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遷


迷失小熊救家園

摘要
桃園縣大園鄉與蘆竹鄉,由民間舉辦的地景藝術節正式展開,吸引了許多遊客。眾多藝術作品,不只展示藝術的美麗,還蘊含著居民的哀傷,希望藉著這隻巨大小熊,表達保護家園的心情…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張光宗
剪輯 陳志昌

桃園縣蘆竹鄉一處工廠內,正在建造的小熊,估計高度八公尺,是桃園航空城地景藝術節的主要展示作品。藝術家呂文忠說明,小熊創作是突發的念頭,並且在沒有經費下動工,木構建造需要人力,除了當地居民,更有不少志工來幫忙。

2012桃園航空城計畫啟動,分別由交通部與桃園縣政府推動,總開發面積6800多公頃,徵收面積3400多公頃,成為台灣最大土地徵收案。包含了機場園區核心區及周邊特定區,再結合自由經濟貿易區的規劃。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表示,其實桃園機場區域內,早期就設有自貿園區,但是成效不彰,不明白再擴大徵地開發的原因。在計畫不明,弊案未解的情況下,要求暫停審查,舉辦討論公益性、必要性的審議聽證會。對此民航局代表回應,已經討論過。

蘆竹鄉水尾地區,因為鄰近機場,被限建了三十多年,許多居民因為房屋無法修繕,居住品質惡劣。罹癌的蔡阿姨一直有個心願,想要整理老屋養病,讓家人安居,卻沒想到長期限建之後,再來航空城徵收案,這次連房子都沒有了。

同村的阿川伯,長期務農,家旁有片生態田園,生活自在。他是大地主,徵收可以增加財富,但他不為所動,認為百年家族土地,世代都應守護。面對徵收來臨,阿川伯最擔心,一旦失去老家,朋友無法相聚,沒有農地耕作,住進公寓就是等死。

面對不斷的陳情抗爭,航空城徵收仍加速進行。反對居民痛斥航空城是炒地皮計畫。不過也有居民與土地仲介團體,聲援航空城徵收開發,希望加速地方發展。在營建署召開的審議大會中,警察佈起防線,嚴格限制出入。


審議現場,立委林淑芬質疑航空城需要第三跑道,為何不用現有的舊海軍機場,要到海邊建新跑道。立委廖正井表示,當時是地方為了開發,才爭取建新跑道。面對徵收引發爭議,居民提出分期開發的要求,但是官方表示必須再研議。居民擔心大會通過徵收開發案,發言後撒出小蟑螂,諷刺這是炒地蟑螂的會議。

航空城開發徵收案通過後,反迫遷居民深受打擊,組織幾乎瓦解,不過協助居民的團體認為,保護家園是人權議題,反抗徵收的行動不能終止,於是挨家挨戶再把居民凝聚起來。

今年九月,縣政府在舊海軍機場舉辦地景藝術節,巨大月兔成為焦點,居民不滿,辦地景藝術節來拆地景,根本是極度諷刺。反迫遷聯盟於是心想,為何不能舉辦一場民間版的地景藝術節,重新凝聚組織,宣誓反對徵收的決心。


民間版的地景藝術節在水尾、宏竹、三塊厝等地,設置不同地景藝術,有懷鄉的泥塑水牛、豬舍壁畫、象徵擊倒官商結構的巨球和家園被徵收的迷失小熊。三個地區都是農業區,也是航空城開發通過後要保護的重點區域。

大園鄉的尤家,遭到污染的農地,已經展開整治,未來可以復耕,但是突然被劃入徵收範圍,土地又要失去。尤家有棟百年古宅,老屋伴青竹,炊煙映白雲,有如都市旁的世外桃源,面對徵收拆除,尤家老媽媽一說就是滿臉淚光。


水尾地區廣大的農業區內,有間水鹿養殖場,養殖場主人用了三十年光陰,讓養殖場穩定經營,也提升了農業地區的價值。但是徵收一來,養殖場難保,水鹿是對環境很敏感的動物,一旦遷場重建,無異是一場災難。

航空城開發爭議重重,通過營建署的區委會徵收審查,卻只做總體性的政策環評,未做更精細的個案環評,遭到環保團體質疑。對此環保署也出面表示,政策環評不能取代個案環評,因此航空城開發還未完全底定,必須再走環評程序。

