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食

街頭的救贖

街頭的救贖

摘要
流浪犬TNR─捕捉(Trap)、絕育、原地放回。捕捉時一次的驚擾,背後可能是無數苦難的杜絕。流浪犬一年能生兩胎,一胎六到八隻,絕育之後,能減少更多新生流浪犬的產生,只要加上完整的配套,降低環境衛生與人身安全的疑慮,眼前的流浪動物,就有機會在街頭度過餘生。

對一些生命來說,誕生,是磨難,每天睜開眼,只能期待好運降臨。流浪非牠們所願,痛苦卻由牠們背負。台灣街頭究竟有多少流浪犬,沒有人知道,牠們的存在,有人厭惡、有人憐惜…

曾經多次公開呼籲政府與社會大眾,重視流浪動物議題的黃泰山,深深瞭解牠們的困境。身為貓狗人共和國的發起人,黃泰山會留心附近流浪犬的動態。開著車,他帶領我們前往一處空曠的遊覽車停車場,這裡有20多隻流浪犬,靠著司機吃剩的便當過活,角落裡,八隻剛出生的小寶寶,躲在貨櫃底下,用怯生生的眼神看著我們。

黃泰山說,「這個地方,狗不會追車、咬人,但只要民眾說這裡有惡犬,捕狗隊就會來抓,但是能抓到的都是乖狗,問題根源的兇犬都抓不到,抓再多也無法解決問題。」

目前政府處理流浪動物,只要有民眾通報,就會派出捕犬隊去捕捉,並且帶回收容所安置,如果12天內沒有人認領,等到收容所狗滿為患,牠們就得面臨安樂死。民國87年動物保護法設立,流浪動物卻沒有因此受到妥善對待,十多年來,有114萬隻的流浪犬被捉進各地的公立收容所,其中有96萬多隻死在收容所中,平均下來每天有250隻流浪狗被迫面對死亡。但是流浪街頭的動物,並沒有因此減少。

身為流浪動物,也有存活的權力,在制度與現況權衡之下,有許多愛心媽媽以TNR的方式來搶救生命,避免未來產生更多新生的流浪動物。

冒著大雨,新北市的一群愛心媽媽,靜靜的觀察社區的流浪犬,他們正在執行社區定點淨空的TNR計畫。花了將近四小時,才在傾盆大雨中,捉到流浪小黑,牠將被送到附近的動物醫院進行絕育手術。幾天之後,等牠體力恢復,愛心媽媽會將牠送回原地。

主導社區TNR計畫的愛心媽媽咪咪剛搬來時,社區裡有兩隻固定的流浪狗,後來兩隻狗被人毒死,住家附近反而來了更多流浪狗。其實流浪狗有領域性,只要把區域內的流浪犬絕育,就可以穩定數量。

於是咪咪展開了社區的TNR計畫,剛開始,只有她和另外一位鄰居在做,後來願意投入的人越來越多,有的人負責圍捕,有的人負責接送流浪犬到固定合作的獸醫院,有的人負責固定餵食,大家分工合作,出錢出力,讓這個定點淨空的過程,充滿動力、也充滿溫馨。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這群愛心媽媽完成社區裡15隻流浪狗的絕育,接下來將朝向社區共養的方向努力,固定餵食、清理環境,希望社區居民能接納這些流浪犬。

這份集合眾人之力,苦心建立的平衡,卻隨時可能崩壞。對民眾來說,流浪狗的存在,有環境衛生與人身安全的疑慮,萬一受到威脅,民眾就會通報捕犬隊來抓狗。愛心媽媽咪咪無奈的說,「耗時耗力耗精神做好結紮,萬一清潔隊來把絕育的流浪犬抓走了,重新再來一批狗,就要重新再做,永遠沒完沒了。」

如果想把被抓進收容所的狗找回來,就必須打晶片,但是打晶片卻成為愛心媽媽進行TNR的難題。根據動保法的規定,養狗不得棄養,必須植晶片做好寵物登記。第二十條也規定,犬隻在公共場所時,必須要有七歲以上的人伴同,如果屢勸不聽者,得處3000元以上,15000元以下罰鍰。這個規定讓愛心媽媽提心吊膽,只好向動保團體求助。

