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警機制

台灣大震之前-海嘯來襲


台灣大震之前
-海嘯來襲

摘要: 
滔天巨浪直撲岸際,地震引發海嘯,重創工業、造成巨災,成為一場現代複合型災難。當日本發生災害,地質相似的台灣,到底有著多少預防行動。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日本規模九的東北關東大地震,引發海嘯來襲,巨大的海嘯浪濤,吞噬廣大陸地,讓人看見自然災害的威力。

海嘯形成的原因,來自不同的地球環境變化,當具大隕石墜海,海底火山爆發,或海底山脈崩落,都可能引發海嘯。不過最常發生的原因,還是地球板塊運動,造成地震、引發海嘯。不同形式的板塊運動,強烈震波引起海水劇烈起伏,形成強大的波浪,開始向海岸侵襲,當海嘯波進入陸棚,由於海床深度變淺,波高突然增大,形成波高可達數十米的水牆,沖毀侵襲陸地,造成巨大破壞。

台灣史上,曾經有海嘯侵襲,所以台灣也存在著海嘯侵襲的危機。1845年在雲林金湖,曾經發生海嘯,死傷四千多人,當地居民建立萬善爺廟,祭拜弔念。不過當時是因為颱風的海水倒灌,或是地震引發的海嘯,則是資料不足難以考據。但是,發生在1867年的基隆海嘯,就是由地震所引起,因為有詳細的現象記載,成為最明確的海嘯歷史記錄。

1986年花蓮外海發生地震,引發海嘯,海洋學者許明光蒐集各地潮浪資訊,進行海嘯動態模擬,完成台灣首度數據計算的海嘯研究。2004年南亞大海嘯,引起國內學著對海嘯研究的注意,並且依照台灣海域的海溝、火山的分佈區域,並且計算各地海岸地形,推估基隆、宜蘭、台東成功、以及西南海岸區域,受到海嘯侵襲風險最高。海洋學者張國棟透過數據計算,指出馬尼拉海槽發生規模七的地震,一旦引起海嘯,將對西南沿海縣市形成巨災,並且透過動態模擬,推算海嘯侵襲高雄的災情。

2011年日本東北關東地區大海嘯,再度引發國人關心,但是台灣的海嘯預警機制,目前仍是透過國際聯繫,台灣自身並沒有完整的海嘯觀測預警系統,一旦近岸發生海嘯,可能會應變不及。為了進一步掌握海域變化,現今計畫在台灣推動「媽祖計畫(MACHO)」,在海底電纜上,設立海底地震及海流壓力觀測儀器。

日本海嘯引發的慘重災情,再度引發台灣對海嘯災害的重視,但是完整的觀測預警計畫,和長期性系統整合的海嘯研究,可能是在災難之後的當務之急。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關鍵字: 
福島, 地震, 海嘯, 關東, 板塊運動, 南亞海嘯, 預警機制, 媽祖計畫

滔天巨浪直撲岸際,地震引發海嘯,重創工業、造成巨災,成為一場現代複合型災難。當日本發生災害,地質相似的台灣,到底有著多少預防行動。

國外: 
  • 亞洲
  • 日本

台灣大震之前-核電危機

台灣大震之前-核電危機 

摘要: 
2011年3月11日,日本因為地震引發的海嘯,席捲農田、住家,也淹沒了核電廠的發電與冷卻系統。隨後,福島核電廠運轉中的一、二、三號機,出現爐心融毀的情形。歲修中的四號機,也因為貯存核燃料的燃料池,失去冷卻而爆炸,歲修中的五、六號也岌岌可危…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福島成了輻島,就算日本動用灌海水的絕招,依然無法阻止情況惡化,國際援助也因輻射危機而撤退,福島事件成了史上第二大的核能災難。全世界也開始重新檢討電廠的安全系統。

台電公司核一廠運轉經理羅烈成說明,當核電廠發生緊急事故時,一定要先讓運轉中的機組停機,「就要讓控制棒插進爐心,讓它的燃料不要再分裂反應」,在電廠第二和第一圍阻體間,會有一套驅動系統,當緊急事件發生時,驅動系統會把控制棒插入燃料棒,燃料棒就會急停,不會再有連續的核分裂、避免產生更高的熱能。

福島電廠之所以要避免熱能不斷產生,是因為福島電廠是輕水式核電廠、採用沸水式反應爐。沸水式反應爐的運作原理,就像我們一般人使用電湯匙加熱一樣,透過電湯匙(核燃料棒分裂)放入水中加熱,產生蒸氣後推動機組的渦輪機去發電。因此,沸水式反應爐中的燃料棒一定要泡在水裡、保持一定的溫度。

不過,沸水式反應爐比電湯匙還麻煩一點、配置更複雜一點:電湯匙不插電以後,就沒有反應,但是燃料棒沒有這麼簡單。當燃料棒在核分裂時,會產生一千度的高溫,就算停機,也還有6%的衰變熱。因此就算機組停止運轉,也還要保持燃料棒的溫度,這就要靠反應爐配置的冷卻系統,為它降溫。


而冷卻系統並非獨立個體,它也需要電力才能維持運作。但核電機組的電力,本身就是靠核分裂而來,也就是說,核分裂產生的電力除了供給發電外,還得提供電力、驅動幫浦才能讓冷卻系統正常運作。原能會副主委徐明德強調:「反應爐、電力系統或冷卻系統,只要一個出問題,就要停機。」

