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雞暗藏

 

危雞暗藏

摘要: 
我們和雞最近的距離,是把牠捧在手上,準備送進嘴裡的時候,大口咬下,美妙滋味直衝味蕾,但是吞下肚的,是滿滿的營養,還是連問題也一起吃了下去?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每年吃掉3億多隻雞,其中白肉雞與有色雞各佔了一半的市場,白肉雞主要走賣場、超市和團購的通路,台灣白肉雞大都做到合格電宰,不但完全做到離地屠宰,效率也相當驚人,中等規模的電宰場,一天可以處理五、六萬隻雞。

肉雞送上輸送帶,第一關要先經過防檢局派駐的獸醫檢查。沒問題的雞,依序上架,送進電擊室致昏,再進行放血、脫毛的處理,降低雞隻面對死亡的痛苦。屠體的內臟,也必須經由獸醫檢查,一旦有問題雞,就立刻丟棄,並且噴上無法洗去的藍色記號,當中大約有百分之三的淘汰率。


但是有色雞,也就是俗稱的土雞,目前合格電宰的比例只有一成。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表示,國人偏愛的有色土雞,都是進入傳統市場,有超過九成都不符合人道屠宰法規、不符合衛生安全屠宰作業規範生產出來的產品。

走近籠子,挑一隻喜歡的土雞,現買現殺,是台灣許多主婦的購買習慣,他們覺得,這是美味與新鮮的保證。傳統市場小攤販在全國土雞供應市場中佔了百分之十六,其餘的百分之七十五,來自幾個大型家禽批發中心,當中規模最大的,是位在台北市萬華區的環南家禽批發市場,供應大台北地區八成的土雞肉。


家禽批發市場的處理量,每天高達五到七萬隻,往往一個桶子裡,同時有好幾隻雞在痛苦掙扎,血液混流,脫毛雞邊緣堆滿了雞毛沒有清除,地面上滿是血水、廢水、殘渣,除了土雞之外,每天上午九點以後,還會處理鴨子,衛生條件不良,恐怕形成病毒傳播的溫床。

世界衛生組織不斷提醒,亞洲國家傳統市場活禽屠宰的方式,是禽流感防疫上的大漏洞,近年來在中國、印尼、越南等地,H5N1病毒,禽傳人的情況,每年都有發生,當中許多案例,感染者都曾出入活禽市場。

2006年,行政院宣布,要從200841日開始執行「傳統市集全面禁止宰殺活禽及販售活禽政策」,但是在業者的激烈反彈下,禁宰政策,要延宕到201041日才開始實行。這個禽流感的防疫缺口,還要再多威脅台灣民眾兩年。


這幾家大型家禽批發市場,都具有屠宰場的實質功能,違反了畜牧法規範的屠宰作業流程,也不符合動保法的人道屠宰原則,但是對市場裡的員工來說,這是維持了好幾十年的傳統,一直一來都是用這樣的方式處理。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原本是52家流動攤販,集中在六號水門附近經營,民國62年因為防洪的需要,由市政府規劃了現在的環南家禽批發市場,在民國67年興建完工,由於設置倉卒,當時沒有建立污水處理系統,後來在民國86年被環保局開罰,總共罰了3702萬元。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的業者,在民國八十八年,設立了污水處理系統,他們願意在能力所及的範圍改善環境,老舊的硬體設備與髒亂的屠宰現況,也是他們心裡的痛。明年傳統市場禁宰政策上路,給了這個老市場一個新契機,配合環南市場的改建計畫,台北市政府投入了11億的預算,要在現址旁設立臨時屠宰場。臨時屠宰場硬體建物已經發包,未來將採用局部機械化的方式,加入電擊致昏的人道處理,與屠體低溫保存的衛生要求,預計在明年過年期間搬遷。

環南家禽市場的未來,要符合禁宰政策的要求,還有一條複雜的艱辛路,這個案例也代表著,其他幾座大型批發市場,要面對的類似問題。

但是傳統市場不宰殺活雞,目前台北市已經有幾個市場開始推行。位在台北市天母地區的士東市場,市場裡沒有活禽現宰,地板沒有血水漫流,環境明亮乾淨,還有冷氣,是出了名的五星級菜市場。然而弔詭的是,這邊的土雞肉還是來自不符合屠宰規範的大型批發市場,再度突顯肉品安全的漏洞。

