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

不要雞豬當鄰居

不要雞豬當鄰居

摘要: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採訪/撰稿 林靜梅

攝影 許中熹 王威雄

剪輯 許中熹

鏡頭下捕捉到的廢水畫面,只有水、沒有懸浮固體,不過當四面八方的水匯入大排後,水面出現漂浮物,居民說這就是「豬屎膏」。儘管農委會統計,國內兩百頭以上的養豬場,高達九成八都有污水處理設備,但居民反問,處理過的水,會長這樣嗎?居民黃先生痛罵,有處理過的廢水,不會有這麼多豬屎,這裡的豬屎味真的很嚴重。

如果這麼嚴重,居民為什麼不向環保局檢舉呢?居民說檢舉了也抓不到,居民氣到質疑環保局偏袒,甚至事先通知業者,但環保局強調絕無此事,並表示,一年約接獲四五千件陳情案件,三分之一是檢舉畜牧場臭味、廢水等問題,而偷排廢水,就算稽查人員火速趕往現場,仍時常撲空,因此更希望居民協助觀察業者偷排的「習性」,好埋伏抓人。

養豬場的臭味與廢水讓豐田村民怒火中燒,養雞場的污染也讓隔壁嘉興村民群情激憤。

這處緊鄰民宅的養雞場,帆布半開,居民指出,羽毛跟糞便,在風吹之下會四處飛散。而養雞場設置的黑網上附著灰白色粉塵,就是他們口中的「雞屎煙」,而黑網能攔截下的粉塵,其實有限。

高密度的畜牧場,不少座落田間,相鄰的稻田,稻穗上可見散落的羽毛,而伴隨羽毛落下的「雞屎煙」,則是農民的惡夢。

農民葉能振手拿稻穗比較,這一串明顯偏白,稻桿尾部已經乾枯,不像正常的稻桿顏色青綠,稻穗金黃,而他的農田也緊鄰養雞場,但他現在不種稻,改種其他作物,因為種稻產量大減一半。

居民對於養雞場的不滿逼近臨界,沒想到業者,還要繼續擴大飼養規模。王姓業者申請擴建養雞場,去年在建照到期之前動工,卻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經政府協調,要求業者必須先改善舊雞舍,新場才能動工。

原本婉拒採訪的業者,現場溝通後,同意記者進入拍攝,為了平息民怨,雞舍內加裝大風扇、加強通風,業者也在風扇外,架設傾斜高牆,避免粉塵直接噴往鄰田,而是送往高處,業者表示,總共投入兩千多萬元改善硬體,但居民還是不能接受,不知道該怎麼辦。

2015年起,雲林縣共通過387件畜牧設施容許申請,有160件已取得建照,農業處表示,近年政府大力推動綠能,而畜牧場加裝太陽能板,可以隔熱又賣電,站在提升農民收益的立場上,只要合法申請,縣府沒有理由不讓它通過。

但縣議員黃文祥指出,通過畜牧設施容許的387件,光水林鄉就佔56件,根本超過當地環境負荷,這樣過度核發容許,簡直要把雲林縣,變成全台灣的畜牧專區。根據統計,雲林縣水林鄉跟大埤鄉,現有的養雞場,比起縣長李進勇就任前的2014年,分別增加三成跟三成八。當地自救會代表李明遠認為,過多的畜牧場會造成更大的污染,恐怕讓下一代更不想回到水林鄉,甚至讓以後這個尖山腳社區滅村。

憂慮被消滅的,還有從事蘭花組織培養的陳塗樹,工廠內可見栽培種苗的玻璃瓶,要先經過消毒殺菌,而培育蘭花的地方,必須無菌無塵。但離他只有150公尺的地方,卻要新建養豬場,而且早已通過容許。他在門口拉起白布條,更向縣府檢舉業者違法動工,讓養豬場現階段暫時停工,但他痛批,縣府現在眼中只有綠能,不管會不會逼死其他產業。

5月17號,大埤鄉跟水林鄉居民忍無可忍,請來神明,前往雲林縣政府前遶境,抗議縣府濫發畜牧場容許。抗議居民後來轉往雲林縣議會陳情,也促使議會通過修正「雲林縣新建畜牧場自治條例」,把畜牧場必須離住宅社區三百公尺的規定,修正成距離住宅五百公尺以上,官員表示,新設畜牧場要達到新標準很困難。不過新規定仍管不到舊廠與擴建。

大埤鄉自救會長葉能振表示,現在很多要來雲林縣申請養豬、養雞、養鴨這些業者,都知道怎麼去規避法律漏洞,變成就去買舊場來改建、擴建或是增建,這樣就不必適用新規定。

傍晚時分,田間水圳又開始流動了,這次鏡頭捕捉到的廢水,漂浮著畜牧排泄物,往排放口追溯,沒一會兒水停了,連打電話報案都來不及。這是不少水林鄉與大埤鄉居民的日常無奈,污染在眼前日復一日發生,而對他們來說,最諷刺的,莫過於以保護環境為由、發展綠能的部分畜牧場,卻不斷製造令人苦不堪言的污染。