台電核一廠副廠長吳才基表示,一般來說,電力系統和冷卻水系統的防海嘯措施,是跟著整座電廠一起安排的;然而,徐明德透露,維持反應爐安全的冷卻系統和電力系統,並不是核電廠本身的「安全系統」。因此「電力系統和冷卻水系統,防震係數都小於反應爐本身」。

到目前為止,因為日本核災還沒有告一段落,台電和原能會都坦言「不清楚為什麼電力系統會受損」,也就表示,電力系統和冷卻水系統,除了已知受海嘯侵襲外,也很可能是受到了地震的侵襲才出問題。

不過,就算核電機組本身的電力系統出問題,在核電廠的安全設計概念內,也還設計了外電供應電廠電源的設計。不過徐明德說,所謂外電,就是我們一般看到的高壓電塔,以台灣為例,會有三種不同規模的電(345KV4.16KV和一般民間使用的220V)

高壓電塔的電是345KV、核電廠內提供冷卻設備運作的電則是4.16KV,因此外電要接進來核電廠內,還需要變壓器轉換。由於外電的高壓電塔,只位於和一般民宅一樣海平面高度的位置,因此這次海嘯,也讓外電遭到侵襲。「福島要靠東北電力公司接電,所以我們推測是它的電網出了問題。」

徐明德說,目前台灣還不清楚福島電廠,究竟將電力系統配置在什麼地方,「因為每個電廠都會依它自己的廠區,還有地質條件去做設計,不過一般來說不會離建物太遠。」

儘管如此,福島電廠也還有緊急柴油發電機提供電廠發電,但讓台電公司驚訝的是,就連柴油發電機也沒有發揮作用。羅烈成推斷,恐怕是太大的海嘯超出福島電廠意料之外,「(海嘯)灌進了它的廠房、打壞它的設備,還帶來大批垃圾,造成它的設備沒辦法順利運轉,也取不到海水。」

對核電廠來說,電與水如同心臟與血液、缺一不可,這次福島成為輻島,正是因為兩者都缺乏,而原因就是「電廠設計超乎對災害的預期」。這場災難導致嚴重的輻射外洩,日本的電力公司人員,必須承受每小時2萬毫西弗的輻射值搶救,而且還不一定有作用。

319,福島電廠終於接上外電,徐明德說,由於消防車已進駐,水源足夠,未來福島電廠的狀況可能會朝正面發展。但他也坦言,有水有電,還要能把水順利地注入反應爐內,「而這要期盼設施都正常」。

這場核災,突顯核電廠的安全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旦一個環節失靈,就很可能導致全盤失控的危機;目前日本政府對福島電廠的束手無策,也讓全世界陷入恐慌,不僅引發搶購口罩、存糧與碘片的情況,也再度引發全世界的反核風潮。

目前德國與泰國,都宣佈停建新的核電廠,甚至停止運轉現有核電廠。但台灣政府一再強調,台灣核電廠的安全。原能會每天召開記者會,也只告訴民眾日本的輻射塵不會來到台灣。


由於福島事件一直沒有平息,總統馬英九才宣布核一廠延役暫緩、核四廠興建暫緩一年,仍然沒有檢討台灣是不是真的適合發展核能發電。和日本使用同樣機組、有類似地質環境條件的台灣,會不會從福島事件有所反省和檢討,留給台灣下一代一個沒有恐懼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關鍵字: 
福島, 核災, 反應爐, 核電, 熔毀, 核能電廠, 延役, 預警機制

2011311,日本因為地震引發的海嘯,席捲農田、住家,也淹沒了核電廠的發電與冷卻系統。隨後,福島核電廠運轉中的一、二、三號機,出現爐心融毀的情形。歲修中的四號機,也因為貯存核燃料的燃料池,失去冷卻而爆炸,歲修中的五、六號也岌岌可危…

國外: 
  • 亞洲
  • 日本

台灣大震之前


台灣大震之前

摘要: 
2011年3月11號,日本時間下午2點46分,日本宮城縣外海發生規模9.0的強烈地震,帶來的海嘯,最高達到三層樓,滾滾濁水前進,吞沒了農田、房舍的畫面,讓電視機前的你我,都感受到自然災害的威力。然而這不是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這是真實上演的人生…

採訪 陳佳利 林燕如
撰稿 陳佳利 林燕如
攝影 陳志昌 張光宗
剪輯 陳志昌 張光宗

為什麼會發生地震?從日本的地理位置來看,這次地震主要是受到太平洋板塊和歐亞大陸板塊的影響,板塊碰撞間原本就經常會發生地震,在這次大震的前兩天,宮城也發生規模7.2的強震,地質學者研判,是屬於經常性的能量釋放。

但這一年多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發生地震規模六以上的強震,有海地、智利、紐西蘭、巴布亞紐幾內亞和印尼峇里島、日本等等,其中讓人記憶猶新的,就是今年222號,紐西蘭基督城規模6.3的地震,這是太平洋板塊碰撞印澳板塊所造成的結果。這些強震之間到底有沒有關聯,許多人想要知道答案。

