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

2018 03/12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2018 03/12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和志工,長期在新竹橫山大山背地區,護送青蛙過馬路,2014年起進行路殺調查,才驚覺這裡的生態危機,不只路殺,主管單位為了省時、省事,噴灑除草劑,讓昆蟲生活的自然綠意消失,連帶影響生態鏈,不只如此,除草劑透過雨水沖刷,還會滲透到土壤,最後再透過水,回到人體。
2016 12/26
路邊看似不起眼的野花野草,在懂得辨識植物的採藥人眼中,有著不同的妙用,這是老祖宗留下的智慧。當過度採集,噴灑除草劑,讓被認為有保健功能的民俗植物,在野外幾乎消失。隨著時代演進,年輕世代對這些植物越來越陌生…
2013 12/02
果園裡的草,農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偏偏但有人,特別種草,讓它與果樹為伴…
2013 05/20
越來越多人,選擇投身務農行列,不過想要不使用農藥、不添加肥料,光靠大自然,有沒有辦法讓作物順利生長呢?有一群農夫,推動秀明自然農法,相信土地有自癒能力,生產出健康自然的食物,讓人類健康,也讓土地健康…
2013 04/29
從都市到田園,陳文輝夫婦,在台東多良村塔羅塔羅山上,實現自然農耕的夢想,人生角色的轉換,讓他們有機會體會到大自然的感動,簡單樸質的生活哲學,讓人重新省思土地的價值…
2013 04/15
佈滿尖刺的尾葉、粗糙的表皮,包覆的竟然是香氣四溢、酸甜均衡的細緻果肉。入春後的三月天,南台灣的鳳梨進入盛產期。在大武山下耕種了三代的鳳梨世家,正努力把土地的健康、慢慢種回來…
2013 01/28
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寫下《寂靜的春天》一書,希望喚醒世人對農藥的重視,如今春天回來了嗎?在鄉間、在閒置的空地上,我們經常看到枯黃的草地,這些野草,為什麼遭到這樣的對待?它們有姓名,還是昆蟲的生態樂園,但是對農民來說,卻是害蟲的滋生地。在習慣使用除草劑的今天,我們忽視掉了哪些東西?
2013 01/28
說起傳統甜食,紅豆內餡是少不了的角色,四十年代起,台灣開始種植紅豆,產地集中在高屏地區,以內銷為主,每年生產大約12,000噸。因為紅豆的市場規模小,價格容易受到中盤商操控,農人為了求取利潤,擴大種植面積,然而機械採收卻面臨落葉時間不一致的問題。2011年,農委會開放巴拉刈作為落葉劑使用,這個決定,將對台灣農村造成什麼影響?
2012 05/14
兩個多月來,含瘦肉精美國牛肉的進口問題,一直是造成政府與人民對立的重大事件,行政院不斷想修法開放,社會民怨持續累積、人心惶惶。然而美牛問題不能只討論食物安全的面向,從狂牛症、三聚氫胺到瘦肉精,其實都與全球市場的貿易自由化有關…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