開發6800多公頃,徵收3000公頃,造成數萬居民大遷徙,桃園航空城開發案,台灣最大的土地徵收案。居民為了守護家園,不斷抗爭,希望迷失小熊,一起幫忙救家園


公視 我們的島【迷失小熊救家園
12/01() 2200首播
12/0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區段徵收, 土徵條例, 地景藝術節, 迫遷, 自貿區, 都委會, 都市計畫

桃園縣大園鄉與蘆竹鄉,由民間舉辦的地景藝術節正式展開,吸引了許多遊客。眾多藝術作品,不只展示藝術的美麗,還蘊含著居民的哀傷,希望藉著這隻巨大小熊,表達保護家園的心情

影片網址


搶救蟾蜍山聚落

摘要
青翠的蟾蜍山腳下,依偎著一個小小山村聚落,成為城市特有景觀。在沉寂多年之後,如今卻面臨拆除危機,一群關心的朋友,發起搶救行動,希望留下城市的歷史根源,未來的迷人地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台北市公館圓環旁,聳立著一座小山頭,當地人稱它蟾蜍山,曾經是清代通商古道所在,公館地名也從這裡開始。日治時期,在蟾蜍山腳下,設立農試所,成為台灣大學發源的開始。後來政府遷台,在蟾蜍山設立空軍防空單位,許多軍人與駐台美軍,陸續進駐。政府於是設立煥民新村,容納一批批湧進的軍人與眷屬。


陳伯伯,是早期蟾蜍山聚落的居民,他買下舊屋,親手打造自己的家園。他回憶,蟾蜍山最熱鬧時,居民上千人,一早上學,學生一大群到校,晚上家家戶戶開燈,遠遠看像個小夜城。

但是,時光過往、居民散去,國防部決定清理土地。房舍拆除後,煥民新村土地將撥交給台灣科技大學,興建校舍使用。幾年下來,煥民新村居民已經陸續搬遷,留下山旁的老眷戶,他們不知未來如何安排,也不知怎麼發出求救聲音,只能落寞的獨守山村,等待最後時刻到來。


林鼎傑是位藝術工作者,五年前來到蟾蜍山聚落,發現這個山腳下的小山村,彎繞的村落小徑,各有風味的居民建築,有著迷人的空間地景和深厚人文故事。得知聚落面臨拆除,決心發起搶救行動,結合關心青年,邀請居民組織自救會,希望能凝聚共識。

山坡上的住戶,被政府認定為違建,對於組織自救會,意見不一,甚至有居民認為,學生是來製造麻煩,數度言詞衝突。面對居民的爭議,林鼎傑並不氣餒,他知道幾十年被漠視的問題,現在要被討論,一定會有分歧意見,需要更耐心的溝通。

搶救過程中,發現蟾蜍山聚落,曾經是侯孝賢電影「尼羅河女兒」的拍攝地,當時參與拍攝的人員,知道聚落有危機,也投入搶救行動。導演侯孝賢也前來聲援,回憶當時拍攝場景,惋惜聚落面臨拆除。他希望能保留聚落空間,宣布今年金馬影展的影劇學院,將以蟾蜍山聚落,為主要拍攝基地。另外,年底的香港國際雙年展,也希望將蟾蜍山聚落,作為海外展場地點,聚落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為了搶救山村聚落,林鼎傑和一群關心的朋友,在九月的每個週六、日,舉辦各種活動,讓大家認識蟾蜍山聚落,凝聚居民共識。搶救團隊想出點子,希望舉辦聚落大辦桌,一家一菜相互分享。

聚落裡,葉媽媽一早就開始忙碌,為了大辦桌,拿出看家本事,香噴噴的麻油雞、自製的鹹湯圓等美味佳餚上桌。她說,這是聚落才有的人情味,現代都市很難找到。

關心蟾蜍山聚落保存的朋友,從一開始不到十人,到現在已經有一百多人,林鼎傑認為蟾蜍山聚落,越瞭解它,就會越喜歡它。

搶救蟾蜍山行動,引發人民關心,立委鄭麗君也出面召開協調會,希望能保存這個美麗山城聚落。協調會中,國防部人員表示,依法行政,必須拆除點交,台科大人員強調,必須考慮校務發展。協調會初步同意緩拆到年底,但是保存必須再協調。

