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劃

我期待

我期待

摘要: 
新店碧潭,依山傍水,風景秀麗,但在明媚風光下,有些問題只有在地居民才知道。當政府施政與民眾生活有落差,怎麼規劃才能更貼近民意?一種名為參與式預算的政策工具,讓居民握有主導權,打造家鄉願景,也期待藉此彌補差距…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許中熹
剪輯 許中熹

新北市新店國小教室內,正在進行參與式預算工作坊,一群人討論著新店碧潭的未來。林正山曾跟著文史團體走訪新店,在他眼中,這裡有著精采人文歷史、豐富自然景觀。碧潭水岸可以串連國校路,變成環狀觀光步道,還有著百年流傳的人力擺渡,這些都是珍貴特色。從觀光步道到藝文園區,林正山想利用參與式預算,讓在地觀光走得長又遠。


從巴西崛起的參與式預算,由下而上,經過地方民眾共同討論,提出方案,再投票表決,一起決定把公共預算用在哪裡,讓政府預算做最符合民意需求的使用,同時也能凝聚當地公民意識。

參與式預算來到台灣以不同面貌呈現,現在各地政府推出的參與式預算,預算來源各有差異,實施方式也不同,面對這個新興工具,大家都在找尋適合方式。


新北市城鄉局推動的參與式預算,偏向社區營造,地點是新店國小旁,這棟兩層樓的舊校長宿舍,原本以活化校長宿舍周邊為主題,要選出兩個提案,各給予四十萬,總預算八十萬元。

新店國小師生們,從校長宿舍單點利用提出構想,社區居民則希望有更大尺度,幾次工作坊的舉辦,都要求城鄉局把提案範圍擴大到碧潭周邊。在民意要求下,新北市城鄉局把規劃範圍擴大到碧潭。

在新店住了三十多年的楊小姐,第一個想改善的就是家門前的國校路。這段道路起伏不平、人車爭道,行走其中的老人與小孩險象環生,居民對此詬病不已。楊小姐認為,參加新店的參與式預算提案,就有機會改變生活環境。她認為,民眾應該勇敢表達心聲,共同督促政府提出改善計畫。


有人從觀光角度期待新店發展,有人從生活圈來看新店規劃,林小姐則對政府屢屢把公有地拿去蓋大樓感到不解,在提案中,希望公有地能獲得妥善運用,真的把地用在公共利益上。

經過工作坊四個月的討論,逐漸形成共識,加上新店國小師生的提案,共有九個提案具體成型。在正式發表提案這一天,小小的校長宿舍,擠滿關心民眾。難得有機會決定未來施政,老老少少、坐著輪椅的都前來投票,為了讓更多民眾能參與,人來人往的新店捷運站前,也設有投票箱。

票選結果出爐,由林正山的整體園區規劃案和林小姐的愛戀碧潭案獲選,但民眾的參與階段就到這裡宣告終止嗎?對於後續執行,如何跨局處合作?在地團體和居民仍有不少疑慮。

從工作坊舉辦、討論過程,可以看到民眾對城市規劃有著更多期待與想法,但目前政府推動的參與式預算,大多還是以單次單點的短期目標為主,對公民參與來說,足夠了嗎?


長期關心公民參與的呂家華認為,參與式預算有其功效,但不該只是表面模式套用,以現行的都市計畫制度來看,民眾參與空間顯然太少,是導致雙方常發生衝突的主因。

關心都市發展的團體觀察,缺乏民眾參與的規劃,只會讓城市規劃離真實民意越來越遠。為了突破現有制度困境,呂家華和公民團體、北市公民參與促進會,在台北市籌劃兩處試點計畫,要在擬定都市計畫前期,先導入公民參與,未來希望建立一套制度,推廣到全市。

城市規劃不再全由專業者操作,公民參與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但除了參與式預算的推動,結構性問題是不是也要去面對,才能真正落實開大門的公民願景


