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垃圾

高山瀑布奇觀

高山瀑布奇觀

摘要
瀑布,令人著迷,它總出現在斷崖絕壁,在險峻中,拖曳出白色長絲帶,源源不絕的水花,從高處向下墜落,流動著能量與清麗。在南投的高山深谷,卻有一種靜止的瀑布,同樣只出現在陡峭之處,卻散發惡臭與迂腐…

在都市裡,每個禮拜有五天會聽到熟悉的音樂,垃圾車來了,家裡的垃圾可以清掉了。但是在偏遠山區,倒垃圾可沒這麼方便。

清晨六點,二十五位隊員,五條路線,晨光中,仁愛鄉清潔隊出發了。其中一組要前往路況最難走的投89縣道,今天要收慈峰、力行、發祥與紅香四個部落的垃圾。力行部落聯外道路只有投89縣道,沿著這條山路,距離大約二十公里,有個村子,卻連垃圾車都等不到。

翠巒部落道路太陡太窄,五噸黃色垃圾車下不去,只能由較小的白色資源回收車將垃圾運回力行部落,再倒進垃圾車。但投89縣道沿途有好幾個崩壁,遇上颱風豪雨,就無法通行,居民曾經長達一個月,等不到垃圾車,於是就往山谷丟。

部落附近有好幾處垃圾堆,在力行國小翠巒分校下方,居民把垃圾往陡坡丟,演變成垃圾瀑布。如果焚燒,氣味會影響學童,放著不管,蒼蠅與惡臭卻揮之不去。

還有讓村長更頭大的垃圾瀑布,位在翠巒往華岡的山坡上,污染著部落水源。南投清潔隊的垃圾轉運站位在霧社,華岡的農民如果要把垃圾載下去,至少要開52公里的山路,相較之下,把垃圾往山谷丟,就容易多了。

在台14甲線另一側,有一條靜翠產業道路,沿線種滿了高麗菜。這裡距離南投清潔隊有二十多公里,而且道路狹窄坡度陡,垃圾車進不去,也產生了垃圾瀑布。

合作村有四處規模較大的垃圾瀑布,南投縣政府已經找出所在位置,土地所有人分屬台大實驗林與原民會,這些土地有三位承租人,依廢棄物清理法,使用人有義務清除。

亂丟垃圾必須抓到現行犯,才能處罰,造成垃圾瀑布,目前沒有人受罰。如果找不到承租人,就必須請所有人來負責。如何從陡峭山溝把垃圾拉上來運走,清理計畫還在紙上作業。目前仁愛鄉公所在靜翠產業道路的三叉路口,放置了一組垃圾子車,每週清運一次。

附近的慈峰部落,因為距離台14甲線比較近,近幾年出現了大面積茶園,這裡的茶廠負責人自己購買垃圾子車,垃圾不落地。但垃圾子車中,裝滿了肥料袋與農藥罐。

從垃圾的組成,可以看出高山垃圾不只是垃圾問題,根源在產業。

當年為了安置滇緬義胞而闢建的清境農場,原本種植溫帶果樹,後來轉型觀光。清境農場繁華了,沿著台14甲線兩側的產業道路也發達了,外地人進來討山,用人頭承租原住民保留地,從此,高山青的青,不是森林的青綠,而是青菜的青,茶園的綠。農民使用大量農藥化肥,產生不少廢棄物。在慈峰部落,茶廠的垃圾子車裝滿滿,部落反倒沒什麼垃圾。

南投縣沒有焚化爐,這些垃圾運下山,還要再轉運其他城市。山路漫漫,時間、油料、車輛消耗到人員安全,高山垃圾清運成本遠高於平地垃圾。南投縣的垃圾處理費用是按戶籍收取,等於居民在為業者分擔,業者賺走利潤,卻把責任與髒亂,留給居民。

垃圾瀑布只是高山農業的表面問題,還有更嚴重的後遺症。逢雨必斷的投89縣道,就是山坡過度開墾,雨水逕流破壞道路的結果。而肉眼看不見的傷害,更是日日夜夜影響著下游的一切。農藥順著濁水溪,浸潤河水流過的每一寸土地。

