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力發電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重製短版)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

摘要: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進入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地區,有著暖暖的太陽、濃濃的青草香,山丘上的風力發電機、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成為當地的另類風景。弗來安特(Freiamt),一個約有4200位居民的農村小鎮,靠著能源自主打響了名氣,開始經濟轉型。  

綠油油的草地上、工人忙著採收牧草,這些牧草不是用來餵牛羊,而是來因波特一家人生財的利器。11年前,他們蓋起小型的沼氣發電廠,利用自家田裡的牧草來發電,除了少部分自用,絕大部分的電,都併入公共電網,可以供給四、五百戶家庭使用。他們也回收馬達運轉和排氣管散發的廢熱,轉換成有效的熱能,周邊十幾戶住家、學校和體育館的暖氣,都依賴他們的供應。


在弗來安特,有超過1/3的居民,因為從事能源這門生意而獲利,他們與能源的故事,要從丘陵上的這座居民風機說起。1996年,弗來安特居民,拒絕財團租地設立風力發電機,他們自己成立風機合作社,每位居民只要投資三千到兩萬歐元,就可以成為風機的小股東,共有145位居民,合資了兩百萬歐元,大約八千萬台幣,在家鄉架設起第一座風力發電機,當作他們的投資副業。只要風速還不錯,股東們每年可以獲得最高6%左右的紅利,另外提供土地的居民,還可以有租金收入,就連周圍住戶也有30%的租金分紅。

他們先設立測風塔,找到最佳位置,除了考慮風的自然要素,也必須顧及人的生活權利。這裡規定,風機與周遭住戶的最小距離,至少要七倍以上的機扇直徑,風機音量距離其他房子,不可超過45分貝,符合規定才可以拿到建照。而且風機的陰影落在房子上的時間,一年不得超過30小時,超過的話會被迫停機。

黑爾佳許奈德的家,就位在風機下方,她也是風機合作社的成員,除了投資風機,黑爾佳許奈德還有很多法寶,屋頂上架設太陽能板來發電,屋子內則想盡辦法節省電源,黑森林的木頭可以釀酒、提供暖氣,美味的牛奶,還可以生產熱水。黑爾佳許奈德說,石油從來就不是黑森林居民的能源選項。


在德國,類似這樣的能源小鎮有100多個,他們善用周遭的自然環境,透過多元化的能源規劃,不但電力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電可以賣給別的鄉鎮,而且100%的電力,都來自可再生的資源。

德國人雖然有反核的公民意識,與能源自主的概念,但是再生能源要全面推展,還是得靠經濟誘因與政策配套。

綠黨國會議員費爾,是再生能源法案的起草人。他認為,1999年德國通過的電力市場自由化法案,打破了四家電力公司壟斷的市場機制,是啟動這場能源革命的重要關鍵。2000年,國會又跨黨派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電力公司要以高於火力和核能發電的價錢,收購再生能源的電力,期限長達20年。也規定電網業者想辦法擴增電網,優先讓再生能源並聯。一方面對於核能、化石燃料加重能源稅,一方面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的貸款優惠。

綠色和平組織表示,德國建了一個經濟框架,並透過立法與財政措施,讓投資者可以獲得保障,促使民眾成為電力的生產者,這是再生能源能夠成功推廣的主要原因。


將民眾納入再生能源體系,不再只是消費者,也可以成為生產者,自用也好、賣電也好、投資也好,少了電費又創造就業機會,這讓再生能源的發展,站穩第一步。從鄉村到城市,家家戶戶都可以成為電力生產者,發電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能源轉型是種趨勢,以傳統化石燃料為主體的能源公司,也陸續採行多元發電併用的經營模式,像是小型的生質沼氣電廠,在德國相當盛行,這種分散型的區域電廠,在地擷取、在地使用,發電量雖然不大,但可滿足小區域供電自給自足。尤其可以降低遠距離傳輸的能源消耗,也可以確保用電安全,一旦發生故障等問題,供電影響範圍不會太大。 

在德國,生質能發電已經超越了太陽能,成為僅次於風力發電的第二大再生能源,但是因為使用農作物,恐會衍生出糧食安全和價格上漲的爭議,因此利用人們不要的垃圾、廢傢俱、農牧廢棄物,轉換為值錢的電力,成為生質能發電的另一種主流,像是慕尼黑動物園,動物們每天產生的糞便,都成為發電來源。


慕尼黑是德國第三大城,人口超過百萬,在這裡,市佔率第一名的電力業者,是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SWM),由於它是市政府的公共事業,所以當慕尼黑市政府提出2025年,全市要100%使用再生能源的願景,他們得想辦法達到目標。

整座城市需要75億度電,其中有1/3是市民用電,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的能源政策經理表示,市民除了會比較電費價格,更會考慮電力來源,他並不認為再生能源會提高電價,反而是提升了他們品牌的競爭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預計投入90億歐元來達到目標,從再生能源佔比只有3%,到現在再生能源約佔發電比例的37%,他們對於2025年實現100%的願景,很有信心。多元的能源使用,不浪費任何一種發電的可能,是他們的經營策略,從水力、地熱 潮汐、太陽能和生質能都是選項,其中最主要的發電量,來自風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在城市以外的地區,有25座風力發電廠,靠著電網傳輸,供應慕尼黑市的電力,未來還預計在歐洲其他地區,開闢新的電廠;完善電網建置和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將是慕尼黑市的挑戰,這也是德國再生能源發展至今,面臨最大的問題。

電就像車子,電網則像是高速公路,當高速公路太少、車子太多,就會無法上路,德國即使核能發電減少,近三年來在歐洲地區,仍是電力淨出口國,現在德國不是電不夠,而是電網這條高速公路,明顯不足。

2009年,德國通過再生能源修正法案,將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回購價調低,以太陽能發電來說,一開始每度電的收購價約0.57歐元,等於 22塊台幣,現在大約只剩下0.15歐元,約6塊台幣,一方面降低新設太陽能與風力裝置的誘因,另一方面,加強研發能源效率的提升,和儲存電力的技術。


確保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一直是各國想克服的困境,畢竟風力與太陽能的發電,都得看老天爺臉色,雷根斯堡大學應用科學系的史塔納教授,在進行電能轉換成Natural Gas的研究,嘗試將過剩的電力儲存起來備用,如果這項技術成功,電力可以被儲存保留長達數個月,未來就不用怕看老天爺臉色了。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就已經帶進了商機,有20家左右的公司,投資兩三億歐元在這個實驗計畫上。在德國,還有多個電力儲存實驗計畫正在進行,許多投資者就是看中了未來石油短缺、再生能源搶手的趨勢。 

德國的石油、天然氣,有九成以上依賴進口,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脈,不願意把最重要的元素,掌握在別人手上,這是德國大力推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個原因,德國早從26年前,就開設了再生能源相關課程,從教育著手為再生能源的研發鋪路,至今這些課,仍是大學生們的熱門選項。

一路走來德國積極佈局,搶佔了全球綠能產業的先機,也慢慢取回能源的主導權。1999年,德國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只有5%,到了2012年已經到達25%,相關綠色產業帶來的產值,佔德國GDP的一成以上,撐起經濟的一片天。