 公視 我們的島【我期待】

11/21() 2200首播
11/26(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都市計畫, 都更, 參與式預算, 重劃, 公民參與, 審議式民主

新店碧潭,依山傍水,風景秀麗,但在明媚風光下,有些問題只有在地居民才知道。當政府施政與民眾生活有落差,怎麼規劃才能更貼近民意?一種名為參與式預算的政策工具,讓居民握有主導權,打造家鄉願景,也期待藉此彌補差距

1400公頃的開發


1400
公頃的開發

摘要: 
台中城市周圍環繞著農地,保留著歷史紋理,然而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不斷吞噬這些土地。有些居民高興土地增值,有些居民卻惋惜生態消失,在兩極化爭議下,台中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春耕開始,江慶洲在農地上,進行土壤改良,希望改良後的土地,能實現友善耕作心願。他去年也做過同樣的事,在另一塊田區改良土壤,收成一年後,農地面臨開發,無法再耕種,只能再找農地,重新來過。

江慶不是個案,因為在台中市,目前有高達1400多公頃的土地,面臨重劃都更。這裡的土地重劃規劃歷史已久,原本有限制開發規範,卻因為地主抗議,不斷訴訟,市政府於是全部開放,形成現今1400公頃土地,分期公辦都更的狀況。

台中市南屯區,因為鄰近高鐵,規劃有高鐵門戶計畫,將近140多公頃土地,也將要進行重劃都更。面臨開發的鎮平、中和里一帶,是台中城市開墾的源起,有悠久歷史。在重劃區域內,大面積是農地,居民依然維持耕作,田埂旁的大樹,成為居民口中的台中金城武樹。

農地、老樹以外,更有許多老屋,四合院的建築結構,有著高聳屋身,精美雕花,說明老屋不凡歷史。研究歷史文化的黃慶聲,在老宅圍牆上比劃著,說明當時如何利用圍牆,防禦盜匪。

來到另一棟古宅,屋主特地走到屋後,展示保存良好的水道系統,說明當時如何用水、排水,老屋如何建立生活系統。對徵收重劃,屋主表示,老屋要不要保留可以商量,但多年來政府沒有明確表示,讓他們不知該如何因應。面對重劃開發來臨,黃慶聲為老宅子奔走,希望透過文資審議,保留這些歷史建築。

台中市土地高度開發,讓許多環境團體相當憂慮,擔心城市的激烈變動,造成農地與人權的衝擊,青年姜盈如舉辦討論會,邀請官員與專家學者到場和民眾對話,釐清重劃開發憂慮。

面對開發引發的種種問題,台中市府官員表示,重劃開發必須進行,徵收手段也無法避免,市府也鼓勵地主自辦都更。盈如指出,過去已開發的重劃區,蓋了一堆豪宅,成為炒作工具,卻讓很多居民流離失所,重劃都更的意義在哪裡?

面對都更問題,學者指出,以徵收方式來重劃都更,並不是唯一的更新方式,其實透過公共設施改善,老屋修繕,都可以顧及地方歷史脈絡。

南屯區中和里下牛埔庄,一棟社區老屋正在修繕,當地發展協會,透過老屋再生方式,希望打造一個社區故事館,帶動地區發展。下牛埔庄也是台中歷史悠久的古聚落,有著百年土地公廟,和眾老屋與老樹,幾年來推動社區發展,吸引許多遊客到訪。不過社區同樣面臨重劃都更,土地可能被徵收開發,社區努力將化成泡影,部分居民希望能保留庄頭,讓人看見過去歷史。

農地上長出新的秧苗,江慶洲的農耕計畫,希望種出土地價值,讓人瞭解農地在都市滯洪和生態保育的功能,不該完全用來開發。開發巨輪改變著台中,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讓台中走上不歸路,在流離失所與破壞生態問題中,打造一座水泥之城…

公視 我們的島【1400公頃的開發
03/07() 2200首播
03/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重劃, 都市計畫, 都更, 江慶洲, 黃慶聲, 高鐵門戶計畫

