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蟲植物

守住食蟲植物

守住食蟲植物

摘要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照片提供 陳英佐)

多雨潮濕的新北市汐止山區,是許多食蟲植物的重要棲地,光是道路旁看似不起眼的野地,就可以見到好幾種,其中數量稀少的黃花狸藻,汐止的新山夢湖擁有全台最大的野生族群。

可惜大多數的人來到這裡,只注意到湖光山色,卻不清楚水底下的豐富生態。甚至少數遊客的任意放生,還曾讓黃花狸藻面臨危機,人們對食蟲植物的不瞭解,往往在無意間傷害到它們。


照片提供 林智謀

趙怡珊是台灣少數研究食蟲植物的人,只要在野外看到可能棲地,就會湊近前仔細觀察。在大片綠意中想找尋個頭嬌小的食蟲植物,並不容易,有時候因為棲地環境變化,個體型態上的差異也很大。

台灣的食蟲植物分為狸藻科和茅膏菜科,目前記錄到的有十多種,大多數都被列入情況危急的紅皮書。它們的威脅,主要來自除草劑的使用、山壁環境的水泥化和開發破壞等因素,讓適合它們生長的地方,越來越少。

然而,這在土地利用密集的台灣一向是個難題,新竹竹北蓮花寺濕地屬於軍方用地,多年來在軍管之下,留下了自然風貌。這裡的河谷地形,造就豐富的食蟲植物棲地,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還有現在野外也很難看到的濕地植物,桃園草、點頭飄拂草等等,都棲身在此。這裡還是瀕危的長葉茅膏菜,已知的最後一塊野外棲地。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看著棲地環境逐年劣化,除了自然災害的土石崩落,影響最大的就是攔砂壩興建後導致的陸化。他們招攬志工,用人工除草的方式,減少食蟲植物的競爭壓力,也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食蟲植物;同時也利用人工培育的方式,把物種擴散出去。

對環境挑剔的食蟲植物,棲地一旦消失,要重新找到適合棲地並不容易。目前荒野新竹分會正爭取將蓮花寺濕地劃設為重要濕地或保留區。

不只山邊、水邊、身邊角落或鄉間田邊,都有可能成為食蟲植物的家園,要怎麼樣讓它們活得好、住得開心,趙怡珊認為友善農業的方式,能讓水生植物甚至食蟲植物擁有更多生活空間。

喜歡吃蟲的食蟲植物,透過一代代演化,莖和葉特化成各種型態,努力在地球上生活,有人看見食蟲植物的價值,不想跟它們說再見,一次次努力創造不同可能。盼望著有機會在野外,守住這些珍貴的食蟲植物。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新北市
  • 汐止區
關鍵字
食蟲植物, 淡水生態系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食蟲植物 你好嗎?

摘要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

人來人往的建國花市,有個攤位的植物很不一樣。這些食蟲植物幾乎來自國外,深受民眾喜愛,尤其是小朋友,更是看得目不轉睛。

但你知道嗎?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食蟲植物,而且就生活在我們周遭。多雨潮濕的新北市汐止山區,是許多食蟲植物的重要棲地,光是道路旁看似不起眼的野地,就可以見到好幾種,還有一種數量很稀少的食蟲植物-黃花狸藻,汐止的新山夢湖擁有全台最大的野生族群。

可惜大多數的人來到這裡,只注意到湖光山色,卻不清楚水底下的豐富生態。甚至少數遊客的任意放生,還曾讓黃花狸藻面臨危機,人們對食蟲植物的不瞭解,往往在無意間傷害到它們。

趙怡珊是台灣少數研究食蟲植物的人,只要在野外看到可能棲地,就會湊近前仔細觀察。在大片綠意中想找尋個頭嬌小的食蟲植物,並不容易,有時候因為棲地環境變化,個體型態上的差異也很大。

台灣的食蟲植物分為狸藻科和茅膏菜科,目前記錄到的有十多種,大多數都被列入情況危急的紅皮書。它們的威脅,主要來自除草劑的使用、山壁環境的水泥化和開發破壞等因素,讓適合它們生長的地方,越來越少。

位在屏東的植物保種中心,以收藏瀕危物種為優先,希望成為物種救援的諾亞方舟,收藏過程也發現食蟲植物在野外棲地陸續消失的警訊。這個現象不只在台灣,全球野外食蟲植物幾乎都面臨挑戰。

保種是逼不得已的選擇,畢竟室內栽培只能保存單一物種,無法重建生態系間的互生關係。研究水生植物學的中山大學生物系副教授顏聖紘認為,保有棲地還是重要關鍵,讓食蟲植物和昆蟲間的互動和周遭環境連結,能夠保留下來。