要不要核能發電的選擇題,轉變為不能沒有再生能源的肯定答案,這場在地公民行動,扭轉了德國的能源走向,沒有一條路是一路順遂、完美無缺,但德國的能源政策,不走回頭路。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關鍵字: 
能源自主, 風力發電, 再生能源, 沼氣發電, 廢熱回收, 合作社, 綠色能源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國外: 
  • 歐洲
  • 德國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

摘要: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進入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地區,有著暖暖的太陽、濃濃的青草香,山丘上的風力發電機、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成為當地的另類風景。弗來安特(Freiamt),一個約有4200位居民的農村小鎮,靠著能源自主打響了名氣,開始經濟轉型。  

綠油油的草地上、工人忙著採收牧草,這些牧草不是用來餵牛羊,而是來因波特一家人生財的利器。11年前,他們蓋起小型的沼氣發電廠,利用自家田裡的牧草來發電,除了少部分自用,絕大部分的電,都併入公共電網,可以供給四、五百戶家庭使用。他們也回收馬達運轉和排氣管散發的廢熱,轉換成有效的熱能,周邊十幾戶住家、學校和體育館的暖氣,都依賴他們的供應。


在弗來安特,有超過1/3的居民,因為從事能源這門生意而獲利,他們與能源的故事,要從丘陵上的這座居民風機說起。1996年,弗來安特居民,拒絕財團租地設立風力發電機,他們自己成立風機合作社,每位居民只要投資三千到兩萬歐元,就可以成為風機的小股東,共有145位居民,合資了兩百萬歐元,大約八千萬台幣,在家鄉架設起第一座風力發電機,當作他們的投資副業。只要風速還不錯,股東們每年可以獲得最高6%左右的紅利,另外提供土地的居民,還可以有租金收入,就連周圍住戶也有30%的租金分紅。

他們先設立測風塔,找到最佳位置,除了考慮風的自然要素,也必須顧及人的生活權利。這裡規定,風機與周遭住戶的最小距離,至少要七倍以上的機扇直徑,風機音量距離其他房子,不可超過45分貝,符合規定才可以拿到建照。而且風機的陰影落在房子上的時間,一年不得超過30小時,超過的話會被迫停機。

黑爾佳許奈德的家,就位在風機下方,她也是風機合作社的成員,除了投資風機,黑爾佳許奈德還有很多法寶,屋頂上架設太陽能板來發電,屋子內則想盡辦法節省電源,黑森林的木頭可以釀酒、提供暖氣,美味的牛奶,還可以生產熱水。黑爾佳許奈德說,石油從來就不是黑森林居民的能源選項。


在德國,類似這樣的能源小鎮有100多個,他們善用周遭的自然環境,透過多元化的能源規劃,不但電力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電可以賣給別的鄉鎮,而且100%的電力,都來自可再生的資源。

德國人雖然有反核的公民意識,與能源自主的概念,但是再生能源要全面推展,還是得靠經濟誘因與政策配套。

綠黨國會議員費爾,是再生能源法案的起草人。他認為,1999年德國通過的電力市場自由化法案,打破了四家電力公司壟斷的市場機制,是啟動這場能源革命的重要關鍵。2000年,國會又跨黨派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電力公司要以高於火力和核能發電的價錢,收購再生能源的電力,期限長達20年。也規定電網業者想辦法擴增電網,優先讓再生能源並聯。一方面對於核能、化石燃料加重能源稅,一方面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的貸款優惠。

綠色和平組織表示,德國建了一個經濟框架,並透過立法與財政措施,讓投資者可以獲得保障,促使民眾成為電力的生產者,這是再生能源能夠成功推廣的主要原因。


將民眾納入再生能源體系,不再只是消費者,也可以成為生產者,自用也好、賣電也好、投資也好,少了電費又創造就業機會,這讓再生能源的發展,站穩第一步。從鄉村到城市,家家戶戶都可以成為電力生產者,發電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能源轉型是種趨勢,以傳統化石燃料為主體的能源公司,也陸續採行多元發電併用的經營模式,像是小型的生質沼氣電廠,在德國相當盛行,這種分散型的區域電廠,在地擷取、在地使用,發電量雖然不大,但可滿足小區域供電自給自足。尤其可以降低遠距離傳輸的能源消耗,也可以確保用電安全,一旦發生故障等問題,供電影響範圍不會太大。 

在德國,生質能發電已經超越了太陽能,成為僅次於風力發電的第二大再生能源,但是因為使用農作物,恐會衍生出糧食安全和價格上漲的爭議,因此利用人們不要的垃圾、廢傢俱、農牧廢棄物,轉換為值錢的電力,成為生質能發電的另一種主流,像是慕尼黑動物園,動物們每天產生的糞便,都成為發電來源。


慕尼黑是德國第三大城,人口超過百萬,在這裡,市佔率第一名的電力業者,是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SWM),由於它是市政府的公共事業,所以當慕尼黑市政府提出2025年,全市要100%使用再生能源的願景,他們得想辦法達到目標。

整座城市需要75億度電,其中有1/3是市民用電,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的能源政策經理表示,市民除了會比較電費價格,更會考慮電力來源,他並不認為再生能源會提高電價,反而是提升了他們品牌的競爭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預計投入90億歐元來達到目標,從再生能源佔比只有3%,到現在再生能源約佔發電比例的37%,他們對於2025年實現100%的願景,很有信心。多元的能源使用,不浪費任何一種發電的可能,是他們的經營策略,從水力、地熱 潮汐、太陽能和生質能都是選項,其中最主要的發電量,來自風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在城市以外的地區,有25座風力發電廠,靠著電網傳輸,供應慕尼黑市的電力,未來還預計在歐洲其他地區,開闢新的電廠;完善電網建置和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將是慕尼黑市的挑戰,這也是德國再生能源發展至今,面臨最大的問題。

電就像車子,電網則像是高速公路,當高速公路太少、車子太多,就會無法上路,德國即使核能發電減少,近三年來在歐洲地區,仍是電力淨出口國,現在德國不是電不夠,而是電網這條高速公路,明顯不足。

2009年,德國通過再生能源修正法案,將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回購價調低,以太陽能發電來說,一開始每度電的收購價約0.57歐元,等於 22塊台幣,現在大約只剩下0.15歐元,約6塊台幣,一方面降低新設太陽能與風力裝置的誘因,另一方面,加強研發能源效率的提升,和儲存電力的技術。


確保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一直是各國想克服的困境,畢竟風力與太陽能的發電,都得看老天爺臉色,雷根斯堡大學應用科學系的史塔納教授,在進行電能轉換成Natural Gas的研究,嘗試將過剩的電力儲存起來備用,如果這項技術成功,電力可以被儲存保留長達數個月,未來就不用怕看老天爺臉色了。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就已經帶進了商機,有20家左右的公司,投資兩三億歐元在這個實驗計畫上。在德國,還有多個電力儲存實驗計畫正在進行,許多投資者就是看中了未來石油短缺、再生能源搶手的趨勢。 

德國的石油、天然氣,有九成以上依賴進口,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脈,不願意把最重要的元素,掌握在別人手上,這是德國大力推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個原因,德國早從26年前,就開設了再生能源相關課程,從教育著手為再生能源的研發鋪路,至今這些課,仍是大學生們的熱門選項。

一路走來德國積極佈局,搶佔了全球綠能產業的先機,也慢慢取回能源的主導權。1999年,德國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只有5%,到了2012年已經到達25%,相關綠色產業帶來的產值,佔德國GDP的一成以上,撐起經濟的一片天。