台中城市周圍環繞著農地,保留著歷史紋理,然而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不斷吞噬這些土地。有些居民高興土地增值,有些居民卻惋惜生態消失,在兩極化爭議下,台中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最後的南屯溪


最後的南屯溪

摘要: 
台中市都會大擴張,農田消失,自然河流大量截彎取直,在台中第十三期土地重劃中,南屯溪僅剩的自然河段,正在等待一個保留的機會…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採訪/撰稿 陳佳利

台中市南屯區,原本有一條蜿蜒的南屯溪,一路紀錄著城鎮發展的軌跡,然而在民國84年,南屯溪面臨整治,大部分被 截彎取直,原本25米寬的曲折河道,變成寬度只有10米的筆直排水溝,幸運的,在台中市第十三期重劃區的範圍裡,南屯溪還保有一小段自然河道。

許多文明伴河而生,河水奔流,不但帶給大地生機,也孕育文明發展,就在舊南屯溪周圍,科博館考古團隊,發現了珍貴的史前文明寶庫。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屈慧麗表示,麻糍埔遺址目前發現的遺物,有三千多年前的牛罵頭文化遺物,兩千多年的營埔文化遺物,還有一千多年前的番子園文化遺物,豐富程度,超乎想像。


千年文物之外,舊南屯溪畔散落著先民溯河而上的拓墾痕跡,清代古墓、列為暫定古蹟的樹德山莊與輔之居,以及當年農民載運甘蔗的五分車鐵道遺跡,這些歷史痕跡與河流相關,但是在開發壓力下,這條文化母河卻難保自然容顏。台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講師黃慶聲說,第十三期重劃並沒有把這個天然河川就地保存,反而要填平作為住宅區。

為了因應台中市的後期發展,十三期重劃區在97年進行規劃,98年獲得半數地主同意,99年公告重劃計畫,分成四個工區,範圍230公頃,除了少部分工廠,原本大都是稻田。位於第一工區的舊南屯溪,是農民的灌溉水源之一,重劃之後農地變建地,不再有灌溉需求,將要填平舊南屯溪。


為了讓重劃後的土地有最大的面積、最方整的輪廓,蜿蜒的河流往往被犧牲。

如果舊南屯溪被填平,消失的,是文化的連結、生態的美好,還有現今已經越來越稀有的天然滯洪功能。

「重劃利益,上游享受,作大水,下游承擔…」位在十三期重劃區下游的楓樹里居民,擔心水患問題,聚集在南屯溪前,拉起布條提出抗議。南屯區楓樹里里長陳志通表示,自從民國84年,南屯溪整治之後,溢堤事件不斷發生,最嚴重的是卡玫基颱風,楓樹里有三分之一都淹大水。


市府的計畫裡,將在學校與公園用地設置五個滯洪池,容納水量五萬立方米,來處理重劃區內,南屯溪與麻園頭溪的洪水。逢甲大學水利工程與資源保育學系教授許少華表示,河流本來就是地勢比較低的地方,順應自然作滯洪池才是順理成章,如今要另外找地挖深再導水,是增加工程成本,捨本逐末。 

南屯區位在大台中地區的下游,上游有越來越多的開發,加上這一帶的防洪都是十年洪泛頻率、二十五年不溢堤為設計標準,面對極端氣候的暴雨,勢必承受高於以往的淹水風險。逢甲大學水利工程與資源保育學系教授許少華表示,稻田變成建地,無法吸納,雨水迅速進入排水系統,遇上暴雨,排洪往往出問題。


當地居民急著保留舊南屯溪,提出將兩個兼具滯洪功能的學校用地,與溪畔帶狀土地交換的建議。但是先前市府為了因應極端氣候,而進行排水計畫調整,已經造成重劃作業延宕兩年多,在這個時間點要進行計畫變更,台中市政府地政局表示並不可行。地政局重劃科科長唐仁梂進一步說明,地主同意的是原來的都市計畫,如果現在貿然作變更,勢必引起更多的抗議,加上重劃期程已經到了一定的階段,因此傾向按照原來計畫執行。 