公視 我們的島【不要雞豬當鄰居

07/09 (一) 22:00首播

07/14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 大埤鄉
關鍵字: 
灌排系統, 灌排分離, 畜牧業, 農業, 廢水處理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洗不掉的辛酸

洗不掉的辛酸

摘要: 
台糖新園農場占地240公頃,位於高雄市路竹區和阿蓮區交界處,周邊有超過兩千公頃的特定農業區,是塊完整的農業專區。但目前有六家廠商獲准進駐,其中五家是生產螺絲、金屬扣件等相關金屬製品和金屬表面處理的業者,總面積超過60公頃,將形成一處新的工業聚落。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表示,民國95年政府推動「大溫暖大投資」計畫,為國內廠商解決土地和資金問題,土地取得最方便的就是從台糖而來。新園農場因為土地完整又鄰近交流道,所以被釋出。

震南鐵線公司以生產線材和螺絲為主,現有五座工廠,分散在後鄉和路竹工業區,為了擴廠,震南鐵線申請在新園農場,開發新的園區,全案在民國103年,以回收90%以上製程廢水的附加條件,通過環評審查,動工興建。


新廠區周邊的農民和漁業養殖戶,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質疑震南鐵線的廢汙水,對二仁溪下游農業和養殖業,有重大影響,應該進入二階環評,但是環說書卻交代不實,甚至完全沒有提及。

居民和高雄市政府打了三年多的官司,民國107年,最高行政法院判決,環評會是出於錯誤的事實認定及不完全的資訊,而作成明顯錯誤的結論,駁回高雄市政府和震南公司的上訴,撤銷103年的環評審查。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律師說,高雄市政府犯了很大的錯誤,沒有仔細審查廢水90%回收機制,到底是不是如環說書所寫,不會對外排放造成汙染,或減輕到可以被接受的程度。

不過震南公司的環評案被行政法院撤銷才一個多月,新的環說書就已經製作完成,還送到環評大會審查,會議一開始,環評程序就遭質疑。

環境法律人協會副祕書長陳品安律師表示,震南公司沒有揭露確實資料,已經違反環評法第20條,應先做裁處。不過高雄市環保局綜合計畫科科長許錦春說明,只有撤銷環評結論,並不是整本環說書,沒有違反環評法的問題。

依據開發行為環境影響評估作業準則規定,開發單位在製作環說書前,要舉行公開會議,供各界表達意見,再將意見編製在環說書裡。二仁溪下游居民不滿,不論舊版,還是現在的環說書,震南從來沒有到地方說明過,而高雄市政府就召開大會審議,質疑有違法之虞。

主席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強調,新案在提送前要到當地辦說明會,但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是由高雄市所屬的環評委員會重為審查,所以並不是新案,如有需要,委員會會做斟酌,裁定直接進入實質討論。

震南公司委託的顧問機構代表說明,震南公司已修正廢水防治對策,將增設RO處理系統,製程廢水全數回收,不對外排放,未來不會影響二仁溪下游的養殖漁業用水。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質疑,問題在能不能做得到,舊環評書要回收90%的廢水,被法院判決提出非常多錯誤的事實,這次要100%零排放,更是需要好好審查。


提告的湖內區漁業養殖業者李耀慶強調,增設RO處理系統要付出七、八倍的成本,沒公司會做賠錢生意。如果可以100%回收,第一次環評就該提出,被判敗訴才說要100%回收,就是有鬼。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郭鴻儀表示,廢汙水零排放要負擔相當高的成本,逆滲透是高耗能的設備,但環說書裡看不到相關廢汙水處理的耗材,包括化學品、濾材、能源消耗等成本推估。顧問機構代表說明,震南公司願意對廢水跟空汙的問題,去做好防治措施。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強調,法院判定舊環評用汙水回收率達90%,來取代對環境無重大影響之虞,在法律上不可行,所以現在也不應以零排放認定對環境沒有重大影響,要依可能的汙染風險,判斷是否應進入二階審查。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郭鴻儀表示,廠區周邊有從事實際農作,洩露的酸氣,可能造成附近農作損害,並有提高空氣PM2.5的可能性。震南公司委託的顧問機構代表說明,將改採圍風操作,並增設洗滌塔來因應,增加處理效率到96%。

新園農場自救會會長蔡春紀要求,新園農場都是農田,震南公司在路竹後鄉工業區已有廠房,可以將酸洗製程放在那裡,不要讓附近數十萬人受害。震南公司委託顧問機構代表則回應,酸洗製程和鐵線扣件製程是一貫作業,考量品質、成本效益、運輸時效跟處理量,沒辦法委外處理。