要不要核能發電的選擇題,轉變為不能沒有再生能源的肯定答案,這場在地公民行動,扭轉了德國的能源走向,沒有一條路是一路順遂、完美無缺,但德國的能源政策,不走回頭路。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關鍵字: 
能源自主, 風力發電, 再生能源, 沼氣發電, 廢熱回收, 合作社, 綠色能源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國外: 
  • 歐洲
  • 德國

丹麥的承諾與挑戰


丹麥的承諾與挑戰

摘要: 
丹麥不要核能發電,又認為化石燃料不可靠,只能選擇再生能源,大步向前走。2011年初,丹麥政府公布未來40年的能源架構,端出讓全世界張大眼睛的能源目標:2050年以後,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全國所需能源將100%來自潔淨的綠色能源,丹麥如何能辦到?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丹麥不要核能發電,又認為化石燃料不可靠,只能選擇再生能源,大步向前走。2011年初,丹麥政府公布未來40年的能源架構,端出讓全世界張大眼睛的能源目標:2050年以後,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全國所需能源將100%來自潔淨的綠色能源,丹麥如何能辦到?

丹麥也是容易遭到極端氣候侵害的國家之一,洛蘭市位於丹麥最南端的島嶼上,因為地勢平坦,也被叫做薄煎餅島,海拔最高點才25公尺,島嶼西側的小村莊雲德比(Vindeby)就時常遭到暴風和海水倒灌為害。

克里斯滕森是洛蘭市的能源專案經理,他說,1973年雲德比曾經被評選為核電廠的預定興建廠址,後來因為風力穩定。1991年,全世界第一個離岸風力發電場,就蓋在雲德比兩公里外的近海上。這個風力發電場由11450KW的風機組成,總裝置容量雖然才4.95MW,但是卻啟動了全世界競逐海上風力的研發熱潮。而現在離岸風力發電場的規模已經成長百倍以上。


為了實現2050100%再生能源的減碳理想,丹麥政府規劃轉型綠能的階段目標:2020年,再生能源使用量提高到,能源消費總量的35%。其中電力供應50%要來自風力發電;2030年,淘汰全國所有燃煤電廠和燃油鍋爐;2035年全國的電力和暖氣供應,將全部都來自再生能源。2050年,能源消費100%使用再生能源。

要達到第一階段,2020年電力供應50%來自風力發電,離岸風力發電場將佔最關鍵的角色。

風機巨大化,提高單一風機效能和發電能力,是另一個國際發展的趨勢。早在多年前,丹麥政府就選定風力菁華區,設置國家級巨型風機測試中心。2009年丹麥科技大學里瑟實驗室,就在齊斯特市啟動大型風力渦輪機的電力輸出和安全測試。

未來風力發電將成為丹麥最主要的綠能供給方式,加上提高使用垃圾、沼氣、麥桿、木屑等生質能,取代燃油、燃煤鍋爐,以汽電共生提高能源效率,和延伸供應暖氣的管線,擴大區域供熱系統。



但是,問題也開始產生,風機巨大化產生的景觀衝擊和噪音問題,也引發居民抗爭。齊斯特市一群反對巨型風機的市民,集結成立社團譴責不當的砍樹行為和拒絕搬遷。隨著風電在丹麥快速成長,反對風機的事件也越來越多,丹麥政府開始檢討能源轉型,可能對社會產生的衝擊,修正發展的腳步。

雖然丹麥法律規範,在地居民擁有20%的風機投資權利,但新的「能源民主」概念,已經被提出討論,認為風機的所有權應該公共化。由在地社區共同投資、共享利益,才能兼顧公義和未來再生能源的發展,目前已經有成功施行的案例。


除了反對興建風機,丹麥的能源轉型還有個漏洞,那就是再生能源的供應,常得看老天爺的臉色。這個漏洞怎麼補,其實丹麥早有盤算,除了加強跨國電網,擴大電力市場的流通,研發更多新的再生能源形式是主要方向。比如,向北海借洶湧的大浪。

2003年波浪發電的試驗,在齊斯特市的海邊展開,歷經三次提高備載容量,2010年已經成功發電,併聯到區域電網,提高發電效率、降低成本,是目前的研發重點。

結合波浪和離岸風力的發電構想,被認為是未來深具潛力的發電模式之一。丹麥政府也大力獎助國民,裝設太陽能光電板,來穩定再生能源的供電。口袋裡有多元的再生能源供應形式,來交叉支援,等於多了一道保險。

而如何把不容易保留的電力,在生產過剩時段儲存下來,拿來應付尖峰時段的用電,是丹麥另一個穩定供電的思考。在洛蘭市,已經有領先全球的氫能源轉換技術,被成功運用在一般家庭中。

丹麥還有一個能源轉換儲存電力的概念,正在試驗中,那就是電動車。如果能夠把車子的燃料,從石油轉換成風電,不僅可以平衡風電生產過剩時段的電網壓力,降低風電成本,還可以大幅度減少碳排放。

交通運輸是丹麥耗能第二高的項目,佔能源消費總量的26%,特別在首都哥本哈根。整個大都會人口佔全國1/4,發展出以自行車為主的道路交通,依自行車的速率,調整交通號誌的變換時間,結合公車和捷運的公共運輸網,已經大幅度減少汽車的使用量。


一般家戶的耗能是最高的,佔能源消費總量的28%,丹麥政府訂定建築節能標準,鼓勵私人和企業更換設施,逐年減少能源消耗。而公共空間,當然必須先接受規範。

齊斯特市這所公私立合營的療養院,除了牆壁有很好的絕緣隔熱,圓形建築有最小的表面積,可以減少能源損失,屋頂的太陽能板,可以提供30%所需電力。建築物地底下一公尺深,則埋有長度5公里半的管線,擷取地熱溫差,加上熱泵浦,以及太陽集熱板的加熱,療養院的暖氣系統,開幕至今,還不需用到外部電力。

國際能源總署IEA預測,20162017年之間每桶原油將漲到150美元,丹麥政府計算,每年得多付出的能源費用,就要新台幣1000億元以上。2011年,丹麥綠能技術和設備出口總額,高達634億丹麥克朗,相當於台幣3400億元。


丹麥政府有自信,不管從未來的能源價格或綠能新經濟的獲利來看,發展再生能源都是划算的生意,這從過去20年丹麥的經濟成長,就可以看得出來。70年代石油危機之後,丹麥從決定拒絕核能,逐步脫離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到提出100%再生能源的目標,最主要的立基點,都在於如何能源自主。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關鍵字: 
能源政策, 石油危機, 離岸風機, 綠色能源, 風力發電, 風電, 汽電共生, 地熱, 生質能, 能源自主, 波浪發電, 氫

丹麥不要核能發電,又認為化石燃料不可靠,只能選擇再生能源,大步向前走。2011年初,丹麥政府公布未來40年的能源架構,端出讓全世界張大眼睛的能源目標:2050年以後,不再使用化石燃料,全國所需能源將100%來自潔淨的綠色能源,丹麥如何能辦到?

