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道地下化

鐵路地下化風暴-鳳鐵反重劃

摘要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陳家座落在高雄曹公圳旁,近百年的光陰,伴著圳水共生。十多年前,曹公圳開始整治,恢復過去的歷史樣貌,陳家樂見其成,接受徵地,配合政府施政。迫遷戶詹雅琴回憶,「我們這個房子,以前是三合院,這裡以前就是我們的大埕。民國九十五年,曹公圳開始整頓,把曹公圳拓寬,所以我們本來有間房子,就這樣犧牲來配合,已經讓他先徵收一次。」

整治完成的曹公圳,引入處理過的水源,乾淨的河道,優美的小徑,讓陳家體驗我家門前有小河的美景,成為親友羨慕的生活空間。隨著鳳山鐵路地下化工程進行,吵雜的火車即將消失,陳家前有美麗水圳,後有新興車站,有如雙喜臨門,家園環境一夕變得幸福雙倍。但是,想像的美好,現實卻是殘酷,因為鐵路地下化後,高雄市政府計畫進行85期市地重劃,重新開發車站周遭八公頃多土地。

陳家位於重劃區西側,規劃重劃區的道路用地上,房屋面臨拆除,屋主陳文華不解原本是鐵路地下化工程,為何新增市地重劃,變成要拆除他的家園。他指出,「99年行政院准鐵路地下化而已,就是說站體本身而已。鐵路改建到地底,現在出來變成很龐大的土地開發案。」

鳳山車站地下化後,空出的地面,目前正在興建車站。鳳山車站反重劃迫遷自救會指出,重劃爭議在於,車站前面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蓋馬路,為何保留空地,卻拆除民屋興建道路。鳳山車站反重劃自救會陳先生表示,「15米道路開通到這邊來,從鐵皮到這邊來,完全已經超過15米,為什麼一定要保留台鐵地,然後去拆民宅。」

在重劃區東側,有片歷史久遠的聚落,大約有一百多戶,部分居民向鐵路局購地,已經居住半世紀。迫遷戶蔡明珠說明,「日據時代就開始,我們剛開始來住的時候是承租,房子全部都是木板建造,租完之後,台鐵說他要賣,叫我們跟他買土地,所以我們就買了。」蔡劉嫦娥居住在簡易磚屋內,雖然簡陋,也是安身住所。她的女兒蔡明珠表示,當地房屋多半老舊,坪數不大,面臨重劃,很難重新配地居住,政府應該有妥善安置計畫。

關心鳳山歷史文化的建築師許志誠,更擔心重劃區已經拆除台鐵宿舍,未來再拆除老聚落,無異是將曹公圳與鳳山車站鳳山一帶,從清治到日治的歷史區域,全部拆除破壞。建築師許志誠指出,「我們知道鳳山老城,是一個230多年的老城,當初日本人為了讓日人跟漢人,能有所區隔,等於是在都市外圍,在老城外圍去做居住和行政中心,這個紋理跟護城河,跟曹公圳的水域,連結也是非常密切。」

面對反迫遷居民的抗議,高雄市政府地政局土地開發處處長吳宗明表示,陳家位於車站出口前方,規劃在道路用地,未來會以配地方式處理,「陳先生本身坐落的這個基地,他自己的私有土地,大概有四分之一左右,在原來所謂道路用地的部分,他向台糖所承租的土地,計畫就是道路用地,基本上都不能容許建築使用,經過重劃後,我們把陳先生的土地,換到面臨15米的道路。」

柯劭臻律師協助迫遷戶進行行政訴訟,指出陳家地價相當值錢,市府不以市價徵收處理,反而以重劃來規避負擔。她表示,「這個案子最不合理的地方,目前要被迫遷的東側和西側住戶,其實是要開一條馬路,所以正常來講,既然是要開路,應該是用徵收的方式,但是市政府為了要規避徵收給的地價太高,所以用重劃的方式,來跟市民換土地。」

至於重劃區東側的舊聚落,高雄市政府表示會有拆遷補助,「現在他們所拿到的是地上物的拆遷補償費,以及租金、遷移費的補貼,如果原有持有土地參加重劃之後,沒有辦法配地,還有差額地價的給付,目前大概有十四位民眾,因為他們持有的土地面積比較小,我們鼓勵他們合併配地,將來可以合併利用。」

