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美溼地

濕地.出口

濕地.出口

摘要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漫步木棧道上,北風強勁,仍然不減遊客興致。位在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近年來,連外國遊客也為它的魅力著迷。彈塗魚、招潮蟹、水鳥,每種生物動態,都吸引遊客目光。這裡還是稀有植物雲林莞草的重要分布地區。

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2004年,農委會就將高美濕地公告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然而在沒有木棧道的年代,遊客們往往越過堤防,直接進到泥灘地戲水,大量踩踏,嚴重傷害這裡的生態。

2011年,台中市政府開始嚴格執法,派駐巡守隊,對不遵守規範的遊客進行勸導,擅闖保護區的遊客可罰款五到二十五萬,2014年進一步設置木棧道,遊客不得進到核心區的泥灘地,穿過長六百米的棧道後,進到永續利用區,則不受限制,可以到灘地親水。

不過,木棧道只不過解決了一小部分的問題。木棧道以外的區域,仍有遊客擅自闖入,管制鞭長莫及。2015年,台中市政府拋出了打算研擬總量管制的政策方向,但遊客上限該如何評估?又該如何引導遊客更深度認識生態?都是未知數。

高美濕地的生態系,不只侷限於堤防外的保護區,而是和堤內的農地、水系整體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都阻斷了陸蟹遷徙之路。根據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團隊的調查,2016年、2017年,在番仔寮海堤,陸蟹死亡率高達一半,路殺是一大主因。去年10月,一塊陸蟹重要棲地的農地,疑似為了開發,違規填土,至今仍沒有恢復原狀。

另一個隱憂,是台中港北堤完工後,大甲溪口的出沙,堆積在高美濕地南側,地形持續陸化,有一天也許會讓雲林莞草消失。

海岸工程造成環境大幅變動,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高美濕地。岸邊釣客一字排開,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這裡曾是河岸居民仰賴的天然漁港,也是每年候鳥南飛度冬,抵達台灣的第一個休息站。

大河不斷帶來淤沙,改變了這裡的地形,台北港的北堤完工後,加速讓沙灘往外擴大。每年4到7月,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們都會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地毯式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他們發現,巢位數量,一年比一年還要多,2014年調查到58巢,2017年已經成長到209巢。

當台灣西海岸的鳥類棲地持續消失,面積逐漸增加的挖子尾沙灘,成為東方環頸鴴、小環頸鴴、小雲雀等鳥類繁衍後代的庇護所。隨著八里左岸自行車道,十三行博物館等景點陸續完工,遊客開始進到這個原本偏遠的小漁村,對潮間帶環境的干擾也變多了。

為了更積極保護這片棲地,荒野保護協會開始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禁止開車進入沙灘,也暫停淨灘活動。

海岸濕地的變遷,有些生物看似因而得利,卻有更多生物失去了牠們的家。午後,新竹海山漁港旁,聚集大批消費者,等著搶購剛從定置漁場載回來的新鮮漁獲。

濕地中的螃蟹,繁殖過程釋放出大量幼蟲,成為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孕育了豐富漁產,人們興建漁港希望進一步發展漁業,卻阻擋了沿岸漂沙的移動,長年下來,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海山漁港北側的灘地,土質則變得越來越黏。

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這裡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雖然螃蟹種類的數量沒有減少,但只有萬歲大眼蟹棲地增加,其他螃蟹的棲地卻大幅減少,整體的生物多樣性仍是下降的。要維持棲地多樣性,關鍵在於,不要有太多不必要的海岸工程。

近年來,新竹市政府投入大量經費,積極營造海岸景觀,仿效高美濕地,打造賞蟹步道,今年將完工啟用。繼新竹後,彰化縣政府也有意在芳苑濕地興建步道,地方政府為了打造景點,跟風施作性質類似的設施,擾動了濕地生態,遊客透過步道能認識到的物種,卻可能很有限。

人和濕地互動的方式,一再牽動著土地的命運,還有依附它們而生的廣大生物。當人們來到河海交會處,希望找到遠離塵囂的出口,海岸濕地的出口,又在哪裡?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台中市
  • 雲林縣
  • 新北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東方環頸鴴, 螃蟹, 高美溼地, 濕地, 海岸景觀, 棲地, 雲林莞草, 遊憩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清水農地大開發

