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林

陳永陵的手作森林

摘要
陳永陵的家,在台東池上與花蓮富里交接處,從屋頂眺望四周,林木蒼翠,彷彿一片從來不曾被人打擾的原始森林。很難想像,十五年前,這裡除了芒草、竹林,就只有荒廢的果園。「鄰居說,你這個人好奇怪,旁邊好好的果樹、梅子樹,不好好照顧,老是照顧那些原生的樹種。」

生死掙扎的一場大病,讓原本住在台北的陳永陵,帶著家人來到山上,他們決定遠離石化污染,尋找清淨的生活空間。一家人用雙手雙腳,一吋吋清掉芒草與竹子,讓構樹、血桐、山麻黃等各種原生樹種,回到它們的家。一家人復育森林的方式和別人很不一樣。他們完全尊重大自然先來後到的順序,從保留原生種的小樹苗開始,讓大自然自己進行生態演替。

「剛開始都是先鋒部隊,像構樹、山黃麻、木通那些先長。」陳永陵對著來訪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夥伴說,「但是我去找樟樹、大葉楠那方面的,剛開始來都會死掉。因為它還不到這邊營養和微生物機制。經過七、八年,構樹慢慢衰竭,山黃麻達成任務也衰竭,大葉楠不用我找,鳥獸就會幫我找過來。」

陳永陵一家人經營的手作森林,越來越像隔壁的原始林,樹種多元,雜亂無章,和一般人工復育、整齊劃一、林相優美的經濟林,很不一樣。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說,「陳永陵的做法,跟過去那種經濟造林、單一造林,皆伐式的造林不一樣,是翻轉性的觀念。」研究員潘正正也說,「我們對森林的想像,常常受到溫帶國家森林的影響,然後覺得經濟林看過去很舒服。」研究員李翰林也同意,「台灣中低海拔森林自然秩序裡面不是這個樣子,如果變成單一樹種反而是病態、不是健康的。」

陳永陵搬到山上,就是為了尋找乾淨的生活空間,過去讓他痛不欲生的一場怪病,因為朋友的建議,吃了有機食物,健康慢慢好轉。於是他瞭悟到,不受石化污染的乾淨食物,是多麼重要。因此他特意搬到原始林邊緣,想要觀察、對照、模仿原始林的生態,徹底了解大自然的機制與活力,是怎麼進行的。

由於他對食物的嚴格要求,剛上山的時候,妻子羅彩瑞感覺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辛苦,根本找不到食物。於是除了契作,羅彩瑞嘗試自己種菜,但是她發現,她買的種子很難種出菜來,「市面上買的都是化學種子,就是慣行農法培養出來的,有泡過藥,然後還要施肥的種子,如果我買那個種子來種,不施化學肥,它就發不了芽或者長不大。」更讓羅彩瑞吃驚的是,有人建議她將種子泡機油,這樣可以防止蟻蟲吃掉種子!

羅彩瑞與陳永陵一家人在山上盡量隔絕石化污染,包括牙膏、沐浴乳等清潔用品,都從森林採集植物發酵而成。以前陳永陵做建築業,在屋頂塗上隔熱、防水的化學藥劑,現在他捨棄不這麼做了,屋頂以綠色植栽的爬藤類植物,譬如寬筋藤代替。

他們家的房子是一棟參考風向、地下水脈,興建而成的綠建築。這棟涼爽舒適的建築,最大功臣就是他們花了十五年的時間,復育而成的森林。森林幫他們過濾掉沙塵與熱氣,當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保育部主任楊俊朗問:「所以我們需要一座森林來維護我們的健康?」陳永陵堅定地回答說,「是的。」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 台東縣
  • 池上鄉
關鍵字
陳永陵, 種樹, 原生種, 生態復育, 造林, 減塑, 綠建築

陳永陵的家,在台東池上與花蓮富里交接處,從屋頂眺望四周,林木蒼翠,彷彿一片從來不曾被人打擾的原始森林。很難想像,十五年前,這裡除了芒草、竹林,就只有荒廢的果園。「鄰居說,你這個人好奇怪,旁邊好好的果樹、梅子樹,不好好照顧,老是照顧那些原生的樹種。」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梨農怨

梨農怨

摘要
8月30日,林務局強制執行收回國有林地,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的農民與執法人員激烈衝突。為什麼農民以命相搏?當年響應農業上山政策的農民,從經濟奇蹟到環境公敵,半個世紀之後,他們該往何處去?

「三年了,99年9月3號,軍人節那天砍的。」辛苦大半輩子耕耘的果園與家園,一夕間變成空蕩蕩的山坡地,85歲的馬玉如,有苦難言。

50年代,為了安置榮民,退輔會成立了三座高山農場,輔導榮民種植溫帶果樹,當年,部分榮民以竹林保育員的身分,向林務局租地造林,就地安置。在梨山地區,這樣的榮民,有39位。

隨著中橫開闢完成,政府鼓勵農業上山,當年來到梨山開墾的,還有另一批墾農,他們與榮民一樣,以租地造林的契約,在梨山種植溫帶果樹。林務局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民國58年5月27日,為了有效管理國有林班地,省政府頒布台灣省國有林事業區內,濫墾地清理計畫,把國有林地租給林農,從事造林。墾地種植的果樹,不能再增植或補植。

林務局的租地造林政策,目的是希望與農民合作,逐步把濫墾地回復成森林,但是林木長成至少需要20年,造林無法滿足承租人的經濟需求,所以承租人種植果樹的情形,相當普遍,林務局每九年簽一次約,期滿再續,合約中,蘋果樹、梨樹都算是造林樹種,於是梨山的溫帶水果,開創了一頁經濟奇蹟。

後來溫帶水果的價格低落,大部分農民轉作茶葉與高麗菜,大量的農藥與肥料,滲進這些該還給森林的土地。造林的目標越來越遙遠,失去森林的後果,也逐漸浮現。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森林變成農場,水匯集到下游地方,經過坡度陡峭的重力加速度,會造成切割侵蝕,其實崩塌都是在農場下方。生態環境是系統的問題,都會的淹水到山區的水土保持,到森林,是連貫的。