中研院學者汪中和從1999921大地震後,長期監測地表溫度,將全球暖化的狀況,對照強震發生的頻率,發現兩者之間有所關聯。更讓學者憂心的是,在研究中發現,這幾年隨著大氣的溫度上升,海底的溫度也在不斷上升,他認為可以預期的是,板塊作用會比我們過去所預期的還要更大更快。

台灣也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中,受到菲律賓海板塊和歐亞板塊交接處的威脅,會不會發生規模9以上的強震,誰也不敢說。平均每年發生一萬五千多起地震的台灣,東部海域的琉球海溝與南部海域的馬尼拉海溝,受到板塊聚合力量的擠壓,本身就像是超級大斷層,是台灣大規模地震最可能發生的地方。

發生在海域的大規模地震,震波能量傳遞到本島,將造成不同震度的威脅,如果地震就發生在台灣本島,瞬間爆發的超大破壞力,更是無人能敵。回顧台灣地震史,發生過多起規模7以上的強震,地震能量從地表脆弱處釋放,每次強震幾乎都有對應的活動斷層。活動斷層所在的位置,就是地震發生的高危險區,中央地質調查所釐清了台灣33條活動斷層的位置,也達到25000分之一地圖的精確度,從斷層的分布、活動性和大地變形監測來看,西南部與東部的斷層需要密切注意。

台灣的斷層呈現南北走向,在島嶼的南北兩端,斷層有可能延伸入海,但是海域斷層的研究難度極高,目前只對在大台北都會區旁的山腳斷層展開調查。在周圍海域蠢蠢欲動的,還有海底火山。海洋大學的李昭興教授在2000年進行深海探測研究,發現在東北海域有一大片活火山,火山活動與地震發生息息相關,台灣的地震七成左右發生在海域,海域地震研究急待提升。

伴隨無數次變動,台灣島逐漸形成,地震頻繁是台灣的宿命,如何減少地震帶來的災害,是不能不面對的嚴肅課題。201011月,地質法三讀通過,地質資料將能應用在防災減災上。

921地震之後,政府修正建築耐震力規範,將建築物耐震係數最低標準設在0.23G,至少要能承受5級震度。應該提高的,像是在災難降臨時將作為避難處所的建築,像是校舍、醫院等公共建築。堅實的建築能在地震時,為人們提供保護。當強震來襲,也考驗城市的交通運輸系統。

當大地搖動,最容易受損的就是高架道路和橋梁,全台灣有兩萬多座橋梁,和建築物相同,橋梁的耐震設計大多為0.23G,可承受五級以上的地震。不過,921地震嚴重毀損了20幾座橋梁,於是政府針對公路和省道橋梁進行補強到可以承受7級的震度,為了避免斷橋遺憾,國震中心也在進行橋梁預警系統的示範研究,希望未來廣泛應用在重要聯外橋梁上。

而一天將近兩百萬人次的台北捷運,防震係數0.28g相當於六級地震,在淡水、劍潭等站都裝有地震偵測儀,當地震警訊發布,就能立即通知司機緊急停車,結構上以加強柱子的韌性設計為主,讓大震來臨時不會馬上倒塌。

時速六七十公里的台北捷運還來得及因應,那最高時速可以達到三百公里的高鐵呢?高鐵施工時正好遇上921地震,於是高鐵將防震係數增加到0.4G,可承受七級以上的地震,不過,在201034號,高雄甲仙發生規模6.3的地震,造成高鐵車廂脫軌,引起全台關注。高鐵表示,由於震央臨近軌道的關係,因此雖然在1.82.5秒間,就發出煞車訊號,卻止不住脫軌現象,未來會在災害告警系統再做加強。面對劇烈的天然災害,交通運輸系統除了在硬體上必須要做好準備,後端的疏散也要有系統規劃,才能降低傷害。

把焦點轉向水庫,如果強震來到水庫結構體受到破壞,會使地震成為複合式災難,以石門水庫為例,萬一潰壩將會造成下游地區的水患問題。

全台的96個水庫中,蓄水量高、下游保全對象較多的17個一級水庫,耐震能力可達六至七級,萬一地震規模大過水庫的耐受極限,也有緊急應變措施。水利署針對每個水庫都有潰壩模擬,但是目前為止都僅限於紙上作業,預計年底才會在石門水庫舉行第一次現地實兵演練。

身在台灣,地震無法避免,面對腳下持續活動的大地,防災、避災、耐災、救災,是所有台灣人的習題。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福島, 地震, 海嘯, 板塊運動, 全球暖化, 斷層, 地質法, 耐震係數, 預警機制, 防災

2011311號,日本時間下午246分,日本宮城縣外海發生規模9.0的強烈地震,帶來的海嘯,最高達到三層樓,滾滾濁水前進,吞沒了農田、房舍的畫面,讓電視機前的你我,都感受到自然災害的威力。然而這不是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這是真實上演的人生…

國外: 
  • 亞洲
  • 日本

為何橋不定


為何橋不定

摘要: 
人們對橋梁的關注,好像通常從災情開始,從高屏大橋、后豐大橋,到最近一次的雙園大橋,這幾個斷橋事件,都發生了人車墜河的意外,才讓我們開始注意橋梁安全的問題,到底橋梁管理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一再有斷橋事件發生,透過這個報導,希望能喚起你我對橋梁的關心!