國外: 
  • 歐洲
  • 丹麥

綠能城市~齊斯特市


綠能城市~齊斯特市

摘要: 
強烈海風吹拂下,日德蘭半島的冰磧平原,長不出一棵樹。即使到了夏天,來自北海的季風,依然風寒刺骨,在丹麥西北方的齊斯特市,是個多風的城市,風力轉動了風機,也啟動了齊斯特市,將大自然的能量,轉化為綠色能源的創意…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一個57,000多位居民的北方小城,如何善用當地的再生能源,取得所需的電力和暖氣,脫離對化石燃料的依賴,成為再生能源的模範城市。齊斯特市有超過380座風機,大部分是在地居民或市政府持股投資,整座城市80%的電力消費,都來自風力發電。


齊斯特市的另一個電力來源,是家家戶戶每天的垃圾,這座可以同時發電和生產熱能的垃圾焚化廠,從1991年開始運作,每年燃燒52,000公噸,來自家庭的垃圾和工業產生的有機廢棄物。近幾年因為垃圾回收減量也開始供應木頭等不同的生質材料,每年大約產電27,000 MWh,可以供應5,000戶家庭的用電需求。

垃圾焚化廠生產的熱能更加可觀,從垃圾焚化過程產生的高溫爐煙,和發電後回收的蒸汽餘熱,結合熱交換器提高轉換效率,每年產出相當於11MWh電力的熱能,整個齊斯特市65%的暖氣消耗,都來自廢棄物。結合汽電共生的概念,同時發電又生產熱能,齊斯特市垃圾焚化廠的能源效率高達95%


齊斯特市最特殊的能源創意,在這棟最不起眼的小房子裡。1984年市政府在這裡打了一口1,250公尺深的水井,從300公尺深的地底,抽取地熱水送到區域供熱工廠取用熱能後,再將地熱水打回地底。這是丹麥第一座地熱廠,雖然當年探勘開井的投資相對比較高,但30年下來早已回本,最重要的是,取熱過程幾乎無汙染。

和地熱、風力一樣無汙染的,還有頭頂上的太陽。雖然齊斯特市的緯度偏高,太陽能的效率相對較低,但是他們運用科技,克服了這個問題。這座由兩組拋物線反射鏡面所組成的太陽能集熱系統,將太陽熱能聚焦到前端的導水管加熱,並追蹤太陽保持直接照射的角度,取得好的加熱效能,每年也可生產相當於500MWh電力的熱能。 


畜牧業是齊斯特市的主要產業,把造成環境壓力的動物排泄物,轉換為新能源,是政府大力獎助的方向。2008年,農場主人托斯高向銀行貸款,改造了豬圈並興建沼氣發電設施,把原來每天要清理的豬隻排泄物,變成生財工具。這座農場養了約7,000頭豬,每年可以處理18,000噸的沼氣原料,生產90萬立方公尺的沼氣,發電2.4MWh和產出可以供給330個家庭所需的熱能。


當再生能源的發展越來越蓬勃,以往靠單一大型電廠單向供給電力,給家家戶戶使用的概念將完全改觀。每個人既是電力消費者,也可能是能源供應者,電力供需的複雜化,也挑戰著齊斯特市的電業環境。

過去十年,齊斯特市當地電力公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改善輸配線路,強化電網的負載強度。電網不僅要夠強大,避免瞬間電壓變動太大的問題,還要讓電網更聰明,即時顯示電力消費與供給的情況,讓各個小區域的變電所自動平衡供需,即使再生能源因為天候供電不穩定或消費量突然增加,也不會發生電壓不足的現象。

目前還有很多更具開創性的再生能源科技,選在齊斯特市測試中。詹森市長告訴我們,市民們都相當支持新的實驗計畫,因為這不僅是齊斯特市,可以在綠能科技領先全國、甚至全世界的機會,也為偏遠的北方小城,注入新的經濟活力

我們的島【綠能城市~齊斯特市】

10/14() 2200首播
10/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關鍵字: 
風力發電, 風電, 綠色能源, 垃圾發電, 沼氣發電, 廢棄物, 地熱系統, 汽電共生, 太陽能, 能源自主, 能源革命, 電網

強烈海風吹拂下,日德蘭半島的冰磧平原,長不出一棵樹。即使到了夏天,來自北海的季風,依然風寒刺骨,在丹麥西北方的齊斯特市,是個多風的城市,風力轉動了風機,也啟動了齊斯特市,將大自然的能量,轉化為綠色能源的創意

國外: 
  • 歐洲
  • 丹麥

核能?不 謝謝!


核能?不 謝謝!

摘要: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草創於1975年,那是第一次石油危機,重創世界經濟的年代,丹麥人發現,只要中東國家掐緊石油管線,不僅油價會急速變動高漲,衝擊世界經濟,更會造成全球石油短缺。當時能源幾乎仰賴石油進口的丹麥,連冬天暖氣的油料供給,都要出問題…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一群不同膚色,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人,因為對再生能源的好奇,聚集在丹麥的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他們將在為期五天的工作坊中,親手建造一座小型風機,發電併聯到教育中心的電網裡。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坐落在丹麥日德蘭半島西北方的小村莊-于比(Ydby)白髮蒼蒼的老教頭梅高爾(Preben Maegaard),是教育中心創建者。他說,現在教育中心每年可以自己產電20萬kWh,扣掉1/4的自用電力,大部分可以賣給電力公司賺錢,需要的能源不僅自給自足,而且100%來自綠色能源。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草創於1975年,那是第一次石油危機,重創世界經濟的年代。當時梅高爾和所有丹麥人都十分驚訝,只要中東國家掐緊石油管線,不僅油價會急速變動高漲,衝擊世界經濟,更會造成全球石油短缺。當時能源幾乎仰賴石油進口的丹麥,連冬天暖氣的油料供給,都要出問題。

梅高爾後來選擇了再生能源,一輩子投身研究綠能科技。他相信,來自大自然源源不絕的太陽和風,是未來能源最好的答案。丹麥科技大學的里瑟校區,是丹麥綠能科技的研究重鎮,位在哥本哈根西北方,約40公里的峽灣半島上,早在1956年,丹麥政府成立里瑟國家實驗室,看上的不是綠能,而是60年代最熱門的能源科技,核能發電。

1974年,丹麥的反核草根力量逐漸集結,他們籌組了反核組織OOA。克里斯帝安生是當時的創會會員之一,他們懷疑,核能發電是核子武器的變形蟲,他們向自己和丹麥社會發問,核能發電到底是什麼?

就在丹麥政府公告15個核能電廠的預定興建場址之後,反對核電的大火開始燒。OOA號召預定場址城市的居民上街遊行,到全國各大城市宣講,在家家戶戶的信箱塞傳單,揭露核能發電潛藏的危險和沉重代價。

就在丹麥舉國陷入,是否興建核電廠的辯論攻防時,和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僅一水隔,瑞典的巴瑟貝克市,已經蓋好一座有兩組裝載容量615MW反應爐的核電廠。1975年,巴瑟貝克核電廠正式商轉,引發丹麥人的憤怒不滿。當時的丹麥國會議員艾肯提案,認為政府必須向瑞典抗議,要求巴瑟貝克核電廠停機關廠。

1979年,核電大國美國發生重大核災,三哩島核電廠,因為設計問題和人為操作不當,發生爐心熔毀和高輻射冷卻水外洩的災害,丹麥人的憂心,活生生在眼前上演,反對核電的共識,逐漸深入人心。

歷經11年的折衝、辯論和思考,1985年,丹麥國會通過一項,將核能排除作為未來能源選項的議案,正式終結核電在丹麥的發展。瑞典也在多年的外交折衝下,從1999年開始,著手關閉巴瑟貝克市的核能機組。

1985年決定拒絕核能,丹麥走向再生能源,已將近30年。今日丹麥的綠能科技和產業,特別是風力發電,在世界上獨佔螯頭。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的梅高爾,很驕傲丹麥人的遠見。

丹麥對化石燃料的依賴,逐年減少。2012年全國能源使用量,高達23%來自綠色能源。許多城市的再生能源生產量,已經超過自己的能源需求量,可以100%自給自足。享受潔淨的綠色能源,對丹麥人來說,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們的島【核能?不 謝謝!

