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置土地


彰南糧倉大危機

摘要
彰化南部的農業區,農作產量豐富,是台灣第二大糧倉,但是一項產業園區開發,計畫設置在農業區內,讓彰南大糧倉面臨污染風險。當地居民群起反對,希望捍衛生存權益,也為廣大消費者,守護潔淨農地,保護台灣的糧食生產基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張光宗

彰化南部的農業區,農作產量豐富,是台灣第二大糧倉,但是一項產業園區開發,計畫設置在農業區內,讓彰南大糧倉面臨污染風險。當地居民群起反對,希望捍衛生存權益,也為廣大消費者,守護潔淨農地,保護台灣的糧食生產基地

彰化縣政府選定溪州鄉台糖水尾農場,計畫徵收98公頃農地,開發彰南產業園區,配合中國回台設廠的鮭魚返鄉政策,提供橡膠、塑膠等產業使用,目前已通過環評,等待徵收審核通過。這裡緊鄰濁水溪,土地肥沃,一眼望去乾淨平坦,是完整的優良農地。早期種植甘蔗,後來租給農民種植作物,隔一條馬路就是水尾村。


水尾村,是個百年老村落,因為濁水溪改道,歷經三次搬遷,居民依賴廣大的農業平原,從事各種農業工作。

居民鐘萬成在這開設牧場,養殖品質優良的乳羊。三十多年來,不斷改善農舍,提升餵養技術。然而他最擔心的,卻是外在環境的改變,深怕工業的排氣與排水污染,影響農業生產。


鍾國基是回鄉青年,有不錯的學歷與工作,因為嚮往自然踏實的農耕生活,他帶著一家人重回家鄉,展開新人生。他苦心栽培優質的茄子,也獲得不錯的收入,工業園區來臨,讓他相當苦惱,因為現在附近的一座垃圾焚化場,就已經讓農民受害。

寧靜的水尾村,幾十年來從設置垃圾掩埋場,興建垃圾焚化廠,到現在的開發工業區,環境不斷被破壞,村民氣憤表示:「政府和水尾村有仇嗎?」,水尾村民無法容忍再一次的環境破壞,於是成立自救會,決定抗爭到底。



這天一早,自救會前往縣府抗議,要求撤回工業區開發,許多鄉親前來,展現保護家鄉的決心。抗議居民帶著農作來到縣府前,表達農業區的價值,要求政府不要破壞台糖優良農地。

台糖農地早期被編列作人造纖維工業區,閒置十多年後,轉型彰南工業園區。地方民代認為,當時空背景已經改變,應該重新思考,不能用舊環評因應新時代。

最後縣府秘書長出面接受連署意見書,強調工業發展的重要,遭到居民抗議。溪州鄉長黃盛祿也譴責,政府不斷在溪州進行工業開發,從徵收到搶水,無異是破壞台灣最珍貴的大糧倉。 

許多居民質疑,彰化地區的彰濱工業區,仍有高度閒置土地,中科二林園區也只有少數廠商進駐,為何不利用現有閒置土地,要開發農業區。但是縣府說明,這些地區都不適合,彰南工業區有開發必要。


面對縣府一意孤行,自救會北上內政部,在審核土地徵收會議前,地球公民基金會廖本全呼籲,政府不能口頭宣示保護農地,實際卻不斷圈地開發。徵收審議會議上,規劃公司不斷勾勒工業開發利益,居民相當無奈。

開發工業園區,破壞農業土地,政府的圈地徵收,讓彰南大糧倉出現危機。鄉親奮力抗爭,反對污染環境,不只保護自己生計,也希望保障千萬消費者,食物無污染的權益 

我們的島【彰南糧倉大危機】
06/23(
) 2200首播
06/28(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溪州鄉
關鍵字
台糖, 濁水溪, 彰南, 自救會, 工業區, 水尾村, 閒置土地, 彰濱, 廖本全, 圈地, 橡膠業

彰化南部的農業區,農作產量豐富,是台灣第二大糧倉,但是一項產業園區開發,計畫設置在農業區內,讓彰南大糧倉面臨污染風險。當地居民群起反對,希望捍衛生存權益,也為廣大消費者,守護潔淨農地,保護台灣的糧食生產基地