 

採訪/撰稿 林燕如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莫拉克颱風雖然走了,但是它的破壞,到現在還是餘波盪漾,到處都拉起了封鎖線。因為這一次的驚人雨量挾帶的土石流,讓南台灣的山區交通,陷入一片黑暗。

到目前為止,根據中央大學橋梁中心統計,至少有百座以上的橋梁遭到毀壞。中央大學橋梁中心主任姚乃嘉感嘆地說:『這是前所未有的災情慘重』,嘉義、高雄、屏東、台東等地,陸續都有斷橋災情傳出。

為了實地了解斷橋原因,姚乃嘉帶領研究人員到嘉義進行初步勘災,莫拉克颱風帶給嘉義山區豐沛的雨量,像是奮起湖、馬頭山、石磐龍等地,單日的降雨量都超過一千毫米,陡峭、脆弱的山勢地形再加上暴雨,讓嘉義山區土石流到處竄流。位在台3線上的嘉義縣中埔鄉中崙村,是這幾年才開發的溫泉觀光景點,如今秀麗的溫泉風光,也被土石流所淹沒,只留下殘破的家園,和不停冒出的泥漿溫泉。

在這裡,整治過後的澐水溪工程,護堤被強勁的土石流沖毀,連中崙四號橋也被沖斷,工人們緊急搶修便橋,希望盡快讓裡面的居民可以出入。而澐水溪下游的中崙一號橋,雖然還能勉強通行,但是河床的土石以及漂流木,幾乎快堆得跟橋面一樣高。

面對越來越劇烈的氣候變遷,暴雨、洪水、土石流的狀況,越來越難掌握。早期設計的橋梁,有些已經難以應付目前的河川變化,像是這座橋齡20年的吳鳳橋,從2009年四月的照片來看,當時河床都還沒有淤積的狀況,但這次的風災,從八掌溪上游帶來土砂,淤積了半條河道,河道限縮,讓河水直接衝向橋面,造成崩壞,但這些情況,都不是二十年前的橋梁設計者,所能設想得到的。

中央大學橋梁中心統計全台灣兩萬多座的橋梁當中,有八千多座都超過20年以上,這些充斥在各地的老舊橋梁,像是一座座未知的風險,急待作一次通盤的健康檢查。但在這次勘橋過程中,學者發現,就算是新橋也會有危機。

才剛完工不到兩年的金福橋,這回居然也發生橋面被掏空的狀況,研究人員和當地居民討論,初步判斷有可能是護堤的施工不牢靠,蛇籠被大水沖走之後,導致橋面底下的土方被掏空,橋面才會破了個大洞。因此,就算是新橋,為了避免意外的發生,還是得定期觀察橋梁週遭的變化,包括水文的改變、週遭工程的施作等等,都會影響到橋梁安全。

除了嘉義,高雄山區也是斷橋頻頻,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副教授張中白從衛星照片判讀,清楚地看到這次颱風過後,高雄山區出現不少大型崩塌地。從照片上來看,張中白說:『楠梓仙溪(旗山溪)跟荖濃溪,沿途土石流沖刷相當嚴重,幾乎橋路都被沖斷。』

隨著道路搶通,中央大學橋梁中心陸續收到回報,目前得知高雄縣的斷橋已經有將近五十座,其中最多的是在六龜、甲仙、桃源等山區,未來這個數字還可能會持續增加。山區一旦失去橋梁和道路,就形同孤島。

我們沿著荖濃溪前進,一路上看到台27線柔腸寸斷,好不容易來到六龜,住在六龜大橋橋頭的陳慶堂,用手機拍下當晚滾滾洪水的畫面,事隔多日看起來還是觸目驚心。

另外,在老濃溪和濁口溪交界處的大津橋,也被洪水沖垮了,今年七十八歲的阿嬤說起那天的情形,仍然心有餘悸。在大津橋上方就是屏東尾寮山,也是創下了單日降雨量最高紀錄的地方,足足下了1403毫米。

超大豪雨讓旗山溪上的橋梁也受創嚴重,通往旗山市區的新舊旗尾橋,兩座橋都斷了,讓想要出入旗山的民眾很不方便。

台灣河川多,流域面積廣,因此橋梁密度也很高,橋梁管理格外地重要,但早年興建的橋梁,很多基礎資料都不夠完善,想要進行監測、維護以及管理,都缺少相關資料,目前公路總局所管理的兩千多座省道橋梁,每年都編列25億元在橋梁的維護上,平均每座橋花費14萬元。學者認為這樣的金額和人力,都還不太足夠建立起長期橋樑的監測資料。但相形之下,各地方政府所管轄的縣鄉道橋梁,在地方財政困窘的情況下,橋梁管理更容易被忽視掉。學者認為,如果能夠抑注更多的經費與人力,把全台灣的橋梁基礎資料連同水文資料,完整地建立起來,就能減少斷橋風險。 

去年辛樂克颱風過後,地方政府就曾經提出七百多座橋梁需要修復的需求,今年中央先編列52億元,補助其中的128座,在還沒有得到經費的地區,橋梁管理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以九年前高屏大橋的斷橋事件來看,當時學者建議裝設預警系統,但預警系統過於敏感,經常失靈亂叫,讓主管單位不得不中途喊停。現在封橋的標準是依照警戒水位,到達紅色水位就會封鎖橋梁,如果是老舊橋梁,則是在發布颱風警報時就會封橋,不過這次銜接屏東和高雄的雙園大橋,在還沒有到達封橋水位前就發生斷裂,釀成人車墜河的意外,讓人不禁思索,現行的封橋標準是否有了問題?

