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族

如是生活 如是Pnag-cah

Pangcha是阿美族語『阿美族』的意思,阿美族阿公Lekar makur是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的頭目,我們跟著阿公的腳步在山林間穿梭,儘管阿公已經信奉了耶穌,但是阿公仍舊秉持著傳統獵人做法,阿公說看收穫成果之前,他都會先竹占,竹占的竹子是很重要的,阿公說要找尋不曾被跨過或是被撒尿過的竹子,也不能是被砍過再長出的,找到竹子做好準備工作後,他就開始竹占,問問Mialaw看今天設置的陷阱有沒有獵物,如果竹占回答沒有,那他就不會出門。

阿公每天早上醒來,就想看看海,想像它的樣子,海是多麼神秘,如果下海去,海裡面有很多東西給我們吃,海是如何呢,他心裡這樣想著,如果下海去將會有難得的收穫,許多部落的人會到海邊去,希望他們會有很多的收穫。

阿公為我們示範陷阱的設置,一邊示範一邊說著獵人的預知夢,他說如果夢見刺傷打架,那表示沒有收穫,如果夢見女孩,就是有獵物的預兆,然後我們就跟著阿公上山設置陷阱,他說設置陷阱也是有學問的,不能隨便亂放,要找尋山豬走過的路,因為只有山豬走過,牠才有可能再次出現,捕獲的機會比較大,而獵人上山是不唱歌的,都是安安靜靜的,不然獵物會知道,阿公邊走邊說,回憶年輕時可以一個人扛50斤的山豬下山,但現在年紀大了,有收穫需要請小孩幫忙,他說可以的話希望能每天上山,也希望可以一直有獵物跟小孩還有部落分享。

採藤編藤也是阿公喜歡做的事,他說不喜歡什麼事都不做,找點事情做總是好的,但現在採藤被禁止了,可是阿公還是會偶而上山採一點點的藤,他說雖然不能全部用藤編,但現在有很多替代藤的物品可以編織。

阿公說,雖然現在生活物質改善了,有人開始覺得傳統是落伍的,但如果有人問他要不要回到過去的生活,他說他會回答要,因為他認為傳統還是要保存,如果傳統沒有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因此阿公很投入保存阿美文化,他一直想如何提升與推廣阿美文化,過程中也獲得了許多表揚,他希望大家及政府也能更加重視阿美族傳統文化,而阿公說如果他會說國語,他一定會不吝嗇跟大家說阿美文化的好。

學科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豐濱鄉
關鍵字
阿美族, 部落, 原住民, 打獵, 傳統禁忌, 傳承

請輸入稿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三月的禮物

三月的禮物

摘要
春回大地的三月,到處充滿生機,阿美族人在黑夜中行走到海邊,拿著手電筒,在岩石上找尋蟹類及其他食物,這是海的禮物,是阿美族的珍饈。烹煮過後,在門口映著夜色喝著酒享受鮮美食物,是阿美族的簡單又純樸的生活寫照。在阿美族的生活中,上山採箭筍、溪邊撈綠藻、海裡捕魚捉蝦,用水烹煮或加鹽醃漬,都是取攫自大自然,是大自然贈與的禮物,本集呈現阿美族人如何與自然和相處之道。

夜晚的秀姑巒溪口,部落族人拿著漁網,在岸邊隨著浪花的拍打,捕撈著吻仔魚,族人說吻仔魚在部落是很好的食物,大家都搶著要,捕撈吻仔魚是一項危險的工作,因為晚上視線不好,很容易發生危險,因此可以看到大家都一起捕撈。

哈拉是回鄉的阿美族青年,曾到台北發展,後來決定回鄉,他說喜歡自己家鄉的土地,而且家鄉的資源豐富,海邊抓魚、山上摘野菜,不花錢又天然。

阿美族人將跟著幾個朋友一起到海邊,準備好裝備從石梯坪一躍而下,開始潛水抓魚,不用多久幾個人紛紛上岸,分享自己滿滿的魚貨,找了一個涼亭空地,開始就地料理,用餐中也分享了自己小時候的過往趣事。

三月,族人上山採收劍筍,採收完畢回到家,一根一根數量頗豐的劍筍,大家開始分工處理,部落媽媽說,劍筍是很好的食物,平常孩子不在家就不太採收,如果採收也一定等孩子們回家後一起享用,就連小妹妹也被分配拿些劍筍去給老奶奶,採收的食物一定會大家一起分享,一起食用。

入夜,哈拉帶領我們到礁岩,他要抓一些海鮮,礁岩上生態資源豐富,可以看到生機不斷,走沒幾步路,就見到哈拉已經抓了不少魚蟹,果然今天晚上成果豐碩,回到家料理了滿滿一大盤的螃蟹,可以讓大家族一起享用,坐在戶外享受涼爽微風,吃著新鮮的海鮮,歡樂笑聲不斷。