垃圾量與產業規模成正比,想處理這裡的垃圾瀑布,不是把垃圾運下山就好,必須從產業著手,正視高山投機農業帶來的所有傷害。

熱門事件
學科
生活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高山垃圾, 高山農業, 投機農業, 焚化爐

瀑布,令人著迷,它總出現在斷崖絕壁,在險峻中,拖曳出白色長絲帶,源源不絕的水花,從高處向下墜落,流動著能量與清麗。在南投的高山深谷,卻有一種靜止的瀑布,同樣只出現在陡峭之處,卻散發惡臭與迂腐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高山垃圾大戰

高山垃圾大戰

摘要
海拔兩三千公尺的高山農業地帶,出現一座又一座垃圾瀑布。雨水沖刷著垃圾與廢棄的農藥罐,一點一滴流進水庫。為什麼大批垃圾會進佔集水區?我們飲用水的來源出了什麼問題?

清晨六點,南投縣仁愛鄉公所的清潔隊員,在海拔1000公尺的霧社集合,出發前往海拔2600公尺的華岡地區,這可能是台灣最遙遠,也是最危險的垃圾清運路線。清潔隊員必須開著垃圾車,經過地形陡峭、土石脆弱的力行產業道路,順利的話,兩個小時才能到達終點站華岡,沒想到才出發二十分鐘,就遇上了坍方…

力行產業道路,是從霧社到翠巒與華岡地區最近的一條路。其中海拔最高的華岡地區緊鄰著福壽山農場,是高冷蔬菜最重要的產區,沿線山坡地因為過度開墾,幾乎全都是光禿禿裸露的菜園。不需要豪雨,只要些微的雨量,山坡隨時都可能坍方。仁愛鄉清潔隊每個禮拜有兩天,都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收垃圾。

每年三月到十月,是梨山與華岡地區的農忙時期,許多平地人上山種植高冷蔬菜,在生產農作的同時,卻也製造出不少垃圾和農業廢棄物。在早年垃圾車還沒有上山清運的年代,一般垃圾與用過的肥料袋、農藥罐,就被隨手扔到山谷,日積月累在山上形成一座又一座的垃圾瀑布。

從空中鳥瞰,整個大梨山地區,除了超限利用的農耕地之外,許多不為人注意的小山溝,也都成了一條條的垃圾溝渠,這些垃圾距離水源,不過是咫尺的距離。

發源於合歡西峰的合歡溪,是大甲溪上游水量最豐沛的支流,四十年來福壽山農場與華岡地區的農民,引用這條溪最清澈的水源,但是就在不到一公里的下游處,整片山坡都被垃圾與廢棄農藥罐侵占,在它的下游正是中台灣兩百萬人飲用水最重要的來源─德基水庫。

垃圾與廢棄的農藥瓶罐,會不會影響水質?

水利署與環保署每一季都會到德基水庫進行水質檢測,檢測項目包括總磷、氨氮、化學需氧量等等,這些都是水質優養化的重要指標。德基水庫管理委員會表示,目前水庫水質都合乎飲用水的標準。至於農藥檢測的部分,是由農委會的毒物試驗所負責,但他們檢測的,是農耕地附近的山溝,而不是水庫本身的水質。

水庫的水最終會經過自來水廠的過濾和淨化,但是直接使用山泉水的部落,用水安全卻沒有任何保障。位於華岡地區下方的翠巒部落長久以來過著沒有自來水的生活,居民都是自行尋找山澗引水到家中使用,但是上方垃圾與農藥罐正汙染著他們僅有的水源。

翠巒部落的居民,因為使用被污染的山泉水,曾經整個部落都得到腸胃炎,同時皮膚病的比例也偏高,居民現在都不敢再喝山泉水,而是到部落裡唯一有簡易自來水的國小載水回家飲用。在過度開墾與垃圾堆積的雙重污染下,位處水源區的部落,普遍面臨有水卻不能喝的窘境。