清雲科技大學的陳明正老師認為,以往依照水位的封橋標準,容易有誤差,因為現在橋梁所面臨到的,大多是沖刷的威脅,有時還未到達警戒水位,但橋墩底下已經被掏刷一空,就容易倒塌,陳明正研發一套即時沖刷監測系統,透過裝設鋼管就能知道,橋墩基座的土壤,是否遭到掏空?基座是否有裸露的危險?提早做有效的預警。

陳明正利用雲林的自強大橋進行實驗,經歷過莫拉克風災後,發現橋墩底下的土壤被掏空六公尺,他認為透過這套系統就能清楚記錄每次河川沖刷深度,也能了解橋墩底下的變化,達到預警作用。而且這套設備花費不多,未來應該能普及到各地使用,替橋梁安全把關。

現代橋梁面臨威脅,學者們不停找尋方法,讓橋梁更加安全,也呼籲在橋梁設計上該朝向新思維,像是長跨距或是無跨距的橋梁設計,都能讓橋墩減少被沖刷的風險,雖然初期造價成本會高出一倍以上,但是和日後需要付出的社會成本和重建的費用相比,還是比較划算。

莫拉克這場天災,衝出橋梁安全的問題,也讓我們開始正視在橋梁管理背後,國土保育的迫切性。中央大學橋梁中心主任姚乃嘉認為:『說台灣有兩萬多座橋梁,如果上游規劃不當、河川治理也不好,就會損壞橋梁壽命,這時再好的設計都無法避免損壞的命運』。

在檢討斷橋災情時,政府提出了橋河並治的說法,但到現在都還沒有具體政策出現,面對天災,未來有可能變成常態的時候,如果我們不痛定思痛,認真執行山、河、橋三個面向的整治,橋梁就不可能再帶著我們,通往安全的彼端。

側記

在寫稿的時候,斷橋的數字不斷地往上攀升,從一開始聽說是四十幾座,到七十幾座,一直到截稿前,破了百座紀錄,很多的橋梁都是斷在山區道路,尤其是嘉義和高雄山區加起來,恐怕就有七八十座毀壞,可以想見,這滾滾黃泥就像是骨牌效應般,沖破層層關卡,這當然是天災,但也是人禍。同時,也是老天爺給我們的警惕,必須好好檢視我們的國土保育,否則真的就像是姚老師所說的,再好的橋梁設計,也抵不過這大自然的反撲。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屏東縣
  • 高樹鄉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橋梁安全, 預警機制, 安檢, 斷橋, 封橋, 橋梁監測

人們對橋梁的關注,好像通常從災情開始,從高屏大橋、后豐大橋,到最近一次的雙園大橋,這幾個斷橋事件,都發生了人車墜河的意外,才讓我們開始注意橋梁安全的問題,到底橋梁管理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一再有斷橋事件發生,透過這個報導,希望能喚起你我對橋梁的關心!

來自大地的警示


來自大地的警示

摘要: 
辛樂克颱風帶來了豪雨,讓台灣島上脆弱的地質環境,再度面臨考驗,許多地區都發生土石流的災情,有些是人為因素,有些是因為國土規畫不當,每次颱風過後,就會讓累積幾十年的老問題,一一的被顯現出來,這次我們的島節目,將從道路、橋樑、行水區利用和集水區保護四個面向,深入探討這些長期被忽視的問題。

採訪/撰稿 陳佳利 郭志榮 林燕如 張岱屏
攝影 柯金源 張光宗 陳慶鍾 葉鎮中 陳忠峰
剪輯 張光宗 陳慶鍾 葉鎮中 陳忠峰

水漫廬山

廬山溫泉位在南投縣仁愛鄉,泉質屬於碳酸氫納泉,不但能泡湯,也能飲用,由於泉質優良,日治時期就已經受到開發,當時稱為「富士溫泉」。光復之後,開發腳步加快,「天下第一泉」的美名吸引無數遊客,溫泉區生意興隆,許多旅館民宿趁勢而起,佔滿了塔羅灣溪旁的河階地。

雖然南投縣政府,從民國75年起,推動廬山風景特定區的都市計畫,劃定河川區、商業區、公設區等利用方式,但是業者瘋狂追逐利益,不顧規定見地搶蓋,294棟建築,只有54棟合乎規定,40家營業旅館只有5家合法,使廬山成為擁擠雜亂、安全堪慮的溫泉區,再加上政府管理上的長期的縱容,使廬山就像個被寵壞的小孩,在向「錢」進的過程中,安全問題被漠視了。

民國85年道格颱風、民國93年七二水災、大水都曾漫向廬山溫泉,但是居民無視大自然從這些災難中透露的訊息,就地重建,甚至與河爭地,於是更大的禍水就在今年衝向廬山。滾滾濁水後,一片灰色汪洋。綺麗飯店倒塌溪水中,公主小妹與浴池飯店地基掏空,廬山賓館則整個被土石掩埋,老闆娘慘遭活埋。