台中市議員何文海則表示,招標在即,現在提出保留有點晚,重劃已經延宕兩年多,進度嚴重落後,三千多個地主非常著急。


急的,不只是舊南屯溪的保留,溪畔的考古遺址,今年初才開始挖掘,也在與重劃的開發腳步賽跑。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屈慧麗說,學校用地裡面是不是可以有考古遺址的保留,或是把學校用地的位置跟考古遺址的位置交換,怎麼樣整合,需要在公眾平台,好好討論。

十三期重劃因為排水計畫調整而延宕,如今能否先就其他沒有爭議的區域先行動工,為舊南屯溪爭取時間,讓生態與文化能有圓滿的未來,一切在正式動工之前,都還有機會。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南屯溪, 重劃, 五分車, 鐵道, 滯洪池, 排水系統, 開發

台中市都會大擴張,農田消失,自然河流大量截彎取直,在台中第十三期土地重劃中,南屯溪僅剩的自然河段,正在等待一個保留的機會…

留下大里農地


留下大里農地

摘要: 
黃澄澄的稻穀收成,該是充滿歡樂氣氛,但是台中大里的這些農民,在歡喜收割背後,卻有著隱憂,因為他們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收成?

採訪 林燕如 于立平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張光宗  緣起

「巡田水」是張定雄每天的例行工作,他是大里都市計畫區段徵收自救會會長,也是台中農田水利會的小組長,張定雄說,這裡的良田每公頃可以生產上萬台斤的米,讓大里農民覺得很驕傲,可是當擴大大里的都市計畫啟動,這些農地將一一消失。

由台中市政府規劃的擴大大里都市計畫,預計徵收範圍,涵蓋大里溪東北側的日新里、東昇里、西側的大里里和大里溪整治工程用地,共計211公頃,預計花一百多億元,徵收之後將重新規劃作為住宅區、商業區和零星工業區等等,但是卻沒有農業區的設置,讓想要繼續務農的居民大為不滿。  受到影響的不只是農田,還有百年聚落。早在清乾隆年間,大里區就有先民渡海來台的開墾歷史,他們在這裡落地生根,形成聚落。也有人從異鄉來到這裡,開創事業。白手起家,對他們來說,徵收不只是換個地方重新開始,而是要放棄曾經努力的一切。  徵收的來到,打亂了許多人的生活。像是巫先生和朋友集資買地興建家園,由於分割後只擁有24坪,按照現行區段徵收的方式,用市價估算後,不管是現金領回或是配地領回40%的土地,都無法讓他擁有同樣的居住空間。    

還有生活在大里溪旁,像謝慶東一樣,早在日治時期就在河川地開墾的農民,他們向政府承租土地,納付租金,沒有土地所有權狀,這次徵收也會使他們被迫離開。

對於未來,他們感到茫然,因為政府的規劃裡,並沒有看到配套方案和安置作業。於是不願被徵收的民眾,揚起反對旗幟、抗爭到底,冒著低溫來到凱道前,發出怒吼。他們四處陳情、寄送公文,也發動連署,希望阻止政府的徵收腳步。

追溯這個都市計畫的緣起,是民國78年為了大里溪的整治計畫,由大里市公所提出申請,希望一併擴大都市計畫到600多公頃。不過,民國86年時,內政部都委會以當地人口成長有限,避免產生過多的都市用地為由,一直沒有通過審議。一直到民國98年大里市公所將範圍縮小到398.98公頃,審查才通過。

但是十幾年前的都市計畫,到了今天,評估情況已經有所不同,需要重新檢討。逢甲大學都市計畫系教授劉曜華認為,現在的擴大大里都市計畫,不但沒有解決現有非法和合法工廠存在農地的問題,反倒又增加住商用地。