摘要
廣大的清水農地,要開發產業園區,居民面對失去世耕農地,紛紛發出怒吼,反對工業開發破壞農地。加上園區規劃在高美溼地上游,一旦污染,將是生態浩劫。於是為了安居家園,為了溼地環境,一場土地抗爭即將來臨…

在大甲溪南岸,有著廣大的農業區,農地完整乾淨,沒有過多的開發與違建,形成一片綠油油的田景。農民洪先生巡著農地,整理田埂,說明早期祖先是用挖石疊田埂,買土填農地的方式,建造起這個農業平原。

這片農地原來是大甲溪的氾濫平原,從百年前開始,先民陸續進入開墾,將卵石河岸,整理成良田,家族在土地上繁衍。日治之後修築堤坊,讓農地免於水患,同時也將農地收歸國有,世耕農民變成交租農戶,承租農地耕作與生活。

土地被收歸國有,居民從未離開自己開墾的土地,在農地上耕作,在老宅裡生活,與世無爭。然而台中市政府最近卻以促進地方繁榮為名,計畫開發八十多公頃的清水產業園區,讓地區產生變化。

面對開發來臨,農地將被收走,家園將被徵收,農民各個驚慌,為了守護世代開墾的農地,居民們開始凝聚組成自救會。台中城市發展田調團長期關心台中城市發展對田園的破壞,也進入清水農地,幫居民進行資源調查與協力抗爭。

反清水工業區自救會成立,在地農民紛紛出席,表達守護家園的決心。灣寶農民洪箱、謝修鎰,崎頂農民謝文崇都受邀參與大會,分享反徵收抗爭的經驗。洪箱鼓勵,唯有團結,才可能對抗不當徵收。

最近工業區所發生的水污、空污事件,讓居民深感污染不是一里一地,而是區域連通,他們擔心一旦清水產業園區開發,下游水文相通的高美溼地,將會受到污染破壞。在地農民喊出「反滅農、救溼地」的口號,希望外界關注這個問題。

一場環評前說明會中,由台中市政府通知居民開會,許多老農中午就來等待,年輕人請假前來,到現場才發現前一天臨時取消,讓居民大怒,並以蓋紅手印的方式,表達反對開發的決心。當地居民提出反對開發工業區,破壞農地,也希望政府讓農地放領,讓土地回歸農民。 

洪先生家族在清水農地上,耕作超過七十年,家族年輕一輩也有新的想法,想要改變耕作方式,讓農業轉型。但是工業區開發,農地收回,都讓田園夢碎,老農民更擔心流離失所。長期關注台中城市開發的田調團成員指出,台中也是工業區處處開發,並且閒置的地區,為何還要來破壞清水的優良農地。

台中地區有許多規劃多年,卻未整理開發的工業區,形成土地資源的浪費。台中市政府經發局副局長李逸安表示,瞭解居民的心聲,將思考優先開發閒置工業區,清水產業園區可由提升農業價值來思考。

綠色農地即將收割,百年前從氾濫河水中搶下,一石一土打造的河岸農地,面對工業開發,優良農地又將消失,台灣可能又將失去一塊美麗地景。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關鍵字
大甲溪, 清水產業園區, 土地徵收, 特定農業區, 自救會, 高美溼地

廣大的清水農地,要開發產業園區,居民面對失去世耕農地,紛紛發出怒吼,反對工業開發破壞農地。加上園區規劃在高美溼地上游,一旦污染,將是生態浩劫。於是為了安居家園,為了溼地環境,一場土地抗爭即將來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危機‧鐵馬道

 

危機‧鐵馬道

摘要
圓夢、休閒、健康,許多鐵馬騎士為了不同的理由,騎上單車追尋自己的夢想。但是在發自民間需求,政府大力推動的自行車熱潮中,一些自行車道的問題,也隨之顯現,讓看似歡樂、便捷的鐵馬行,出現隱藏的危機。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為了完成環台的夢想,許多人騎上自行車,以堅強的意志,面對環台公路的挑戰。為了圓夢,江亞軒與同事一起共騎,蔡逸彥則是天涯獨行,他們從南部出發,數天後一起騎上蘇花公路。

對於環台的鐵馬騎士,最大的挑戰就是蘇花公路路段,不僅有高低起伏的山路,更有大型車輛來來往往,路況相當危險。在蘇花公路,除了路況交通不良,最危險的是,要經過長長陰暗的隧道,無異是旅途上最驚險的時刻。