德基水庫的集水區包括南投縣仁愛鄉華岡地區,以及台中縣和平鄉梨山地區,兩者統稱大梨山地區,地理上非常接近,但因為分屬不同的縣市,垃圾處理上面臨截然不同的命運。仁愛鄉清潔隊一個禮拜兩天冒險上山,遇到下雨坍方,垃圾就要堆積一兩個禮拜。但是台中縣和平鄉,卻因為有環保署的補助,在福壽山農場境內設有垃圾轉運站,可以天天清運垃圾。華岡地區居民常常就近將垃圾拿到和平鄉的垃圾轉運站,他們希望南投仁愛鄉也能比照和平鄉,在山上設置垃圾轉運點。

另一方面,廢棄農藥罐的回收,過去都是由農會出面宣導獎勵,但是對農民而言,並沒有任何約束力。

轉眼又到了梅雨季節,仁愛鄉清潔隊員依舊走在最危險的山路上。很少人能體會運送這些垃圾下山所要付出的代價,以及清潔隊員所要冒的風險。傾倒垃圾是多麼容易,想要清除卻是困難重重,望著水源區滿坑滿谷的垃圾,何時才能還給山林一個乾淨的面目呢?

學科
山林, 農業, 公害, 生活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水資源, 集水區, 高山蔬菜, 高山垃圾, 水源汙染

海拔兩三千公尺的高山農業地帶,出現一座又一座垃圾瀑布。雨水沖刷著垃圾與廢棄的農藥罐,一點一滴流進水庫。為什麼大批垃圾會進佔集水區?我們飲用水的來源出了什麼問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天使之淚

天使之淚

摘要
群山環抱下,它像是天使滴落在人間的一滴淚珠。中央山脈深處的嘉明湖,寶石般的美麗,吸引許多人上山,然而,這也是災難的開始…

沿山徑向上,台東林管處的技正王專吉,帶領我們一步步接近嘉明湖。他每個月要上山一趟,檢視步道狀況。近年來,林務局推動國家步道系統,應用森林環境來推動生態觀光。通往嘉明湖的步道,就屬於向陽國家步道的延伸。


大部分的登山客來自登山社團、學生團體、或是個人自組隊。另外,還有旅行社包團前往,標榜輕鬆上山,參加的人只要輕裝,公糧與睡袋等過夜物品,都由挑夫負責,於是,登山活動原有的體能門檻瓦解了。當商業氣息飄向高山,許多不熟悉山的人,也上了山。2006年由於向陽山屋開放使用,當年的入山人數增加到2005年的兩倍,今年,光是一月至九月,就已經有五千多人入山。

登山客入山,每一個腳步都帶來衝擊。接近稜線的步道,由於登山客踩踏導致植物死亡,土壤裸露,下雨引發土壤流失,日積月累,出現了溝槽化現象。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教授劉吉川表示,溝槽化進一步的發展,遊客不喜歡走在溝槽化的步道上,兩旁會再走出兩條步道,導致裸露的區域擴大,再度引發溝蝕效應,遇上激烈天候,邊緣地帶隨時都可能發生崩塌。基於安全考量,希望山友能走在整建好的步道上。


除了地貌改變,純淨的大地,也因為人類到來而變了顏色。五花八門的垃圾,一直是難解的習題。台東林管處技正王專吉指出,遊客休息聊天,常會任意丟棄不易分解的垃圾。

高山垃圾究竟帶來了什麼樣的衝擊?透過湖水與土壤,我們聽見大地悲鳴。東華大學環政所的副教授蘇銘千,針對嘉明湖的水質以及周圍土壤作了三次的檢測,發現這裡已經有重金屬污染。


重金屬從哪裡來?除了遊客丟棄的廢電池,來自工業區的污染,也可能透過空氣的長程傳輸,產生影響。在自然界,除了汞可以蒸發,其他的重金屬會持續累積。這些當地原本沒有的物質,帶來負面效應,長期來看,對數量稀少的生物,可能有滅絕的危險。


