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雨

呼吸的風險PM2.5

摘要
點上一柱香、燃燒紙錢,祈求生意興隆、閤家平安。元旦豔麗的煙火秀開始了一年的期待。走過車水馬龍的城市,公車專用道上車輛從四周呼嘯而過。秋冬時節,冷冷的空氣,經常灰灰濛濛的… 遇到這種情況,有時想咳嗽、呼吸有點不順、眼睛微微刺痛,感覺空氣中似乎有,看不見的什麼…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家住高雄,去年秋冬發現空氣品質不好,每天上班都看到空氣霧濛濛的。上環保署網站一查,發現空氣品質真的很不好,主要是懸浮微粒濃度很高。這個發現觸發她想了解能見度與空氣品質之間的關聯,於是從2012年2月,開始了連續100天的觀測。

她的做法是,每天從高雄辦公室往柴山方向連續拍攝,觀察後發現柴山真是千變萬化,而這些變化跟季節、天氣型態大有關係。她發現,「2月跟3月柴山有一點不同,2月可看到一點柴山的線條,3月幾乎都看不到。4月對流比較旺盛,擴散比較好;5月夏季擴散很好,5月1到10日,有六天狀況比較好。」

她的發現證實,即使不看監測數據,也可以從天氣觀察空氣汙染的情形。視線不好時不一定是水氣產生的「霧」,而是因為細懸浮微粒PM2.5粒徑小,陽光碰到折射後影響能見度,這種情形稱為「霾」。

「以台灣來說,北部的情況是霧的機會比較多。」天氣風險管理公司總經理彭啟明指出,中、南部卻是霾的情況遠大於霧,搭高鐵只要過了苗栗以南,就可以看到一大片霾,大部分都是空氣汙染所引起。

今年8月起PM2.5納入管制

空氣中飄浮著一顆顆看不見的灰塵,稱為懸浮微粒,顆粒有大有小,小於或等於2.5微米(µm)的粒子,就稱為細懸浮微粒PM2.5,只有頭髮直徑的1/28。PM2.5隨著呼吸進入人體直達肺泡,引發心肺疾病、長期暴露甚至會引發癌症,已經成為全球最關注的新興污染物。從今年8月起,PM2.5納入台灣空氣品質管制並啟動標準監測,是30年來重大的空氣品質立法。

工業化較早的英美,在1960年代就有《空氣清淨法》,台灣也在1975年制定《空氣汙染防制法》,管制懸浮微粒PM10、臭氧、氮氧化物、硫氧化物、一氧化碳等五個汙染物,同時以「空氣汙染指標PSI」來呈現空氣品質。

環保署監資處處長朱雨其表示,PSI是美國比較早期的指標,以這5個指標汙染物換算,看那一個汙染物對PSI貢獻最多,就以那個汙染物當作指標汙染物。並分為5個空氣品質等級:良好、普通、不良、非常不良、有害。

到了1990年代,歐美從流行病學發現,只管制這五項污染物,不足以保障民眾健康,主要是懸浮微粒中,有更小的粒子PM2.5,鼻毛無法阻絕,一旦吸入對健康就有重大影響。

PM2.5對健康影響大

彰化基督教醫院兒科部部長錢建文指出,長期研究已明顯看出,PM2.5對健康有明顯效應。在心血管疾病方面,主要的影響包括缺血性心臟病、心律不整、心肌梗塞、腦中風。長期居住在PM2.5濃度較高城市的民眾,這些疾病的發生率都比較高。甚至某一天PM2.5濃度突然上升,當天或隔天,因為這些疾病去看急診、住院的人數也會上升。

研究顯示,PM2.5也是引發肺腺癌的原因之一,台灣吸菸人口逐漸下降,肺腺癌發生率卻逐年上升,目前一年約有7000個病例,許多肺腺癌患者並沒有抽菸。

錢建文表示,抽菸主要會引發上皮癌,肺腺癌上升跟PM2.5關係滿大的。

1997年,美國制訂PM2.5標準,2006年再加嚴管制,日平均每立方公尺35微克、年平均15微克。日本也在2007年跟進美國標準。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是日平均值25微克、年平均值10微克。直到現在,各國標準還在不斷檢討。

台大職衛所教授詹長權表示,美國2007年重新檢討PM2.5標準時,就提出PM2.5濃度達到每立方公尺10.7微克時,就可以看到健康效應。另外世界衛生組織在2005年的流行病學觀測也發現,當7.5微克時就有效應,最後才會建議PM2.5年平均標準應訂在10微克。

反觀國內,由於PM2.5成因複雜、管制困難,環保署直到2011年以前都未立法管制。只從1996年起,在全國76個空氣品質監測站加裝PM2.5自動監測設施,希望了解台灣PM2.5的汙染情形。