溫泉業者將罪過指向河川管理,認為下游萬大水庫淤積,導致河床墊高,河川又沒有疏濬,溪谷無法容納大水才漫向周圍建築,但是水利署表示,已經疏濬三次,這次颱風所帶來的80萬噸土石,遠超過河寬僅僅1530米的塔羅灣溪容量,從台灣降雨模式的變化來看,降雨集中量大,但是降雨天數減少了,未來需要擴大排洪系統才能因應,因此目前正在研究河川需要的行水範圍,初步規畫廬山地區的塔羅灣溪,需要5060米左右的河寬,希望盡早展開治理。

14線順利通車後,重型機具進入廬山,開始整建工作。未來,南投縣政府在河川管理、土地利用、輔導業者這幾個面向,將展開跨部會協調,希望能為廬山找出多贏局面,讓危機變成轉機,期待重建後的廬山,能像破繭而出的蝴蝶,美麗健康。

台灣的地理區位,每年都有颱風侵擾,驟然降下的豪雨,灌滿大小溪河,夾帶泥沙,沖走淤積,帶來新循環。這原本是自然運行的現象,但是當人們鋌而走險,在土石洪流必經之地落腳謀生,災難往往一觸即發。北部烏來、中部谷關、南部寶來等溫泉區,都和廬山一樣,有著超限利用,緊鄰河道的問題。廬山的故事突顯上山討生活,必須具備趨吉避兇的智慧,如果利字當頭,堅持在危險區域謀生,就算偷得一時平安,災難終究會降臨。

山行大不易

辛樂克颱風來襲,徘徊不去的行徑,為台灣帶來超大雨量,大家都在擔心,山裡一切是否安好?

扭曲變形的廢鐵,讓人看不出是一輛汽車。辛樂克颱風過境台灣,造成台21線豐丘路段,多部汽車遭到掩埋,多人死亡的悲劇。風雨過後,緊急挖掘工程展開,大家都在搶時間救人,搶時間通路。

回到豐丘事故現場,悲劇的發生,如同大自然的詭計,在豐丘明隧道出口處,山溝的暴洪土石流,阻斷台21線公路,當車輛群聚,等待便道開放通行時,車隊上方的山壁突然崩落,無情地吞噬無辜的人群。

釀禍的原因,必須等待進一步鑑定,但是颱風對於山區道路的影響,卻有著相同的邏輯。

來到台14線埔霧路段,這裡每逢颱風必定成災,辛樂克颱風的侵襲,同樣造成道路多處中斷。

颱風挾帶的超大雨量,以三種形式造成道路毀損,分別是溪溝山洪挾帶土石流,沖毀連結橋樑。以及飽含水量的山壁,突然崩落掩埋道路。或是河道彎角地方,洪水淘空路基。這三種型式,成為道路毀損的主因,工程單位也研擬對策,進行防範。

但是採取鞏固與防堵的傳統工法,成效是否良好,學者專家有著不同見解。

位於大甲溪旁的台八線松鶴段道路,每逢暴洪必定毀損,通往谷關的道路柔腸寸斷,整治工程不斷進行,但是損害畫面依舊驚心。

九二一地震後,年年暴洪挾帶土石落入河道,墊高河床讓河水侵蝕路基,甚至掩過路面,讓山區道路損害問題更加嚴重。每逢豪雨過後,路斷的山區,有如孤城。

公路單位面對山區道路遇災毀損的問題,在山區廣建高架道路和隧道,提升道路等級,希望徹底解決道路問題,但是高架道路的建設,除了景觀、生態的破壞之外,依然有著許多問題。

在不斷鞏固道路強度,以及提升道路等級的方法,對抗大自然力量,或許暫時解決山區道路通行的問題,卻讓大量車潮、人潮進入山區,造成觀光區域的高度開發,在超限違建之下,加大環境壓力,形成山區危害的另一個問題。

斷橋危機

辛樂克颱風來襲,造成三座重大橋樑倒塌,其餘零星小橋斷裂,更讓無辜的生命枉送性命,為什麼原本是讓人安全抵達彼岸的工具,會在強風豪雨時,變成戕害人命的殺手呢?

颱風期間斷橋事件已經不是新聞,但這幾年來,橋樑斷裂的新聞越來越多,專家學者認為,可以從兩個部分說起。首先是當年的工程人員在設計橋樑時,根本沒有把環境的因素納入考量,很多工法,都是直接從國外挪來使用,因此設計出來的橋樑,根本就不符合當地的水文條件,久了自然有問題產生;第二點是河況的改變,這改變又可以分成人為跟天然災害。

在人為方面,現在我們在河道中,加了太多的設施或整治作業,讓河道產生了變化;再來就是自然災害,九二一大震後,台灣的整體環境也有了重大改變,河流裡的含砂量增加,再加上氣候異常導致水量暴多或水位降低等等,都讓原先的河道跟著改變,而早期設計的橋墩根基又扎得不深,改變後的河道,如果不停地以強勁水流沖擊橋墩,也就容易發生被沖垮的現象,如果沒有察覺到這些根本的原因,只是不停重建橋樑,只是浪費公帑罷了!

面對這些問題,學者建議相關單位應該徹底進行一次橋樑大體檢,將有問題橋樑以現在的環境來評估修復或重建,而來不及施工的橋樑,則可以利用監測系統,隨時了解狀況,才能避免悲劇的再次發生!

側記

我們的島製作團隊,在辛樂克颱風過後,陸續在現場觀察幾個受災比較嚴重的區域,發現有土石崩落或河川氾濫的區域,有許多都是歷史災區。從以上這些案例和十年來的觀察可以發現,人,還是無法完全掌握大自然的變動!