隔天跟著哈拉入山,他到溪邊查看前晚放下的捕籠,雖然只有兩隻溪蟹,但他們樂天知足,到山旁摘了一些山菜,利用自然資源,幾個人熟練的開始野炊,利用蕉葉、燒燙的石頭煮出天然的山珍海味,不計較收穫,只管填飽肚子,不過度捕撈資源,因為他們知道資源的可貴,結束用餐後,哈拉跟著朋友們開心的哼著歌,下山去了。

在這個三月我們看到的,是大自然天然的禮物。

學科
海洋, 漁業, 生活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阿美族, 原住民, 生態旅遊, 秀姑巒溪

春回大地的三月,到處充滿生機,阿美族人在黑夜中行走到海邊,拿著手電筒,在岩石上找尋蟹類及其他食物,這是海的禮物,是阿美族的珍饈。烹煮過後,在門口映著夜色喝著酒享受鮮美食物,是阿美族的簡單又純樸的生活寫照。在阿美族的生活中,上山採箭筍、溪邊撈綠藻、海裡捕魚捉蝦,用水烹煮或加鹽醃漬,都是取攫自大自然,是大自然贈與的禮物,本集呈現阿美族人如何與自然和相處之道。

海的子民

海的子民

摘要
看守燈塔35年,61歲的徐水新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鵝鑾鼻燈塔。古老的鐵梯越往上越窄,徐水新退休的日子也越走越近。 全台灣有資格像徐水新這樣看海等太陽的人並不多,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海洋文化究竟是隨波逐流,還是力挽狂瀾?海的子民,胸襟是不是可以更開闊,眼光是不是可以更深遠,站在台灣頭的富貴角,從頭來看海洋?

61歲的徐水新,看守燈塔35年,他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屏東鵝鑾鼻燈塔。這一天是民國88年1月13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只剩兩天。按照經驗,今天該在傍晚的五點二十六分開燈,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夕陽西下開燈,朝陽東升關燈,這是看守燈塔的基本法則。

春天,黎明時分。東海岸的磯崎灣,舉行了一場開放式的阿美族海祭,不分種族、不分國度,數百名海洋子民融入傳統的祭儀當中,整個海祭的過程,是一種相當生活化的海洋文化。

夏天,日正當中。西海岸的一對蔡姓老兄弟,正埋首在廣闊無際的嘉義布袋,日照好的時候,差不多三天就可以收成。他們負責的是工業鹽,用來醃梅子、菜頭,主要銷往農會,而食用鹽則產自通霄。政府的鹽田請鹽夫代工,曬一噸大約是1100多塊,老一代鹽夫退休之後,鹽埕就荒廢了,預計至民國99年僅剩下九十位。空蕩蕩的鹽田證明了臺灣還是有幾種公務人員,正在逐年精簡。曬鹽,這項老行業早已走入了歷史。

秋天,一個野餐的好日子,東海岸的都蘭,一群阿美族的老人家,在海邊舉行「巴格浪」,宣告他們完成了一項傳承的任務。這個月來,這群老人家為阿美族傳統編織的延續出了不少力氣。

華燈初上,西海岸的雲林麥寮,一改過去純樸的風貌,現在這裡是燈紅酒綠的新興地,傳統文化還來不及重建,就遭到次文化的狂亂扼殺。

冬天,民國88年1月15日。徐水金守候燈塔的最後一夜,也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夜。此時的蘭陽溪口,捕鰻苗的漁民依舊生氣活現。冬至期間潮流多,也是鰻苗最多的時候,最多那一年曾經重達六十噸。

早期鰻苗還是稱斤論兩的年代,一桶抓起來好幾萬尾,然後用熱開水澆上去,鰻苗萎縮後再拿去煮食。漁民感嘆最辛苦的地方,就是苦候鰻苗的時候。因為辛苦而捨不得讓後代接手。到了清晨六點四十三分,臺灣尾的鵝鑾鼻燈塔和臺灣頭的富貴角燈塔同時關燈。雲層太厚,看不到日出,不知道海上的漁人可否辨認出航行的方向。

海洋文化,究竟是隨波逐流,還是力挽狂瀾?海的子民,胸襟是不是可以更開闊,眼光是不是可以更深遠。站在臺灣頭的富貴角,從頭看海,從頭審視臺灣,我們希望可以看得更廣,想得更遠。

學科
海洋, 文化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 嘉義縣
  • 布袋鎮
  • 花蓮縣
  • 豐濱鄉
  • 台東縣
  • 東河鄉
  • 雲林縣
  • 麥寮鄉
關鍵字
鵝鑾鼻, 燈塔, 阿美族, 海祭, 鹽田, 曬鹽, 都蘭, 巴格浪, 蘭陽溪口, 鰻苗, 原住民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蘇志宗
攝影 柯金源 蘇志宗,剪輯 蘇志宗 吳翠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漁季不再來

