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劃區

黎明新村的挑戰


【省府宿舍系列】
黎明新村的挑戰

摘要: 
1950年代,兩岸關係緊張,為了分散行政中心都在台北的風險,省政府疏遷到中部,陸續建置了好幾批省府宿舍。在省府單位上班的李茂吉,跟著疏遷來到台中,住進了1975年完工的黎明新村,這是最後一批公家宿舍,共有一千多戶。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元昱
剪輯 陳忠峰

四十多公頃的黎明新村,延續當年新市鎮的規劃理念,把辦公室跟居住環境結合,不同的是,由於社會思維改變,黎明新村不再是只有居住權的公家宿舍,還開放給住戶購買。


跟其他省府新市鎮一樣,黎明新村採取低密度開發,享有大片綠意、完善公共設施、生活機能健全,即便到了今日,還是難能可貴的居住環境。大樹、綠地跟好空氣,讓黎明新村的房價高漲,好環境,讓人捨不得搬離。 

其中,沿著社區外圍的黎明溝,一直是居民的生活重心,黎明溝守護著社區,提供周遭農田灌溉和社區雨水排放,河堤旁綠樹成蔭,早晚都有居民散步乘涼、欣賞生態。黎明溝的存在是居民的驕傲,也是社區推動社區營造的重點,居民對於生態復育充滿期待,自發性維護這條溪流。


時代不停翻轉,原本以農為主的台中市,迅速進入工商時代,在台中市1986年第三次通盤檢討時,黎明溝對面的農地被變更為住宅區,稱為「第二單元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佔地186公頃,為了增加土地完整性,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重劃會,把失去灌溉功能的黎明溝加蓋,作為建地使用。

在居民眼中全長四公里的珍貴水系,在重劃單位眼裡,是大約三公頃的可建築用地。2010年在社區居民搶救下,只保留住位於黎明新村內的四百公尺河溝,其餘都遭到填平。

明溝變暗渠,居民認為黎明溝吸納雨水的能力,大打折扣。他們抱怨,四十年來流暢的水文系統,在上游失去活水進駐,下游又無法排放的情況下,變成了斷節殘幹,水找不到出路。


因此,當得知重劃會還要填掉黎明溝南側支溝時,雙方衝突再度引發。南側溝是黎明溝的支流,過去也做為灌溉使用,如今只有排水功能,重劃會以交給地主土地完整性為由,準備加蓋南側溝,重新改建排水溝。

極端氣候下,降雨量暴增,時有所聞,居民擔憂未來水勢宣洩不如預期,尤其在南側溝的排水改建工程裡,其中一處設計最具爭議,因為配合土地所有權的關係,要「截直取彎」,改成三個九十度直角。

居民利用下班時間召開民間公聽會,商討對策。社區內不乏水利專家,看到重劃會規劃的排水方式,也覺得荒謬。多次陳情抗議下,台中市府找來重劃會召開協商會議,就水溝是否該使用社區公有地?排水溝該怎樣走?希望取得雙方共識。


一條露天河溝,反映出人對自然的態度,過去小朋友可以親水玩耍的河溝,在重劃思維中,被埋入地面,見不了光。

經歷了四十年歲月的黎明新村,被快速崛起的重劃區包圍,它的位置是大家眼中的一塊寶地。過去,中央也曾計畫賣掉黎明新村公有地,做為商業區,最後在地方政府反對下作罷,但長期關心中部發展的劉曜華觀察,開發威脅一直都在。

黎明新村的獨特,不只是它省府宿舍的背景,還有老社區與人、與河之間的故事,台中市政府解除禁建限制後,開發不斷,有故事的老社區顯得更加珍貴。當早期的市鎮藍圖,碰上現代化的新市鎮,在時代交替中如何縫合才不會走味?挑戰不只是黎明新村的,也考驗著台中市政府。


公視 我們的島【黎明新村的挑戰】
06/08(
) 2200首播
06/13(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省府宿舍, 黎明溝, 都市防災, 都市規劃, 重劃區, 單元二

1950年代,兩岸關係緊張,為了分散行政中心都在台北的風險,省政府疏遷到中部,陸續建置了好幾批省府宿舍。在省府單位上班的李茂吉,跟著疏遷來到台中,住進了1975年完工的黎明新村,這是最後一批公家宿舍,共有一千多戶。

點土成金


點土成金

摘要: 
最近這幾年,竹北市突然熱鬧繁華了起來,昔日的農田,變成一棟棟的高樓大廈,高鐵站的進駐,加速了農村變遷,取而代之的是新穎的商圈型態。有人喜歡竹北市嶄新的風貌,有人卻感嘆竹北的農地越來越少,在時代變遷下,農地的消逝代表了什麼含意?而我們對於未來生活的環境,又懷抱著什麼樣的期待與盼望?