影片網址

工業區大進擊 

摘要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半個世紀過去,隨著經濟蓬勃發展,台灣的工業區遍地設立,從最早六堵工業區的五十四公頃面積,到現今已開發的工業區面積達四萬多公頃,其中由官方及民間完成編定、整體開發的工業區,數量約七十餘處。

台灣工業區的設立與開發,深受產業結構轉變,以各種不同面貌或名稱出現。民國六十年楠梓加工出口區的建立,讓台灣吸引大量外資,跨上外貿大國的地位,到民國七十年後,政府陸續開發超大型工業區,容納石化、水泥等工業體系,也在各縣市廣設綜合工業區,便利中小企業投資設廠。

民國六十九年,新竹竹東的丘陵地上,一項跨世紀的產業轉型計劃展開,新竹科學園區的出現,意謂台灣產業轉型提升到高科技領域,開啟工業區的新型態,大量以科學為名的工業區,成為當今最新的工業區開發形式。

在歷史進程中,工業區的開發,的確對台灣工業發展做出重大貢獻,但是在全力拼經濟之下,許多因為工業區開發,所造成的污染事件、不當開發、土地閒置等問題,都完全被壓抑在經濟論述之下。

從三晃化工、RCA、長興化工等可追蹤來源的污染事件、到綠牡蠣、農地污染、河水污染等未確認來源的污染事件,這些污染事件都直接或間接指向附近存在的工業區,造成當地居民對工業區的高度不信任,也暴露許多早期工業區的規劃,多半只提供工廠營運的基地,卻未提升環保的對策。

民國六十年後大量出現的綜合型工業區,成立的動機除了促進地方工業發展、增進地方稅收,另一點重要原因就是為了收納早期在「家庭即工廠」口號下,遍立農地、田野的中小型工廠。這些工廠在污染無法改善下,四處污染田野,集中到工業區統一處理,在解決污染發生上,的確是良性的思考。

但是,許多小型工業區,在經費及人力的限制下,環污設備缺乏或不足,工廠集中後,卻形成更大的污染源頭。根據工業局對工業區內工廠的管理,針對污染排放超過標準的工廠,依法開出罰單及改善通知書。開罰,有助改進污染現象,但是年年開罰,不僅暴露污染常存的問題,也說明工廠或工業區本身,無法改善污染的事實,而台灣土地能承受多少污染傷害。

工業區設立後,污染防治設備的不足,造成不斷發生的污染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工業區的不當開發,卻是造成巨大的生態損害。從台灣生態地圖觀看,從宜蘭龍德、利澤、桃園觀音、新竹香山、台中臨海、彰化彰濱、雲林麥寮、台南安平、高雄林園等工業區,工業區設置在海岸附近,讓西部沿岸幾乎為大型工業區所圍繞。再加上許多挑選河川、濕地、山坡等區域設立的工業區,台灣工業區幾乎佔據台灣所有重要的生態地理位置。

在早期一切講經濟的年代,這些生態地理位置,成為都市的邊陲,或者民眾口中的荒郊野外,開發成為促進繁榮的方式。一塊塊工業區被開挖出來,一處處生態環境被掩埋到水泥地底。

到現今,生態環保意識抬頭,人們懂得珍惜生態的可貴,但是政府部門卻沒有放棄繼續開發工業區的動作,尤其在老舊工業區處處閒置的狀況下,依然積極開發。

如果工業區不夠用,開發還有必然道理,但是工業區處處閒置,還依舊不斷開發,就顯得十分詭異。台灣產業結構的轉變,科技工業發達、傳統工業式微,形成高科技工業區不斷開發,傳統工業區日益凋零的處境。政府並未充分利用這些閒置的園區,協助大小企業進駐,反而妄顧生態,執意開發。

不可否認,工業區的發展,為台灣經濟創造奇蹟,但在奇蹟的背後,卻是用高度的生態環保成本所換取。現今應該思考如何細膩的兼顧生態與經濟的平衡,以永續的觀念發展台灣,告別工業區大進擊,處處開發的灰色年代。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竹東鎮
  • 高雄市
  • 楠梓區
關鍵字
工業區, 閒置土地, 工業革命, 土地徵收, 產業轉型, 廢水排放, 放流, 污水處理廠, 環境正義, 竹科, 科學園區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閒置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