柯劭臻律師擔心聚落內都是弱勢人民,未來將成迫遷風暴,她指出,「我相信市政府不敢面對的,就是東側的居民,一些上百的老住戶,這些住戶很多因為當初曹公圳整修,房子已經被徵收一部分,再加上他們的房子,都是住了一甲子的老房子,所以很多都是出租給一些低收入戶,或一些遊民,將來這一塊,像是高雄果菜市場一樣,很悲慘迫遷的案例。」

鐵路地下化後,地面進行市地重劃,高雄市政府表示,開發利益都是由地主分享,但是自救會指出,重劃區七成土地是國有地,用來興建車站與建設商業區,卻把馬路、公園蓋到人民土地,未來車站商辦大樓,就有驚人利益,這是鳳山車站重劃案,最不合理的地方。

重劃案已走到協議配地,配地位置和房屋查估賠償,都是問題,一旦走完所有重劃程序,就是拆屋的開始。陳家女兒陳美姿原本只是快樂的小市民,高興城市不斷發展,但是面臨拆屋迫遷,才瞭解偉大的城市下,總是有群被犧牲的人們。

城市在發展,一個個區塊,換上新的風貌,但是土地上的老居民,看不到未來幸福,卻得為保護家園,奮戰不已。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曹公圳整治, 鐵道地下化, 土地重劃, 土地開發, 都市計畫, 反迫遷, 土地徵收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鐵路地下化風暴-南鐵反迫遷

摘要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陳蔡信美的家,緊鄰台南鐵路,半世紀以來,火車經過的吵雜聲音,成為日常風景。她回憶過去蒸氣火車時代,火車不只吵,還有濃臭的煙霧。鐵道旁的人生,雖然吵雜,卻也是辛苦購買的家園,她和先生精心打造了溫暖的居住環境。

二十多年來,台南市區的鐵路地下化,像是個美麗的夢想,讓吵雜的聲音消失,居民可以過著安寧的日子。陳蔡信美表示,「84年規劃要地下化,我們也聽了二十多年,所以地下化我們會贊成,在原來的鐵軌下做地下化。」1998年,台南市政府提出鐵路地下化計畫,以原軌道地下化,並借用居民部分土地,建設臨時軌道,讓火車通行,居民都欣然同意。

2007年,鐵路工程改建局以增加西側距離,保護國定古蹟台南車站,縮短工期,減少交通衝擊,和增加地面路廊等理由,改為東側不設臨時軌,採用永久軌,並以明挖覆蓋方式,施作在東側。工程需拆除的住戶,採取區段徵收。總長8.23公里,原先估計拆除407戶,2014年市府再次統計,拆除323戶,確立永久軌東移的鐵道地下化計畫。

陳致曉發現鐵道地下化東移計畫,嚴重侵害人民權益,組成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展開抗爭,要求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說明為何變更東移,以及徵收的必要性。當時賴清德表示,「這個重大建設,希望大家手牽手,歡歡喜喜,來解決一個個問題。」但是受迫遷戶陳媽媽表示,「我要他出來看一下,民眾的環境和聲音,你要選,什麼就可以自己出來,為什麼現在選到,就不能出來。」

江太太從事畫作裱框工作,是台南招牌老店,鐵道東移開發,將她五十多坪的四樓家園,拆到只剩六坪,根本無法再居住。江太太擔憂,未來不只失去家園,甚至也失去謀生能力。「我勞保什麼都沒有,一個月只能領三千多塊的國民年金,如果沒有做生意,我的生計,吃飯都有問題。」

被徵收戶陳先生的家園,同樣面臨拆除,一條工程線一劃,家園就消失。他的家,歷經二代合力購買建設。母親病倒,年幼就外出工作,建設家園的過程,萬分艱辛。陳先生本來想,房屋負債已了,終於可以安適生活,子女未來也不必煩惱房屋問題,家族可以脫離貧窮,但是徵收一來,打破所有美夢。

南鐵地下化東移案的爭議,在於鐵道地下化,永久軌是否必須東移,以及地面是否需要拆除房屋,建設公園道。台南市府以交通安全,都市縫合為由,堅持必須徵收拆除。但自救會認為,原軌地下化或鐵道東移地下化後,讓居民能搬回重建,同樣能達成目的。

東移案自2012年正式推動,2016年內政部通過台南都市計畫,進入徵收審議程序,不過問題並未結束。在北區徵收戶中,東移鐵道經過十三樓長榮新城旁邊,需要徵收部分土地,但是居民擔心工程將危及大樓安全。進入地下室,就是長榮新城的機電房,居民指出,鐵道工程可能切過地下室,對大樓機電、消防設施造成問題。