失去森林涵養,雨一來,土石就被大水往下帶,加上下方的大甲溪,年年奔流掏刷,大梨山地區充滿地滑與土石流的問題,民國93年的敏督利颱風,更是讓高山農業與水土保持的衝突,浮上檯面。另外,民國63年,德基水庫完工,為了避免影響水庫壽命,與維護台中地區250萬人的飲用水安全,民國80年行政院核定了「德基水庫集水區陡坡農用地處理方案」,超過28.8度的陡坡農用地,一律不再續約,有310筆土地,希望收回。 

當時為了鼓勵農民還地,政府發給轉業救助金,從83年度起,第一年每公頃90萬,第二年每公頃70萬,第三年每公頃40萬,由於救助金與農民的收入相差懸殊,返還意願不高,順利回收的只有93筆,比例不到三分之一。民國88年,對沒有續約的農民,全面寄發存證信函,通知終止契約,限期返還。但尚未回收的林地,農民則是持續種植,而且層層轉租,現耕農大都不是當年的榮民與林農。

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現在的地形地貌,實際上已經有很多改變,人為用怪手整地,變成梯田種高麗菜。民國95年到97年移送法院訴請判決,法院定讞後,有些人就便宜讓渡,我們的債務人當起二房東,把國有林班地出租謀利,少數人得利,要大家付出社會成本。

後來林務局透過民事訴訟,依照法院判決,陸續將林地收回,但執行過程卻出現問題。當年,馬玉如配合政策,民國57年配得一甲五分的國有林地,與一棟六坪大的農舍,如今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果樹全被砍倒,農舍也整個剷平。

律師邱顯智表示,當初就地安置的構想,是讓部分榮民轉換成竹林保育員,這是國家機關之間的調控,給榮民一塊地,轉移農作技術給他,讓他得以謀生,算是退休照顧的機制。但是當初約定桃樹、蘋果樹是造林樹種,後來卻又說這些不是造林樹種了,開始解約,解約之後就請律師告老榮民,老人家當然無奈心酸。

租地造林是政府當年的折衷手段,農民相信政府而將身家財產投入,當年政策錯誤,造成山林浩劫,如今要收拾善後,卻讓農民無所適從。為了兼顧農民生活,2000年,林務局曾經宣佈,造林地每公頃種植600棵造林樹種,就可以續租。但農民蔡淑珠雖然符合規定,林務局卻不再續租。 

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農民蔡淑珠表示,已經做到一公頃種600棵造林樹種,林務局卻說她不配合造林,28度陡坡要收回,但是現在收回的,都不是陡坡。

今年8月30日,南投地方法院依法強制執行,收回蔡淑珠的地,並且要拆除房舍,這個房舍是榮興村的村辦公室,也是村民的緊急避難所,執法人員與農民爆發衝突,村長葉進自殘抗議。雖然房舍暫時保下了,但她的地,還是被強制收回。

另一位農民許育林,一公頃多的地,也在今年6月被強制收回,依照強制執行法,為了減少抗爭,田中如果有作物,可以申請暫緩執行兩次,每次最長三個月,但許育林卻連暫緩的機會都沒有,損失了三百萬。陸陸續續,許多農民都面臨到林地強制收回的變局,他們集體提出行政訴訟,希望先釐清收回林地,是公法或私法的範疇。

律師邱顯智認為,租地造林是一種行政任務,國家行使公權力的方式,屬於公法。

國家行為在從事公權力措施時,必須符合行政法的原則,例如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與平等原則。整個大梨山地區,福壽山農場是最大的農場,種滿了高麗菜和茶樹,是水保大敵,現在為什麼卻專找弱勢的老榮民開刀?

目前,310筆超限利用地,林務局已經收回199筆,收回後會砍除果樹的樹冠層,選擇原生樹種,進行造林。果農邱錦城的蘋果園,也有一塊已經被收回。種了40年的老蘋果樹,一一被砍掉,心中百般不捨。林務局包商砍除果樹樹冠之後,立刻在樹根旁種下小樹苗,但蘋果樹的根會枯死,再過兩年就會爛掉,到時候,小樹苗的根系,能不能銜接呢?

先砍倒大樹再種小樹的做法,讓農民相當擔心,在台八線93K,一處被收回的果園,發生了嚴重崩塌。農民蔡承謀認為,這是因為林務局砍大樹種小樹,但林務局回應,這片果園沒有砍果樹、也沒有去造林,因為大雨而崩成這樣。

破壞森林只要一瞬間,回復森林至少要百年,一處已經收回十年的菜園,小樹苗卻沒有順利長大。當年被農民當作界址而留下來的大樹,高聳入雲,看著它們強壯的身影,不難想像從前森林的樣貌,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找回曾有的森林?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林務局造林的思維改變,天然林才能真正涵養水資源,建議在高山農場設置生態保育研究站,瞭解周邊殘存的天然林組成結構,收集在地種原,在地復育,因為森林的復育,是非常嚴謹而複雜的。

面對時空與政策的轉變,農民提出混合造林的建議,農民就近照顧小苗,希望能用和緩的方式來退耕還林。但林務局認為,不交還林地的佔耕人,自民國82年至今,已無償使用將近20年,加上陡坡農用地法院已經判決定讞,必須依法執行。

律師邱顯智表示,如果還原歷史脈絡,這個執行名義是違法的,不應該由民事法院來管轄,希望機關暫緩執行,等待行政法院判決,裁量機關與民眾的關係之後再處置,會比較合理。

政策錯誤,加上逐利過程的耗盡水土,山林的傷痛,農民的委屈,在梨山上演一場人與環境的雙輸。歷史因緣仍然糾結,國土復育的腳步,極端氣候正急急催促。

學科
山林,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高山農業, 國有地, 林班地, 榮民, 中橫, 梨山, 造林, 蔡智豪, 地滑, 颱風 超限利用, 福壽山, 山坡地開發, 生態保育

8月30日,林務局強制執行收回國有林地,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的農民與執法人員激烈衝突。為什麼農民以命相搏?當年響應農業上山政策的農民,從經濟奇蹟到環境公敵,半個世紀之後,他們該往何處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劉志益,剪輯 陳忠峰