PM2.5來源眾多  

環保署空保處處長謝燕儒分析,PM2.5有大自然產生的、有人為的。人為的來源又可分原生性、衍生性兩種。原生性包括汽機車、工廠排放、二手菸、燒香等燃燒行為。衍生性則是,工廠排放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在空氣中經過光化學反應後,轉成PM2.5的粒子狀態。

工廠排放的細微粒含較多有害物質

在眾多排放源中,有一大部分來自火力發電廠、石化廠、煉鋼廠等工業。而且工業排放的細懸浮微粒中,又含有較多有害物質,一旦沉降到地面,工廠附近居民的健康風險也比較高。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強調,PM2.5裡面有非常多成分是戴奧辛、重金屬成分,距離工廠近的民眾承受的汙染濃度也較高。

但遠離工廠的民眾,並不是就可以免除風險,工廠排放的汙染物,在大氣中經過複雜的化學反應,形成PM2.5。成大環境工程學系副教授吳義林指出,由於工廠排放的汙染物化學反應會很久,排放和受影響的地方會不一樣,影響範圍跟排放距離變大,例如六輕產生的臭氧,影響最大地區不在雲林,而是嘉義。

從嘉義縣番路鄉的高點往下看,整個嘉義市、嘉義縣,好像罩上一層厚厚的面紗,這就是細懸浮微粒造成的迷濛景象。

而歷年來發生的重大空氣汙染事件,也都是因為工廠意外事故引起,例如1965年東南化工硫酸氣體外洩,92位師生急性中毒。1978年中油氰氣外洩,1人死亡、443人中毒。1990年台塑仁武廠氯氣外洩,34人中毒 。

近年發生的重大空氣汙染事件包括:福國化工廠爆炸、彰化線西鴨蛋戴奧辛汙染事件、高雄潮寮空汙事件以及六輕多次大火等等。這些事件不但造成民眾急性中毒,農產品也受到汙染,顯示空氣汙染問題,同樣會影響人民飲食安全。

境外傳輸汙染大 卻難掌控

此外,工業汙染物還有跨境傳輸的問題,台灣位於亞洲季風區下游,東北季風盛行時,鄰近國家的汙染物也會傳輸到台灣,估計約38% 的細懸浮微粒,就是來自跨境傳輸。

在金門,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對岸廈門工廠林立景象,金門本地工廠、汽機車都不多,但受到對岸工廠的汙染排放影響卻很大。

前環保署監資處簡任技正張順欽說,金門的空氣品質狀況呈現明顯的季節性變化,夏天主要吹西南風,空品比較好。東北季風吹時,每年九月到隔年四、五月,空氣品質較容易受到來自中國大陸沿海汙染排放的影響,空氣品質較易超過標準。統計2011年1月到5月,總計有11天超過空氣品質標準。

 


位在嘉義和南投交界處的鹿林山測站,可以測出大氣污染物內多樣物質,對於跨境污染的調查研究很有助益。

為了監控境外汙染物,2004年環保署在海拔2880公尺高的南投鹿林山,設置空氣品質測站,包括中南半島生質燃燒、沙塵暴監測及預警,都依靠這個測站。

環保署監資處副處長李建德強調,東南亞生質燃燒主要來自越南、泰國、緬甸,每年影響台灣最明顯的季節是3月份。

中央大學大氣科學系助理教授王聖翔表示,春天時在鹿林山可以觀測到比較高的氣膠光學厚度,就是因為東南亞生質燃燒,氣膠從那裡傳送到台灣上空,約3公里的地方,就可以完整捕捉到。

中央大學大氣科學系副研究員許桂榮分析,3月高山常受到中南半島生質燃燒汙染物的影響,生質燃燒排放到這邊後,下雨把裡面的致酸因子,例如硝酸根、硫酸根全部帶下來,導致酸雨現象的發生。

有時特殊的天氣,也會引發河川揚塵,導致懸浮微粒瞬間飆高,像台東卑南溪口、高屏溪、濁水溪口的懸浮微粒,有時會上升到每立方公尺上千微克,空氣品質達到危險級。

詹長權觀察,1994年到2007年之間,以台北600萬人左右的都會區來看沙塵暴影響發現,這14年間有33萬2千多人死亡,其中心血管疾病28%、呼吸道10%。

另外心血管疾病在沙塵暴來當天就會升高,大於65歲更明顯。他指出,一次沙塵暴在台北600多萬人,會增加16個死亡,一年沙塵暴次數440個死亡,「這就是衝擊,這就是公共衛生的衝擊。」

柴油廢氣已是確定致癌物

為了了解空氣品質,環保署在六個交通流量大的路口,設置交通測站。環保署監資處科長劉志堅分析,交通測站所監測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pm2.5等各項汙染物,約是一般測站的2倍多。