更令人擔憂的是,連續假期湧入的人潮。在2005年10月8日,嘉明湖山區曾經出現單日有427人上山的紀錄。扣除兩個山屋能夠容納的160人,那時有267人露營,對高山來說,這是個沉重的數字。排遺是當中的一大問題。雖然,山區的動物本身也會產生排遺,但是牠們不會在同一時間群聚在同一地點,過度集中的排遺會讓大地消化不良。如果必須在湖畔露營,最好能以挖洞掩埋的方式,處理自己的排遺。

讓人傷腦筋的排遺問題,在水源充裕的向陽山屋,可以建置水沖式的廁所。水源不足的嘉明湖避難小屋,則建置了乾式的生態廁所。但是,這個生態廁所由於山友使用不當,將廚餘、塑膠包裝或瓶瓶罐罐丟入,已經陷入停擺。

林務局動用了2100萬的經費來讓這條步道更安全好走。建置了向陽山屋、也整建原有的嘉明湖避難小屋,兩個山屋加起來可以容納160人,卻也連帶的吸引更多人上山,帶來髒亂。林務局每年得花100萬元的經費,來維護步道沿線的清潔。

面對嘉明湖日益嚴重的遊憩壓力,管理單位需要一些新的做法。東華大學教授劉吉川建議,對於某些季節,或是週末遊客使用量的限制,是有必要的;進入步道之前,也必須要做遊客的教育。

宣洩都會生活的壓力,自然環境是重要的舞台。高山的空靈寧靜,有淨化人心的力量。漾著藍的嘉明湖,像是靈魂與大地的銜接點,人們無權玷汙它的聖潔。它的美,會不會因為越來越多人接近而漸漸褪色?答案在管理單位與登山客的態度裡。

 

側記:

第一次前往嘉明湖時,向陽山屋還是個工寮,水源旁充滿點點白花,那是山友上完廁所的痕跡…這回再上山,向陽山屋周圍的環境已經乾淨多了,但是仍有零星的垃圾。一流的環境需要一流的登山客,高山很美,希望上山的人心也能這麼美。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東縣
  • 海端鄉
關鍵字
嘉明湖, 高山觀光, 步道, 生態旅遊, 高山垃圾, 重金屬, 環境負荷, 總量管制, 無痕山林

群山環抱下,它像是天使滴落在人間的一滴淚珠。中央山脈深處的嘉明湖,寶石般的美麗,吸引許多人上山,然而,這也是災難的開始…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守望合歡

守望合歡

摘要
當你千里迢迢,來到高山,想看見的,是翠綠山巒還是垃圾草坡?遊客與登山客為高山帶來了難解的垃圾問題,雖然有熱情志工持續淨山,但是清理的速度總是跟不上丟棄的速度。七月,是高山百合與許多野花開放的季節,這裡是山神的花園,也是能讓人們沈澱心靈的幽靜國度。我們期待它永遠都能是自然淨土,而決定的關鍵,在於遊客是否願意對環境做出友善的選擇。

冰封雪飄的銀白山巒,是高山冬季的容顏,白雪靄靄的景致,深深吸引生活在亞熱帶的台灣人,其中,合歡山是民眾最容易到達的賞雪勝地,開車順著公路直上,就進入了白色國度。

然而,合歡群山讓人們進入它的懷抱 ,人們回報給它的,卻是滿地垃圾。

沉積在山谷中的垃圾,是清潔隊員無法處理的死角,退伍傘兵林尚賢決定號召曾經接受山訓的傘兵同袍, 運用當初在軍中所學到的技能,來從事淨山活動。針對遊客最多的武嶺邊坡,持續地進行了許多次的深度淨山,今年已經是第五年了。