在森林中造林

在森林中造林

摘要
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殺戮,發生在大肚山,悲劇發生,竟然只為了在森林中種樹。數以萬計的小樹,死去了,活力十足的森林,靜寂了…

大甲溪與大肚溪之間,南北走向隆起的大肚台地,多數人習慣稱它大肚山,當台中航空站、都會公園、工業區、聚落與學校一一出現,森林逐步退縮,殘存的森林,成為野生動物最後的庇護所。2004年,特生中心曾經在這裡,記錄到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身影。

「走第一個常會敷到面膜,蜘蛛很多,臉去敷到,就變成蜘蛛面膜了…」跟著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走向大肚山最後的森林。當市區是35度以上的高溫,走進大肚山的樹林,卻一點也不炎熱,豔陽有大樹擋著,涼風徐徐吹著。蔡智豪說,三百年前郁永河描述,經過大肚山,森林連枝累葉,如井底窺天。這片森林密密麻麻,包括狗骨仔、降真香、狗花椒、刺葉桂櫻,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這不只是一片原生森林,而是大肚山的諾亞方舟。

大肚山屬於頭嵙山層,佈滿礫石,特性乾旱貧瘠。最後的森林,被劃為台中市的保安林,肩負國土保安功能。5月,長期關懷大肚山的台灣生態學會卻發現,市府要以中龍鋼鐵提供的1187萬元經費,在保安林中造林,面積20公頃。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表示,選中這個區塊,因為是市府的土地,而且這裡的相思樹林比較稀疏。一切依照林務局制定的,保安林經營管理準則辦理,選擇適合中部地區的苦楝、白雞油、櫸木來種植,並且以日本女真來做線界,每一公頃,至少種1500棵樹。

然而,為了種下這些樹苗,卻得先清空原始林下的草木,包商為了方便作業,採用除草劑,雖然大樹留下了,這樣的操作,卻讓森林元氣大傷。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根據調查,大肚山原生與特有種植物,加起來有四百多種,他質疑,政府種這四種,比得上原生森林裡面的四百多種嗎?這四種就具有多樣性嗎?

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回應,保安林需加強空隙地的復育造林,營造複層的林相,在林下種了這四種,原生植物都還是保留,反而是更多樣。

不過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楨認為,這片保安林底下有許多自然生成的小樹苗,根本不需要造林。他表示,農業局是以經濟林的方式,大量種同一種樹,而且密度超高,這樣的做法,並不適合保安林。

在森林中造林,原生植物被迫讓位,無辜植物被迫進駐,然而市府沒弄清樹木特性,種下的恐怕不是希望,而是悲劇。楊國楨表示,以苦楝為例,它是陽性的植物,小苗要直接照到陽光才能生長,政府卻把它們種在大樹下,沒有足夠的陽光,一定會長不好。

蔡智豪則說,風跟鳥自然種下的植物,密度是人造林的2.7倍,該留給自然就要還給自然,土地公絕對比人會種樹。

『小種子,發新芽,仰頭看,新希望…』歌聲從這片保安林中傳出,為了讓小朋友明白,發生在這裡的事,台灣生態學會與一群高中生,聯合舉辦營隊活動,帶領國小學童走進現場,感受森林的傷痛。

小朋友拿起畫筆,在明信片上畫滿他們的期待,要寄給總統夫人周美青,希望將最純真、最直接的感受,傳達到執政者手上,盼望不要再有類似的悲劇發生,因為大肚山的樹木們,不但時常面臨火災,還一再被公共工程,鯨吞蠶食。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這個區域的保安林,保留了最多大肚山原生植物與物種,但是地方建設,卻施做人造公園,把都會區流行的園藝全部移進來,包括有風鈴木、洋玉蘭,還有入侵性很強的陰香,這些植物在沒天敵的優勢下,會透過鳥和風,入侵破壞最後殘存的原生森林。

造林卻傷了森林,建設卻引來毀滅力量,以人為主的思維,內憂外患的侵擾,大肚山還能保有多少原始綠意?發生在這裡的,不只是樹種的變化,而是一場環境價值的戰爭。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沙鹿區
關鍵字
大肚山, 淺山生態系, 近郊, 生物多樣性, 造林, 中龍鋼鐵, 外來種植物, 石虎

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殺戮,發生在大肚山,悲劇發生,竟然只為了在森林中種樹。數以萬計的小樹,死去了,活力十足的森林,靜寂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櫻花狂戀

櫻花狂戀

摘要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美麗的櫻花盛開,掀起賞櫻狂潮。鄰國櫻花大國日本,每到櫻花盛開的花見時節,總是造就興盛的旅遊經濟。日本創造的櫻花傳奇,全賴數百年育種栽培,以及有計畫地種植,形成深入民間的櫻花文化。在台灣,也有許多賞櫻地點,從中海拔山區到低海拔山丘,不同的櫻花,吸引遊客,賞櫻漸漸成為一項國民運動。

美妙樂聲下,阿里山一年一度的櫻花季展開,擁有許多品種,是阿里山櫻花季的特色。工作站前的一棵櫻花樹,被稱為阿里山櫻王,它並不是特別高大,而是特別健康,成為一棵標準木,用來判斷櫻花綻放的時間與花況。

美麗的阿里山櫻花園區,也有著危機,許多櫻花樹齡都超過五十年,因為氣候變遷,加上遊客過度踩踏,部分櫻花樹出現了疫病現象,園區展開救治,避免櫻花樹死亡。但是,阿里山櫻花季一樣有人潮過多的問題,公路大塞車、園區人滿為患,形成環境壓力。

山區的櫻花熱,開始向山下蔓延,一些平地都市,也想要擠進這波櫻花熱潮,想要讓居民方便賞櫻花。在台南市巴克禮公園,牆面上的海報,勾勒著櫻花公園的夢想,要以日本河津櫻的粉紅,增添公園姿色。但是走近施工中的櫻花園區觀看,卻是株株枯枝,成為一個櫻花墳場。