然而,這在土地利用密集的台灣一向是個難題,新竹竹北蓮花寺濕地屬於軍方用地,多年來在軍管之下,留下了自然風貌。這裡的河谷地形,造就豐富的食蟲植物棲地,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還有現在野外也很難看到的濕地植物,桃園草、點頭飄拂草等等,都棲身在此。這裡還是瀕危的長葉茅膏菜,已知的最後一塊野外棲地。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看著棲地環境逐年劣化,除了自然災害的土石崩落,影響最大的就是攔砂壩興建後導致的陸化。他們招攬志工,用人工除草的方式,減少食蟲植物的競爭壓力,也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食蟲植物;同時也利用人工培育的方式,把物種擴散出去。

對環境挑剔的食蟲植物,棲地一旦消失,要重新找到適合棲地並不容易。目前荒野新竹分會正爭取將蓮花寺濕地劃設為重要濕地或保留區。

不只山邊、水邊、身邊角落或鄉間田邊,都有可能成為食蟲植物的家園,要怎麼樣讓它們活得好、住得開心,趙怡珊認為友善農業的方式,能讓水生植物甚至食蟲植物擁有更多生活空間。

喜歡吃蟲的食蟲植物,透過一代代演化,莖和葉特化成各種型態,努力在地球上生活,有人看見食蟲植物的價值,不想跟它們說再見,一次次努力創造不同可能。盼望著有機會在野外,可以問一聲:食蟲植物,你好嗎?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屏東縣
  • 新竹縣
  • 竹北市
關鍵字
食蟲植物, 黃花狸藻, 除草劑, 水泥化, 開發破壞, 陸化, 保種, 棲地消失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找回食蟲植物的春天

摘要
一朵紅色鮮豔的植物,針狀的刺毛上布滿黏液,美麗的外貌後,卻是昆蟲的死亡陷阱,它的名字叫做寬葉毛氈苔。在台灣的食蟲植物,棲地已經相當稀少,但是在離島金門卻被發現一大片棲地,長著不同種類的食蟲植物,不過它們也面臨危機,等待找回生命中的春天。

走進金門田埔濕地,來到一片廢耕的農地前面,荒野協會的陳德鴻走下田地,尋找田地裡的寬葉毛氈苔。食蟲植物是一種很特別的生物,它多數生長在貧瘠的環境,因為土地養分不夠,無法像一般植物只能由根莖吸收養分,所以演化出一套捕食昆蟲的技巧,成為植物中的昆蟲殺手。

食蟲植物會發出一種食物香味,當昆蟲受到香味吸引,爬上葉片受到沾黏,就再也逃脫不了,食蟲植物葉片就會分泌一種消化液,慢慢將昆蟲消解,成為養分提供植物生長。不同食蟲植物,為了因應生物的多樣性,演化出不同的捕食機制,像寬葉毛氈苔採取地面獵食,另外還有空中殺手的長葉茅膏菜,以及專吃水中生物的絲葉狸藻,食蟲植物為了求生,演化出不同捕食機制,成為水、陸、空的全方位獵食者。

在這塊棲地上,為何能出現三種食蟲植物,成為食蟲植物的珍貴棲地,根據陳德鴻調查,因為田埔濕地有著潮濕與貧瘠的二大要素,更重要是長期的輪耕,讓食蟲植物有生養空間。但是,棲地面臨危機,因為農民漸漸廢耕,讓具有生長優勢的禾本科植物,壓縮食蟲植物的生長空間,讓它們曬不到太陽,失去生長的土地。

為了搶救食蟲植物的棲地,陳德鴻開始和金門縣政府溝通,找尋協助。在建設局出面協調,獲得地主的使用許可後,保育行動展開,以翻耕方式去除禾草植物,還給食蟲植物生長的空間。其實這樣的保育行動沒什麼特別,只是重覆原有農民的耕作習慣,讓廢耕的土地,恢復原有的自然邏輯。土地翻耕完成,裸露的土地上,等待植物的生長競賽,田埔濕地有點擔心,已經相當弱勢的食蟲植物,能不能贏得競賽,搶到更多土地與陽光。

春天到了,陳德鴻重回棲地,查看食蟲植物生長情形。經過計算,土地上總共有二千多棵做寬葉毛氈苔,一整列紅色鮮豔的寬葉毛氈苔,在耀眼的陽光下,繁榮的成長。陳德鴻以美麗的草莓園,來形容這樣的美景,金門縣政府也願意展開後期規劃,保留這個物種的存在。

保育行動完成,伴著金門金黃夕陽,保育義工收工回家。當一朵朵美麗的食蟲植物在棲地健康成長,它們在離島的偏遠土地,找到生命中的春天。

學科
植物, 濕地
縣市
  • 金門縣
  • 金沙鎮
關鍵字
棲地保育, 毛氈苔, 食蟲植物, 休耕, 陳德鴻, 稀有植物

一朵紅色鮮豔的植物,針狀的刺毛上布滿黏液,美麗的外貌後,卻是昆蟲的死亡陷阱,它的名字叫做寬葉毛氈苔。在台灣的食蟲植物,棲地已經相當稀少,但是在離島金門卻被發現一大片棲地,長著不同種類的食蟲植物,不過它們也面臨危機,等待找回生命中的春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食蟲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