一座山城小聚落,有著特殊的地理景觀,和豐富的人文歷史,成為現代台北相當特有的空間,如何保存下來,考驗著政府的態度,也驗證著一座城市,對於過去歷史的尊重。

我們的島【搶救蟾蜍山聚落】

09/30() 2200首播
10/0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台北市
  • 文山區
關鍵字
迫遷, 寶藏巖, 歷史聚落, 蟾蜍山, 眷村, 自救會, 新村

青翠的蟾蜍山腳下,依偎著一個小小山村聚落,成為城市特有景觀。在沉寂多年之後,如今卻面臨拆除危機,一群關心的朋友,發起搶救行動,希望留下城市的歷史根源,未來的迷人地景

影片網址

樂生912抗爭事件─來自地層的警訊

摘要
夜晚時刻,許多關心樂生的青年學生,前往樂生聚集,他們擔心樂生大門動工,將是樂生毀壞的開始。青年展開討論,決定佈置陣地,進行912抗爭行動,宣示抵抗迫遷樂生的決心…樂生的危機,不只是地面房舍的保存,而是地層開挖破壞後,地下水層可能帶來的巨災…

在夜晚時刻,許多關心樂生的青年學生,開始前往樂生聚集,他們擔心明天樂生大門動工,將是樂生毀壞的開始。青年展開討論,決定佈置一個陣地,進行912抗爭行動,宣示抵抗迫遷樂生的決心。

晚間,接獲消息的學生不斷前來,聚集二百多名學生,他們紛紛投入防禦工事的搭設中,搬來院區廢棄的舊床,圍成一道阻擋障礙。學生在地上釘牢鐵鍊,打算將自己鎖在地上,抵抗警方的驅離。當抵抗的工事完成,其實大家心裡明白,面對優勢警力,這樣的簡陋抗爭,撐不了多久,但是他們只想讓外界瞭解,樂生抗爭追求的是什麼?

新莊捷運線的興建,造成樂生療養院的破壞,弱勢的院民,加上少數的學生,開始推動樂生保存運動。他們要求正視樂生議題,不滿政府迴避文化資產審查,失去程序正義,一昧強行動工。除了樂生院區的文化價值之外,樂生院民長期受到拘禁的人權問題,也是學生關心的課題。為了爭取樂生保留,重新規畫捷運工程,樂生青年團體四年來不斷陳情抗爭,引發社會更大的關注,2007年4月15日凝聚一場數千人的遊行活動。

樂生保存運動的堅持,讓政府部門開始重視樂生議題,前行政院長蘇貞昌來到樂生探視,並且允諾重新工程審查,從最大保存角度考慮。來自政府的善意回應,學生們開始相信政府有誠心解決,樂生運動進入一個工程協商的機制。

從路軌變更設計,到維修廠搬遷,許多專業者提出良善的保存方案,但是最終未獲採納,甚至獲得保存三十九棟的方案,鄰近捷運軌道,具有歷史價值的房舍搬遷拆除。但是樂生的危機,不只是地面房舍的保存,而是地層開挖破壞後,地下水層可能帶來的巨災。在一場工程會議中,地質專家提出警訊。

但是,這樣的警訊,並不為工程單位所接受,甚至以工程可以邊做邊修,來面對地層擾動的危機。工程可以邊做邊修,但是地層一旦破壞,引發的災難無法彌補。樂生療養院的地層下方,存有大量地下水,飽含在卵石之中,水位高達數十公尺,但是坡面下一道斷層泥形成阻擋,封住地下水層,一旦在斷層泥上施工,造成結構破壞,巨大的壓力讓水層湧出,可能就形成土石流災害。這樣的危機,在早期的工程開挖,已經有所跡象,並且釀成災害。

這樣的警訊不被接受,工程單位堅持計算一切無誤。至此,樂生青年開始懷疑一切協商不具誠意,工程單位依舊執意動工。

9月12日,捷運局以整建大門區域為由,計畫強行動工,樂生青年及院民在協商破裂後,擔心「十棟擇要異地重建或重組計畫」將被執行,開始進行大規模拆遷行動,被迫再度進行抗爭,抵抗工程的進行。警方來到的前夕,學生進入防禦工事之中,以鐵鍊將自身銬牢,一夜的守候,每個人都疲憊的睡了。