保育人士表示,園區種植數百棵苗木,超過一半已經枯死,三年來,死了再補新苗,還是不斷死亡。現在為了遮陽,在櫻花苗木旁放置小樹,一樣無濟於事,在不適合的地方強種櫻花,就是一種錯誤。櫻花雖美,但是大量純林,不利生態,巴克禮公園的櫻花園區,原本像周遭次生林一樣,有著苦苓、構樹等樹木,生態樣貌豐富,如今卻為種櫻花一一砍除。

這股櫻花熱潮,在各縣市大力推動平地種櫻花下,已經開始失衡。在彰化永靖的公路旁,發生砍除原有路樹,改種櫻花的憾事,讓城市樹木為了趕流行,一換再換,永遠長不大。在許多山區,也有為了種植櫻花苗木,搶食櫻花商機,不斷開發山坡地的情形,造成新的生態破壞問題。面對櫻花狂熱,林務局強調,不鼓勵櫻花樹作為造林樹種,更不應該砍樹種櫻花,至於平地公園、道路種櫻花,也該考慮適種問題。

全民瘋櫻花,各地搶種日本櫻花,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品種,像知名的霧社櫻、阿里山櫻,太平山櫻等,櫻花樹種就有十多種,樣貌也多有變化。宜蘭大學林世宗教授,長年研究本土櫻花,看著台灣各地瘋櫻花的熱潮,擔心著本土櫻花棲地減少,族群消失的問題。甚至更大的問題,就是沒有管制的種植下,一些日本種櫻花,已經開始和台灣種櫻花,產生雜交混種的問題,對本土種保育,形成危機。

保護本土種,維護櫻花生長的自然棲地,成為保育台灣櫻花的當務之急。甚至在保有珍貴本土種源下,也能透過育種,建立適宜熱帶生長的櫻花樹種,打造台灣的櫻花商機。

櫻花熱,讓全台搶種櫻花,在追求美景與開發觀光下,形成了新的生態危機。或許應該重新思考,在櫻花狂潮背後,也能關注本土櫻花的保育與育種能力,在友善環境的適地種植下,打造出屬於台灣的櫻花文化,讓花見之美,更有深意。

學科
植物
縣市
  • 彰化縣
  • 永靖鄉
  • 嘉義縣
  • 番路鄉
關鍵字
賞櫻, 觀光, 樹木疾病, 櫻花, 生物多樣性, 物種單一, 造林, 適地適種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土地公的本事

 

土地公的本事

摘要
懷抱重現福爾摩沙蠻荒森林的憧憬,服務於科技業的戴良彬,兩年前買下嘉義縣中埔鄉東興村16公頃的檳榔園,他想找回一個夢,關於童年記憶的夢,「最原始的初衷,就是想要追溯我童年時期,到處綠油油、水汪汪、蟲鳴鳥叫、魚蝦滿布的印象。」

不過,戴良斌幾乎不種樹,也不砍檳榔樹,他將這片長期使用除草劑、土壤裸露的檳榔園,交給大自然復育。他觀察林相的自然更替,紀錄植物之間生長區位的爭奪。戴良彬發現,大自然的復原能力,遠遠超乎他的想像。

他指著一棵有兩層樓高的香楠樹,興奮的說:「兩年前,它還沒膝蓋高!」尊重自然,感受原始的生命力,是戴良彬對待這片檳榔園的態度。他相信,土地公比人們更會種樹。

在另一片山坡地上,土地公也展現了過人的本事,靜宜大學生態所楊國禎教授,指著眼前植物,一一唱名,「現在長得最高的是山黃麻,這是血桐,那是山芙蓉,那個駁骨丹、江某,還有下面的大莞草…。」很難想像,這裡曾經遭受八八風災肆虐,即使是受創崩塌的山坡地,經過三年多的休養生息,只要沒有人為侵擾,不需要人工造林,撕裂的傷口,已經被多樣的草本植物、灌木和喬木,從不同高度層層縫合,恢復青翠山林的容貌。

就在戴良彬的復育地旁,有一塊佔地將近兩公頃,接受政府獎助造林的檳榔園,一眼望去盡是黃澄澄的泥土,超過60度的陡坡上,只見到被砍除殘留的檳榔樹頭和新種的小樹苗,地表土壤嚴重裸露,像動了一場大手術,和戴良彬綠意盎然的復育地,形成強烈對比。

行政院執行中的綠色造林計畫,是愛台12建設的重點項目,這項計畫編列近600億元,將在2016年以前,造林6萬公頃,其中包括在山坡地及國有林地,造林兩萬公頃。

為什麼政府鼓勵綠色造林的獎助政策,反而引導民間將山林開腸剖肚,讓應該保育的山坡地,暴露在水土流失的危機之中?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批評,長期以來,政府的造林政策都走錯方向。李根政細數台灣的造林史,1965年到1977年間,政府進行「林相變更」,所謂「林相變更」,就是把原始森林砍掉,然後種植人工林,緊接著1983年到1989年間,又推動「林相改良」,把一些被認為沒有經濟價值的樹砍除,種植他們認為有價值的樹,到了1996年到2004年這段期間,政府推動全面造林,以獎勵補助的方式,鼓勵民間種樹,導致許多地主「砍大樹種小苗」領取補助金,估計台灣約有三萬多公頃的森林被毀掉。

3月12日植樹節當天,多個環保團體,聯合抨擊政府的獎助造林政策,目的混淆不清,提出「山上不種樹」的訴求,他們主張,政府不應該獎勵造林,而是應該鼓勵自然復育,他們建議將林地依國土保育需求分級,急需保育的山坡地,應該避免更多的人為干擾,相信大自然的復育能力。

像是戴良彬的檳榔園,才短短兩年,大自然就展現蔓延擴展的野性,單一的檳榔園變成生氣勃勃的荒野,那如果給大自然二十年的時間,又會是怎樣的風景?