10/14() 2200首播
10/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關鍵字: 
電網, 能源教育, 環境教育, 綠色能源, 核災, 節能減碳, 風力發電, 風電, 核電, 能源革命, 能源自主, 石油危機

北歐再生能源教育中心草創於1975年,那是第一次石油危機,重創世界經濟的年代,丹麥人發現,只要中東國家掐緊石油管線,不僅油價會急速變動高漲,衝擊世界經濟,更會造成全球石油短缺。當時能源幾乎仰賴石油進口的丹麥,連冬天暖氣的油料供給,都要出問題

國外: 
  • 歐洲
  • 丹麥

風能神話


風能神話

摘要: 
當台灣99%能源仰賴進口,核能充滿安全疑慮,發展再生能源,無疑是未來方向。十多年來,政府努力推動再生能源,2012年更提出千架海陸風機的計畫,當中的陸域風機,希望能從目前的330座提升到450座,但近期陸域大型風機的設置卻不再受歡迎,究竟該如何做,才能創造屬於台灣的風能神話…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來到苗栗後龍的好望角,這個看海的好地方,立起21座風機之後,也成為看風機的景點,即使天候不佳,還是有遊客特地前來,一睹化風為電的神奇。遊客多了,住在附近的農民,也常帶著自家農產品前來販售。


風力發電是乾淨的能源,但是和風機當鄰居,卻可能是苦日子的開始。就在離好望角不遠,有一個名叫灣瓦的小村落,設了風機之後,許多居民因而難以入眠。「好大聲,晚上更大聲,晚上風停之後,會呼呼呼呼…」苗栗縣後龍鎮灣瓦村居民無奈的說著。

根據一份工研院的研究報告,當風速達到每秒10公尺,距離風機1000公尺以外,一般噪音才會小於41分貝,低頻噪音才會降至33分貝,灣瓦村的居民被風機包圍,噪音就成了揮不去的夢魘。風機的低頻噪音,可能導致頭痛、失眠等生理失調,它不單對人有影響,隨著風機增加,生態影響也越來越明顯。

 

在彰化海岸研究候鳥多年的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成排的風力發電機間隔300公尺,對鳥來講就是柵欄效應,一群鳥無法穿過去,對鳥來講,飛不過去就是一個切割,減少了棲地的選擇,另外還有碰撞死亡、被葉片打到, 對鳥類生態有很大的衝擊。」

除了鳥類,風機還會造成蝙蝠傷亡。研究蝙蝠的周政翰從2004年開始觀察,陸續撿到不少蝙蝠屍體,對此相當憂心。他說,在台灣,蝙蝠受到風機影響,現在已知的至少有16個種類,發現個體被風機擊落的現象,原因還不明,未來希望架設風機之前,應該要對現在已經架設的風機進行全面了解。」


這些風機對生物的影響,還沒有計畫性的基礎調查,將帶來怎樣的衝擊,也無人知曉,設置風機的腳步卻沒有停過,目前台灣加上離島,已經有330座風機,台灣沿海平均每2.6公里就有一座,既有強風又遠離聚落的地點,已經越來越少,風機與居民的衝突,也逐漸浮上台面。

「通威公司滾出苑裡,我們不要回饋,我們要一片安靜的環境。」今年,一群來自苗栗縣苑裡鎮的居民,也因為反對大型風機設置,集結北上,到能源局抗議。


英華威集團的通威公司,在民國95年提出計畫,100年有條件通過環評,計畫在苗栗縣竹南、通霄、苑裡,設置31座大型風機。在苑裡鎮將設置八座,其中六座依法取得施工許可,其餘二座也已取得籌設許可。

在苑裡開發計畫中,50號風機離五北里聚落174公尺, 40號機離苑港里聚落192公尺,53號機離西平里出水聚落215公尺。按照規定,召開說明會必須通知,離風機250公尺範圍內的居民,大多數人卻不知情。苑裡反風車自救會副會長鄭百松,「我們七千多居民的權益,竟然只叫里長請18個人去餐廳,只說風力發電是最好的,就這樣開說明會,說大家都同意,這樣蓄意欺騙。」


居民憤愾的表示,走環評程序時,他們完全被蒙在鼓裡,去年9月下旬廠商舉行了施工前說明會,就依法走完程序,並且在1130日動工施做四座基礎。

走上抗議這條路,居民也是滿腹無奈,帶上厚重棉被,多位老人家在陌生的台北街頭,伴著寒流來襲的冰冷與嘈雜的車流聲,試圖入眠。他們知道這會是長期抗戰,而這只是第一場苦戰。苦等兩天,頭髮花白的老人家,情急之下在能源局門口下跪,老淚縱橫。

能源局電力組組長李君禮表示,本案經過環保署環評審查通過,會要求業者要跟民眾做好溝通,創造雙贏。


不過居民的怒火其來有自,雖然風能是綠色能源,居民的感受,在開發過程中卻不能不顧及。住在苑裡的陳先生,當時也帶著一家老小到能源局,參加長達六天的抗議行動。抗議雖然沒有得到明確答覆,但他認為,這場訴求凝聚了地方,讓更多人一同來面對問題。他說,「連續好幾天,包括下跪陳情,當下很多人掉眼淚,也激發更多人的共識參與感,我們只想保有原來的這塊土地。」 

苑裡案例,在當地居民過半不同意的情況下,廠商仍然依法走完程序並且動工,讓人不禁要問,現行的法規與行政程序是否合理?權衡地理條件與環境衝擊,台灣是否適合再急速擴展大型風機?      

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因為我們有地震颱風,在英國北海歐洲他們是沒有颱風的,在國外可以的,不見得適合台灣。我們最缺電的是夏天,但是西南季風弱,夏天發電效率最差,無法利用風機補充夏天用電缺口;冬天東北季風很強,是用電量最低的時候。現在的大型風機,都是財團開發,政府補助,發電賣給台電,台電再賣給我們,在傳輸過程、運作中,已經沒有它的效益了。」


即使如此,為了提升再生能源的比例,政府還是對風能寄予厚望,千架海陸風機計畫中,期待在2030年時,完成450架陸域風機、600架海上風機的設置,總裝置容量將達到420萬千瓦,產生的電力優先使用,歸類為基載電力。能源局能源技術組組長蘇金勝表示,「風力發電我們就用,在性質上是基載,千架風機完成後,能量供應將佔2%,風力是很好的資源,如果能好好利用,設置好就可以永續利用。」

想運用風能,大型風機其實不是唯一的選擇。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現在政府都在補助財團,為何不補助給一般家戶?自己樓上屋頂用太陽能板、用小型風力發電機,這樣可以降低整個台灣的用電負載。」