俯瞰台中市都會區密密麻麻的住宅,二成六的空屋率,高居全台之冠,這次擴大大里都市計畫還會再產生143公頃的住商用地。這幾年台中市政府市地重劃的土地有1400公頃,加上區段徵收將近700公頃,合計超過2000公頃,這麼大面積的開發,是否在容許範圍內,劉曜華認為要從大台中整體評估。  都市擴張,對環境衝擊也令人擔心,許多農地被徵收做為建地,都市防洪功能,會不會就此瓦解?  張定雄帶我們走訪一處處已經開闢的重劃區空地,現場荒草蔓生,鐵絲網下之前都是農地,當農地變建地,飄揚的不再是稻浪,而是一幅幅斗大的建案廣告。  當歷史聚落隨著開發逐漸消失,當農地裡長出來的不再是稻穀,而是水泥建築。城市就像得了一種名叫開發的病毒,一個不小心,被密集的水泥建築包圍,終將癱瘓。  生活在城市,難道就只能有一種面貌,都市計畫並非只有開發,而是提供更豐富多元的生活型態,更適合人居的生活,才能讓這座城市繼續美好下去。

側記

這十年,台中市的變化,就像是搭了噴射機,一下子飛得又快又高,豪宅高樓如雨後春筍般,密集程度讓人驚嘆不已,市地重劃和區段徵收案件頻頻,但大多依照十幾年前的都市計畫進行。合併為大台中市之後,也欠缺通盤的都市計畫檢討,開發時很少進行地面普查,導致經常發生計畫道路穿越歷史建築等事件,或許在創造這麼多可建築用地後,台中市政府該回頭看看,土地還要再這樣開發下去嗎?未來台中市想要展現的,會是何種面貌?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大里區
關鍵字: 
徵收, 都市計畫, 農地, 自救會, 工業區, 河川, 大里溪, 開發, 工廠, 重劃, 建地, 空屋率

黃澄澄的稻穀收成,該是充滿歡樂氣氛,但是台中大里的這些農民,在歡喜收割背後,卻有著隱憂,因為他們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收成? 

老建築拉警報


老建築拉警報

摘要: 
民國100年9月20日凌晨,天還沒亮,一台怪手駛進百年古蹟瑞成堂,撞倒門樓,毀壞內牆,推倒梁柱,四處散落的土磚碎裂滿地。警方拉起黃色封鎖線,怪手駕駛者早已逃逸無蹤,現場只遺留下這台怪手,大家都在找兇手到底是誰?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怪手攻擊後的瑞成堂,現場十分凌亂,看不出原本的模樣,珍貴的文化資產,一夕之間,東倒西歪。

1927年,曾經擔任台中市南屯庄的庄長(相當於現任區長)黃清江興建了瑞成堂,回顧瑞成堂被破壞前的模樣,三合院的建築形式加上仿巴洛克式的廊柱,中西合璧的設計,融合了清代、中國、日式等風格。小小宅院裡,我們看到了台灣歷史的縮影。樑柱上的彩繪更是精巧,是當代鹿港師傅郭氏兄弟的作品,不管從歷史和藝術的角度來看,瑞成堂都具有保存的文化價值。


於是在今年622日,文史工作者黃慶聲提報瑞成堂為古蹟,711日台中市古蹟審議小組列為暫定古蹟。99日瑞成堂通過審議指定為市定古蹟,都還來不及公告,920號凌晨,瑞成堂就遭到不明人士駕駛怪手摧毀,震驚整個文化界。面對慘劇,關心文史人士既痛心又不捨,手持白玫瑰召開祈福記者會。  類似事件在台中市已經不是第一起,20098月張慶興堂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只有短短五天的光景,就遭到惡意拆除,被譏笑為台中市壽命最短的歷史建築,到現在還沒有破案。這次連市定古蹟瑞成堂都遭到破壞,讓台中市政府繃緊神經,緊急展開搶救行動,組成『瑞成堂古蹟緊急搶救小組』,除了強調原地原貌重建,還增加消防設備和24小時保全,加強警方巡邏。