另外台灣有20萬輛柴油車,其中跟民眾生活最密切的是公車,而今年6月,國際癌症研究署已經將柴油廢氣,從可能致癌,提高到確定致癌物質。

台北市公車專用道林立,民眾在公車專用道等公車,車輛從前後呼嘯而過,天氣風險管理公司總經理彭啟明站在公車專用道上量測,當多輛公車駛入專用道,廢氣加上揚塵,導致PM2.5瞬間升高。此外台灣有2100多萬輛汽機車,排放的汙染,也是細懸浮微粒PM2.5的重要來源。

環保署計畫推動柴油車,改用電動車來改善空氣汙染,但車輛政策一向不容易推動,過去包括淘汰二行程機車、補助瓦斯車等成效都有限,車輛汙染恐怕一時也很難大幅減量。

生活中的PM2.5來源可觀

此外生活周遭的PM2.5來源,除了汽機車、二手菸、傳統習俗的拜香、燒紙錢等跟燃燒有關的行為。另外煙火秀、蜂炮秀,也會導致下風處,汙染瞬間飆高。

彭啟明實地觀測,當101煙火一釋放,煙就往下游排放,距離七、八公里遠的古亭測站,懸浮微粒濃度在1個小時到達到每立方公尺43微克左右。他強調,那是1個小時的平均值,如果是瞬間最大值,則可能破百,如果在現場,恐怕還會達到300微克以上。煙火微粒中含有金屬及複雜化學成分,對健康影響很大。

民間推動立法

2010年,國光石化環評過程中,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提出「國光石化營運造成PM2.5與健康及能見度影響」。他強調PM2.5跟壽命的關係,國光石化營運後,全台每人平均會減少23天壽命,西半部能見度明顯減少50~200公尺。

這分報告引發各界對PM2.5的關注,隨後彰化醫界聯盟推動PM2.5立法,2011年2月邀請馬總統參加反國光石化餐會,馬總統當場承諾管制,並強調:「我回到台北就立刻要求環保署進行,該修法的修法、該修改行政措施的修改行政措施,務必要做到管制。」

馬總統的承諾,讓環保署有點措手不及,研究還未完成、監測時間太短、標準方法又未建立,因此過了半年都尚未對外發布任何訊息。彰化醫界聯盟認為,環保署立法速度太慢,於是他們舉行記者會、開國際研討會、並在2011年11月總統大選前,到總統府以及各黨候選人辦事處,邀請候選人參加研討會。

醫界聯盟強調,出生是國安問題,老年也是國安問題,老年人的健保支出很可怕,少子化導致兒童已經很少了,要好好保護他們的健康。除了制定政策,設定時程外,最重要是不能再讓高汙染的產業,在台灣繼續擴廠。

彰南動物醫院醫師林世賢質疑,「馬總統停掉八輕國光石化我們可以肯定,4月3日總統承諾要將pm2.5列入空汙管制項目,但至今已經7個月了,卻毫無作為,到底是馬總統無能、還是環保署無能又敗家呢?」

標準爭議

2011年12月,環保署終於發布「空氣品質標準修正草案」,將PM2.5納入「空氣汙染防制法規」,現行空氣品質標準包括:總懸浮微粒、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臭氧、鉛等七項,加計PM2.5後總計有八項。

謝燕儒說明,PM2.5空氣品質標準納入管制,標準是:24小時值每立方公尺35微克,年平值15微克,這個標準跟美國、日本一致,預計以10時間、到民國109年達成目標。

針對這個標準,各界有不同看法,主要是認為,不同地區空氣風險不同,標準也應該有所差異,不應該直接採用美國標準。另一方面,礙於馬總統承諾,工業部門不敢公開反對,民間團體卻一面倒認為標準定得太低。

環保署前署長陳重信表示,環保署一再宣稱現在預告的是與美國、日本同樣的標準,但美國每平方公里才30人,台灣平均600多人,「將同樣的數據套在我們身上,足夠保護人民的健康嗎?」

彰化基督教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葉光芃說,已經越來越多證據證明,WHO的標準還是沒有辦法保障人民健康,管制標準應該是沒有上限的。

謝燕儒則回應,訂定標準可以考慮兩個前提,一是健康效應,另一個是控制技術,美、日都以健康效應為主要考量,環保署也是以健康考量來訂定標準。

手動、自動監測惹爭議

然而引發爭議的還不只是標準,還包括監測方法。環保署監資處處長朱雨其表示,PM2.5的量測方式非常複雜,一般有人工採樣、連續自動監測方式;人工採樣又有炫風式手動法、衝擊式手動法兩種。自動方法又分為慣性質量法、beta射線衰減法,每一種方法所量測的數據都不一樣。