位於嘉義中埔鄉深坑村,有一片佔地將近八公頃的鹿角埤生態園區,地主曹榮旭對於種檳榔與環境的衝突,一直耿耿於懷。1990年,他放棄經營祖傳的檳榔園,交由大自然更新演替。

經過23年的自然復育,海拔200公尺高的鹿角埤生態園區,已經有明顯的森林分層結構,目前紀錄的植物種類超過一百種,鳥類有三十四種,園區呈現典型低海拔、亞熱帶次生林的風貌,「從樹冠層一直到地被層,植物林相是密密麻麻,像是大冠鷲、夜鷺、翠鳥、烏龜、兩棲爬蟲類,過去消失很久的生物都出現了,生命在這裡生生不息!」曹榮旭見證自然界強大的復原能力,他感受到生命的樂章,每天都在森林中變化上演。

2009年莫拉克颱風,為台灣帶來慘重的災情,單單國有林地就崩塌超過35,000公頃,除了傾盆暴雨,長年來山坡地過多的人為開發活動,也是無可否認的原因,面對脆弱的國土,我們祈求身家性命的安全,或許現在應該做的,是節制更多的人為干擾,相信土地公有保佑我們的本事。

學科
山林
縣市
  • 嘉義縣
  • 中埔鄉
關鍵字
檳榔, 原始林, 次生林, 森林, 土地公, 楊國禎, 山坡地, 裸露地, 造林, 林相變更, 八八風災, 國土保育, 林班地, 鹿角埤, 地球公民基金會

懷抱重現福爾摩沙蠻荒森林的憧憬,服務於科技業的戴良彬,兩年前買下嘉義縣中埔鄉東興村16公頃的檳榔園,他想找回一個夢,關於童年記憶的夢,「最原始的初衷,就是想要追溯我童年時期,到處綠油油、水汪汪、蟲鳴鳥叫、魚蝦滿布的印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從自然到保護區

摘要
緣起 自然,是什麼? 是小鳥高歌的地方,是毛毛蟲睡覺的眠床,是很多小花小草和大樹的家。 是森林、是溼地、是稻田、是海洋,是文人雅士筆下的文章、眼裡的畫! 是矮房、是大廈,是健行步道,還是一再變成遊樂區讓人開發? 如果政府畫出一條線,是不是真的可以保護它?

雖然十八羅漢山,就在高雄六龜的大馬路旁,可是想要入山探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九月初的某一天,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六龜工作站的夥伴們,相約到十八羅漢山內,巡山勘察。

巡山,是很重要的任務,尤其是像十八羅漢山這樣的地方。因為這裡的地質,以六龜礫岩層為主,透水性很高,再加上長期雨水沖刷,造就出峰峰獨立的特殊地形。所以林務局在民國81年,以保護特殊地形、地質為由,將十八羅漢山公告為國有林自然保護區。

保護區要保護的,是特殊的地質和地形,不過同時也會涵蓋生物棲地。棲地受到保護,是不是真的讓動物有棲身之所、植物有成長之地,所以林務局在近年,開始調查動植物的資源現況。

十八羅漢山自然保護區,面積193公頃,有不少雨後才會出現的溪流。雨季期間,這裡不只風景秀麗、山水相依,還藏著許多台灣特有的植物秘密。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葉慶龍說明,成功大學生物系曾經進入十八羅漢山調查,但是因為資訊、交通限制,當時的調查結果,有200多種植物。不過,屏東科技大學的調查,卻發現了不少消失已久的植物。

為期一年的調查,屏東科技大學已經發現512種植物,其中不乏鈍葉朝顏、田代氏鼠尾草和台灣牆草等六種,嚴重瀕臨滅絕的植物。1919年,日本人將在恆春發現的田代氏鼠尾草,發表為新種,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看過它。沒有人想得到,在經過92年後,屏科大森林系師生,又再度看到它的蹤影。

十八羅漢山自然保護區已經成立了20年,在山的另一頭,位於美濃區的黃蝶翠谷,最近一、兩年也開始被討論,是否要成立自然保護區?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局長李桃生公開宣示,黃蝶翠谷跟十八羅漢山的地理環境接近,生物資源連動性高,如果成立黃蝶翠谷自然保護區,就可以在政府的保育計畫中,構成一條更完整的平原到中高海拔山區的生態廊道。

跟過去相比,農委會林務局顯得特別謹慎。台前四位長官、四個學者,一字排開八個人,陣仗很齊全,為的就是要向大家說明白,政府的用心與決心。屏東科技大學和海洋生物博物館共有四位學者,也分別就動物、植物與水域生物等面向,提出成立自然保護區的必要性。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教翁國精說明,黃蝶翠谷內有白面鼯鼠的生活記錄,雖然白面鼯鼠是中、高海拔的物種,會在低海拔出現,可能是因為氣溫低的時候,白面鼯鼠會降到黃蝶翠谷避寒,所以黃蝶翠谷在生態資源有其一定價值。

設立自然保護區後,區內的一草一木都受到保護,調查生態、開採砂石、興修工程,也都必須受主管機關的規範。可是民眾關心的問題,不是自然保護區該不該成立?而是成立之後,是否可以全面退租還林?美濃愛鄉協進會常務監事劉孝伸強調,「不知道林務局是不是可以在劃設保護區後,逐年編列預算,讓已經年紀漸長的承租人中止合約?」

林務局屏東林管處旗山工作站主任洪寶林對此回應,黃蝶翠谷就是46到52林班地等七個林班,總面積有2800公頃,其中有800筆承租租約,面積佔林班地約47%,租地上種的幾乎都是麻竹、刺竹,還有一些獎勵造林的樹種。根據林務局最新統計,800筆的租約中有25筆承租人,沒有按照合約規定來經營山林,甚至有些承租人為了經濟利益,種植比較高經濟價值的作物,或矮化改良土荔枝、土芒果或土龍眼。可是,如果要全面收回黃蝶翠谷租地,至少要花三億九千萬元,所以林務局不傾向全面退租還林,加強勸導是目前的作法,只要一發現有違規情事,農民必須在兩個月內,恢復契約樹種。

八八風災後,六龜的農業與觀光業大受打擊,到現在都還欲振乏力。在風災剛滿三年的九月初,水利署和高雄市水利局到地方進行座談會。會議上,六龜居民砲聲隆隆,大家的心情都很不好,因為災後復原尚未完成,十八羅漢山入口附近的消波塊,又容易讓外界誤會,以為災難還在眼前,所以大家都希望趕快移除消波塊,並開放十八羅漢山保護區,以推動地方產業發展。

為了保護國有森林內的生態體系或稀有動植物,林務局可依森林法劃設自然保護區,目前已完成六處,總面積為兩萬一千多公頃,其中越靠近人類聚落的地方,壓力越大。

從已經公告20年的十八羅漢山,到現在正在推動劃設的黃蝶翠谷,在在可以看到自然保護區,雖然有政府劃出的那一條線,不過環境面臨的考驗,還是依然存在!或許就是避不了開發壓力,「自然」才不得已,走上「保護區」這條路吧!