經過專家會勘,市府預估這次的修復經費,大約要三千萬元,文史工作者江慶洲提醒政府在修復過程裡,不要為了搶快,而忽略常民生活的細節。也希望藉著修復瑞成堂的機會,開放公民參與,讓民眾對老宅產生感情,當地居民和瑞成堂的生活記憶,得以延續下去。

不過,古蹟為什麼會面臨威脅?我們從高處往下看,瑞成堂的四周都已經被夷為平地,這片空地是高鐵新市鎮自辦重劃區,當地人稱為第五單元,重劃範圍大約七十公頃,而瑞成堂就位在第五單元的25米龍門路計畫道路上。



計畫道路的開闢和古蹟保存的爭議不休,713日的研商會議裡,市府做出變更計畫道路的結論,台中市府估計需要10個月的時間來做變更。
瑞成堂遭到破壞後,市府第一時間就下令第五單元重劃區無限期停工,直到查明真相,對重劃公司來說,時間就是成本,自然大為不滿。我們回顧1986年所定案的台中市都市計畫,早期規劃往往忽略古蹟或是歷史建築,在規劃圖上一條線劃過去就是開發,時至今日,規劃者在設計道路的思維,也該有所改變。


長期以來,文史團體也擔憂,不具有文資身份的老建築,在缺少文資法的保障下,更難抵擋開發的壓力。根據江慶洲的估計,在台中市西南屯區的開發下,至少有三十座以上的大宅院消失,而這些都足以代表台中市開拓史的那段歲月。

像是這棟和瑞成堂距離不到五分鐘車程的慶元堂,也是文史工作者想要極力保存的對象。慶元堂融合了閩、客特色,正身三開間,保留了許多客家建築的精神,紅磚牆面上的浮雕裝飾細緻,彰顯當時主人對後代子孫文武雙全的期待。



在黃老師的解說下,我們想像著先民們的生活,瞭解當代故事,每個設計都有它的用意,老建築可以說是最佳的見證者,然而,市府所規劃的高鐵門戶專區,卻有可能摧毀慶元堂,目前老屋的所有權人意見不同,慶元堂保留與否,仍有很大的變數。

面對這些被忽視的老建築,2010年一群關心台中市文史的人士,就提出文化先行的訴求。希望政府關注這些不符文資身份的老建築,要求編列文化基金,以作為維護管理之用。


文史團體認為在瑞成堂事件過後,更加證實台中市都市計畫需要細部檢討的必要性,在開發前就先做好文史調查,就能避免後續的爭議。

學者提出城市規劃者的思維要有所改變,不能再以淨空來作考量,要如何在舊建物、老樹中,架構新風貌,是未來都市規劃者的責任,如果不從觀念去做改變,一座老是需要搶救文化的城市,更顯得文化城的荒謬。

文化城的根基,就建立在這些故事和建築當中,如何善用這些文史資源創造城市的新風貌,才能讓文化城市一直存在下去。

 

【採訪側記】

人類生命有限,很多故事都是透過建築流傳下來,當我們一方面急著拆除老建築和老樹,一方面卻又在廣告中行銷具有文化地景和動人故事,顯得矛盾又錯亂。我們該如何在舊社區聚落,打造屬於這個時代的新姿態,又要如何把我們的生活記憶,注入老建築,是社區營造更深層的新課題,如果只是徒留老屋形體,缺少更細膩的操作和討論,文化保存和土地開發,將會一直是兩條平行線。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瑞成堂, 文化資產, 巴洛克, 古蹟, 歷史建築, 重劃, 都市計畫, 慶元堂, 開發, 開路

民國100920日凌晨,天還沒亮,一台怪手駛進百年古蹟瑞成堂,撞倒門樓,毀壞內牆,推倒梁柱,四處散落的土磚碎裂滿地。警方拉起黃色封鎖線,怪手駕駛者早已逃逸無蹤,現場只遺留下這台怪手,大家都在找兇手到底是誰?