早上八點,警方陸續前來,優勢警力,讓現場氣氛緊張,學生開始高呼口號,表達保留樂生的決心。在執行驅離命令後,警方行動,開始以強制方式抬離學生,警方動作火爆,學生情緒激昂,現場充斥學生的哭喊聲。弱勢的學生與院民,無力對抗警力,學生被送上警備車,障礙被清掃一空,捷運開始動工。

當工程以警力驅離學生,卻無法遮掩圍繞在工程上的種種問題,未依法古蹟審查,未考慮院民人權,甚至不顧地質的危機強行動工,讓樂生議題,曝露國家工程的霸氣。但是對於樂生青年,堅持樂生必須有著公開合力的解決,無論受到多少挫折,他們永遠不會放棄。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樂生, 樂青, 痲瘋病, 新莊捷運線, 文化資產, 古蹟, 文化部, 文化景觀, 人權, 迫遷, 地質, 地下水, 土石流, 湧水

夜晚時刻,許多關心樂生的青年學生,前往樂生聚集,他們擔心樂生大門動工,將是樂生毀壞的開始。青年展開討論,決定佈置陣地,進行912抗爭行動,宣示抵抗迫遷樂生的決心…樂生的危機,不只是地面房舍的保存,而是地層開挖破壞後,地下水層可能帶來的巨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慶鍾 郭志榮,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守護松鶴林場巷

摘要
七二水患重創松鶴部落,在國人投以高度關心後,才發現位於松鶴上方,竟然保留一大片台灣林業歷史的珍貴遺址,這處林業遺址,半世紀來就隱身在山林之中,彷如一座消失的桃花源。

松鶴林場巷的歷史,連結著八仙山林場的開發史。在日本人開發八仙山林場後,1924年從林場的加保台站,興建一條運材鐵路直通豐原,並在豐原設置木材儲運池,將檜木集中並轉運到日本。林場鐵路上的久良栖站,在當時是伐木運材的重要基地,擔任檢材、登錄的工作,日本人在車站下方,興建許多官舍與房屋,形成現今的松鶴林場巷。現今林場巷依舊住著許多林務局退休員工,他們都是台灣伐木歷史的耆老,保有許多珍貴資料,如同珍貴的人文資產。

當地居民劉素珠的父親,在日據時期擔任報務員,到政府接收後,成為第一任站長,統理火車運材的調度事務。日據時期的久良栖站,因為檜木產業造就繁榮,居民在閒暇時,自組小小樂團進行娛樂,並且日本也有歌舞藝團不定時上山表演,讓山中小小工作站充滿歡樂。

日據時代結束,政府接收林場,設立林務局進行管理,接續日本人對林場的開發。王錫灝隨軍隊來台後,進入林場工作,三十多年的伐木生活,看著林場從興盛轉為衰落。為了保護日月潭水源,終止林場伐木,林場停止運作後,人員陸續下山,林場鐵道在風災後受損,並且台八線中橫公路的貫通,取代鐵路的運輸功能,在1960年代後,鐵道陸續拆除,車站逐一消失。

原先居住鐵道沿線的林務局老員工,在車站一處處拆除後,陸續被安置到久良栖站的林場巷中,也就因為他們居住在此,讓八仙山林場鐵路的最後歷史遺址,完整的被保留下來。現今久良栖站,依舊保留當時車站的原貌,車站下方的林場巷,也以完整街屋的型式,成為台灣少見的區域型歷史建築。

在大面積的房舍中,保有許多日式建築藝術的珍貴老屋,像日本時期設立的招待所,老舊的外型依舊遮掩不住它的風華。全棟屋宇以上等檜木建築,日式拉門配合觀景的廊道,完全依照日式建築樣式建立,在林場巷建築群中,算是最早期的官式建築。

但是這樣珍貴的歷史空間,卻在林務局的漠視下,任由東勢林管處進行驅離林場老員工,拆毀歷史老建築的文化破壞行動。原本完好的歷史建物,林管處已經前來拆除三棟,並且焚燒拆除後的木料,讓一處歷史遺址,消失於火焚之中,看在當地居民眼裡,萬分心傷。