在台中市大肚區,注重環保的立全社區,就嘗試使用風力發電,來供應公共區域的照明。台中市大肚區立全環保志工隊隊長陳達成說,「大肚山的風非常強,可以做綠色能源,風車發電也是社區特色。」

三台小型風車,彷彿點亮了社區未來,結合其他的省電措施,一年為社區下十多萬的電費,但是小風車發電量小,應用上還沒有與居民生活完全貼合。陳達成說,「目前發出來的電是24伏特,不能跟社區一般的電相結合,我們社區在風車發電技術上、經濟效益上、維護上還有很大的問題。」


根據能源局的資料,裝置風機來取代傳統發電方式,每發一度電可以替代0.636公斤的二氧化碳,台灣擁有世界級的好風場,好工具能否放對地方,陸域、海域、中小型風機如何因地制宜,靈活運用,考驗還在前方。

:針對苑裡案例曾邀訪英華威發言人,但目前被婉拒。

學科: 
土地開發, 能源
縣市: 
  • 苗栗縣
  • 苑裡鎮
  • 台中市
  • 大肚區
關鍵字: 
核電, 核能, 風機, 再生能源, 噪音, 候鳥, 蔡嘉陽, 蝙蝠, 通威, 英華威, 自救會, 環評, 黑箱作業, 立全社區, 風力發電, 綠色能源

當台灣99%能源仰賴進口,核能充滿安全疑慮,發展再生能源,無疑是未來方向。十多年來,政府努力推動再生能源,2012年更提出千架海陸風機的計畫,當中的陸域風機,希望能從目前的330座提升到450座,但近期陸域大型風機的設置卻不再受歡迎,究竟該如何做,才能創造屬於台灣的風能神話…

雙綠產業爭奪戰


雙綠產業爭奪戰

摘要: 
這裡是桃園縣新屋鄉的海岸,拿著簡單的工具挖掘,就能找到來自海洋的恩典。不遠處,防風林圍成了綠色隧道,烈日當頭,在林蔭下騎單車、吹海風,無比暢快。 當地人細心經營著綠色休閒產業,沒有太多硬體建設,快樂來自大自然。然而另一項綠色產業也想進駐,英華威風電集團計畫將在桃園與新竹海岸,增設26台風力發電機,其中有14座規劃在這段海岸。當兩大綠色產業在桃園海岸相遇,哪個能帶給土地與居民,真正永續的未來…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海風吹拂,能帶來好心情,也能帶來大家需要的電力,沿著海岸矗立的大型風機,是轉風為電的關鍵。能源局期待陸域風機能在2020年,增加到450座,並且在2030年,完成600座離岸風機,目標裝置量4200MW,目前為止,已經有302座大型風力機,站立在台灣海岸,累計裝置容量已經將近600MW,成為國內發展最快的再生能源。


目前全球,只要全年滿發時數可以達到2000小時,就可以算是好風場,台灣彰化以北的西部沿海,全年滿發時數可以達到2400小時,可說是世界級的好風場,然而地狹人稠,想再增設風機,還有合適的好位置嗎?

「反對風車…」長長人龍,拉起白色布條,不願進入說明會場的深圳村與蚵間村民,站在場外抗議,下定決心要反對到底。


會場內,英華威集團的發言人,說明著將在深圳村與蚵間村之間,設立14座大型風力發電機,各單機容量為23.4MW,將提供北台灣用電需求。而且預計設立的機組,距離最近的民宅,至少都有250公尺以上的距離。

英華威公司表示,距離風機200公尺左右的地方,噪音可降至45分貝以下,合乎環保署定的噪音管制標準,然而劃設風機的位置,事先沒有與居民溝通,引來強烈反對。桃園在地聯盟鄒佳蓉表示:「他要做什麼,只有單向說明會,因為流程需要,不是真正要來跟我們對話。」

依規定,風機距離民宅100公尺以內,必須取得地主同意才能設置,距離250公尺範圍內,則必須以說明會的形式告知,然而卻沒有硬性限制,風機和民宅該有的基本距離。桃園在地聯盟發言人潘忠政說,「如果以目前這種250公尺,甚至不到250公尺來管制,未來業者和民間的抗爭,會越演越烈。」

騎著單車穿越著當地人口中的綠色走廊,這道日治時期建立的綠色長城,一路保護沿海居民不受風沙之苦,近幾年還成為綠色休閒產業的基礎。桃園縣新屋鄉深圳村長徐李玉桂說,「心情不好來綠色走廊,真的會變好。這邊假日遊客多,已經是當地居民重要的收入來源。」


雖然英華威規劃的風機,要蓋在海岸上,不砍伐防風林,但風機運轉的噪音,對已經在防風林內生根的休閒產業,可能帶來負面衝擊,想像一下,當您想聽聽海風,耳裡傳來的,卻是風機運轉的規律風切聲,會是怎樣的心情?

桃園縣新屋鄉蚵間村村長許關蘇表示,「這幾年有綠色隧道,大家租腳踏車、餐廳、咖啡廳,現在很熱鬧,如果風車做下去,村民生活可能會出問題。」


英華威風力發電集團總經理特助李建和則回應,岸上風機的規劃,其實已經盡量遠離住戶,往海邊走,甚至移到了堤防外、消波塊旁。

然而遠離居民不代表就沒有衝擊,設在海岸上,對潮間帶的生物與鳥類,都將帶來影響。桃園在地聯盟鄒佳蓉質疑,「之前觀音風機破壞了防風林,造成候鳥無法回歸,新屋這邊如果設在外海,是不是要很多消坡塊?對海岸生態又是問題!」

世代居住在海濱的邱金龍,深知工程對生態的影響。拿著小桶子和一把簡單的挖掘工具,蹲在地上探索不到5分鐘,桶子已經裝了三分之一滿,裡頭是他從小挖到大的海瓜子。八年前,因為興建海堤,海瓜子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才逐漸恢復。他說,「蓋風車不好,生態會破壞掉,因為水泥有毒,海瓜子很敏感。」


海岸另一頭,老漁民正在蚵間溪口整理舢舨。在新屋鄉以南的新竹縣新豐鄉,已經興建了不少大型風機,其中一座距離蚵間溪口不到400公尺,大半輩子捕魚捕鰻苗的老漁民,強烈感受到大風機的威力。老人家說:「注意聽,風機運轉的時候,土地會震動,魚就不敢過來。去年新竹那邊蓋風機,那邊的人抓不到魚都跑到我們這邊來抓。」

在化石燃料終將耗竭之際,風力發電是必要的潔淨能源之一,當噪音與生態衝擊疑慮未除,桃園這段最後的自然海岸,該不該蓋大型風機?夕陽落下了,海風持續吹著,海浪輕輕拍打著,當綠能與大自然各在天秤兩端,哪邊才能帶給當地真正美好的未來?