 

學科: 
災難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廬山溫泉, 溫泉區, 都市計畫, 土石流, 水土保持, 極端降雨, 防災, 颱風, 超限利用, 斷橋, 橋梁安全, 預警機制

辛樂克颱風帶來了豪雨,讓台灣島上脆弱的地質環境,再度面臨考驗,許多地區都發生土石流的災情,有些是人為因素,有些是因為國土規畫不當,每次颱風過後,就會讓累積幾十年的老問題,一一的被顯現出來,這次我們的島節目,將從道路、橋樑、行水區利用和集水區保護四個面向,深入探討這些長期被忽視的問題。

柏崎啟示錄


柏崎啟示錄

摘要: 
四川省汶川縣的大地震,震驚了全世界,事實上在去年七月,日本柏崎也發生6.8級的大地震,導致境內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嚴重受損、被迫停機,直到現在都無法運轉。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六座核能機組,而核四也預計明年完工正式運轉,如果遇到強烈地震,台灣的核能電廠有能力因應嗎?我們將帶您重回地震後的日本柏崎,也重新檢討台灣核能安全的問題。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日本畫面提供:崔愫欣
照片提供:台灣電力公司、崔愫欣

過去三十年,日本的核能工業蓬勃發展,全國有55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百分之三十的電力,其中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它有七部機組,發電量相當於台灣核一、核二、核三的總和。去年的一場地震,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七座機組全部停機。就在地震過後兩個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崔愫欣前往日本新潟進行紀錄,柏崎市區仍然處處可見倒塌傾斜的危樓,除了地震的驚嚇外,最讓居民害怕的是,核電廠的事故威脅。

地震之後發生停電,所以居民沒有辦法看到電視新聞,一直到地震後一個小時,村長才透過廣播告訴居民,核電廠已停止運轉一切安全。三天之後居民看到電視,才知道核電廠發生微量輻射外洩。停電讓居民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核電廠的狀況,萬一真的發生大量輻射外洩,民眾根本無法警覺。談到東京電力公司在災後的緊急應變,當地的議員都感到非常氣憤,而東京電力公司沒有立即說明真相,使他失去了大眾的信任。

台灣核電廠緊急應變的能力又是如何呢?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在十多年前曾經替核電廠做了一個空浮的試驗,模擬核二廠萬一發生輻射外洩時的情況。核電廠如果發生輻射外洩,影響範圍絕對不只五公里,但是目前核災演習的範圍只有”五公里”逃命圈,以核二廠為例,只有金山萬里附近的居民在演習範圍內。

到目前為止,台灣的三座核電廠還沒有因為地震而發生過事故,但柏崎電廠慘痛的經驗,提醒台電必須更重視電廠的防震措施,在去年年底,台灣的核電廠也終於裝設了強震自動急停系統。以核二廠為例,當發生震度五級以上的強烈地震,這套系統就會啟動,發出訊號引動反應爐安全停機。

台電同時指出,台灣核能電廠的耐震設計都是比照美國核電廠的選址標準,根據這套標準,核電廠八公里的範圍內,不能有任何長度超過300公尺的活動斷層。那麼日本怎麼會把核電廠蓋在活動斷層上呢?

早在1970年代,柏崎刈羽在建廠時,就被質疑地質脆弱,當地居民批判電廠是蓋在豆腐上,要求取消一號機的興建許可,一狀告上法院,目前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

柏崎電廠內可以清楚看到錯動的地層,說明人算還是不如天算,目前正在興建中的核四廠,地質調查在多年前也曾經引發爭議。民國八十九年,海洋大學教授李昭興與美日科學家搭潛艇完成一項深海探測研究,發現在貢寮東邊六十公里一千三百公尺深的海域,有一大片活火山。李昭興指出,國內的地質調查過去偏重陸上調查,海底的地質調查被嚴重忽略,而貢寮以東正是活火山的分布區,何時爆發難以預料。

位於貢寮的核四廠目前仍趕工興建中,預計明年可以商業運轉。而核四所使用的進步型沸水式機組,跟柏崎刈羽電廠的第六、七號機組是一樣的,是亞洲第二個使用進步型沸水式機組的電廠。今年二月媒體揭露,台電在沒有得到原設計廠商奇異公司的同意下,擅自變更材料與設計高達395處,其中20件跟安全有關。

核能安全的問題辯論了十多年,一般人難以了解,畢竟這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但是一旦核安問題真的發生了,只有當地的居民感受最深。日本政府原本計畫在2017年再興建11座核反應爐,因為大地震而暫停腳步。而柏崎刈羽電廠想要重新運轉仍是遙遙無期,目前正在興建的核能電廠防震係數從0.6G提高到1.0G,興建成本將大幅提高、工期也將延長。在台灣,因為原物料的上漲,核四預估將再追加五十億左右的預算,總工程經費將高達2400億,未來如果要提高耐震能力,工程經費勢必將再往上追加。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柏崎刈羽電廠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地震, 崔愫欣, 東電, 東京電力, 核電, 斷層帶, 李昭興, 核四, 防震, 預警機制, 輻射, 深海, 地質