原本為了照顧老員工,林務局安置退休的老員工到林場巷居住,並未言明居住時間,許多員工在此安居數十年,照顧家庭養育子女,卻在現今陸續收到強制遷離的命令,讓他們一夕之間流離失所。居民感到惶恐,更無法理解,為何急於收回土地、拆毀房屋,讓一個歷史遺址,從此消失。在林場巷中,現今留有十餘戶居民,多數都是老人,也不知如何行動,他們北上陳情,卻只得一張再確定地權的書面決議,對於文化保存隻字未提。

林場巷的歷史建築保存,詢問進行拆除的東勢林管處,主管單位以公務忙碌為由,不願說明。相對的參山國家風景區,卻是具有高度意願保留,並且已經設有觀光步道,推展林業歷史的深度旅遊。官方部門的認知差異,在橫向溝通不良之下,就讓一塊台灣僅存大面積的林業歷史遺址,就在深山之內遭到剷除。

歲月淹沒許多事物,卻也保留許多古蹟,當大雪山木材廠自荒煙蔓草中走出,卻消失在無名焰火之中,那台灣還有多少歷史能出土?能被保留?松鶴林場巷是悲傷的,以一個保存完好的容貌面世,卻得走入居民遷出、房舍拆毀的歷史黃昏。那麼,面對未來,台灣歷史還有多少可以守護?

大雪山木材廠燒毀,對台灣林業歷史缺了一角感到惋惜,心想多為台灣歷史留下一些影像,在多方探問下,才發現這處藏於山內的老伐木基地,但是沒想到,見面就得面對別離,林場巷面臨搬遷拆除的命運。

究竟官方與民間,對於文化資產的認知差異有多大?為何一些僅剩或獨特的歷史建築,就是如此輕率拆除,根本不顧為台灣留下一些歷史場景。走進松鶴林場巷,整齊的街屋型態,在台灣林業歷史建築拆的拆、燒的燒,根本找不到這樣大面積又保存完整的樣式,為何依舊面臨拆除的命運。

學科
山林,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林業歷史, 林場, 林務局, 文化資產, 迫遷, 歷史建築

七二水患重創松鶴部落,在國人投以高度關心後,才發現位於松鶴上方,竟然保留一大片台灣林業歷史的珍貴遺址,這處林業遺址,半世紀來就隱身在山林之中,彷如一座消失的桃花源。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角落台北--尋找寶藏巖

摘要
繁榮的公館商圈,嘈雜的人群、疾駛的車流,一轉進汀州路,卻彷彿進入另一個奇異的天地--一整片老舊的房舍,靜默地攀緣著這小小的山坡。這裡是台北市最後一塊違建聚落,是怎樣的因緣際會,讓這片違建聚落被保存下來,甚至可能成為台灣第一個藝術家與居民共生的藝術村?隱藏在角落的寶藏巖,就要訴說著台北的另一段故事......

寶藏巖社區位於新店溪南岸、觀音山丘陵南麓。康熙年間來台開墾的漢人在擊退泰雅族原住民之後,便在這裡興建“寶藏巖廟”,因地處水路要衝,逐漸發展成台北市南區的信仰中心。日據時期,日本人勘定新店溪為自來水水源,將寶藏巖劃入台北市的水源地,並且設立軍事碉堡。光復初期,日本人撤出,有部分居民進駐新店溪畔,靠著「鏟砂石」維生,在河岸興建砂石工寮,這些臨時搭建的工寮就成了寶藏巖最早的住戶。

光復之後,寶藏巖被軍方接管成為軍事重地。在層層嚴密的管制之下,營區內的外省老兵逐步突破禁建的防線,沿著山坡搭建起簡陋的房舍。民國六十年代,國防部警衛營撤離,福和橋也興建完成。在去除違建管制的壓力而交通更加便捷的雙重誘因之下,寶藏巖聚落在此時邁向了頂峰。一間又一間的磚瓦房櫛比鱗次地在小小的山丘上蔓延,從五六十戶最後擴張成為兩百多戶的違建住宅區。

這些操著四川、湖南、山東等外省口音的退伍老榮民,有些是原本就在國防部警衛營當兵,有一些是透過朋友的介紹而搬進這裡,除了這些外省老伯伯之外,更有許多在公館商圈擺地攤的中南部移民、在附近唸書的大學生,他們在這都市的角落共同打造了一個安身立命的窩。