武嶺觀景台右側的邊坡,坡度將近七十度,垂降清理垃圾看起來驚險萬分。連年過半百的士官長,也親自上陣。邊坡組陸續清出一袋又一袋的垃圾,不過,武嶺停車場旁的山谷,才是垃圾最多的地方。從垃圾種類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這些垃圾來自攤販與上山的遊客,但是體積龐大的汽油桶到底來自何方,就是個令人百思不解的問題了。谷底的垃圾透過拖吊系統,陸續離開了山谷。汽油桶、鐵皮、輪胎、車門、甚至還出現了浴缸。

在山壁後方的邊坡,則有另一群志工,只戴著麻布手套,徒手清理。翻開表層的土壤,成片堆積的垃圾,多到可以用鏟子,一一鏟起來裝袋。

垃圾隨手一丟,遊客享受了一時的方便,卻為高山上的植物,帶來了難以言喻的苦楚。

為了能夠深入土壤,箭竹的根部必須彎曲生長,繞過垃圾,才能往下紮根。

垃圾影響了植物,也影響了在高山生活的動物,在武嶺停車場,很容易就可以看見金翼白眉在地上跳來跳去,找食物吃。鳥兒改變了食性,仰賴鳥類傳播種子的植物,將等不到牠的到來;受牠制衡的昆蟲,則是少了天敵的威脅。整個高山生態系會慢慢失去平衡,而我們將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則是難以想像。

別以為遠在高山上的垃圾,跟你沒有關係,合歡山區是中部河川的集水區, 這些垃圾影響著中部地區的水源,其中,造成最嚴重影響的是─電池。

丟垃圾簡單,撿垃圾難,尤其當垃圾被丟錯了地方,往往必須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好好處理。這次的淨山活動估計清出了八噸左右的垃圾,但是山谷裡還是有垃圾沒有撿完。淨山活動還需要持續下去。

減量是處理垃圾問題的第一步,除了做好分類以便資源回收;為了讓武嶺地區的垃圾減量,太魯閣國家公園將攤販輔導到昆陽停車場,尋求三贏的局面。遷移到昆陽營業的攤販業者,有太管處幫忙將垃圾載運下山,而他們也會負責周邊環境的清潔。

合歡山區的垃圾,每兩天會有清潔人員上來收,垃圾必須送到山下才能處理 ,也就是說,山區的垃圾必須耗費比較高的處理成本。

在管理單位以及眾多淨山志工的努力下,合歡山區的垃圾問題,有了紓解的開始,然而,要解決高山垃圾,最根本之處,在於遊客的態度。如果,上山的每一個人,都願意將自己的垃圾帶下山,那麼回復合歡山的清靜容顏,才指日可待。

側記:

登山客揮灑汗水,是為了探訪高山之美,而這群志工所留下的汗水,卻是希望讓土地回復原來的美。在烈陽下,這群穿起當年軍服的傘兵志工,重溫著那時當兵的青春,雖然汗如雨下,卻是滿臉笑容。

學科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合歡山, 高山垃圾, 淨山, 武嶺, 生態平衡, 集水區, 無痕山林

當你千里迢迢,來到高山,想看見的,是翠綠山巒還是垃圾草坡?遊客與登山客為高山帶來了難解的垃圾問題,雖然有熱情志工持續淨山,但是清理的速度總是跟不上丟棄的速度。七月,是高山百合與許多野花開放的季節,這裡是山神的花園,也是能讓人們沈澱心靈的幽靜國度。我們期待它永遠都能是自然淨土,而決定的關鍵,在於遊客是否願意對環境做出友善的選擇。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無痕山林

無痕山林

摘要
台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面積屬於山林。每到假日越來愈多登山客走向山林,投入大自然的懷抱。但是,總有許多煞風景的事,一點一點侵蝕著山的寧靜美好。

為了將登山客對環境的衝擊降到最低,國家公園與森林遊樂區都有許多規範,但這些規範往往成效不佳。根據美國林務署的研究,百分之九十的民眾在山林中的行為是受號環境教育的影響,只有百分之十的民眾是受到法律或管理條例的約束。要怎麼樣才能將愛惜山林的態度,內化到每個人心中,並且提出一套切實可遵行的做法?一項稱為LNT的運動,開始了!