2017年6月,鐵工局舉辦南鐵工程北區徵收公聽會,陳致曉與自救會成員前往抗爭,聲援長榮新城的住戶。但是公聽會一開始,鐵工局員工與警方,檢查入場民眾的背包,立即引發抗議。

鐵工局說明工程連續壁的施作方式,表示「連續壁有26米,要做比較深的,很厚的一個RC。」自救會和居民質疑,「如果你設計上的瑕疵,造成任何事故,包括生命財產,或任何公共安全,貴公司是不是要負完全的責任?」但是鐵工局回應「施工的時候,如果萬一有,比如說災變等狀況,會去檢討,災變原因是怎樣。」

接續北區徵收第二次會議,自救會要求舉辦聽證會,釐清所有爭議,但是會議主席鐵工局規劃組副組長施文雄拒絕,強調依法不必舉辦聽證。自救會群起抗議,高呼「程序違法、會議無效」,並撒冥紙抗議,遭到警方強力排除。自救會陳致曉表示「政府一路就是在走程序,對於問題完全沒有正面回應!」

地方徵收公聽會結束後,內政部舉辦徵收審議小組會議,審議徵收合理性,政大教授徐世榮與自救會,朗讀內政部長葉俊榮著作,要求舉辦聽證,釐清徵收必要性與合理性。徐世榮表示,「其實政府要辦聽證,是沒有問題的,根據行政法107條,政府如果碰到重大事項,覺得有必要,是可以辦聽證會的,現在政府就是說,這是得辦,不是應辦,就說沒有法律依據。」

台南市府以地下化解決交通安全,建設公園道促進城市發展,作為徵收必要性理由,強調對受徵收居民的權益,已經有照顧宅安置計畫。前台南市都發局局長吳欣修表示,市府團隊曾經一一拜訪居民,盡力溝通並解決問題。根據台南市府統計,到2017年8月29日,已經有221戶,申請照顧住宅,大概占整個比例的八成。」

台南市府強調高達八成登記申請照顧宅的居民,其實很多是去申請,未必同意拆除,因為還在等待評估徵收的合理補償。被徵收居民林先生表示有去登記,「我們同意給他拆,同意給他們挖地下化,但是要拆我們的房子,也要有相當代價,要對等,不要說差太多。」他計算兩邊價格,「新屋那邊要九百多萬,當時估我們這邊老屋,只有一兩百萬、兩三百萬,這樣實在太離譜。」

新的照顧宅建立在仁德區,已經進行土地重劃的台糖農地上,台南市府通過建設公司的新大樓建案,並委由興建照顧宅。目前市府公告照顧宅一坪約十多萬,被徵收住戶的住宅,補償還需等待查估與價購會議,才知道能領多少錢,夠不夠買新屋,會不會再負擔房貸。被徵收戶居民強調,照顧宅坪數小,價格高,根本無法照顧居民。

仁德區內的台糖土地,經過都市計畫進行都更開發,自救會強調,鐵路東移地下化後,地面寬闊的公園道,連通台糖開發土地直達市區,創造土地利益,就是政府執意要徵收開發道路的理由。居民陳先生表示,「公園道在沿線那邊,東移之後,把原來的路變成公園道,但是你看這邊過來都是台糖的土地,那邊沿線,全是台糖的空地,有多大利益,我們可想而知。」

陳蔡信美的人生,原本規劃老年可以自在旅行,但是徵收一來,一切改變。現今陳媽媽不只要陪著兒子陳致曉到處抗爭,還要照顧因徵收而生病的先生。陳蔡信美表示「這是我們兩個,用所有心血蓋的房子,所以先生就一直悶,憂鬱,就這樣一直,就變成這樣。」

開發案目前已到內政部最後的徵收審議程序,一旦通過就是拆除時刻。面對工程問題,徵收合理性,市府、鐵工局表示已經召開過工程論壇,依法進行徵收會議,已經完備所有程序。但是居民要求舉辦聽證,釐清所有問題。抗爭六年,相關官員紛紛調職升官,自救會還在持續反徵收運動,對他們而言,鐵道東移像是變調的插曲,讓人生走上抗爭之途,沒有出口,也沒有退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反鐵道東移, 鐵道地下化, 土地徵收, 區段徵收, 南鐵, 都市計畫, 居住權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鐵道地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