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連埤

2015 10/12
1990年代,是台灣經濟大好的年代,台灣人有錢之後,有了對娛樂的需求,許多山林野地,都遇到經濟開發的壓力。破壞之後的重建,是一條漫漫長路,且看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溼地,十幾年來,還在做哪些努力…
2012 02/20
水社柳,從前水岸常見的樹,現在幾乎絕跡。當農民啟動的復育奇蹟,在又名活盆地的頭社出現,水泥化的治水工程,卻正在硬化活盆地…
2007 03/16
一群來自各地的生態義工,齊聚在宜蘭雙連埤,以實際的行動,展開水社柳的復育行動,保護台灣瀕臨滅絕的特有種植物。
2004 12/06
因為雙連埤濕地,讓這位埋首水生植物世界的田野工作者,成為媒體報導宜蘭濕地的必備人物,我們的島也曾經報導過雙連埤,但不知它的近況如何,於是興起了去宜蘭看看的想法。
2002 11/18
溼地保育的觀念尚未成熟,珍貴溼地—宜蘭雙連埤的存留與否至今仍是未知數。對於宜蘭一­群熱愛自然的朋友來說,坐以待斃不如起身而行,邱錦和老師和一群朋友轉而從積極面思考­保育的策略,他們將瀕危的水生植物移植復育,再慢慢的移植到埤塘裡。
2002 08/12
從過去到現在,我們都像是慶典般的在慶祝一條道路的通車,希望便捷的交通為地方帶來繁榮與進步,因此我們肆無忌憚的在這片土地上,開闢出一條條的公路,但是這些年來遇到大雨就傳出崩塌災情的山區道路,有沒有讓我們思考道路與環境的關係,有沒有讓我們更審慎的面對每一條路的開發,而「路」真的都為我們帶來美好的未來嗎?
2002 06/24
雙連埤是一個面積17公頃的內陸濕地,在這小小的面積裡面孕育了無限生機,尤其是水生植物的數量及種類更是可觀,但是這裡多元豐富的生態卻因土地是私人所有而充滿許多不確定性。之前地主的整地及放水的行為,讓長期關切雙連埤的荒野保育協會非常擔心,縣政府也曾為此告過地主,檢察官最後以不起訴處理。近來宜蘭社區大學開辦公共論壇,邀請縣府、地主、生態工作者一起參與,找尋雙連埤的未來。
1999 05/24
濕地的珍貴無法以金錢來衡量,但保留濕地卻需要金錢。荒野協會一直希望以共同基金的方式來購買荒地,完成圈護以後贈送或是賣給政府,但是資金的募集何其困難,荒野在推動這種觀念和作法的同時,也曾經有過地主表示,願意提供荒地,交給協會託管,但是相關法令尚未成熟捐地的作法也不能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