LNT是Leave no trace的簡稱,台灣翻譯為「無痕山林」,它的中心思想是減少享受大自然的人對環境造成的衝擊。在美國,無痕山林運動已經建立起一套制度化的操作準則。今年年初,林務局與外展教育學校合作,引進美國無痕山林高階教師課程,包括林務局與國家公園的步道管理者、登山團體與學生等登山步道的使用者,故同聚集在大雪山山區參與五天的訓練,希望無痕山林運動在管理者與使用者的交互激盪下,能在台灣發芽。

參與這次LNT高階教師訓練的成員,每一個人都要準備一項主題進行「示範教學」,發揮自己的創意,透過演戲、討論、遊戲設計等各種方式,讓無痕山林的觀念,深入每個人心裡。

無痕山林的第一步是「事前充分的規劃與準備」。為了達到輕量化的目的,登山的食物與裝備都要「斤斤計較」。在登山的行前規劃中,食物的準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不但要注重營養,減少廚餘產生,還要盡可能減少包裝。另外,燃料也盡量使用可以重複填充的去漬油。

無痕山林的第二步驟是「在堅實的地表行走與露營」。負責這項主題的國立體育學院助理教授謝智謀以遊戲的方式代替說教,讓參與的人自己去想像,如果自己是一片柔軟的草皮,卻被登山客不斷踐踏時的慘狀。

根據LNT的原則,在已有步道的地方,我們應該盡可能走在步道上,如果是在沒有步道或步道不清楚的地方,應該要分散行走,減少同一個地點被重複踩踏的機會。

露營地點的選擇也是一大學問。曾有一項研究指出,在同一個地點連續紮營五個晚上,當地的植物就無法正常生長,生態也會遭到永久的損壞。為了保護山區的植被,應該選擇堅硬的地表紮營,紮營地點也應該持續更換。另一個要注意的,是紮營地點必須和水源保持七十公尺以上的距離,避免污染水源。

除了以上兩個原則之外,無痕山林還有其他五項原則:「適當維護環境處理垃圾」、「勿取走任何資源與物件」、「減低用火對環境的衝擊」、「保育自然環境與野生動植物」、「尊重其他的山林使用者」。這些觀念說起來容易,實際執行起來卻也沒那麼簡單,需要每個登山客自發的努力與習慣的養成。

曾經有人說,對於真正愛山的人來說,上山的過程就像一顆石頭,靜靜地回到原本屬於它的位置,不帶來任何侵擾。而這也正是每個愛山的人,選擇走向無痕山林的原因。
 

學科
山林
關鍵字
無痕山林, 步道, 高山垃圾, 謝智謀, 環境教育, 登山文化

台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面積屬於山林。每到假日越來愈多登山客走向山林,投入大自然的懷抱。但是,總有許多煞風景的事,一點一點侵蝕著山的寧靜美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廁所三部曲

廁所三部曲

摘要
根據統計,每個人的一生中有25550個小時是在衛浴空間裡度過的。我們每天只吃三次飯,但是我們每天要上七、八次廁所,廁所在我們的生活中可謂舉足輕重。曾經有人說,只要看一個地方的廁所,就可以知道這個地方人的素質與生活品質。

記者:張岱屏

在我們傳統觀念裡總認為「廁所」是一件上不了檯面的事,更談不上什麼學問,以至於在台灣很少對於廁所進行認真的思考探究。其實,廁所的學問大矣!如何從了解人的需要出發,設計一個真正人性化的廁所,到如何從環境的角度出發,設計一個減少水資源消耗、減輕環境負荷的排泄物處理系統,在在需要創新的思考與細緻的研究,幸運的是,這幾年台灣已經有越來越多人開始重視這門廁所的學問。 

 