愛心媽媽咪咪照顧的流浪犬,登記的主人,是長期從事貓狗救援的照生會。台灣照顧生命協會執行長董冠富表示,「晶片是我個人的名字,如果狗被抓到收容所會通報我,照生會會去把牠領出來,愛心媽媽的心血才不會到了收容所,最後被安樂死。」

TNR最具爭議的部分就是原地放養,即使做到了定點淨空、社區共養,任由打了晶片的狗在外流浪,就是違反動保法,也會影響民眾的生活。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長林宗毅表示,目前動保法的規定,沒有流浪犬TNR的空間,必須要有負責任的團體、有社區居民同意、有完整的配套。未來是不是要修動物保護法,必須要持續跟動保團體溝通,同時也希望在動物福利的觀點之外,大家能多多考量其他民眾生活品質的維護。

等不及官方的腳步,愛心媽媽靠自己的力量繼續往前走。TNR的成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看出來,必須得到居民的支持,才有機會成功,咪咪積極的與鄰居溝通,爭取認同。沒有法源依據的TNR,各地的愛心媽媽只能在檯面下默默進行,做好絕育的流浪狗,能不能在街頭度過餘生,需要更多的體諒與包容。

台灣照顧生命協會執行長董冠富說,「流浪貓狗那麼多,是台灣政府沒有主動查緝非法繁殖場,落實寵物業管理,任由貓狗大量繁殖,大量的被遺棄。愛心媽媽和動保團體想解決問題,卻成為被人責怪的對象。」

官方處理流浪動物成效不彰,民間這個補救方案卻無「法」支持,眼前流浪動物問題重重,需要改善收容制度,加強寵物管理,更需要民眾教育。但是在大環境改善之前,各地愛心媽媽持續努力。在街頭,用TNR來杜絕流浪動物的苦難。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流浪動物, 狗, 犬, 貓, TNR, 黃泰山, 動保法, 安樂死, 餵食, 結紮, 晶片, 寵物, 同伴動物, 動物福利, 照生會, 動物保護, 繁殖

流浪犬TNR─捕捉(Trap)、絕育、原地放回。捕捉時一次的驚擾,背後可能是無數苦難的杜絕。流浪犬一年能生兩胎,一胎六到八隻,絕育之後,能減少更多新生流浪犬的產生,只要加上完整的配套,降低環境衛生與人身安全的疑慮,眼前的流浪動物,就有機會在街頭度過餘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紀岳君

猴平相處

猴平相處

摘要
最近台灣,傳出不少猴子大鬧學校、造成人猴衝突的新聞。在我們鄰近的香港,也有同樣的問題。為了解決人猴衝突,香港政府祭出了一連串的措施,有效地降低了衝突所帶來的困擾。這些措施,能不能在台灣適用,會不會也帶來其他的副作用?

香港的原生猴,因為都市發展,已經滅絕。如今在香港出現的恆河猴和長尾獼猴,都是外來種。在香港九龍的金山郊野公園林間,靈巧跳躍的猴子,是香港政府,在1913年,為了維護九龍和新界的民生用水所引入的。

香港政府,在針山和畢架山,興建了九龍水塘。由於水塘周邊,有一種有毒植物馬錢,香港政府擔心會污染水源,就引進恆河猴來吃馬錢。幾乎沒有天敵的猴子,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短短30年間,曾經從100多隻,暴增超過2千隻。

隨著城市人口的增加、都市急遽擴張,恆河猴數量愈來愈多,棲地卻愈變愈小,人和猴子,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但也埋下了人猴爭戰的導火線。

香港市民劉鐵柱拿著一顆蘋果,貢獻給猴王。劉鐵柱喜歡動物,很有同情心,收養了一頭6百斤的豬、13隻流浪貓、6隻狗和6隻烏龜。

劉鐵柱本來在外地經商,後來回到香港,在金山郊野公園,認識了猴子。他覺得自己和猴子很投緣,開始每天載著水果上山餵猴子,就算引發家庭革命,劉鐵柱還是不改初衷。

長期餵養猴子的劉鐵柱,還替猴子取名字,像爸爸一樣,對牠們的情況,瞭若指掌。而被餵養習慣的猴子,把車子當成森林,不再到野外覓食,反而在人類出沒的地方,伺機而動。為了護衛得來不易的食物,往往激發猴子的攻擊本能。