從2006年起,環保署在全國76個測站採用自動監測法,但發布標準後表示,世界各國都採用手動監測法,做為判定PM2.5標準是否達成的依據,未來台灣也會以手動法所測數值,來比對PM2.5標準是否達成。

環保署為了比對兩者差距,2011年4月起,在76個測站中的8個,以手動法監測,用意是比對手動、自動的測值差異。比對後發現手動比自動少了三成,這也引發外界質疑,環保署以更動檢測方式來美化空氣品質。

朱雨其表示,初步推斷原因是因為台灣的溫度、濕度高,手動時濾紙經過烘乾,所以測值比較接近真實值。他強調,一般都是以手動做為標準方法,在美國也是這樣,稱FRM。

不過前彰化基督教醫院眼科主任黃敏生不認同這個說法。他表示,台灣空氣不會因為改變一個方法就變好,「如果我們用這樣的駝鳥政策就可以把空氣變好,那請問我們的人民有感嗎?事實是人民還持續活有毒的空氣當中。」

另外,手動監測法3天採樣一次,自動監測法則每小時都有監測值,未來這2種監測方法該如何比對、民眾又要如何得知實際空氣品質跟標準差距多少、環保署要如何對民眾提出預警,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定論。

室內空氣品質未納管

另一項爭議是,目前《空氣汙染防制法》只管室外、不管室內,但在室內空氣不易流通,汙染可能更大。實際在車內點燃香菸就發現,PM2.5上升濃度相當驚人。

即便熄了菸,等到菸味都散了,PM2.5濃度還高到200多微克,相當於沙塵暴來時的數值。彭啟明曾實驗,在一個沒有冷氣的密閉空間,點菸後約需要一天,PM2.5濃度才能完全降下來。

然而二手菸對小孩的影響最大,小兒科門診發現,越來越多小孩咳嗽病例,許多就是因為吸入二手菸的微粒所造成。

錢建文表示,兒科醫學會統計,台灣兒童氣喘有逐年上升趨勢,10年前的發生率約3%~4%,現在是10%左右,10個小朋友就有一位是氣喘兒。這跟二手菸、 三手菸或空氣汙染,都有直接關係。

生活中如何減少暴露過多的細懸浮微粒?錢建文建議,家裡如果有易受感族群,包括小朋友、老人、有心血管疾病、氣喘的病人,要減少燒香的暴露,二手菸是絕對要避免的。

他也建議,民眾騎機車時最好戴口罩,雖然戴口罩無法完全阻隔PM2.5,但約可減少1/3。另外,當空氣汙染很嚴重時不要出門,而且要緊閉門窗,因為PM2.5室內、室外濃度很接近,室內可使用空氣清淨機來淨化空氣。煮菜時最好避免熱炒,或是要開除油煙機。

2011年11月8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室內空氣品質管理法》,未來指定的室內公共場所,包括PM2.5等多項空氣汙染物也會納管。不過這只限於公共場所的室內,住家、辦公室等私人場所還是要民眾自己提高警覺,才能減少空氣汙染。

而室內細懸浮微粒標準,應該如何訂又引發另一波討論,前環保署長陳重信認為,民眾90%的時間都在室內,而且台灣很多住啇合一的大樓,空氣品質非常複雜。至少針對一些敏感地區,例如醫院、學校等的室內空氣標準,應該比室外嚴格。

有了目標 如何達成?

環保署從今年8月起,實施PM2.5空氣品質標準,日平均值每立方公尺35微克,年平均值15微克。但目前除了東部地區,整個西半部全數超過標準。未來如何減少排放並達成目標,挑戰才剛開始。

目前環保署推動的減量措施,包括加嚴汽機車含硫量排放標準,大幅加嚴石化業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標準。謝燕儒表示,今年6月發布加嚴鋼鐵業燒結爐排放標準,主要在高雄中鋼有4座廠、台中中龍有2座,這些爐比較老舊,雖然符合現在的排放標準,但排放的量還可以再改善。

加嚴特定工廠排放標準可達到一定減量成效,但基於經濟考量,減量通常不足。學者認為應該從改變產業政策做起,同時建議燃煤電廠,應全面改燒天然氣。

莊秉潔舉例,通霄電廠從2000到2002年改燒天然氣後,排放的硫氧化物從1997年2萬公噸,減到2007年44公噸,減少了將近100%。

謝燕儒回應,電力業不管是粒狀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排放總量都很可觀(這些物質都是PM2.5的前驅物),已經開始跟台電展開研商,要求加嚴排放標準。