四川省汶川縣的大地震,震驚了全世界,事實上在去年七月,日本柏崎也發生6.8級的大地震,導致境內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嚴重受損、被迫停機,直到現在都無法運轉。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六座核能機組,而核四也預計明年完工正式運轉,如果遇到強烈地震,台灣的核能電廠有能力因應嗎?我們將帶您重回地震後的日本柏崎,也重新檢討台灣核能安全的問題。

國外: 
  • 亞洲
  • 日本

災變系列(三)--不安的大地(下)


災變系列()--不安的大地(
)

 

採訪/李瓊月
攝影/陳添寶、柯金源
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
剪輯/蘇志宗、林裕仁

 

1998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以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焦點多集中在梅山鄉。1999612日,「我們的島」為了追蹤報導瑞里地震災害重建的情形,前往受災嚴重的培英國小,到了當時地震災害區,意外造訪住在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李正義一家三代,經過賀伯風災、瑞里地震後,他們的家已經變得岌岌可危了。

1906年的梅山地震出現了十三公里長的梅山斷層,九十二年後的今天,斷層上有了新的景象,嘉義中正大學就是一個代表。然而1998年瑞里地震發生後,有地震專家預測二年內嘉南地區是否會再發生規模七級以上的大地震,因此一直受到島民的關切。對於地震,島民大致有兩種共識,第一,大地震將再發生,第二,聽天由命,反正地震是難以預測的。

根據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調查,有51條的活動斷層分散在台灣島上,屬於第一類的活動斷層有9條,第二類有15條,存疑性的活動斷層有27條,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台北盆地的活動斷層,是否會經過未來的金融中心--北市信義計畫區?

芬蘭的防災中心建置在地底下二十公尺,雖然芬蘭沒有什麼災害、地震、戰爭,但是有這個觀念──將民防與消防結合起來。反觀中央氣象局的計畫,要達到地震預警大約還要二年,目前的速報仍然是用傳真傳送給相關單位,傳送地震資訊時,電訊設備會不會被震壞,傳具會不會當機?甚至救災指揮中心會不會被震毀?這些恐怕都還得碰碰運氣了。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嘉義縣
關鍵字: 
地調所, 斷層, 預警機制, 防災, 災後重建

去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都焦點集中在梅山鄉、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這一戶人家,但經過地震後,好幾家已經岌岌可危。

 

 

災變系列(二)--不安的大地(上)


災變系列()--不安的大地(
)

摘要: 
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九日,我們跟著研究地震歷史的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助理鄭世楠,來到嘉義縣梅山鄉尋訪一座消失的大湖。 翻開民國三○年到四○年之間的台灣地圖,可以在嘉義一帶發現一座比日月潭還要大的湖,叫做草嶺潭。

採訪/李瓊月
攝影/陳添寶、柯金源
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
剪輯/蘇志宗、林裕仁

 

早在1644年,台灣就有地震發生的記載,在各種天災中,地震為台灣民眾帶來的傷害,遠比其他的天然災害還要嚴重。自1897年有了地震儀觀測地震以來,台灣總共發生22次的重大地震災害。

台灣在地震危害度分布上共分為四個區域,最嚴重的是第四區,範圍含蓋了嘉義市、嘉義縣與花蓮縣,其中,不管是從地震危害分布圖來看,或過去的地震記錄看,嘉義在過去三、四百年來,就發生過七次的大地震。對於生活在有51條活動斷層上的島民來說,是否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台灣地震史上死傷最為慘重的大地震,發生在1935年,新竹州、台中州當時可說是天搖地動、家破人亡,總計死傷人數有一萬五千多人。根據楊肇嘉的回憶錄記載,當時他看到清水慘重災情後,隨即拿起身上尚存的名片寫上「清水全滅」四個字,要求滿富郡守乘車立即回到台中。第二天隨即訪問災戶並組「診療團」醫治受傷的民眾。地震之後,總督府成立「震災復興委員會」,民間也自動掀起捐款活動,日本的台灣同鄉會與留學生紛紛展開各種勸募活動,就連歐美各國也有捐款。為了讓後代子孫知道地震的可怕,記取地震帶來的教訓,當初的災害地區后里、神岡、清水以及泰安分別設立了地震紀念碑。

翻開19401950間的台灣地圖,可以在嘉義一帶發現一座比日月潭還要大的湖,叫做草嶺潭,是在1941年的中埔地震中意外形成的一個震生湖,十年後的一場大雨又讓這座湖崩潰消失了,下游傷亡慘重。

特別的是,1906年梅山地震過後,為了修復奉天宮,使得交趾陶藝術在台灣生根,也間接廢除了纏足制度──地震來時,婦女才跑得快。

再過五天,嘉義縣瑞里地震正好屆一週年,一年來,台灣島上又陸陸續續,發生數百次的有感、無感地震。瑞里地震造成的527傷重大災情,島民還記憶猶新。

已經一年了,政府在地震的研究,預測與防災體系上的建立又做了多少呢?對於生活在有51條活動斷層上,多地震的島民來說,你的生活會安心嗎?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嘉義縣
關鍵字: 
地震, 草嶺潭, 堰塞湖, 斷層, 防災, 震災, 預警機制

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九日,我們跟著研究地震歷史的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助理鄭世楠,來到嘉義縣梅山鄉尋訪一座消失的大湖。
翻開民國三○年到四○年之間的台灣地圖,可以在嘉義一帶發現一座比日月潭還要大的湖,叫做草嶺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