 

學科: 
能源
縣市: 
  • 桃園市
  • 新屋區
關鍵字: 
英華威, 綠色能源, 風力發電, 風機, 地方說明會, 潘忠政, 防風林, 噪音, 候鳥, 海洋生態, 再生能源

這裡是桃園縣新屋鄉的海岸,拿著簡單的工具挖掘,就能找到來自海洋的恩典。不遠處,防風林圍成了綠色隧道,儘管烈日當頭,在林蔭下騎單車、吹海風,無比暢快。
當地人細心經營著綠色休閒產業,沒有太多硬體建設,快樂來自大自然。然而另一項綠色產業也想進駐,英華威風電集團計畫將在桃園與新竹海岸,增設26台風力發電機,其中有14座規劃在這段海岸。當兩大綠色產業在桃園海岸相遇,哪個能帶給土地與居民,真正永續的未來…

三芝之戰


三芝之戰

摘要: 
新北市三芝區,一場環境戰役開打。居民挺身捍衛家園,抗拒的對象,卻是近年來大受歡迎的風力發電機…然而他們不是反對綠能,而是抗拒選址不當、過程不公開的大型開發計畫。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忠峰
撰稿 陳佳利
剪輯 陳添寶


把平時載馬用的卡車改裝成視聽室,掛上布條,黃文慶和幾位三芝居民來到區公所前抗議,要讓一項鮮為人知的開發計畫,攤在陽光下。

新北市的第一個風機設置計畫落腳三芝。

英華威集團的海威公司,原本預計在三芝石門一帶,設置二十三隻大型風機,經過能源局審核,只許可四支,其中13A號與14A號兩機,在兩年前因為居民反對而取消,最後許可設置的是11號機與15號機,兩座容量2300kw的大型風力發電機,完工後,產生電力將賣給台電。

海威公司在民國986月取得籌設許可,但是大多數的三芝人都不知道,連住在預定地附近的居民都一頭霧水。201157日,海威公司舉辦第一次施工前說明會,但是憤怒的居民不願意入場,在場外開起自己的說明會。三芝居民黃文慶強調,不是反對綠色能源,是無法接受大型公共工程沒有公開化、透明化。

居民林澎辰質疑:「本村沒人知道,結果廠商向能源局與新北市表示,鄉親都同意。」依據會議記錄,在民國九十八年,第一次設置說明會只有八人簽到,第二次說明會有二十人簽到,攸關居民生活的大事就作成決議。三芝居民張英達憤怒的問,「十幾個人開會可以代表我們幾萬人同意嗎?」

另外,居民懷疑,會議紀錄的簽到筆跡造假。北海岸環境自救會主委賴滿足說,會議記錄中有一位曾呆癖,是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不可能簽出這麼漂亮的筆跡,這份文件可以合理被懷疑有造假。

來到風機預定地,在蔚藍與金黃之間,當潮水退去,一片春夏季節才有的廣大綠帶出現,當地居民稱它為綠藻礁,千百萬年來,它寧靜的存在著,而且只在三芝。

七年前,紐西蘭籍的Sue和丈夫黃文慶第一次來到這裡,從此與這片海結緣。他們買下海濱的土地,準備在這裡度過退休生活。但是風機將緊鄰他們的家園。三芝居民黃文慶說,「捍衛家園,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強烈的、抗爭式的訴求,但這是很基本的要求,一定要守護家園。」Sue表示,「如果他們蓋了兩座,會再有更多,未來風機會蓋滿這個海岸,環境會完全改變。雖然它是綠能、永續的,不代表它沒有衝擊。」

這項攸關海岸環境的開發計畫,並沒有經過環評。英華威風力發電集團副總經理特助李建和表示,按九十八年申請時的環評規定,總裝置發電量25MW以上才需要環評,但這兩座風機加起來只有4.6MW,低於規定,不須環評。

綠能要發展,但是不能漠視環境,漠視居民。北海岸環境自救會主委賴滿足說,「整個海岸都是沙地,而且地震頻繁,蓋下去,什麼時候要倒不知道,危害到的是居民,況且居民根本不同意,憑什麼強行蓋風機?」

風機緊鄰民宅的噪音問題,最讓居民擔心,到底風機會有多吵呢?來到台電公司在石門鄉海濱設立的風機附近,住在離風機不到250公尺的阿土伯,飽受噪音之苦,已經好長的時間無法睡個好覺,人也跟著生病,九十多歲的他百般無奈,接下來的日子,他不知道要如何安養天年。


國內還沒有針對風力發電訂定噪音管制辦法,目前是比照工廠的噪音管理標準,但是距離風機越近,噪音音量越高。根據環保署的一份研究顯示,風機運轉的全頻噪音會達到65分貝以上,低頻噪音50分貝以上,超低頻噪音17分貝以上。關於噪音對人體的影響難以具體化,但是一份英國的研究指出,要完全屏除風機的噪音干擾,所需要的距離長達2公里。

參考國外的建議值,至少都是300公尺以上的距離,英國與德國的建議值高達1500公尺。國內對於風機與民宅的距離建議值是250公尺,但是並沒有最近距離的限制,海威公司的兩座風機,完全合乎規定。居民黃文慶質疑,它是合法的,然而它合理嗎?

馬不停蹄,密集的抗議、陳情,反對選址不當的聲浪,越來越響亮。反對大型風機的居民在四月底緊急成立北海岸環境自救會,四處宣傳家鄉危機。兩個多月了,聲援的人,越來越多。

海威公司表示,已依規定走完所有法定程序,雖然尚未開工,但是施工許可證獲得展延一年,電業籌設許可證仍然有效,保有開發權利,未來將持續與居民溝通,如果居民不同意就不會動工。

據工研院估計,台灣的風能潛力有3000MW,但是我們有那麼多設置的空間嗎?起火、倒塌、產電不穩定、噪音、光影干擾、影響候鳥飛行…問題一一浮現,台灣該如何繼續擁抱風能?風力發電的效益可以數據化,自然海岸卻是無價。

三芝要美麗,不要枉顧民意的風力,鮮紅的旗子在海風中飄盪,居民心理清楚,這場仗,還沒結束。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三芝區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再生能源, 風力發電, 英華威, 綠色能源, 風機, 噪音, 開發, 自救會, 地方說明

新北市三芝區,一場環境戰役開打。居民挺身捍衛家園,抗拒的對象,卻是近年來大受歡迎的風力發電機…然而他們不是反對綠能,而是抗拒選址不當、過程不公開的大型開發計畫。

風往哪裡去?

 

風往哪裡去?

摘要: 
2006年4月,從苗栗竹南到後龍沿海,矗立起25支大型風機,也開啟了民營電廠在台灣投資風力發電的新頁,當時民間業者對發展風力發電滿懷期待。兩年多過去,民營電廠看好台灣風資源的潛力,打算在西海岸繼續擴張,居民與保育人士,卻出現了不同的看法。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張光宗

風力,是台灣自主能源的希望,或者只是海岸線節能減碳的裝飾品?