學科
山林
縣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關鍵字
自然保護區, 十八羅漢山, 地質, 臺灣特有種, 黃蝶翠谷, 棲地破壞, 瀕臨絕種, 退租還林, 觀光, 造林

緣起
自然,是什麼?
是小鳥高歌的地方,是毛毛蟲睡覺的眠床,是很多小花小草和大樹的家。
是森林、是溼地、是稻田、是海洋,是文人雅士筆下的文章、眼裡的畫!
是矮房、是大廈,是健行步道,還是一再變成遊樂區讓人開發?
如果政府畫出一條線,是不是真的可以保護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毒殺原始林

毒殺原始林

摘要
一個天衣無縫的計畫,一場無情的殺戮,凌遲你我的原始森林,將特稀有植物蓄意毒殺,只為刨除原始林,改種檳榔…

台東縣長濱鄉的海岸山脈,一處肩狀稜平台上,原始森林正在消失,無聲無息,連監測國土的衛星都沒有察覺。底層灌叢被趕盡殺絕,小樹來不及長大,百年大樹接二連三倒下。

走進案發現場,大樹屍體倒伏在地,樹木的根部全都有一道將近20公分的傷口,角落還有廢棄的農藥罐,年年春與巴拉松,林間的空地,種滿了整齊劃一的小檳榔。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楊俊朗研判,兇手先把原有的灌木叢用殺草劑移除,挪出空地種檳榔苗,同時割傷大喬木注入農藥,讓大樹不會立刻死,在檳榔長大的過程提供遮蔭,當檳榔逐漸長大,大樹逐漸死去,森林就慢慢變成純檳榔園。

一株檳榔成熟大約要五到八年,現場大大小小檳榔樹都有,顯示非法行為,很久之前就開始。2011年,地球公民基金會察覺這起非法事件,估計受害的面積40公頃,而且是發生在國有地上。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楊俊朗查證後指出,目前種檳榔或是種果樹的行為都是違規,而且涉及侵佔,因為這裡是國有地。

地球公民基金會2011年4月向農委會提出檢舉,5月,林務局澄清土地歸原民會管轄,6月,原民會要求台東縣府盡速查明。地球公民基金會詢問調查進展,台東縣政府的回覆卻是竊嫌未明,尚在偵辦中。

經向台東縣府求證,由於現場無水電申請,沒有農舍,無法明確判定是誰在種植,必須做更深入的訪查,但這裡卻有一條由鄉公所修整的產業道路。楊俊朗質疑,這條路沿線完全沒有住家,只有濫墾的檳榔園,政府既然花錢修了這條路,為何找不出濫墾的破壞者?

這塊區域在民國八十年,由林班地劃編為原住民保留地,使用編定為林業用地,但是二十多年來,尚未分配給原住民,地主仍是中華民國。原民會土地管理處處長杜張梅莊說,由於未分配給原住民個人,沒有原住民去照顧這片地,當其它人去使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尤其鄉公所的人力有限,無法天天去巡察。

毒殺森林改種檳榔,超限利用,違反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森林法與水保法,而佔用原保地,違反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涉及刑法第320條的竊占罪。2011年12月,檢調介入調查,全案進入司法程序。原民會土地管理處處長杜張梅莊表示,現場種植檳榔的面積是1公頃多,總面積與濫墾情形還需要查證,目前靜待司法判決。

從民間團體舉報到檢調介入,已經花了8個月的時間,接下來清查與偵辦還需要時間,但政府對殘存的森林,卻沒有任何保護,究竟我們失去了什麼?還剩下什麼?

植物學者楊國禎老師,二十多年前曾經在這片台地進行調查,他說,這片台地保留了很多台灣其他陡峭環境不能生存的物種,這是台灣很重要的生態寶庫。在他的帶領下,我們走進台地上殘存的森林,一株株不起眼的植物,其實是台灣特有的寶物,非常珍貴稀有。

恆春紅豆樹和嶺南青剛櫟,學術上只在墾丁南仁山有記錄,而灰背櫟已知的主要分布點是在台東大武,他們都是稀有特有種,為何在這裡出現,依然是謎。在台灣多山、許多植物只在極少數地點有群落的現象下,更顯出這片台地的特殊,但學術界卻來不及詳加調查。楊國禎老師感嘆,台灣目前低海拔僅存的原始闊葉林都是寶貝,不應該被破壞,如果都被破壞了,就很難瞭解這個環境,將來想做出優質的環境策略,就沒有任何依據。

而且刨除原始林,是削弱山林的水保能力,當沒有森林屏障,雨水就直沖地表,在台地邊緣已經出現一條深達十公尺的沖蝕溝。當流水不被森林吸收,蓄積向下沖,災難不會直接發生在開墾地上,而是導致中下段的陡峭山坡出現崩塌。

和其他山區相比,長濱鄉的海岸山脈開發腳步相對較晚,原本這裡的聯外交通不方便,離花蓮玉里與台東市都遠,加上全年多雨、日照較短,適合的作物種類不多,而檳榔是粗放型的作物,栽種容易,這片台地的氣候條件,使這裡的檳榔盛產期與南投、嘉義、屏東等產地錯開,加上近兩年玉長公路開通,節省聯外交通時間,是構成業者搶種的誘因。

環保團體舉報至今,兇手是誰,依然沒有找到。在遙遠的山上,在你我看不到的地方,多少森林有類似的遭遇?當務之急是將兇手繩之以法,並且確保殘存的樹不再受到傷害。原民會土地管理處處長杜張梅莊表示,現況穩定之後,會先做造林,然後再排除檳榔樹。

