償,該如何避免,從始至末記錄墾丁龍坑的這一場生態浩劫。

2001年1月14日,希臘籍貨輪阿瑪斯號在距離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不到一公里處擱淺,海巡隊前往救援。當所有的媒體和政治人物尚沉溺在核四風暴的旋渦時,這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就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成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如果這是一場生化戰爭,那麼內部不安與過份輕敵,將是導致台灣的國土與生態雙重淪陷的致命傷。

根據陸軍油污處理前進指揮所匯整各方所得的最新資料,阿瑪斯號原本應有1560噸的燃油,在航行中由於燃燒或漏油蒸發掉約560噸,擱淺後有800噸燃油擴散至海裡,不過這800噸中有200噸燃油先由救護船吸走,餘下600噸則漂向龍坑生態保護區,其中岸上撈起的僅有100噸,200噸黏附於礁岩上,300噸流入了潮池中。

或許國軍嚴謹的紀律可以快速地處理掉這500噸油污,但是傷害早已造成,而且台灣的油污染也不僅於此。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館長方力行提出,台灣的漏油事件絕對不是從阿瑪斯號開始的,只是這起船難剛好傷害了台灣最重要的海洋生態區,即珊瑚礁區,並且是受到重視的觀光生態區,也顯示了以前就存在的許多問題都是被疏忽的,再者這些漏油就是從海難而來的嗎?

其實許多海港、船一直都在港內漏油,工廠的重油也一樣排入暗渠或河川,流向大海,一年內林林總總加起來可能遠超過阿瑪斯號的漏油量!油輪觸礁是一種急性的污染,然而此類漏油事件造成的油汙染僅占了全世界的5%而已,95%仍是來自於慢性長期的洩漏──港口、下水道等。

中研院動物所所長邵廣昭說明,薄薄的一層油污,造成海洋生物的高死亡率,有鰾的魚類進行孵化,來到水面呼吸第一口空氣時,油膜卻將牠的空氣完全阻絕了。油汙染之後所發生的影響非常深遠,割了一刀,不是只有傷痕重要,以後的感染才是會讓生物致命的!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號, 墾丁, 漏油, 船難, 海洋保育, 方力行, 油污污染, 龍坑, 保護區

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從事件爆發到污染珍貴的珊瑚礁地形,政府忽略了什麼,而我們又看到什麼,該如何清除,該如何賠償,該如何避免,從始至末記錄墾丁龍坑的這一場生態浩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陳佳珣 丁曉菁 柯金源,撰稿 蘇志宗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邱福財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龍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