充滿危險的蘇花公路,其實在隧道入口都設有禁止機車、自行車進入的告示,但是實際上難以執行,對於環台的自行車騎士,更成為阻擋圓夢的怪異規定。對於環台風氣盛行,交通單位計畫重建蘇花公路舊道,來提供自行車通行,但是多數道路坍方中斷,修復時間漫長,金錢花費相當龐大,對許多騎士而言,修築安全的道路,不如改善開車態度。

環台圓夢,除了體力的負荷之外,危險的道路,成為心理最大的負擔,尤其公路上的夜騎,更是充滿許多危機。

騎完蘇花路段,離家更近,夢想也即將完成,但是數日的旅程,也讓他們對於環台行程,有著更新的體認。當渺小的身驅,緩行在狹小的山路上,面對蘇花公路的驚險路況,環台圓夢不是想像中的浪漫。

環島行有危險,環市行也是大不易,自行車騎士黃鈺瑋趁著假日,想要騎車環繞台中市區兜風,但是一切並不順利。

規劃的自行車道,並不是一路通暢,面對擋道,就得騎上快車道,和騎機車爭道行駛。來到環市休閒車道的起點,卻又面臨新的狀況,必須層層避開一堆機車,看著路線不明的路線指示圖。

大概摸清方向,開始前行。火車站前的公園自行車道,算是規劃完善,只是磚塊地面,震動多了一點。騎過公園自行車道,彎進市區,單車專用路線漸漸消失,單車騎士像參加障礙比賽,一路隨機應變。

通過鐵欄障礙,避開排水孔蓋陷阱,禮讓行人優先,騎上突起高坡,馬上就得躲避狗屎,都市的鐵馬騎乘,充滿太多驚奇。騎到沒有車道的地方,自行車騎士陷在馬路中,完全只能回歸馬路如虎口的叢林原則,等待、躲避,再找時機重新上路。

穿過重重障礙,來到十字路口,已經完全迷失方向,環市的小小心願,根本無法完成。當輕便的自行車,陷於都市的車海之中,面對爭相搶道的危險,以及貫通相連的規劃設計,環市觀光並不容易。

山區道路無法改善,都市馬路難以規劃,缺乏系統連結的車道規劃,台灣自行車騎士很難騎完一條路,多半只能挑一條風景線,消磨一個午後時光。

自行車風氣的盛行,政府部門結合減碳觀念,大力建設自行車道,許多美麗休閒車道被打造出來。各縣市政府,以自行車道總長度作為休閒與環保政績,在快速規劃、加速建設下,一些問題開始顯現。

台中港臨港鐵道旁,一條自行車道,像條廢棄的道路,沒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存在。原本這是鐵路旁的馬路,為了設置自行車道,以花壇隔出車道,一邊是農路,一邊是自行車道,但是缺乏維護管理,花壇都是枯萎植栽,道路呈現一種死寂。

過了許久,一位自行車騎士經過,竟然不騎自行車道,反而騎在柏油路面上,因為柏油路沒有阻擋。再過一會,一位居民騎機車經過,卻是騎在自行車道上,他說自行車道路面比較平坦。

道路設計出現問題,自行車道成為蚊子車道,浪費金錢也無助休閒,甚至成為環境殺手。

台中港長堤外,一項道路工程正在進行,沿著防風林開闢新的車道。這個車道工程,砍除許多木麻黃,形成道路開發的環境破壞,生態保護人士認為,應該利用原有林間舊路,讓自行車道與生態共存。

附近的高美濕地,設置有自行車道,但是因為不做管制,讓更多的汽、機車湧入,一到假日,濕地上充滿人群,踩踏濕地危害濕地生態。一條良好的自行車道,應該是親善當地環境,不破壞原有生態而營造的一條舒適道路。

現今自行車道工程不斷建設,或許應該放緩腳步,思考自行車風潮的深層意義,那是生活的態度,而不是建設的速度。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中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 花蓮縣
  • 花蓮市
關鍵字
自行車, 單車, 腳踏車, 蘇花公路, 環島, 道路設計, 高美溼地

圓夢、休閒、健康,許多鐵馬騎士為了不同的理由,騎上單車追尋自己的夢想。但是在發自民間需求,政府大力推動的自行車熱潮中,一些自行車道的問題,也隨之顯現,讓看似歡樂、便捷的鐵馬行,出現隱藏的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濕地今昔