一位媽媽抱著孩子,說自己很怕被猴子抓。「猴子都會來拉我們的東西,衣服啊、食物等等。」為了解決人猴衝突,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祭出重罰一萬港幣,相當於台幣四萬元的禁養令。

漁護署主任石仲堂說明,禁食令試圖禁止人類繼續餵食猴子,「這會減少猴子跟人類接觸的機會,這會讓牠們對人類比較有戒心,能降低牠們的攻擊性。」禁養令,不只減少人類被攻擊的機會,也降低猴子,必須闖過虎口覓食而受傷的可能性。

根據漁護署統計,金山郊野公園的猴子,除了死於生病,也會因為被餵養的人吸引,而逗留在交通道路旁,死於車禍。光1992到1993年短短一年間,就有80隻猴子被撞死。

政策推出以後,劉鐵柱克制自己,不要去餵猴子。但是過了一個星期,他決定違法行事。「我們都試過,一星期不餵牠們,因為政府都說牠們夠吃。但是牠們還是下來城市,偷人家拜拜的水果,牠們就是不夠吃。」

面對長期餵養人的觀察,漁護署沒有採取壓制的態度。香港政府,從1999年,發出60幾張許可餵猴證,每年,餵猴人都要重新申請,如果沒有申請,政府就不再核發。隨著餵猴人日漸凋零,現在合法的餵猴人,只剩下11位。

石仲堂表示,剛開始禁止餵食的時候,有些人不能接受,「因為他們在這裡已經餵食了十多年,所以我們有一些措施,就是給他們有一個執照,他們可以去餵食,但是他們必須要遵守我們的要求。現在大概還有十多人有這個證。」配合禁養令,漁護署也廣植果樹,恢復猴群棲地的食物數量。每年會種10萬棵。

由於恆河猴五歲開始就可以成功交配,每年可產下一隻小猴,為了避免恆河猴過度繁衍、棲地食物不足,導致人猴大戰再度上演,漁護署也為猴子進行絕育手術。

每天,誘捕人員,都會到山裡,餵養猴子,讓牠們習慣用來誘捕她們的綠色鐵籠。哐啷一聲,代表猴子手到擒來。研究人員也著手準備,絕育手術的前置作業。

拍拍籠子,把攀爬鐵籠的猴子,趕下地面。研究人員接著推動大鐵籠,把猴子趕進更小的鐵籠,為牠們進行麻醉。瞇著眼睛的猴子慢慢地睡著了,不過研究人員,並不會立刻替牠們進行手術。

負責這項絕育計畫的卡蒂博士表示,猴子被麻醉以後,會先到護理站做檢查,「我們會幫牠量體重、確認晶片、看牠們是否有懷孕、是否受傷、需不需要服用抗生素,然後決定牠們適不適合接受結紮手術。」

漁護署原本從1999年,採用注射藥物、堵塞輸精管的方式為公猴結紮,也為母猴,注射避孕針,可是效果並不好。2002年起,漁護署採用卡蒂博士的建議,改採內視鏡結紮手術來降低猴群的出生率,至今已經替1,552隻猴子進行絕育。

卡蒂博士表示,兩年前,金山公園有超過兩千隻的猴子,現在已經慢慢地降低,「幾年前出生率是57%,現在大概是41%,我們慢慢地降低猴子數量。」接受絕育手術的猴子,公猴會被剪耳朵,母猴則會在胸口紋上刺青。如果不小心捕捉到已經接受過手術的猴子,研究人員則會幫猴子進行詳細的健康檢查。

然而,無論是重複,或是首度被捕捉,對猴子而言,都是一次驚嚇和干擾;絕育手術,也可能破壞猴群的社會結構,造成對自然的強烈干預。人類是否有權力決定物種的未來?