民國六十九年,臺北市政府從消除地區髒亂的角度出發,將寶藏巖地區劃為公園用地,希望藉由公園的開闢一舉清除觀音山上的違建,從此居民也面臨家園隨時會被拆除的不確定命運。

弱勢居民安置的問題遲遲無法解決,寶藏巖的命運也一直懸而未決,這一拖就是二十年。台北市的變化日新月異,保存老聚落的新思維也在慢慢滋長。三年前一群由台大城鄉所學生組成的「寶藏巖工作團隊」,在寶藏巖展開長期的社區工作,並且持續遊說行政部門,希望將寶藏巖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指定為「歷史聚落」。最後這樣的想法終於獲得市府文化局的支持,將寶藏巖劃定為保存區。

將寶藏巖保存下來成為市政府、社區規劃團隊與社區居民的共識,但是該如何保存呢?民國九十二年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展開了一個實驗性質極高的「寶藏巖全球藝術行動者參與計畫」,這項計畫打算將寶藏巖打造成全國第一個行動藝術實驗村,在今年三、四月推出了駐村藝術家的創作行動。在台灣,藝術家進入一個老舊聚落,與當地的居民共同生活,再以創作的方式傳遞對當地人事物的感受,這對於台灣的藝術家來說還是一個嶄新的挑戰。

正如市府文化局長廖咸浩所說,「通常我們對一個城市的想像,都是規劃得非常工整清楚、漂漂亮亮的,但其實城市的形成過程都不是這個樣子,有很多邊緣的、像暗影一樣的東西,可是這些被城市排除的東西,又黏著在城市的附近,這些往往是城市真正生命力表現的地方,刻劃了城市的深度與廣度。」

老兵、外籍新娘、大學生、社區工作者、藝術家.....不同的人,不同的時間,為了不同的目的來到了寶藏巖。他們在尋找什麼?

在文化局勾勒的「共生藝棧」願景下,寶藏巖彷彿成了台北市這棟擁擠的大房子裡,那閣樓上的一盞光。這或許是半世紀以來,棲身在都市角落的居民們始料未及的。而這一盞光似乎點亮了嘈雜都市中,人們想要追尋的那一點心中的寶藏。

【採訪側記】

民國八十五年,甫從學校畢業的我剛開始從事新聞採訪工作,每天傍晚騎著摩托車經過公館後方那條堤外便道時,總會看到一幅奇妙的景象—在我頭頂上方是漆成鮮豔紫色的現代化高架道路,而旁邊是整片攀附在山坡上的破舊住宅,夕陽西下,天上的艷紫色對比著地上的老聚落,掩映著新店溪的粼粼波光。生長在台北城的我這才發覺,原來在喧擾的市區一角,也有這一方奇異的風景。 

基於好奇心,也基於想找個便宜的租屋地段,走進了寶藏巖。當時寶藏巖還是公園預定地,還沒有任何規劃團隊或學生進駐,也尚未引起外界的重視。當時的我曾為寶藏巖寫了一篇「台北調景嶺」的文章,單純地想為這個地方留下一些見證。

時隔九年,寶藏巖還是寶藏巖,那樸實破舊的住宅仍然攀附在山坡上,沒有改變,但是,台北市改變了,人們看待城市的觀點、角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被認為是髒亂,搬不上檯面的角落,現在成為國際人士來參觀的地點,藝術家進駐的藝術村預定地,這不只是居民始料未及的,也是當年的我所無法想像的。

 八年後,再度走進寶藏巖,撰寫它的故事,我驚訝的不再是寶藏巖的特殊,而是人的思維變化。當行政部門開始宣稱寶藏巖這個社區是台北市鄰里網絡的典範,我才強烈的感受到,我們所選擇的視角、看待世界的方式,真實地締造了這個城市的風景。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寶藏巖, 轉型, 歷史聚落, 泰雅, 原住民, 新店溪, 文化保存, 文資法, 藝術, 迫遷

繁榮的公館商圈,嘈雜的人群、疾駛的車流,一轉進汀州路,卻彷彿進入另一個奇異的天地--一整片老舊的房舍,靜默地攀緣著這小小的山坡。這裡是台北市最後一塊違建聚落,是怎樣的因緣際會,讓這片違建聚落被保存下來,甚至可能成為台灣第一個藝術家與居民共生的藝術村?隱藏在角落的寶藏巖,就要訴說著台北的另一段故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張岱屏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迫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