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化

2018 03/12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2010 06/28
早期在山區,為了因應灌溉需求,到處都有埤塘、湖泊等淡水湖澤,不但可以蓄水、調節氣候,也是重要的淡水生態系,提供許多生物棲息的場所。但隨著城市發展,許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被一一填平,有的湖泊則轉為觀光景點,在台北縣汐止,就有三個湖泊,各自有著不同的命運,故事就先從一個名字很美的湖開始…
2008 11/03
高聳的軌條砦,橫列金門沙灘,嚴防海峽另一端敵人的進擊,但是時隔半世紀,敵軍沒有登岸,卻有新的危機,悄悄襲擊,重創金門生態。
2005 05/30
人與鳥共生共榮的家園,該如何營造?濕地的價值,又取決於什麼? 當二十年前,台灣對於海岸濕地的利用,還停留在填海造陸的開發時期,同樣是寸金寸土的香港,卻已經將一大片的海岸濕地以及私人漁塭,劃為自然保護區,如今這裡是世界上著名的賞鳥樂園,這一座水鳥天堂就是香港的米埔濕地。
2005 05/30
今年四月,收到最新一期無尾港文教促進會的刊物《螺訊》,赫然發現裡面有許多篇文章標舉著「廢除無尾港溼地,催生馬賽自然公園」,心裡感到萬分納悶:無尾港文教促進會一向是以推動生態保育與社區文化教育為宗旨,何以今日竟會發出廢除水鳥保護區的訴求呢?於是我們再度走訪無尾港溼地,拜訪這一群曾經對水鳥保護區滿懷期待,如今卻萬分失望的在地居民。
2004 04/26
在基隆市安樂區與台北縣汐止鎮都有一個金龍湖,也面對相同的問題:山坡地違法濫墾導致泥沙淤積、農藥肥料的使用讓水質優養化、外來種入侵導致本土魚種岌岌可危。
2004 04/12
今年清明時節,池上鄉一如以往,瀰漫著陰雨濕冷的氣息。每年此時,家燕也總會借道池上,循著花東縱谷返回北方。然而跟往年不一樣的,是池上鄉的母親湖-大坡池,解下了套在身上的枷鎖,在細雨的滋養中,逐漸回復生機。
2001 07/16
台灣最北的大沼澤,守護著遷徙的候鳥,也守護著台北盆地,又稱洪水平原,像一塊大海棉一般,是洪水宣洩的緩衝區,這塊肥沃的平原,至今仍是關渡人耕作的良田,隨著時代變遷,現在只能從少許的蓮花田,來見證關渡今昔的歷史。
1999 05/24
濕地的珍貴無法以金錢來衡量,但保留濕地卻需要金錢。荒野協會一直希望以共同基金的方式來購買荒地,完成圈護以後贈送或是賣給政府,但是資金的募集何其困難,荒野在推動這種觀念和作法的同時,也曾經有過地主表示,願意提供荒地,交給協會託管,但是相關法令尚未成熟捐地的作法也不能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