但是造林無法造回原來的森林,保護好原來的森林才是最根本、最永續的作法。

這片原該是森林的土地,最好的處理,是放手讓它回歸天地。

這些與環境融合的特有種植物是台灣生態的基礎,再多的水泥、再複雜的工法,都無法像森林那樣保護水土,我們需要保護這些無可取代的森林,讓它們繼續守護你我的國土。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長濱鄉
關鍵字
原始林, 檳榔, 農藥, 地球公民基金會, 國有地, 原住民, 原民會, 水土保持, 土石流, 原住民保留地, 濫墾, 超限利用, 楊國禎, 特有種, 造林, 山坡地, 開發, 林班地

一個天衣無縫的計畫,一場無情的殺戮,凌遲你我的原始森林,將特稀有植物蓄意毒殺,只為刨除原始林,改種檳榔…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我們來種樹

我們來種樹

摘要
機器不停地運轉,董事長賴水和,正在跟員工討論著製作出來的成品,這個工廠是他的畢生心血,而在台中市東勢區的山上,賴董還有另一個親手打造的綠色驕傲…

眼前這一片茂密蒼綠的山頭,如果不說,還以為是自然的森林,但拿出之前的照片來比對,才知道原來可不是這個樣子。

1999年賴水和參觀過企業界好友賴倍元的林場之後,被滿山綠意所感動,加上全球暖化、天災不斷,他決定把買下來的橘子園,拿來種台灣肖楠、牛樟、土肉桂等本土種的樹木,為減緩溫室效應和台灣的水土保持,盡一份力量,這一種就種了上萬棵,沒有想到,在這段期間,賴水和意外發生交通事故,幸好他連人帶車被大樹卡住,才沒有墜落深崖,這段插曲更讓賴水和感念樹木,加深他積極種樹的念頭。

賴水和把工廠收入的一半,都拿來種樹,看在家人眼裡非常擔心,旁人也都說他是個傻子董事長,但是賴水和卻認為,這項投資非常值得,因為在做的是永續事業,而樹木就是最佳員工。

還沒有種樹以前,賴水和說自己是一個只知道工作的人,從早到晚都在工廠,自從種樹後,現在只要有空就往山上跑,山上的一草一木都讓他非常開心,也因為親近自然,讓他到現在都沒有老花眼。

賴水和也曾經疑惑是不是要繼續下去,但是當朋友來訪時,看到這滿山綠意所給予的讚美,甚至有人受到他的影響也跟著種樹,那種成就感,就是促使他持續種樹的動力。於是,賴水和種樹的範圍,從2.4甲逐漸擴大到7甲,為了推廣大家一起來種樹,他還印製了小卡片和光碟,逢人就鼓吹種樹的好處。

和週遭的檳榔林、果樹相比,賴水和的樹也吸引了小鳥前來築巢,關於種樹,賴水和永遠有新計畫,他打算在對面陡峭的山壁上種牛樟。希望藉著種樹行動,讓台灣的災難少一點。

同樣是種樹,有人則希望用種樹活動來帶動社區發展。在一個濕冷的天氣裡,我們來到了新北市金山山區的一處荒廢小學,即使天空下著雨,卻澆不滅這一群人想要來種樹的熱情。

在動土種樹之前,主辦單位還安排了種樹前的行前教育。先要了解這塊基地的狀況,再來看種哪些適合的樹種,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種樹,認真聽著老師講解。

在雨中種樹是難得的體驗,大家捧著樹苗、穿著雨衣,小心翼翼地走在泥濘小路上,眾人七手八腳下,一棵棵台灣低海拔常見樹木像是烏心石、大葉楠、九芎、山芙蓉……,在此落地生根。

這幾年,節能減碳的話題升溫,種樹成了熱門活動,但大多流於形式,很少有人關心樹種了以後呢?千里步道協會所推動的一村一林徑,計畫在每個社區都建造綠帶,未來種樹和社區結合後,還能變成種樹小旅行,促進當地生態旅遊的風潮,也能創造出旅人和社區的連接點。

不同的種樹行動,表達同樣對土地關懷的心意,透過掌心的溫度,傳遞對自然環境的心意,種樹是人類對大自然一種彌補的態度。而在親自體驗過種樹後,看著它成長,對樹木的情感就在這一點一滴中滋長。

看著小樹苗被栽下,想著一棵樹木要能成蔭,需要十年以上的光陰,但砍樹卻不用一天的時間,相信對樹木的態度將會更加謹慎。當眾人種下小樹苗,期盼它能長大成林,卻也不要忘了,保護那些已經成林的樹木,風起時,請記得抬頭看看,那被微風吹動的葉稍,是大樹在跟你對話,噓~~注意聽!!它在說些什麼。

側記

第一次見到賴水和董事長,他就像是最佳推銷員,馬上就掏出種樹小卡和光碟,隨口就能講出種樹的七大好處,像是美化環境、水土保持、調節氣候、製造芬多精等等,從老闆的角度,樹木也是他最欣賞的員工,既不罷工、免勞健保、免遣散費、免退休金、不囉嗦、每天都是漲停板,這樣的熱心種樹,難免被外界認為是個怪人,但就是因為有這樣的熱情,才能讓東勢的這座山頭,有這麼一片茂密的綠色森林。 

學科
山林, 生活
縣市
  • 新北市
  • 新北市
  • 金山區
  • 台中市
  • 台中市
  • 東勢區
關鍵字
種樹, 賴水和, 千里步道協會, 造林, 水土保持, 一村一林徑, 生態旅遊, 植樹節, 周聖心

機器不停地運轉,董事長賴水和,正在跟員工討論著製作出來的成品,這個工廠是他的畢生心血,而在台中市東勢區的山上,賴董還有另一個親手打造的綠色驕傲…

影片網址

希望森林

希望森林

摘要
「造林」常被質疑是一種人為意志凌駕於自然之上的表現。不過在屏東霧台的達巴里蘭有個魯凱家族,「造林」卻和一般的「造林」方式大不相同,充滿了尊重森林的智慧。

八八風災後,屏東縣霧台山區崩塌,道路處處柔腸寸斷。不過在霧台神山部落Dresedrese和Sula夫婦的家裡,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還是興奮的討論明天的行程,她們要前往的地方,是這對夫婦和她們的獵人「老爸」,用心經營的「達巴里蘭」生態保育區。