方便‧不方便


建築師吳明修先生是這幾年台灣「廁所改革」的推手。四十多年來設計過的作品包括學校、博物館、商業大樓、醫院等等。這幾年他將研究的焦點轉向公廁,台北市陽明山公園的兩間公廁是他的代表之作。這兩間公廁被譽為是台灣最無障礙、最人性化的公廁,輪椅族、人工肛門患者可以非常方便的使用,裡面也替兒童、甚至月事來的婦女,做了體貼的設計。

當政府部門積極重整觀光資源,計劃在2008年達到觀光客倍增的理想與目標,但是大部分觀光地區的廁所,卻仍然是讓人卻步。今年十月,台灣衛浴文化協會公佈一項對南部八縣市,一百多個重要公廁的評鑑,結果南部最重要的觀光區幾乎都達不到標準。位於觀光景點的骯髒公廁,令人大煞風景。

從蓋博物館、高樓大廈,到設計一棟小小的公廁,吳明修認為,所有的建築最終都要回歸到人的需要。而廁所的革命,就是從關心人的需要開始著手。

 

高山上的廁所


在三千公尺以上、缺水缺電、年平均只有攝氏5

的高山,要怎樣搭建廁所?高山上的方便問題,對於國家公園清潔人員以及登山隊伍來說,一直都是一件麻煩的事。以玉山為例,這個著名的國際級登山路線,每年有大約五十萬的登山客想去登玉山主峰,但是因為受總量管制的緣故,玉管處一年只核准四萬一千多個人,平均一天大約一百五十人。雖然有總量管制,但是登山客在短短8.5公里的山路上所製造的排泄物,對於高山環境已造成不小的影響,不但破壞景觀、污染水源、也將病菌從平地帶上高山。

今年十一月,在吳明修建築師與工研院環安中心的合作下,一座高山「乾式生態廁所」誕生了。所謂乾式生態廁所是應用有機廢棄物醱酵的技術,將人體排洩物與木屑、腐熟堆肥等攪拌後,經過醱酵轉換成水及二氧化碳排放。最後的產物可以當成有機肥,回歸大地。同時,廁所外架設太陽能板與風力發電系統,可以產生電力,維持廁所的通風與照明。這座乾式生態廁所,結合了建築、景觀、環工、再生能源等等的專業,十二月起將開始運作,肩負起解決高山方便問題的大業。


從廁所到公園


廁所的排泄物,有可能灌溉出一片美麗的溼地公園嗎?
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的事,在台南的二行社區與灣裡社區發生了。

台南縣仁德鄉二行社區是一個都會區邊緣的小聚落,缺乏污水下水道系統,也沒有化糞池設施,生活污水與排泄物全部經由社區外的排水溝,直接流入二仁溪。

2001年,研究人工溼地的嘉南藥理科技大學環工系教授荊樹人提出了以人工溼地淨化生活污水的構想,得到二行社區發展協會的支持。整個人工溼地地點的尋找、施工,都由二行社區居民出力完成。

人工溼地設計的概念,是依循自然生態的淨化機制,達到淨化廢污水的目標。在這個佔地500平方公尺的人工溼地裡,包括兩個表面流動式人工溼地、一個表面下流動溼地、一個放流水池,種植本地水生植物如蘆葦、香蒲、空心菜等等。經過人工溼地淨化後的廢水,回收後用來澆灌園區中的椰子樹等植物,形成一個社區居民休閒聚會的好地方,甚至成為附近學校老師進行自然教學的戶外教室。

在過去農業時代,水肥曾經是人人想要的有價資源,如今,水肥卻成為都市的沉重負擔。人工溼地處理廢污水的成功案例提醒了我們:興建下水道並不是解決排泄物與污水的唯一方式。過去我們總是以下水道的普及率,當作是都市進步的指標,卻忽略的將污水與排泄物透過漫長的管線,集中到污水廠處理,所耗費的資源。從環境的角度出發,排泄物也可以找到永續利用的方式。