濕地今昔 

摘要
冬末春初的北台灣,上萬隻雁鴨、上萬個人,齊聚在華江雁鴨公園,共同詮釋一種都會的野趣。南台灣的夏日清晨,一株株急待啟發的幼苗,無拘無束地吸收著,鳥松濕地的自然養份。秋高氣爽,中台灣的高美濕地,以其得天獨厚的豐美,重建了人們對於土地的信賴和期待。

高美濕地位於大甲溪口南方,目前的範圍大約300公頃,是一塊會長大的濕地。

民國81年台灣省政府通過台灣省加速推動海埔地計畫,希望開發西海岸廣大的潮間帶,也就是西海岸的濕地,高美濕地因此淪為海渡電廠開發案的預定地,於是工業的發展和生態的保育,開始展開長期抗戰。

不過,並非全台都籠罩在這一場戰火煙硝之中,過度開發的台北市,當時已開始意識到濕地保育的重要,於是市政府在民國82年正式將淡水河中興橋與新店溪華中橋之間劃定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並且將雁鴨棲息最多的華江橋河畔規劃為雁鴨公園,可惜當時還是停留在傳統水泥工法的開發觀念,於是粗暴的施工方式,嚇走了雁鴨。

正當雁鴨們毫不領情地飛離了華江雁鴨公園之際,南台灣這塊被多數人遺忘,而幾乎要遭垃圾和廢土滅頂的鳥松濕地,竟然在「鳥松濕地教育公園」的催生下絕處逢生,雖然幾經波折,還是在千禧年的9月完工啟用。鳥松濕地位於高雄縣鳥松鄉,這一帶在早期曾有所謂大、小貝湖的特殊景觀,大貝湖就是今天的澄清湖,小貝湖後來幾乎全被填平開發,只留下一處兩公頃左右的低窪地,也就是今天的鳥松濕地。

鳥松濕地教育公園的成立,最難能可貴的,是由學者專家、地方團體以及地方政府三股力量結合所展現的成果,此外,在設計規劃上摒除水泥工法,而著重生態自然工法的施作,也是濕地保育觀念上的重要里程碑。

民國85年7月,邱文彥教授與高雄市野鳥學會共同組成規劃調查小組,最後依據鳥松濕地的自然特性,繪出整個教育公園的藍圖,當然,如何降低人為的干擾,如何兼顧多樣物種的棲息,也都是此一規劃案的重點。

生態工法是最近這幾年才漸漸受到台灣的重視,但長久以來,台灣工程運作的體系,一直都是非常習慣水泥化的思考和操作,所以無論是發包或是施工單位,對於生態工法的理念和施作都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時間有限,再加上施工單位不熟悉生態工法,鳥松濕地的施工過程依舊嚴重干擾了原有的生態,讓參與的學者和地方保育團體都感到相當的無奈。

台灣的生態工法目前才剛起步,成果如何還需要等待時間的檢驗,不過現階段至少代表著一個重大的意義,那就是,過去老死不相往來的保育界和工程界,終於在這裡找到了交集的可能,這對台灣的環境深具意義,而未來雙方所要努力的,應該是以更大的誠意、更多的溝通、攜手合作,而不是因此而裹足不前。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北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 高雄市
  • 鳥松區
關鍵字
高美溼地, 鳥松溼地, 候鳥, 潮間帶, 華江公園, 雁鴨, 澄清湖, 邱文彥, 生態工法, 水泥化

冬末春初的北台灣,上萬隻雁鴨、上萬個人,齊聚在華江雁鴨公園,共同詮釋一種都會的野趣。南台灣的夏日清晨,一株株急待啟發的幼苗,無拘無束地吸收著,鳥松濕地的自然養份。秋高氣爽,中台灣的高美濕地,以其得天獨厚的豐美,重建了人們對於土地的信賴和期待。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蘇志宗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候鳥失樂園

候鳥失樂園

摘要
今年秋天,東方環頸鴴再度造訪嘉義海濱,在魚塭上啄食漁民收成後的落網之魚。台灣濱海的河口、泥灘、鹽田、魚塭和紅樹林,是這群北方嬌客眼中食物豐盛、安全溫暖的南方樂園,長久以來,牠們每年都來這裡歇息落腳和過冬。