卡蒂博士表示,目前漁護署每年會為200隻猴子進行絕育手術,預計到2013年,要將猴子的數量控制在1,630隻。另外研究團隊也會追蹤猴子的情況,確保每一個群體都能繼續繁衍後代。目前大約為85%的猴子結紮,每年會視狀況來調整目標。

卡蒂博士強調,絕育是人猴衝突的過渡手段,最終能解決人猴衝突的,是提高人類的容忍度。

「我在猴子身上學到很多,我感到羞恥。因為我們對牠們絲毫沒有容忍度。」卡蒂博士表示,是人類奪走了動物的棲地,不是動物來干擾人類的生活,因此人類必須透過各種方法來解決問題。香港的人猴衝突,來自於餵食者,「當你餵食,你會製造更多問題,在野外,當牠們沒有食物,就會死,牠們會自我控制,當我們介入,我們才是製造問題。」

為了讓民眾瞭解人類才是問題來源,漁護署成立了一個特別團隊,專門處理民怨。也透過各種宣傳,讓民眾更瞭解猴子。多年下來,逐漸有了成效。如今,張鐵柱也慢慢瞭解,為野生動物好,就是和牠們保持距離。

「以前我喜歡摸摸牠,但現在沒有了,因為我希望牠快點去習慣野生的生活。」張鐵柱說「如果有一天,猴子不再需要我的食物,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我的心裡,還要好過。」

原本被引進解決人類問題的恆河猴,如今因為人類侵占棲地和錯誤的接觸觀念,被視為燙手山芋。當有一天,人類能夠看見自己的問題、不再要求動物改變,才可能有真正和平相處的一天。

學科
動物
關鍵字
猴, 餵食, 外來種, 鐵籠, 棲地, 結紮, 野生動物, 生態保育

最近台灣,傳出不少猴子大鬧學校、造成人猴衝突的新聞。在我們鄰近的香港,也有同樣的問題。為了解決人猴衝突,香港政府祭出了一連串的措施,有效地降低了衝突所帶來的困擾。這些措施,能不能在台灣適用,會不會也帶來其他的副作用?

國外
  • 亞洲
  • 香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靜梅,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猴不教 誰之過

猴不教 誰之過

摘要
來到高雄市柴山,很多熱心民眾都會提醒你,要小心猴子搶東西,柴山獼猴的負面形象,似乎已經深植人心,為什麼會這樣?我們試圖找出人猴關係變遷的脈絡,尋求解決方案。2011年12月6日,柴山正式升格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正好讓許多人重新思索柴山的獼猴問題,重新找回人與猴之間的那條界線。

說起高雄市柴山獼猴,龍泉寺登山步道口的店家們大吐苦水,他們和猴子之間的攻防戰,有將近十幾年的時光。不過更早之前,人猴關係可不是這樣子。屏東科技大學的裴家騏,回憶起九O年代時,柴山獼猴生態曾被當成典範,人猴之間彼此不會干擾,儼然是美麗新世界,沒想到,到了2003年,柴山獼猴的形象,從正面轉為負面,裴家騏認為這跟人類餵食,大有關連。

高雄市柴山又叫壽山,這裡的生態豐富、綠意盎然,許多高雄市民都喜歡來這裡健行踏青,假日有時甚至高達上萬人,然而人類活動如此密集,逐漸讓人猴關係產生變化。

猴子長相酷似人類,模樣逗趣可愛,讓人一看到猴子,就忍不住想要逗弄牠,或是用食物拉近彼此的距離,人們抱持著好奇心接近野生動物,卻又不瞭解野生動物的習性,往往容易誤觸底線。很多時候,人猴誤解就由此而起。

除了登山客之外,最常發生人猴衝突的現場,就是中山大學。2000年,中山大學增建的文學院,就位在柴山的滿山綠野裡,水泥建築取代了獼猴的自然棲地,更貼近山林,人類的活動區域和獼猴棲地重疊,導致經常發生獼猴進入校園覓食的事件。為了改善人猴關係,校方張貼告示,提醒師生收好食物之外,也宣導不要主動餵食。