學科
生活
縣市
  • 台南市
  • 仁德區
關鍵字
水資源, 馬桶, 廁所, 公廁, 觀光客倍增, 觀光, 高山垃圾, 總量管制, 乾式廁所, 排泄物

根據統計,每個人的一生中有25550個小時是在衛浴空間裡度過的。我們每天只吃三次飯,但是我們每天要上七、八次廁所,廁所在我們的生活中可謂舉足輕重。曾經有人說,只要看一個地方的廁所,就可以知道這個地方人的素質與生活品質。

影片網址

民宿狂潮

民宿狂潮

對於民宿的發展而言,絕非外資進入的土地買賣,而是兼顧永續發展的社區營造。一旦民宿成為淪為鄉村賓館,美麗的鄉野過度開發,這波民宿風潮造成的生態危害,將是繼城市過度開發之後,鄉村環境惡質化的開始。

近幾年來,由於週休二日的出現,加上政府大力推動觀光產業,國內觀光產業快速發展。根據觀光局在民國九十年的統計,全年平均每人國內旅遊次數為5.2次,一年旅遊人次高達九千七百萬人次以上。

許多面對WTO威脅的傳統農業地區,以及力求重建的地震災區,也在社區發展的意識下,紛紛轉型觀光產業,尋求新的生機。大量的民宿在此時因應而生,如雨後春筍般的高度發展。

根據觀光局的統計,在今年初國內民宿已有六百多家,但是僅有三十多家合法登記。民宿的發展,除了合法的問題之外,更讓人關心的是,這波結合社區發展的民宿狂潮,究竟會以何種型式呈現,並會將社區帶往何處?

金黃的夕陽,籠罩著一片美麗的草原,遊客在這享受休閒的時光,這裡是有台灣小瑞士之稱的清境農場。一般人對清境農場的印象,是有著廣大草原、可愛動物以及眺望遠山的美麗景點,更重要的是,這個世外桃源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清靜。

但是隨著清境觀光潮的出現,這裡不再是高山上的一塊清靜地。現在的清境地區,成為民宿充斥的地方,許多外地人紛紛上山購地,蓋起一間間超大型的民宿,期望能在這波旅遊潮中獲利。

外來的經營者大量購地,本地農民也因農業難以維生,嘗試轉型經營民宿。當地人馬姐在過年前,蓋好一棟新民宿,面對資金雄厚的豪華民宿,她也有自己的經營之道。

在賺錢、求生路的動機下,清境高度的開發,一窪窪挖開的黃土,林立的廣告招牌。清境原本翠綠的林園,紛紛改建成豪華的民宿,雖然個別都相當具有美感,但在搶建、強建的情形下,失去整體性的規畫,甚至急陡的山坡上依然建立民宿。

清境民宿的發展,除了景觀上缺乏整體規劃,連帶也開始影響當地居民生活品質,甚至對生態環境造成壓力。水資源的缺乏,形成一場搶水大戰。但是繁榮的民宿區,千餘人次遊客的吃喝,缺乏污水設備,大量垃圾堆積山坡,很難想像這是美麗清境的另一面。

快速的觀光發展,讓清境美麗的民宿缺乏整合,甚至失去民宿真正的內涵,成為單純過夜的豪華賓館。社會學者黃美瑛以「一夜情」來形容只提供住宿的民宿。

為了推動清境的永續發展,魯文印結合當地居民,組成社區發展協會,推動具有人文、生態的民宿旅遊。並將村子後方一條山路整理出來,進行生態導覽。這條步道原來是魯大哥和村中同伴,小時候的遊戲場所,現今整理成為一條可供生態旅遊的步道。 

學科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南投縣
  • 鹿谷鄉
關鍵字
超限利用, 山坡地開發, 觀光化, 清境, 魯文印, 生態導覽, 廢水排放, 高山垃圾

對於民宿的發展而言,絕非外資進入的土地買賣,而是兼顧永續發展的社區營造。一旦民宿成為淪為鄉村賓館,美麗的鄉野過度開發,這波民宿風潮造成的生態危害,將是繼城市過度開發之後,鄉村環境惡質化的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高山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