大家忙碌整裝出發,隨著資深魯凱獵人「老爸」的腳步,步行進入達巴里蘭。雖然距離風災已經快要四個月,沿路還是可以看見處處崩塌。因此本來可以通車的路途,變成大夥的體力測驗,爬上爬下,花了四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巴里蘭。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崩塌?對土地有深入了解的Sula指出,當地伐木情形嚴重,居民仰賴木材作為經濟補貼,但是砍樹為家園帶來負面影響,老爸一家人更積極從事生態保育,堅決不砍樹,要守護傳統區域的森林。

十三年前,他們在自己原本種小米、芋頭的土地上停止農事,開始種樹。依循魯凱族傳統,種植農作物時,不會完全清空地表的森林,然後在土地原有的森林下補種小苗,經過幾年的細心呵護,樹慢慢大了,森林生態也豐富了起來。

達巴里蘭在魯凱的族語裡,有「希望」的意思。老爸一家人告訴我們許多這片森林和周遭動植物的關係,也讓我們對於人類怎樣和大自然、動植物和諧相處,多了一點想像,也多了點希望。

側記

「單一樹種的樹林有什麼缺點」?原本我只知道純林容易有病蟲害的問題,但老爸卻用簡單而清晰的語言,告訴我各種樹木開花、結果各有時序,而倚賴花果為食的動物,也因此得以生存。想像一片單一樹種純林,在短時間內一次開花結果,那麼在這之後,動物要吃什麼?光是如此簡單的例子,就充滿了森林生態彼此息息相關的大智慧,引人無限深省。

學科
山林,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霧台鄉
關鍵字
造林, 生態旅遊, 崩塌地, 森林生態系, 生物多樣性, 達巴里蘭, 魯凱族, 原住民部落

「造林」常被質疑是一種人為意志凌駕於自然之上的表現。不過在屏東霧台的達巴里蘭有個魯凱家族,「造林」卻和一般的「造林」方式大不相同,充滿了尊重森林的智慧。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子涵
攝影 陳忠峰,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見樹不見林

見樹不見林

摘要
聽到「造林」,人人都會稱好。不過從一次次「砍大樹種小樹」的事件可以看見,現行「造林」與原本良好的造林立意已有落差。造林政策究竟可以給台灣怎樣的「森林」?

鬱鬱蒼蒼的森林,是台灣島最深遠動人的原鄉。而在氣候變遷、災害頻傳的現今,森林則彷彿是土地的保護傘。為求增加森林面積,98年度,政府花費24億在台灣各地造林。這樣大的工程,是否讓我們距離綠色家園的夢想更近了一點?

在苗栗縣一片私人的造林地上,土地光禿禿的,而且還有被砍的樹。這塊申請通過「獎勵輔導造林辦法」的土地,引發環保團體質疑,造林的目的不是為了增加台灣的森林覆蓋率嗎?為何這塊造林地上,有許多大樹被砍除?

現行的「獎勵輔導造林辦法」規定,造林地上的種苗,必須「平均分布生長」,也就是在固定範圍內,要有一定數量的苗木。另外,樹苗也必須是政府核可的「造林樹種」,才能夠計入成效。如果通過相關審核規定,每公頃在20年內,可以領取60萬元的獎勵金。

環保團體認為,為符合「平均分布」、「造林樹種」等條件,在作業上,林農通常會先整地,讓「造林樹種」可以整齊生長,也因此出現了砍掉「非造林樹種」,或「砍大樹、種小樹」的行為。

不過林務局表示,在辦法中,並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砍掉原本的樹。只是在計算成效時,如果有造林樹種、又有非造林樹種,執行上會比較困難。林務局認為,如果土地上已經有完整的森林,也不希望民眾為了要參加,就砍去森林再申請造林。

參加的兩位林農都表示,獎勵造林是開啟了整地的契機。經過整地、種樹,地才不會荒廢。而關於「砍樹」一事,長久以來,當地都有依靠賣雜木補貼經濟的情形。正如縣政府所言:「這是農牧用地,沒有受到森林法的限制,砍樹之後來造林,仍然符合規定」。

當地原有的經濟模式,加上獎勵造林,就變成林木利用的型態,步驟是:一、砍掉原本的樹,二、申請造林,三、20年後獎勵金停止發放,又把樹砍去賣掉,這些完全都符合規定。在這樣的模式中,獎勵造林的角色,變成提供樹苗、也提供整地基金。那些提供的苗木,也就極可能被當成經濟林材了。只是這樣經濟營林的執行方式,是獎勵造林政策的本意嗎?

回頭來看政策,獎勵造林實施的原意,是要在農牧用地、林業用地、水源地帶、陡峻裸露地等類似的敏感區位,鼓勵人民增加森林資源,發揮國土保安的效果。但實際上,在不同的地目條件下,也可能會變成經濟營林,變成「砍了又種、種了又砍」的循環。

環保團體強調,把原本沒有樹、而且也沒有機會演替為森林的地方,以人工方式介入,才叫「造林」,這也才符合聯合國認定的造林規範。如果真的要增加森林,政府應花錢鼓勵人民「保留」原本森林,不用重新種上小苗、重新造林,也可以有補貼,如此才有機會停止賣木材維生、砍樹賣樹的循環,長遠保存我們擁有的森林資源。

側記

以木材換取經濟的方式,仍然處處存在。但其實要增加森林面積,「減少砍伐」和「造林」同樣重要。目前獎勵造林政策並不承認天然的樹苗,同樣的精神或許將影響到,我們是否願意承認「保留原本森林」的價值。「造林」二字,不能頭重腳輕,重點在「造」,卻忘記「林」的價值。

 

學科
山林
縣市
  • 苗栗縣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造林, 林業經濟, 砍大樹種小樹, 森林利用, 國土保安, 林業政策, 水土保持

聽到「造林」,人人都會稱好。不過從一次次「砍大樹種小樹」的事件可以看見,現行「造林」與原本良好的造林立意已有落差。造林政策究竟可以給台灣怎樣的「森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子涵 柯金源,撰稿 林子涵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