餵食還會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模仿。當我們習慣餵食野生動物,到了其他地區也會如法泡製,獼猴之間更會互相學習。林育如就觀察到,在高雄市壽山動物園這一側的猴群,以往比較少和人群有互動,現在也受到影響。

為了阻止猴子搶奪食物,人類祭出各種法寶,像是BB彈、彈弓、棍棒等工具,威嚇猴子不要靠近。一旦人猴發生嚴重衝突,結局往往就是把猴子給關起來,當成犯人看待,但這真的是猴子的錯嗎?解決問題,還是得回到人的管理上。

高雄市政府從約束人的行為開始,修改野生動物自治條例,民眾若是不當接觸或餵食野生獼猴,將會處以五千元到一萬的罰金。並在2010年7月,成立高雄市獼猴志工隊,宣導和獼猴的相處之道。   這些志工隊成員,大多是退休公務員或教師,對柴山生態都有著濃厚情感。透過不定期的志工研習,讓志工們更瞭解獼猴生態,針對宣導時所遇到的難題,也會加以討論,思索各種解決方案。  

秋冬時分,正是構樹和山棕果實成熟的季節,只要抬頭看,常常可以看見台灣獼猴大快朵頤的模樣,這些食物是否足以養活柴山獼猴?根據屏科大在2007年到2009年所做的調查,柴山獼猴數量在一千到一千三百隻之間,而柴山的自然環境,粗估可養活大約一千隻獼猴,面對這個有可能已經達到飽和的數字,林育如表示,當人類食物不再補足缺口,野生動物自有一套自然法則,會去調節族群數量。

有人則是提出替獼猴節育的想法,但在台灣是否可行?裴家騏認為,如果沒有徹底執行,或有相關配套,反倒會增加獼猴數量。

2011年12月6日,柴山正式掛牌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範圍涵蓋周邊的半屏山和大小龜山等地,共有1,122公頃,配置有國家公園警察,擁有執法權,許多人都期盼,柴山能有一番新氣象。  對高度工業化的高雄市來說,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是珍貴的綠肺,而對居住在上面的台灣獼猴來說,這座島嶼是他們棲身立命的家園,人與猴之間要如何和諧相處,身為人類的我們,還需要多多努力,更公平地對待猴子。 


 

側記

台灣獼猴是台灣特有種,也是這座島嶼上,除了人以外的靈長類動物,在保育觀念推廣下,捕捉或是獵殺台灣獼猴都是違法的,但我們一步步逼近近郊山林的開發,減少了這些野生動物的棲息和覓食的空間,再來怪牠們侵擾人居環境,這樣的邏輯思考,反映了人類自以為是的態度,身為現今這座島嶼的經營者,我們難道沒有更多的智慧或包容,讓這些野生動物有棲身之處嗎?要讓台灣的各種生物都能永續下去,台灣才會依舊是福爾摩沙。

學科
動物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猴, 柴山, 裴家騏, 屏科大, 野保所, 野生動物, 中山大學, 餵食, 棲地, 生態保育, 環境教育

來到高雄市柴山,很多熱心民眾都會提醒你,要小心猴子搶東西,柴山獼猴的負面形象,似乎已經深植人心,為什麼會這樣?我們試圖找出人猴關係變遷的脈絡,尋求解決方案。2011年12月6日,柴山正式升格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正好讓許多人重新思索柴山的獼猴問題,重新找回人與猴之間的那條界線。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林靜梅 柯金源,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松鼠危機

松鼠危機

摘要
毛茸茸的大尾巴、紅通通的肚子、敏捷矯健的跳躍身手,這是城市裡常能見到的小個子鄰居,赤腹松鼠。外型討喜,吃東西的模樣可愛逗趣,不只擁有小朋友粉絲,連大人也為之著迷,忘了牠其實是「野生動物」。人們與都會松鼠的關係,已經亮起紅燈。

順著樹幹一溜煙而下,饑腸轆轆的小松鼠抬著頭東嗅西聞,食物的香氣,將牠從樹冠層吸引到地面。

小松:我叫小松,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肚子填飽。以前我都要花很多時間找堅果、樹葉和花芽吃,有時啃啃樹皮磨磨牙,偶爾還吃些昆蟲。前陣子發現步道旁邊會有人給我們東西吃,不相信嗎?我帶你去看看