採訪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元昱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招牌上斗大的『璞玉田』二字,指的是新竹縣政府早在2001年,就計畫配合高鐵,在竹北、竹東、芎林一帶推出的「璞玉計畫」,後來改名為「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由交通大學主導,希望以交大竹北校區為軸心,設計一個高科技研發的產官學聚落,吸引高科技人才進駐,帶動高鐵週邊的地方發展。

2009129日內政部都委會通過「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主計畫,園區規劃有447公頃,包含82公頃的ICSOC產業專區、40公頃的交大竹北校地、和325公頃的優質生活區,預估超過三萬五千個就業機會,並創造千億元以上的產值。

台知園區採預售式區段徵收,先預售產業專用區作為開發經費,未來地主可以選擇領回配地的40%,或是公告地價加四成的現金補償。期待開發的居民,組成「璞玉計畫促進會」,希望加速推動開發時程,勾勒著未來的美好藍圖,彷彿已經看見新市鎮繁華的景象。

但也有人不這樣認為,因為光在竹北市,就已經有四次以上的土地徵收,從縣治一期、縣治二期到新竹生醫園區、高鐵新竹站等開發案。再加上這一片被鐵皮圍籬圈住的荒地─台灣大學竹北校區,原本新竹縣政府希望借助台灣大學的號召,帶動地方發展,於是早在1998年,就提撥了22公頃土地給台灣大學,但到現在只蓋了一棟大樓,望著荒草蔓生的空地,讓一心期盼開發的竹北市民,相當失望。

反對土地被徵收的居民們也組織「反璞玉計畫自救會」,並發動連署,希望能阻止璞玉計畫的開發。

世代生活在竹北市的陳發生,今年已經七十多歲,還住在老三合院裡,神明廳掛著父親寫的朱子格言,正是客家文化「晴耕雨讀」的最佳寫照,陳發生同時也是當地稻米產銷班的班長,他估計這一次的徵收案,消失的農地有三百公頃左右。

這些還生活在當地的農民年紀大了,也有人還希望能夠保有種菜跟居住的生活環境,繼續享有寧靜的農村生活,但是在開發浪潮之下,這些都是未知數。

透過這次的案例,贊成與反對的意見,恰恰反映了每個人對土地利用的看法不同。長期關心台灣土地的地政學者徐世榮,擔憂今年通過的產創條例,中央政府的稅收減少,自然也影響到地方政府財源的分配,會更積極地進行土地開發,他認為如果長期發展下去,台灣的土地政策,會產生嚴重問題。

同樣面臨開發壓力的,還有竹東市二重埔,原先這裡被規劃做為新竹科學園區三期的用地,但在居民的反對聲浪下,國科會也經費不足,於是宣告放棄徵收。2006年新竹縣政府推動都市計畫,要徵收土地做開發,又造成當地居民意見的分歧;無獨有偶的,住在苗栗縣竹科四期竹南基地上的農民們,也因為想要持續保有農耕生活,而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

層出不窮的抗議土地徵收事件,主要是在地居民的聲音,從來沒有真正被重視過,即使辦了說明會,政府也說得不清不楚,居民無法解除疑惑與不滿。徐世榮認為,真正的民眾參與,應該回到行政程序上舉辦聽證會,讓正反兩方居民的意見,都能切實的評估進去,而不是像現在,只是表列的意見陳述而已。

不論市地重劃或是土地徵收,開發案讓農地不斷地流失,但卻又沒有一套依附的準則,到底我們的農地開發,是否有限制的終點?農發條例第九條清楚寫明『中央主管機關為維護農業發展需要…應擬出農業用地的需求總量,並定期檢討』,但在這幾次的土地徵收爭議中,卻都沒有聽見農委會的聲音。

這些問題回到源頭來看,就是每個縣市的整體規劃,在現行的法規中,只有大範圍的跨縣市的區域計畫跟市區的都市計畫,獨獨缺少屬於各縣市自己的空間計畫,也就無法做通盤考量。

每個人都想要過更好的生活,但這些必須仰賴良善的規劃,城鄉該怎麼發展?生活的空間要有怎麼樣的遠景,如果土地發展失去管控,台灣的土地樣貌又會呈現什麼樣的面貌?而我們生活在這座島嶼上,又怎麼能安心地安居樂業。