不過台灣的電力結構中,石油、煤炭占了八成,天然氣只占8%,天然氣成本比燃煤高,會增加發電成本,台電至今尚未同意加嚴排放標準。

總量管制未落實

目前台灣較嚴重的空氣汙染物,是懸浮微粒和臭氧,全國超過半數縣市一或兩項汙染超過空氣品質標準。

朱雨其分析,北部的空氣品質受到東北季風影響,冬天時相對比較差。南部冬天時因位於中央山脈背風面,擴散條件不好,從雲嘉一直到高屏,冬季到隔年初春空氣品質相對比較不好。

目前全國分為七個空氣品質防護區,2010年全國PM2.5手動年平均值19.84微克,其中高高屏汙染最嚴重,每立方公尺達到24.47微克,是宜蘭、花東地區的2倍,原因就出在高雄有高比例的重工業。

高雄市議員張豐藤表示,全國列管的空氣汙染廠家約7000多家,其中超過4成在高雄市,發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約占全國1/3,鋼鐵廠排放的二氧化氮超過8成,石化業的揮發性有機物也有1/3在高雄市。

為了改善高高屏空氣品質,民國88年環保署在《空氣汙染防制法》第8條中規定,汙染量大的地區可公告實施總量管制,在管制區內推動強制改善措施。

不過這樣一個立意良好的立法條文送到了行政院後,卻在空汙法第12條加註了必須「會同」經濟部一起公告,而經濟部基於經濟考量至今未同意公告,總量管制於是空有法規,至今卻無法落實。

張豐藤強調,如果不訂出總量管制,只有個別廠商的排放標準,即使已經超過空氣品質標準的地區,廠商還是會毫無節制持續增加。這樣最大的問題是,即使每根煙囪都達到標準,汙染總量卻會越來越多。

保障人民健康 才符合永續環境思維

錢建文表示,要達到標準,工業一定要增加成本做回收設備或改善空氣汙染。但另一方面,因為PM2.5減少了,人民健康改善了,節省的健保費用利益遠遠大於工業改善空汙,所付出的成本,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他強調,最重要是我們執政者的中心思想,他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其他技術性的東西,反而沒那麼重要。

細懸浮微粒PM2.5管制即將上路,是一項意義深遠的立法,但匆促立法下許多減量措施還未成熟,如果沒有減量決心,目標恐怕也很難達成。

然而空氣不只是環保問題,而且是人命、健康問題,以保護空氣品質為前提來思考政策以及人類行為,才符合永續環境的思維。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嘉義縣
  • 番路鄉
  • 彰化縣
  • 彰化市
關鍵字
空品, 懸浮微粒, 空氣汙染防制法, 致癌物, 空污, PM2.5, 健康風險, 境外污染, 跨境污染, 酸雨, 沙塵暴, 煙火, 室內空氣品質管理法

點上一柱香、燃燒紙錢,祈求生意興隆、閤家平安。元旦豔麗的煙火秀開始了一年的期待。走過車水馬龍的城市,公車專用道上車輛從四周呼嘯而過。秋冬時節,冷冷的空氣,經常灰灰濛濛的…
遇到這種情況,有時想咳嗽、呼吸有點不順、眼睛微微刺痛,感覺空氣中似乎有,看不見的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朱淑娟 柯金源 于立平 林燕如,撰稿 朱淑娟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葉鎮中 陳忠鋒,剪輯 陳添寶

彰火

彰火

摘要
政府是扮演火車頭的角色,領導國家發展的方向。一個電廠興建,攸關著產業與民生,彰工電廠主要興建的目的,主要提供工業用電,台灣高耗能產業偏高,造成單位能源所創造的GDP偏低,這是台灣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的證明。一直以來,環境污染成本以及因污染而衍生的健康成本,總是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被忽略,也許它不明顯,卻能反映在健保黑洞持續擴大的現象,當能源議題涉及更廣泛的全球暖化、地球永續的課題時,成為觀察政府遠見與作為的關鍵時刻。

1989年,彰化海岸開始填海造陸工程,成為彰濱工業區,其中,行政區屬於鹿港鎮的崙尾區南端,是台電「彰濱火力發電廠」的預定地。能源是個難解的習題,它是兩面刃,當我們享受能源提供的便利生活,也要付出代價。

2007年4月12日,環保署進行彰工火力發電廠開發案的環評審查,贊成與反對的勢力同時動員,在環保署門口展現民意,支持的鹿港人寥寥可數,但鹿港、福興的反對民眾則有200多人,形成強烈對比。贊成的民眾表示,蓋電廠的好處是有回饋金,而且電廠的污染物對鹿港沒有影響。彰化縣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揚認為,電廠會危害鹿港的古蹟、民眾的健康,台灣為了這些高耗能產業已經付出高額的環境成本。

鹿港開發甚早,清朝時鹿港是對大陸的通商港口,經貿興盛。在鹿港鎮內閒晃,隨處可見歷史的軌跡,鹿港的歷史建築與古蹟的密度,是全台第一。每年到鹿港進香、觀光的遊客就超過了五、六百萬人,鹿港文史工作者粘錫麟直言,「彰濱火力電廠在鹿港,是豬舍蓋在我們家客廳旁。」他表示,火力電廠所產生的硫氧化物,隨著雨水降落成為酸雨,造成古蹟慢慢被腐蝕掉,從文化古蹟保存的價值與觀光效益,對比火力電廠的功能,在天平的兩端,保存無價的歷史遺產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的!