震南公司新設廠房的廢水貯留設施和建築結構的安全性,也引起居民和環評委員質疑。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郭鴻儀表示,目前台南、高雄地區每日豪雨量都飆破200毫米,目前場區設置有造成當地洪氾的可能。擔任環評委員的中山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教授陳康興也質疑,豪雨量將超過20%的預留量,空間顯然不足以應付。

在眾多居民質疑聲中,所有人都被高雄市政府請出會場,排除在環評大會的閉門會議。最終環評大會決議,震南公司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已提供審查判斷所需資訊,無需進行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全案通過審查,要求開發單位依環說書內容及審查結論,切實執行。


路竹居民楊國華氣憤不平的說,環評結論讓居民很心痛,雖然他對環保技術不是很清楚,但相鄰工業區的酸洗廢水他看了幾十年,相信一定會影響下一代的生活。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律師強調,爭議將會持續,未來政府的公信力、開發單位的開發利益、當地居民安居樂業的利益,都將處於一個不確定的狀態。



公視 我們的島【洗不掉的辛酸】
05/28 () 2200首播
06/02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路竹區
  • 高雄市
  • 阿蓮區
關鍵字: 
新園農場, 台糖, 農業, 大投資大溫暖

台糖新園農場占地240公頃,位於高雄市路竹區和阿蓮區交界處,周邊有超過兩千公頃的特定農業區,是塊完整的農業專區。但目前有六家廠商獲准進駐,其中五家是生產螺絲、金屬扣件等相關金屬製品和金屬表面處理的業者,總面積超過60公頃,將形成一處新的工業聚落。

農漁產品 誰掛保證


農漁產品 誰掛保證

摘要: 
高等法院今年四月對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於九十三年所公佈的一項「有機蔬菜檢驗出農藥」的報告,做出敗訴判決,雖仍可繼續上訴,卻是消基會成立二十六年以來,破天荒首度的敗訴案例。

採訪/撰稿:楊蕙萍
攝影/剪輯:陳添寶

我們吃的農產品,有哪些認證的標章?看似綿密的認證機制又有哪些漏網之魚?而外銷魚貨爲什麼常被打回票?爲什麼民間團體或個人不斷投入檢測篩選的工作?本集除了檢視官方和民間對於有機產品推動的問題所在,並進一步探究農漁產品的把關情況。

四月十八日,對成立二十六年的消費者文教基金會來說,是令人沮喪的日子。纏訟兩年的官司在二審嚐到敗訴,得到「遲來的正義」的農民,則在這天喜極而泣。

「驗證作業流程並沒有明訂於政府所公告的相關檢驗作業規範內,我們依一般標準程序完成檢驗時,當然有其公佈之合理與合法性,消基會一定會再上訴」消基會董事長李鳯翱堅定的表示。法官在判決書中指出,消基會應該在政府公佈三種檢驗法中,再進行複驗,以昭公信。

姑且不論這樁案子未來發展,但是對於有機認證的疑惑,卻長久以來盤據消費者心中。

農糧署統計,截至去年為止台灣共有952家有機農戶,栽種的面積為1334.9公頃。「目前委託國際美育自然基金會、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台灣省有機農業生產協會以及臺灣寶島有機農業發展協會等四家核准的認證公司,進行嚴格的把關。」農糧署副署長許萬祥說。

「但就實質內容和執行方式,會發現很大的漏洞。例如吉園圃,他們的檢驗人數才17人,以台灣23縣市為例,你不覺得這樣的工作量要負責太過驚人?」台大植病所主任孫岩章說。

不同檢驗機構也各自發展檢驗取樣的標章,雖然九十三年政府改由CAS有機認證機構,辦理審查產品使用CAS標章。卻不過是在原來四個認證單位標章上,多掛了CAS標誌。

而經常被誤認為有機的吉園圃,標榜安全用藥,卻不能自絕於外,再加上花蓮縣政府自行研發的無毒產業,有機爭奪戰,誰能殺出重圍?

除了有機蔬菜外,畜產、水產養殖、加工、運銷也沒有明確規範。台灣外銷水產被退回的事不斷上演,漁業署的答覆是全省十萬個養殖戶中,每年只抽查兩萬個,也就是剩下五分之四的水產品,得在漁民憑良心,消費者碰運氣的狀況下,進入人體。

這樣的檢驗認證的農產和水產,可以安心嗎?

有機蔬菜真假和水產退貨事件連番上演,成了今年民生熱門議題。其實只是台灣消費品保問題的一角,如何建立出更清楚明確且科學化的國家檢驗規定,以供相關單位執行,才是重要的關鍵,否則今天是消基會輸掉了公信力,明天則是國家輸掉品保制度,以及消費者健康與權益。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食品安全, 有機認證, 吉園圃, 安全用藥, 動物用藥, 農業, 認證制度

高等法院今年四月對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於九十三年所公佈的一項「有機蔬菜檢驗出農藥」的報告,做出敗訴判決,雖仍可繼續上訴,卻是消基會成立二十六年以來,破天荒首度的敗訴案例。

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