側記:

這幾年,抗議土地被徵收的農民不斷走上街頭,大聲吶喊著『良田不願被徵收』,在經濟掛帥的今天,大部分的事物,都以經濟產值看待,土地的價值也被量化了,但土地徵收其實並不只是表面,還有背後所隱藏的當地聚落文化、生物多樣性、居民的土地情感等等。今年420日,由政大地政學者徐世榮和三十多位教授連署投書媒體,認為台灣的土地徵收,已經到了浮濫的地步。徐老師以鄰近的國家日本相比,台灣的土地面積是日本的十分之一,每年的徵收案件卻是日本的十倍,從這數據來思索,政府該是正視我們的土地徵收政策的時候了。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新竹市
  • 北區
關鍵字: 
璞玉計畫, 台知園區, 區段徵收, 預標售, 竹科園區, 重劃區, 璞玉田, 都市計畫

最近這幾年,竹北市突然熱鬧繁華了起來,昔日的農田,變成一棟棟的高樓大廈,高鐵站的進駐,加速了農村變遷,取而代之的是新穎的商圈型態。有人喜歡竹北市嶄新的風貌,有人卻感嘆竹北的農地越來越少,在時代變遷下,農地的消逝代表了什麼含意?而我們對於未來生活的環境,又懷抱著什麼樣的期待與盼望?

黎明溝的未來


黎明溝的未來

摘要: 
隨著時代演變,昔日的農業社會,逐漸轉型為都會型態,台中市也不例外,許多農地都變更為高樓林立的住宅區,為了更完整的利用土地,大多數的灌溉渠道都被一一填平。眼前正在施工的是民間自辦的市地重劃,屬於台中市整體發展區,最近卻可能要填平一條自然河溝而引起爭議…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隔在黎明新村和重劃區中間,黎明溝長約四、五公里,民國七十五年的都市計畫,把位在重劃區內的黎明溝劃設為住宅區,預估填平後的土地面積將近三公頃,而整個單元二的重劃區,開發面積有186公頃,由富有土地開發公司所主導,將規劃做成低密度的別墅住宅區。

黎明新村是台灣省政府南遷時替員工規劃的社區,這裡生活機能完善、空間寬廣舒適,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理想家園。沿著社區外側的黎明溝,就像是護城河般,這幾年在社區居民有心護持下,流動著清澈的水、魚兒成群,也是鳥兒喜歡棲息的地方。

昔日,黎明溝的對岸,都是綠油油的農田景觀,現在取而代之的,是整平後的黃土地。除了擔心自然生態遭到破壞,最讓當地居民憂慮的,萬一遭到填平,黎明溝的區域排水會產生問題。雖然土地開發公司表示,會設計四條排水渠道,用箱涵的方式來疏通排水,不過,這樣的施作方式讓水利署工程單位退休的當地居民也不能感到安心,認為大雨來時,誰也無法確保暗渠是否能即時宣洩這麼龐大的水量。

諸多的爭議,讓土地開發公司和黎明新村的居民,數度召開協調會議,但彼此的想法仍有很大的落差,一直無法取得共識。而黎明溝的存廢還面對一個難題,未來重劃區整理好之後,原來的灌溉水系將不會進入黎明溝,黎明新村中間的四百公尺因為不屬於重劃區,因此會被保留下來,但是一旦失去活水的進駐,水源就只有家庭污水的排放,容易產生公共衛生上的疑慮。

最好的作法當然是保留下整體水系,但這又牽涉到重劃區地主的權益,這一場黎明溝存廢與否的戰役,演變為自然生態與土地利益之間的角力戰。填平後的黎明溝土地,粗估市價就有十五億元以上。

這一次事件,同時突顯了土地重劃政策一直存在的隱憂,為了城市發展能夠有完整的規劃,土地重劃是重要的工具,但是在重劃過程中,往往對於當地的文化景觀、人文習俗、自然生態都會產生衝擊,該要如何找尋平衡點?