從台61線的高架橋上看鹿港的天空,隱約還能看見遠處的八卦山,幾十年前天空清淨明朗,但工業發展排放各種污染物,已經讓天空蒙塵,在鹿港執業15年的葉宣哲醫師感受最深。從事胸腔科的葉醫師發現,鹿港跟呼吸系統相關的疾病,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從健康的觀點,他反對彰工火力電廠,尤其是肉眼不見的懸浮微粒,它會直接進入肺泡末端,阻礙二氧化碳與氧的交換,這麼細小的微粒,直接進入人體,還會造成心血管疾病。除此之外,火力電廠其他的污染物,對人體也會產生健康的影響。

在環保署的區分中,彰化縣屬於中部空品區,監測數據顯示,中部空品區在懸浮微粒和臭氧的管制上屬於三級防制區,是超過空氣品質標準的區域。在鹿港北邊十五公里有亞洲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南邊的雲林麥寮又有台塑六輕廠,以及即將設置的中油八輕和台塑大煉鋼廠,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揚表示,三級防治區是必須做總量管制,但環保署並沒有訂出管制量,民眾健康毫無保障。

福興鄉是台灣重要的牛奶產地,從過去反對焚化爐,到現在反電廠,嚴尹埕班長哀戚的說,「三十年前,政府要農業扶持工業,我沒話說,但現在工業已經很發達了,為什麼要犧牲農業。」2004年,環保團體公佈國內鮮奶中的戴奧辛含量偏高,戴奧辛主要透過攝食進入生物體,工廠所排放的戴奧辛會隨著空氣沉降在牧草上,這是造成牛奶戴奧辛含量偏高的主因。

原本種植牧草的農地,現在是一片荒蕪,因為酪農如果用自己種植的牧草養牛,鮮奶公司就不收購。酪農現在使用的牧草來自美國,成本比自己種植的牧草高兩倍,前陣子,農委會同意,生乳每公斤調漲三元,到最後還是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環境污染所衍生的健康和經濟成本,是由全民一起買單。而火力發電廠除了排放戴奧辛,酪農最擔心的是酸雨,嚴班長堅定的表示,酸雨會造成牛奶產量降低,甚至可能讓母牛流產的原因之一。

環境污染會直接造成全民的健康風險,之前鬧了滿城風雨的戴奧辛鴨蛋,排放大量戴奧辛的台灣鋼聯也在彰濱工業區,從酪農業、畜牧業、養殖業、農業,這些生產我們每天食物來源的產業,需要乾淨的環境才能確保安全無虞。從環境的觀點,盡可能減少污染產生,除非必要再談污染控制,彰工火力發電廠有沒有興建的必要性?

台電公司表示,台電用電計畫是以經濟成長,並參考專家學者的建議而規劃,目前行政院核定的備用容量是16%,彰工火力電廠如果不興建,在尖峰用電時,就可能電力不足。蔡嘉揚表示,政府一昧從末端的供給面著手,前端的策略性的手段,如節約能源總是成效不彰,流於喊口號的形式,沒有端出具體策略,台灣能源價格偏低,工業用電價格低廉,企業當然就不會努力節約能源、提高能源效率。如果前端「節流」的動作都做了,電還不夠用,蓋電廠我們沒話說,但現在並不是,蔡嘉揚氣憤的表示。今年,台電預估將虧損425億元,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無法落實,工業用電大戶享受便宜的電價,但台電虧損卻是全民買單。

當全球暖化議題成為世界各國必須一起面對的課題,削減二氧化碳排放,減緩溫室效應,是讓地球永續的關鍵,台灣平均每個人排放的二氧化碳高居全球第三,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而燃煤電廠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就佔了總排量的45%,台電仍持續規劃火力電廠的興建。台灣能源存在結構性的根本問題,能源使用效率低落是個不爭的事實,每單位能源的產值遠低於歐美各國,直逼能源使用浪費的美國。台灣能源使用大戶,包括石化業、鋼鐵業、水泥業,這些高耗能、高耗水,單位能源所創造的GDP低的產業,政府仍持續鼓勵發展,這是台灣能源使用居高不下的主因。從許多國家的發展經驗,能源使用慢慢減少,但經濟仍然可以持續成長。台灣把經濟發展與能源需求畫上等號的迷思,只從末端供給面著手,反映出政府面對能源結構與產業結構無力調整的弱點。