老樹之聲

老樹之聲

摘要: 
一個是擁有300年歷史,果樹圍繞的老聚落;一個是藏身市中心,老屋與老樹錯落的社區。在都市開發的聲浪下,誰替老樹發出呼喊?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台中市環中路兩邊,放眼望去到處是被夷平的農地,路旁還保有一小片樹林。沿著小路走進林裡,你會意外地發現一個世外桃源,古老的門樓與廳堂記憶著300年來大台中開拓的足跡,刺竹林與各種果樹圍繞著村莊,這裡是台中市最古老的漢人聚落─水碓。

水碓社區除了典雅的園林宅第,最珍貴的是擁有一整片的百年老樹,從清康熙年間開庄以來看顧著水碓18個世代的子民。每年初夏結實累累的果實,是先人留給後代子孫享用不盡的滋味。

水碓社區悠然閒適的氛圍,吸引著許多都市人來這裡歇腳。學校老師也帶學生來這裡體會先人留下的美感與智慧。這天,二十多個大學生要在水碓學習自給自足的生活,他們用老樹的枝幹當柴火,在古老的大灶廚房裡,七手八腳地準備午餐。

江慶洲帶著大學生走到附近農地。這幾年台中市如火如荼地進行都市重劃,水碓社區附近的土地,大部分都被徵收,原本的農村被推土機移為平地。在一整片光禿禿的土地中央,僅存著一塊被刺竹林圍繞的古厝,這是1927年南屯地區的庄長所興建的宅院─瑞成堂,因為都市開發也即將被拆除。

台中市鎮平里,已經有43座像這樣的三合院被剷除,傳統的聚落被一棟又一棟的鐵皮工廠所取代,這些違章工廠像癌症一般侵蝕著土地,但政府部門似乎視而不見。

水碓附近的農地,一坪已經喊價到十萬以上,田裡到處插滿土地買賣的招牌,如今水碓聚落的面積已經減少了一半。為了保護聚落的完整性,台中市原鄉文化協會向政府部門爭取,將水碓聚落畫為公園預定地。

然而非法開發的壓力仍然存在。台中市政府在民國99年認列的72棵珍稀老樹中,水碓社區就佔了37棵。這些老樹雖然已經被認列,但是台中市政府遲遲沒有公告保護。江慶洲擔心,這些老樹隨時可能因為非法開發而被破壞,於是號召台中市二十多個地方社團,發起保護樹木連署,希望台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能早日通過。

同樣面臨開發壓力的,不只是水碓。位於台北市市中心的溫州社區,保留著許多日據時代留下的宿舍與老樹,這些老屋與老樹,彷彿是一個個暫停的音符,紓緩著都市裡緊張的節奏。最近居民卻發現,老樹無端地被攔腰砍斷。

今年四月初,溫州社區兩棟由軍方管理的閒置日式宿舍中,一棵榕樹被未表明身分的施工人員砍斷,兩天後另外一棟台大所屬的日式宿舍,為了要拆除既有的圍牆,牆邊的老樹也被砍斷。居民擔心倚牆而生的另一棵珍貴老樹將會不保,向北市文化局投訴。老樹為什麼會被砍?溫州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何承翰指出,這幾個地方是都市更新的熱門地點。

在土地開發的巨大商機下,目前除了地方政府的自治條例之外,並沒有中央層級的法令可以保護這些樹木。

在水碓聚落、在溫州社區,老樹依舊付出甜美的果實,默默地保護著人們。而我們又以什麼回報老樹?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水碓, 瑞成堂, 工廠, 徵收, 重劃, 更新, 都更, 古蹟, 樹保條例, 溫州社區, 日式宿舍, 台北市文化局, 道路開發

一個是擁有300年歷史,果樹圍繞的老聚落;一個是藏身市中心,老屋與老樹錯落的社區。在都市開發的聲浪下,誰替老樹發出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