以往城市規劃忽視生態的結果,犧牲了都會區難得的自然空間,也讓我們警惕,未來在進行都市規畫的時候,不能只是看重劃區的經濟價值,要如何將生態的考量納入,才能讓我們所生活的城市更加美好。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黎明溝, 區域排水, 都市計畫, 重劃區, 黎明新村, 國有地

隨著時代演變,昔日的農業社會,逐漸轉型為都會型態,台中市也不例外,許多農地都變更為高樓林立的住宅區,為了更完整的利用土地,大多數的灌溉渠道都被一一填平。眼前正在施工的是民間自辦的市地重劃,屬於台中市整體發展區,最近卻可能要填平一條自然河溝而引起爭議…

小來的等待


小來的等待

摘要: 
一棟又一棟的豪宅、百貨公司在這裡搶建,這裡是台中市目前地價最高的第七重劃區。就在這寸土寸金的地帶,埋藏著一個橫跨四千年的故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我的名字叫「小來」,出生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台中。早在漢人還沒有來到台中盆地之前,我和我的爸爸媽媽就已經住在這裡了。我們可是道道地地台中的原住民呢。本來我以為我們的故事永遠沒有人會發現,但是,就在民國九十一年五月第七期重劃區開始動工,挖到我們的家園,我們的故事在一千多年後又重見天日了。考古學者把我們的家,取名叫「惠來遺址」。

考古學者探測發現,惠來遺址的範圍廣達十五公頃,可以說整個七期重劃區就是位於史前遺址上。早在小來和他的親戚住在這裡以前,就有三群不同的人先後在這裡居住過,他們分別屬於距今45003000年的牛罵頭文化、3000年到2000年前的營埔文化、以及4002000年前的番仔園文化。

俯身葬是中台灣鐵器時代最流行的墓葬方式,小來和他的親人也都是採用這種俯身葬。但是這一群人從哪裡來?當時他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這些年來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的考古學者們在遺址現場努力拼湊出過去的圖像。

雖然惠來遺址出土已經五年了,但是大部分的台中市民對於遺址仍然相當陌生。走進目前遺址保留區144號抵費地,現場像是個荒廢的工地,看不出任何規劃與管理。民國九十五年,曾經發生野狗入侵的事件﹔遇到颱風大雨,考古現場便成了大水坑,史前文物便這樣浸泡在水裡。

雖然台中市政府聲稱,將規劃144號抵費地為遺址公園,但至今沒有看到任何積極的作為。早在去年三月,古蹟審查委員會便將惠來遺址列為市定古蹟,但台中市政府卻遲遲沒有公告。於是民間團體組成惠來遺址保護聯盟,透過各種管道陳情、抗議,台中市政府的回答卻是「惠來遺址是否要現地保留,目前仍有爭論」,以及市長胡志強在議會公開表態「將不會公告惠來遺址為市定遺址」。

市政府遲遲不公告惠來遺址為市定遺址的理由是什麼?關鍵還是在於商業利益。從五年前到現在,144號抵費地的地價預估從14億飆漲到30億,如果公告為市定遺址進行現地保存,台中市政府未來將無法標售此塊土地。

然而,在主政者眼中,惠來遺址的價值究竟為何?對於一個城市、甚至是全台灣的文化來說,這樣的遺址又有怎樣的意義?

遺址尚未公告,而「小來」還在等待。等待更多人的了解,等待一個深根在土壤裡,而不是漂浮在空洞虛華中的城市。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重劃區, 市地重劃, 考古, 古蹟, 文化資產, 文化保存, 惠來遺址, 標售, 國有地

一棟又一棟的豪宅、百貨公司在這裡搶建,這裡是台中市目前地價最高的第七重劃區。就在這寸土寸金的地帶,埋藏著一個橫跨四千年的故事……

搶救惠來之謎

搶救惠來之謎

摘要: 
這裡是台中市七期重劃區,原本人跡鮮少的農田荒地,隨著新市政中心、古根漢美術館等,大型計劃在此定案而急速發展…

記者:林佳穎

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台中市七期重劃區惠來里,首次發現史前繩紋陶文化遺物。經過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人類學組緊急調查探測後,更確認遺址範圍廣達十五公頃。也可以說整個七期重劃區就位在史前遺址上,只是過去從來沒有人發現。

 

惠來里遺址是七十多年來台中市所發現的第四處遺址區,先前發現的遺址都因為工程開發而嚴重破壞,除了足以證明台中盆地曾經有史前人類存在以外,其餘的文化早已無從考證。

 

這次在惠來里台中市政府擁有的144號抵費地上挖掘出的遺址,讓台中盆地史前文化的研究重現曙光。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考古, 惠來遺址, 文化景觀, 都市計畫, 台中七期, 重劃區

這裡是台中市七期重劃區,原本人跡鮮少的農田荒地,隨著新市政中心、古根漢美術館等,大型計劃在此定案而急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