環評專案小組審查的結果,認定彰工火力發電廠不宜開發,有幾項理由。第一點,台電提出的電力成長計算方式,無法說服環評委員;再來是中部空氣品質已惡化,彰工電廠在設置,對民眾健康造成威脅;另外,全球暖化議題發燒,台灣二氧化碳排放名列前茅,也是環評委員認定不宜開發的主因。

在環評制度上,專案小組審查的結論必須送到環評大會決議,但是,環保署卻取消了四月、五月的環評大會,給台電補件的機會,而台電更要求展延,這是環評史的特例。民間團體質疑環保署是為業者護航,意圖拖過這屆環評委員的任期,有六位環評委員為此連署提出抗議。環評委員詹順貴說明,環評大會是聽取專案小組的建議,不需要開發單位一定要列席,環保署取消環評大會於法無據。

粘錫麟直言,這是破紀錄的不合理,環評制度是少數還算有正常機制的制度,環保署連這最起碼的機制都要毀掉,台灣還有法律嗎?連政府都不能遵守法律制度,台灣還有公理正義嗎?政府要自毀這樣一個勉強公平的機制,會失去民心,這不是民進黨政府過去努力所能挽回的。環保署綜計處長黃光輝表示,環保署不會這麼笨,刻意避開這屆環評委員,即使加開臨時會都要開。

法律制度是維持一個法治國家運作的圭臬,台灣宣稱是個民主法治國家,卻處處充滿人治的現象,面對行政院強力推動彰工火力電廠與台塑大煉鋼廠,環保署能否維持行政中立,考驗著主管機關捍衛環評公信力的魄力。

側記:

鹿港是一個值得細細品味的古鎮,每個古蹟、每個建築,都訴說著歷經不同時代的故事。走一趟鹿港,來個古蹟之旅,一定收穫豐盛。但是,看到古蹟修復的不同命運,難免感慨。一級古蹟龍山寺因為有企業贊助,慢工出細活,腳踏實地,從九二一地震修復至今,斥資一億多元,仍未完成,從古蹟修復的方式與心態,感受的出對古蹟的尊重與愛護之心。但看了八郊(清代的商業同業公會)之首的泉郊,修復完成後,古味盡失,書法、繪畫都感受不到它的藝術性,古蹟修復就是這樣子,「新」並不好,「古」才好,時間流逝的古,是古蹟最大的魅力與價值。

學科
開發, 能源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福興鄉
關鍵字
火力發電, 彰工電廠, 空污, 健康風險, 總量管制, 戴奧辛, 酸雨, 台灣鋼聯, 彰濱工業區, 食品安全, 全球暖化, 環評

政府是扮演火車頭的角色,領導國家發展的方向。一個電廠興建,攸關著產業與民生,彰工電廠主要興建的目的,主要提供工業用電,台灣高耗能產業偏高,造成單位能源所創造的GDP偏低,這是台灣能源使用效率偏低的證明。而一直以來,環境污染成本以及因污染而衍生的健康成本,總是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被忽略,也許它不明顯,卻能反映在健保黑洞持續擴大的現象,當能源議題涉及更廣泛的全球暖化、地球永續的課題時,成為觀察政府遠見與作為的關鍵時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天外飄來的酸雨

摘要
東北季風吹起,深秋的台灣,下雨的機會特別多。但很少人知道,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部地區更高達80%。而酸雨是跨國性的環境問題,台灣會下酸雨,除了本地的污染源外,更有許多隨著東北季風由大陸帶過來的排放物。面對這無國界的環境問題,民眾應有更多認知與關心。

當夏天遠離,東北季風吹起,台灣的天氣轉為陰冷有雨的天氣。雨中漫步或許帶來了些許深秋的浪漫,但是東北季風帶來的降雨,卻可能潛在您不知道的酸雨危機。根據長期監控台灣酸雨的中央大學林能暉教授研究,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台灣更高達80%,酸雨問題已經是普遍現象。

大自然的降雨本來就呈現弱酸性,但因為愈來愈多的工廠、車輛等排放出的廢氣汙染,將硫化物與氮化物排進空氣中。經過輸送、擴散、滯留在大氣中的這些氣懸微粒,和水氣結合,以濕沉降的降雨方式回到地面,PH值一旦小於5.0,就是我們稱的酸雨。