許多人認為,風力、太陽能是來自天上的能源,相較於埋藏在地底的化石燃料,它們乾淨、不會產生二氧化碳、而且不虞匱乏。

政府計畫在2010年,提高再生能源的比重,達到總發電量的10%,其中風力發電的比重是4.2%,也就是215萬瓩的裝置容量,相當於1000支這樣的大型風機排列在海岸。從三年前開始,台電與民營電廠開始搶攻西海岸的風力市場。

目前德商英華威的風場在苗栗、台中、彰化,而台電的風力計畫分為三期,涵蓋範圍包括台北縣林口、桃園、新竹香山、台中港、彰濱工業區、雲林麥寮、台南等地,超過300支以上的風機,讓西海岸儼然成為風機的天下。但是,風大的地方卻也是候鳥飛行的廊道,許多風場就座落在候鳥的棲息地旁,緊鄰生態敏感的溼地。

在中部沿海溼地長期觀察鳥類生態的蔡嘉陽發現,在風機設置之後,高美溼地的候鳥數量正逐漸減少。台灣西海岸是候鳥遷徙路途中非常重要的加油站,蔡嘉陽認為,成排的風機會形成柵欄效應,把棲地切割的更零碎,讓長途遷徙的候鳥在尋找適合的棲息環境上耗費更多能量。

德商英華威董事長費佛樂指出,興建風機的位址並不在溼地上,而且如果是火力電廠,所造成的污染會更嚴重傷害鳥類生態。但蔡嘉陽以彰化為例,他說彰化是風機密度最高的地方,卻仍然得在旁邊蓋一座彰工火力電廠。

風場的設置對沿海社區又有什麼影響?英華威計畫在桃園新屋溪口開發新的風場,觀音鄉19座、新屋鄉18座,其中新屋鄉永興村就佔了12座,居民擔心,已經在縮減中的防風林,很可能因為點狀的開發遭到破壞,進而產生風洞效應,影響居住安全。已經運轉兩年多的苗栗大鵬風場,附近居民則指出,夜晚風機的聲音很大,影響睡眠。此外風場還發生過風機葉片墜落的事件,讓居民感到害怕。

這幾年風機失火、倒塌的意外接連發生。台中港的二號風機在薔密颱風來襲時倒下。今年四、五月間,台電運轉中的82座風機,高達半數是故障停機,也讓人質疑大型風機在組裝與維護管理上,本土經驗似乎不足。

以大型電廠的方式集中設置再生能源,雖然短期內可以拉高發電的比重,但是長期來看,終究會面臨土地取得不易的問題。小而分散的社區型發電,或許是另一個解決問題的途徑。大型風機位於空曠地區受地形風影響不大,但是小型風機多半應用在都會區,容易受到地形風與亂流的影響。

國內業者自行研發的垂直軸風機,可以克服地形風的問題,而歐洲各國對住家裝小型風機,也開始實施居家用電補助。目前政府對家戶裝設小型風機並沒有任何補貼,國內業者只好把眼光放在國外,準備大舉進軍歐洲市場。環保人士周美惠則認為,政府補助一般住宅裝設小型再生能源,或許比發放消費券、更能創造商機與就業機會。

對沒有自產能源的台灣來說,發展再生能源是一條唯一的路。但是在快速移植國外風機的同時,如何建立自己的再生能源產業,創造再生能源與生態保護雙贏的空間,還需要更嚴謹的評估才是。

學科: 
能源
縣市: 
  • 桃園市
  • 新屋區
  • 苗栗縣
  • 竹南鎮
  • 苗栗縣
  • 後龍鎮
關鍵字: 
風力發電, 再生能源, 候鳥, 遷徙, 蔡嘉陽, 居民抗爭, 社區發電, 周美惠, 綠色能源

20064月,從苗栗竹南到後龍沿海,矗立起25支大型風機,也開啟了民營電廠在台灣投資風力發電的新頁,當時民間業者對發展風力發電滿懷期待。兩年多過去,民營電廠看好台灣風資源的潛力,打算在西海岸繼續擴張,居民與保育人士,卻出現了不同的看法。

未來電力時代


未來電力時代

摘要: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

採訪/撰稿 林燕如(公共電視記者)
攝影/剪輯 葉鎮中(公共電視記者)

在傳統能源日漸缺乏的情況下,人類積極地尋找替代能源,從自然環境中發電的再生能源,很快地成為目標,不過選址不當的話,也容易增加對環境的影響,因此如何利用自然環境卻又不傷害環境,成為未來新能源要面對的課題。

藍天之下,風機正在緩緩移動,這裡是彰濱工業區。由於西部沿海風力資源良好,成為主要的風機設置場地,台電公司在這裏已經設置了23座風力機組,如果加上民間業者所設立的風機,加總起來彰濱工業區大約就有五六十座,整個西部沿海地區幾乎要飛了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沿海地區大多數是屬於生態敏感區域,以彰濱工業區來說,位於大肚溪出海口,潮汐交接處,形成豐富的潮間帶,提供過境候鳥良好的覓食環境,因此在遷徙季節的時候,經常可以看到大量鳥群飛行的畫面,六、七月間則是小燕鷗的繁殖季節,也吸引不少賞鳥人士前往拜訪。

長年關心彰濱濕地鳥況的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觀察到風機設置後,成排的風機沒有留下寬闊廊道,鳥兒為了穿梭風機之間消耗許多能量,可能會影響鳥群遷徙的路線,再加上台灣是鳥類遷徙線上重要的加油站,遠道而來的鳥,在這裡休養生息之後,前往下一個旅程,棲息環境一旦被破壞,對於全球的遷徙線也會受影響。

然而,再生能源不只是取之不竭的風,還有源源不絕的太陽能。這裡是高雄縣永安鄉,過去,永安鄉鹽田村是靠鹽業為生,在興達火力發電廠興建之後,曬鹽品質降低,漸漸失去競爭力,於是台鹽將永安鹽田土地售予台電公司,正式宣告永安鹽業走入歷史,如今只能從這一棟巴洛克式的鹽業辦公室,遙想當年的盛況。

在鹽業辦公室前方的這一塊土地,就是台電公司計畫興建太陽能光電系統的預定場址,占地6.65公頃預定裝置容量4.2MV,未來還規劃太陽光電展示館,配合周邊生態跟古蹟,成為太陽光電古蹟生態園區。不過,這項計畫,卻遭到高雄市野鳥學會反對,高雄市野鳥學會研究保育主任林昆海表示,太陽光電板的設立不但影響了鳥類對原有棲地的使用,也擔心太陽光電板的反射會對鳥類造成影響,希望保留這片完整景觀,搭配鹽業辦公室古蹟,形成像台北關渡自然公園的賞鳥休憩功能,也能帶動永安鄉的觀光人潮。


取自於自然條件的再生能源,該要如何選址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台灣土地面積有限,電廠設施的興建應該要更謹慎,未來再生能源應該是要走向小型、分散的發電系統,才是永續之道。

電力提供我們便利的現代生活,要脫離電力生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全世界的科學家們都在積極地跟能源消耗的速度賽跑,希望盡快找出發電效率高的新能源,不過貿然追逐下,很容易忽略掉更多更細緻的討論,為了避免遺憾,在施作之前,應該要有更多的評估跟討論進駐,才不會讓綠色電力,有可能成為傷害環境的兇手。

側記

台灣的能源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仰賴進口,在能源安全上成為一大隱憂,和我們情況相似的德國,也積極在發展再生能源,不過,再生能源的發電效率目前還無法追趕上傳統能源,因此再生能源要能立即取代傳統能源,恐怕還需要長時間的發展。在尋找適合台灣的再生能源系統時,重新檢視我們的產業結構,調整用電政策,切實做好節約能源,同時並進才能落實解決台灣的能源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線西鄉
  • 彰化縣
  • 伸港鄉
  • 高雄市
  • 永安區
關鍵字: 
太陽光電, 風力發電, 小型發電, 分散電力, 燕鷗, 遷徙, 候鳥, 高雄市野鳥學會, 李根政, 綠能, 節能, 綠色能源

一座座的風機、太陽光電板這些再生能源,都是未來電力問題的新希望,如何不讓「新希望」蒙塵,謹慎的規劃是很重要的前置作業,尤其是向「自然」借力,如何借力使力,讓綠色電力可以永續使用,是值得大家好好來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