漁季不再來

摘要
在天氣不錯的日子,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Amis)老人乙勒(Yilo)總會習慣性的到緊臨部落的河口為當天的三餐打幾條新鮮的活魚,但是近幾年來,這個延續部落生命數百年的河海交界處已經愈來愈難抓到魚了,而就在這一年(1998年)冬天,台灣西海岸盛行了四百年的烏魚(Mullet)季節,也突然失去了往年的盛況,海洋資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片將從台灣漁業發展的各種病態,以及原住民與海共生的原始觀念來探討和反省海洋資源急速枯竭的全球性議題。

1993年秋天阿美族人乙勒這一家族在「者播」(出海口)為新生嬰兒進行傳統儀式「巴格浪」──抓魚和吃魚。那一天,乙勒捕獲了一條五、六斤重的大魚,希望這條大魚能為新生嬰兒,帶來好采頭,讓阿美族生生不息。

歌詠魚隻的儀式中,族人的生命獲得了延續,但是「者播」五年來的變化,讓世居的原住民感到困惑,因為,魚群不知道哪裡去了?而捕魚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根據聯合國的估計,為了符合永續利用的標準,全世界一年能夠捕獲的總漁獲量大約是九千萬到一億公噸,但事實上全球目前的漁獲量一年約有兩億公噸。以臺灣人口比例分配來說,台灣每年的漁獲量應該控制在四十萬噸以內,但是以現在總計兩萬七千多艘漁船的漁獲量來看,卻高達一百三十萬噸,這是標準值的三倍。

在保育人士眼中,過度捕撈,也就是「過漁」,正是海洋資源枯竭的重大原因。永續發展協會林正春表示:「最忌諱的就是流刺網,東部99%的漁船用三層式流刺網,它下了海底之後,從海表面捉到海底,甚至一千頂、一萬頂下去,捕中太多魚的時候,沒有辦法收就割掉,網隨著海流,走過的地方幾乎沒有生物可以生存。」因此,大約有五分之一的資源浪費,在於誤捕或濫捕,其中又以毒魚和炸魚最令人髮指。

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程一駿說明:「魚越抓越小,甚至沒有機會成熟就被抓走,或者被抓之後提早成熟,其體型變小,價格變差,就必須抓更多,有的乾脆炸魚,能夠撈上來的通常是炸死魚的十分之一。」

水產試驗所高雄分所助理研究員陳守仁提出:「民國八十一年,我們發現十五公斤的櫻蝦竟然低達台幣三百元,因此呼籲東港業者由十六艘的標準船開始組成共同運銷班。」捕撈櫻花蝦的漁船陸續地從東港碼頭出發,這項沿近海的漁業是目前國內實行漁業自律管理模式最成功的一個例子。

所謂自律管理模式就是在產、官、學的整合下,由現有漁民共同組成產銷班,以資源永續利用為前提,權衡市場機能,限定合理的船隻數、捕獲量以及禁漁期,並且由漁民自律管理。

永續利用就是抓適當的量,維持族群穩定的數量,海洋學者邵廣昭認為:「如果抓過頭,將少到沒有商業的價值,所以種的數量還沒有完全滅絕,已經是商業滅絕了。」

每年冬至前後,臺灣西岸海域總會有大量的烏魚,由北往南迴游至此,這項漁業,在臺灣至少已經有三百年的歷史,正是漁民口中所謂的烏金。1998年12月中旬,來自全島各地的捕烏船,陸續進駐新竹的南寮漁港,但是直至十二月下旬,魚汛卻遲遲未來,新竹坡頭港魚商嘆道:「現在大陸有一種電子網,抓光光了。」

1998年冬天,東海岸難得的好天氣,一大早乙勒扛起了閒置多日的漁具,朝著秀姑巒溪的出海口走去,接連不斷的冬雨,讓老人家好幾天沒吃到魚,撒了一個多鐘頭的網,乙勒有點心虛地將成果說了出來:「小小的魚啊!」回到家,原來情況比想像的還糟,乙勒根本沒抓到魚!

雖然樂天性格讓阿美族人得以泰然面對漁獲量的減少,但是樂觀的想法卻不能改變臺灣整體漁業資源逐漸枯竭的事實。

學科
海洋,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台東縣
關鍵字
阿美族, 巴格浪, 過漁, 漁業永續, 流刺網, 程一駿, 水試所, 邵廣昭, 南寮漁港, 捕烏船, 秀姑巒溪, 櫻花蝦, 漁業自律, 禁漁

在天氣不錯的日子,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Amis)老人乙勒(Yilo)總會習慣性的到緊臨部落的河口為當天的三餐打幾條新鮮的活魚,但是近幾年來,這個延續部落生命數百年的河海交界處已經愈來愈難抓到魚了,而就在這一年(1998年)冬天,台灣西海岸盛行了四百年的烏魚(Mullet)季節,也突然失去了往年的盛況,海洋資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片將從台灣漁業發展的各種病態,以及原住民與海共生的原始觀念來探討和反省海洋資源急速枯竭的全球性議題。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阿美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