酸雨最常被觀察到的危害,就是造成湖泊的死亡、森林的衰退與土壤酸化。

湖泊如果酸度超過5.0,會造成魚蝦死亡,土壤長期累積酸雨的侵害,造成作物生長困難。而這些人們幾乎都難以察覺。

台灣從10年前開始進行酸雨監控,全台灣有12個測站,從12個酸雨監測站中得到的資料,可以明顯看出,台灣目前酸雨嚴重的地區,主要集中在北部。而在深究酸雨的污染源,有一半以上屬於境外污染,也就是大陸產生的污染隨著東北季風帶到台灣來降雨。在東北季風天氣型態下,大陸東北地區所釋放的硫化物,約 72 小時後逐漸傳送至台灣地區。大陸沿岸污染物更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到達台灣,尤其以長江下游的高污染區,對台灣地區的污染潛勢最大。

酸雨是跨國界的,一個國家的污染,通常是另一個國家受害。面對全球性的污染問題,需要的是跨國合作。也需要地球村的每一成員,拿出誠意與良心,共同為酸雨問題,思考出合宜的解決對策。

為了監控酸雨,桃園縣環保局號召了幾個國小的高年級小朋友,成為酸雨小尖兵。每天這些同學必須將清洗乾淨的桶子拿到戶外擺放,一旦降雨,小朋友必須蒐集雨水,並做初步的酸鹼度測試。看著小朋友日復一日、仔細不苟地參與酸雨監控工作,深切感受到,關心環境需要在地的力量,更期待這些酸雨小尖兵,未來能成為關心環境的先鋒。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關鍵字
酸雨, 跨境汙染, 林能暉, 懸浮微粒, 空氣汙染, 空污

東北季風吹起,深秋的台灣,下雨的機會特別多。但很少人知道,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部地區更高達80%。而酸雨是跨國性的環境問題,台灣會下酸雨,除了本地的污染源外,更有許多隨著東北季風由大陸帶過來的排放物。面對這無國界的環境問題,民眾應有更多認知與關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空氣的滋味

空氣的滋味

摘要
巴西一隻蝴蝶振動翅膀,有可能在美國德州引起一場風暴?台灣的空氣品質關係著全球的生態,我們應該如何改善空氣的品質,讓人為的開發活動,不會造成空氣的惡化,更不會造成全球劇烈的氣候變遷,造成環境生態的浩劫。空氣污染到底應該如何防治?空氣品質又該如何改善?讓我們一起來關心!

空氣,雖然看不見,卻不能忽視它的存在;雖然觸摸不到,卻不能離開它而生存。對高雄縣林園鄉的居民而言,空氣的滋味不是清新舒暢,而是刺鼻難聞,因為這裡的空氣品質飽受林園工業區廢氣污染。

石化工業是關鍵性工業,將來自地底的油氣變成多樣便利的日用品,但在過程中卻會製造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的氣體,造成空氣的嚴重污染。林園工業區是台灣最重要的石化業集中地。1988年9月至10月間,該地區居民圍堵廠區,迫使十九家工廠陸續停工,居民且強行闖入污水處理廠,切斷電源阻止運作,幾近動搖台灣引以為傲的石化業。

事端擴大後,由經濟部官員及縣長、立委出面進行為期五天的協調,由林園工業區各廠商賠償汕尾地區居民每人八萬元,中芸等四村及林園其餘十二村每人五萬元,並提供每村建設基金一千萬元的條件下,居民同意林園工業區復工,賠償總金額高達十三億元,創下當時台灣公害史上最高賠償紀錄,但這種處理模式並未改善當地的污染,居民仍然承受著石化工業區帶來的空氣污染。

石化工業區製程所產生的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不僅是傷害到人類的健康,更會製造酸雨,造成土壤、岩石中的有毒元素溶解,流入河川、湖泊,使水體酸化,生態系改變。 除了酸雨外,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溫室氣體,使全球氣溫節節上升,其所造成的氣候改變,使冰山融化、海面上升、陸地面積減少;若加上氣候帶位移,可能引發動物大遷徙,屆時也有可能促使腦炎、狂犬病、登革熱、黃熱病等疾病的蔓延。 

如果把空氣惡劣完全歸咎工業污染源,並不公允,常見的汽機車廢氣污染,雖然較為小型、分散、流動,但也因為數量龐大,而具有相當的破壞力。因此空氣品質的維護,不只是在保障人類的健康,更是為了維護地球的生態平衡,溫室效應、臭氧層稀薄、酸雨、沙塵暴都和空氣的品質息息相關,它們並不是區域性的問題,而是全球性的難題。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林園區
關鍵字
石化, 空污, 空汙, 空品, 林園工業區, 懸浮微粒, 酸雨, 溫室效應

巴西一隻蝴蝶振動翅膀,有可能在美國德州引起一場風暴?台灣的空氣品質關係著全球的生態,我們應該如何改善空氣的品質,讓人為的開發活動,不會造成空氣的惡化,更不會造成全球劇烈的氣候變遷,造成環境生態的浩劫。空氣污染到底應該如何防治?空氣品質又該如何改善?讓我們一起來關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曾思龍
攝影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酸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