「過來過來」,小女孩:「牠吃王子麵ㄟ,好可愛。」

松鼠捧著東西吃的可愛模樣,大人小孩都無力招架,為了讓牠能更靠近,有些人會拿出食物,抱著分享或請客的心態,把松鼠從樹上給引誘下來。這個看似出於善意的行為,也許能讓松鼠們飽餐一頓,不過,餅乾、泡麵、麵包、薯條,是松鼠的健康食品嗎?林試所副所長趙榮台說:「我們的食物並不是牠天然的食物,這裡面可能有人工的添加劑,對野生動物的生理,例如牠的腎臟,都會有不良影響。」

過去,林業開發砍伐低海拔闊葉林木,改以柳杉造林,在食物缺乏的情況下,松鼠被迫啃食樹皮,導致松鼠危害柳杉林的消息,時有所聞。於是,有些遊客認為不餵飽松鼠,牠就會啃食樹皮,然而,台北植物園雖然有一些松鼠吃樹皮的現象,但是不至於導致植物的死亡,這邊的闊葉樹很多,提供了很多堅果,可以讓牠獲得充分的營養。

能在都會綠地落腳,赤腹松鼠已經適應環境,有穩定的食物來源,一旦牠們習慣被人類餵食,終將被推向絕路。失去防衛心,失去覓食求生的本能,再加上攝取大量高油高鹽的食品,松鼠的壽命變短,長遠來看,松鼠的族群數量,將是不增反減。

赤腹松鼠是中低海拔闊葉林生態系的一環,取食植物,也為植物傳播種子。當松鼠依賴人類餵食,牠們與植物的依存關係勢必動搖。一旦樹木無法順利傳宗接代,松鼠也將失去棲身之所。

為了保護松鼠,台北植物園在松鼠常出現的地點,張貼了許多「請勿餵食」的告示牌,但對於這些告示,部份遊客依然視若無睹。

餵食野生動物,目前並沒有罰則,除了張貼告示, 只能仰賴志工或警勤人員來進行勸導。大部分遊客都會聽勸,但是有的遊客在勸導過後,又會跑回來餵,與值勤人員捉迷藏,於是只好用站崗的方式來提防。然而餵食情形,依然防不勝防。

餵食除了對松鼠和牠所依存的生態系帶來負面影響,與野生動物如此近距離接觸,對人類本身,也有危險。林試所副所長趙榮台表示:「野生動物是野的,隨時可能會傷害到人類,當牠越來越接近人類的時候,如果帶有傳染病,是很麻煩的事情。」

人們誤以為活潑的松鼠可以當成寵物,把牠們帶離自然。但是松鼠必須常常啃硬物來磨牙,而且活動力強,需要大空間。朝夕相處之後,當人們發覺松鼠並不適合當寵物,牠們就遭到棄養。

在都會的森林綠地,人與野生動物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然而,不同物種之間的異類接觸,究竟該如何共處?

小松:餵我就是害我,如果你們想要跟松鼠當朋友,就不要再餵囉,而且請與野生動物保持安全距離,這樣才能真的建立友善關係喔。

側記

植物園那隻被棄養的松鼠,落寞地躲在籠子角落,動也不動。因為人們一時興起而飼養,又因失寵而被拋棄,松鼠的自由被剝奪,生命的尊嚴在哪裡?萬物有情,如果易地而處,自稱萬物之靈的人啊!被關在小小牢籠的生活,你可願意忍受?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中正區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松鼠, 林試所, 柳杉林, 造林, 啃食, 野生動物, 餵食

毛茸茸的大尾巴、紅通通的肚子、敏捷矯健的跳躍身手,這是城市裡常能見到的小個子鄰居,赤腹松鼠。外型討喜,吃東西的模樣可愛逗趣,不只擁有小朋友粉絲,連大人也為之著迷,忘了牠其實是「野生動物」。人們與都會松鼠的關係,已經亮起紅燈。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