台灣溼地型態非常多元,沙岸、河口、沼澤、紅樹林、鹽田、潟湖或是潮間帶灘地,這些都屬於溼地類型,而它是候鳥的樂園,每年北方南下的飛鳥來這裡過境越冬,在天接水,水連天的地方,定期造訪的飛鳥和當地漁人交織出一種獨特的人文氣質,粼粼水波間,招潮蟹、幼蝦、仔魚依附河川上游的營養源,孕育無數生命也豐富了漁人的經濟生活,而溼地裡的紅樹林,為緊靠的大地擋住風浪吹襲,更是陸上人家最佳的屏障,溼地架構起來的生物和人文風貌,既獨特又充滿趣味。

大鵬灣座落在林邊溪,與東港溪出海口之間,是一座由河口漂沙圍成的潟湖型溼地,它也是目前台灣西南沿海最大的潟湖,445公頃遼闊的水域裡,東港地區二千餘戶居民,世世代代在這裡養蚵、捕魚,但是最近環境有了極大的變化。大鵬灣原來是生態條件絕佳的地區,但是短慘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原本空蕩的湖面就被滿滿的蚵架給壅塞,人們為了賺更多的錢。

把泥淖灘地圍堤填土,希望開創所謂的經濟奇蹟,而在中部大甲溪南岸的高美濕地,人們在海埔地上填土蓋了台中火力發電廠,另一個海渡電廠也正蓄勢待發,開發讓物種開始竄逃。

這裡是彰濱工業區,河口型的溼地,另一個因開發而讓物種消失的淪陷地帶,在還沒有被開發成工業區以前,這是全台少數幾個重要的國際級水鳥棲息地。但是長期觀察鳥類的動物醫師林世賢,如今卻看到廣達三千公頃的大肚溪口濕地,水文生態改變,物種面臨滅絕邊緣。

在林世賢的記憶中,大肚溪口荒煙蔓草,連綿數十公里的草海上,曾經有過滿天飛鳥的奇景,工業區從民國六十八年動工以後,漫天風沙取代了數十萬水鳥蔽日的奇景,而水鳥失去棲息處的惡夢,仍在持續著。

嘉義縣的鰲鼓農場,另一個候鳥的樂園,候鳥喜歡在收成以後飛來這裡覓食,水塘裡的候鳥,是當地極為迷人的自然景觀。然而,開發的觸角也伸到了這裡。號稱全世界最大的自然公園,正在醞釀中,但保育人士一點也不高興,因為他們懷疑這是政府以一元換十元的作法,最後的結果會是土地死亡,飛鳥盡散。溼地的開發描繪了一種遠景,但是這個遠景的未來,我們並不清楚,我們只知道過去二十年來,濕地在與海爭地快速獲利的思考下,一片片地消失。

人類從沒放棄向大自然挑戰,但是結局常是贏得一時,卻失去永遠。朴子溪口河灘地上,長久以來,當地居民圍堤造魚塭,的確累積了財富,但是一場颱風,海潮水要回了屬於它的灘地,紅樹林重新茂盛地生長,水鳥也回來了,歷經洪水侵犯之後,我們終於重新去審思濕地的價值。

東方環頸鴴在閃閃水波間,啄起今年的第一口小魚,環頸鴴急躁而機警的腳步似乎在憂慮著,工程車進入牠們居住的紅樹林,明年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回到這裡。

溼地給陸地屏障,給物種生存的依靠,對候鳥來說溼地是中途之家,也是生命中的活水。環頸鴴每年前來的數量正在減少中,但這裡仍然是牠們南飛的落腳處,也許我們可以做些事,讓候鳥不要失去溼地--這個美麗的樂園。

學科
動物, 海洋, 濕地, 開發
縣市
  • 嘉義縣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濕地, 高美溼地, 大鵬灣, 潮間帶, 泥灘地, 彰濱工業區, 林世賢, 鰲鼓溼地, 棲地破壞

今年秋天,東方環頸鴴再度造訪嘉義海濱,在魚塭上啄食漁民收成後的落網之魚。台灣濱海的河口、泥灘、鹽田、魚塭和紅樹林,是這群北方嬌客眼中食物豐盛、安全溫暖的南方樂園,長久以來,牠們每年都來這裡歇息落腳和過冬。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寫 劉楷南
攝影 柯金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高美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