電宰的電擊致昏處理,符合人道規範,衛生條件也優於傳統人工屠宰,然而為什麼台灣的土雞電宰比例,低到只有一成呢?電宰業者王志呈表示,民眾喜歡現買現殺,再加上土雞的人工屠宰成本比較低,目前大部分的土雞,都還是在不合格的地方屠宰,再者就是政府的政策不明確,也讓這些不合格的業者產生觀望心態。

目前國內共有37家合法電宰業者,每年可以處理5.3億隻雞,其中有能力處理土雞的有22家,足以應付台灣每年3.7億隻雞的消費市場,傳統屠宰業者與電宰業者可以透過合作,在未來的禁宰政策中找到新的位置,只可惜目前各方針鋒相對,沒有對話機會。

明年四月如果禁宰政策上路,現有的電宰容量不是問題,但是輔導傳統屠宰業者轉型、兼顧攤商生計、冷藏、運輸設備的配套措施能否如期到位,全都考驗著執法團隊。而最大的關鍵,在於消費者的接受度,只要消費者願意放下舊習慣,

攤商自然願意配合政府政策。從前,在沒有冷藏設備的年代,當然現宰最好,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冰箱,消費者的觀念,也該有所改變。今年,全球禽流感疫情持續增溫,台灣幸運的躲過一劫,對於市場活禽現宰這個防疫缺口,未來,就看政府能否拿出更強有力的作為。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長期以來被視為防疫與環境衛生的大毒瘤,髒亂的環境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實際走進去之後,對於從業人員卻有了幾許同情。他們是社會底層的勞工,大部分月薪不到兩萬塊,承擔著比常人更高的禽流感風險,他們心裡也希望工作環境能夠提升,希望在未來的禁宰政策中,還能保有工作的機會。一趟環南市場行,讓我對這個地方有了不同觀感,這裡雖然有殺戮動物的殘酷,但是也有人與人之間的溫情,為了養家活口,再辛苦,他們也硬撐著。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萬華區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電宰, 屠宰, 雞, 經濟動物, 動物福利, 動物社會研究會, 陳玉敏

我們和雞最近的距離,是把牠捧在手上,準備送進嘴裡的時候,大口咬下,美妙滋味直衝味蕾,但是吞下肚的,是滿滿的營養,還是連問題也一起吃了下去?

台灣土雞存亡記

台灣土雞存亡記

摘要: 
為什麼這雞蛋這麼小顆?這是剛成熟的小母雞才開始生的,要生過兩三個以後才會大,都是這樣子?每一隻剛開始生的時候,都是很小。在這個雞舍裡是市場上常見,經過品種改良,黑羽品系的台灣土雞,不過真正的純種台灣土雞,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葉鎮中

大多數的人對台灣土雞的印象是體質強健、肉質好吃。牠的名字裡雖然有個“土”字,但並非台灣島上的原生物種,而是隨著早期移民遷移到島上的。中興大學畜產系教授李淵百表示,從體型和腳的顏色來看,台灣土雞可能主要來自中國大陸的血統,而且混雜歐洲的基因。

民國50年代,養雞是台灣農家重要的副業。飼養成本低廉的白肉雞進口後,養雞業開始企業化的發展,也掀開品種改良競賽的序幕。由於育種都由民間進行,如今台灣土雞的血統已經相當複雜;而無法控制成長速度、肉質、產蛋率等決定雞隻品質的性狀,是業者最頭痛的事。

民國71年,台灣土雞種原保育場在中興大學成立,蒐集當時各鄉間地區的特色雞種,作為保種雞。不同於植物有種子和組織便於保存和培養,動物種原的保存需要活體,加上畜養、管理動物的開銷,及經費考量減少飼養數量造成的基因流失風險等,困難度尤其高。 

不只是學術界,養雞業者也意識到台灣土雞種原的重要性,呼籲政府協助雞農做產學合作,把好的血統留下,才能提升品質,對業者更有保障。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育種, 畜產, 養雞場, 雞

為什麼這雞蛋這麼小顆?這是剛成熟的小母雞才開始生的,要生過兩三個以後才會大,都是這樣子?每一隻剛開始生的時候,都是很小。在這個雞舍裡是市場上常見,經過品種改良,黑羽品系的台灣土雞,不過真正的純種台灣土雞,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