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陣線

農青下鄉

 

農青下鄉

摘要
幾年來,從監督農村再生到反對不當徵收,台灣農村陣線吸引許多青年加入,在一波波抗爭後,寫下台灣農運歷史。多年後,農青面對人生選擇,有人出國深造,有人回到社會,也有人選擇回到農村,展開長期的守護農村行動…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吳佳玲是農陣青年,曾經是拿筆寫文宣的高手,來到宜蘭深溝的農村,扛起一袋米糠,準備撒入田地,展開新一季的稻米耕作。從街頭抗爭到選擇下鄉,是吳佳玲經過長期思考,覺得就算讀完研究所,下鄉務農也是好選擇。新手種田,惹出不少笑話,曾經讓許多老農覺得,她是來體驗農業,應該不久就會離開。


為了不讓人看笑話,吳佳玲苦心學,邀來伙伴謝佳玲,一起學習農事技術。幸好有生態農業前輩賴青松的協助,教導她們一步步學著農業的四季耕作。

姚量議也是農陣青年,抗爭時是最佳現場主持人。現在他回到故鄉養雞,面對上萬雞群的啼叫聲,經營家族的養雞事業。十年社運參與,姚量議學習到許多農業學理,他深深覺得唯有返鄉實踐,才能走的踏實。

和所有返鄉青年一樣,頂著高學歷回到故鄉,最反對的就是家人,姚量議的父親一直覺得他應該到都市,當位成功的老闆,不過嘴上念歸念,兒子回到身邊,心裡還是很高興。姚量議有些生態養殖的新想法,父親不是很贊成,卻還是默默幫著他進行。


下鄉務農,很多功夫都要學,也無法事事要人幫忙,吳佳玲學會駕駛小發財車,開車奔馳田野,已經很有農民的架勢。晚間,村子裡的大廟宴客,村民都到場,吳佳玲和許多新農民相約參加,希望融入社區,加入原有農村網絡。幾年下來,村子裡知道這群下鄉青年,給了他們特別的代號:『有機人員』。

回鄉務農,不是不問世事,反而因為進入農村,更加與地方結合。在一場反彰南工業園區開發抗爭中,姚量議拿起麥克風,擔任現場主持。回到草根位置,成為姚量議的信念,他不知返鄉最後結果是什麼,但他記得所有過程的甜美,那是無可價量的青年之夢。

收稻季節,吳佳玲帶著購米支持的穀東們,到廟裡上香答謝,感激一季農作的豐收。她心裡更感激,務農三年,有著一群朋友相助。

農運十年,一批批青年投入捍衛農村,每個人用不同方式,貢獻心力,有的人因為相遇,選擇相守,在廣大農鄉裡,展開更長的守護行動。

公視 我們的島【農青下鄉
09/01() 2200首播
09/0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 彰化縣
  • 線西鄉
關鍵字
吳佳玲, 小田田, 有米有田, 姚量議, 農村陣線, 賴青松, 返鄉

幾年來,從監督農村再生到反對不當徵收,台灣農村陣線吸引許多青年加入,在一波波抗爭後,寫下台灣農運歷史。多年後,農青面對人生選擇,有人出國深造,有人回到社會,也有人選擇回到農村,展開長期的守護農村行動

影片網址


農業加值給了誰

摘要
自由經濟貿易區來了!其中農業加值部分,引發台灣農業生產體系很大的憂慮。許多農民擔心,一旦貿然實施,會不會又是犧牲農民,造就財團利益,農業加值最後不知給了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政府積極推動自由經濟貿易區,選定智慧物流、國際健康、金融服務、教育創新和農業加值,做為示範創新項目。其中在農業加值上,希望運用國外充足、低價的原料,結合契作國產安全優質原料、關鍵產製技術與農業研發能量等優勢,推動產業加值發展。國發會同時舉辦多場說明會,在提升產業多元加值上,以觀賞魚產業為例,說明推動自經區,對農業加值的好處。


台灣的錦鯉養殖,是重要的觀賞魚產業,極具外銷潛力。來到專門培育錦鯉的養殖魚場,業者說明傳統錦鯉的養殖環境,依照魚類年齡,進行分池飼養。由於錦鯉養殖發源於日本,許多分類與鑑賞評價方式,都是採取日本標準,分出不同花色、品系的魚種。

政府將屏東農業生技園區,劃設為自經區,許多錦鯉養殖業者陸續進入園區,整理廠房,作為高級種魚的展示與銷售空間。養殖業者表示,未來會以「前店後廠」的概念,推展魚種銷售、技術服務等業務,另外也可以進行整合,形成產業聚落。


在提升農產加工、加值上,政府鼓勵加工業者進入自經區,並開放農產品原料進口免關稅,吸引加工業者投資。目前因為中國遊客的喜好,台灣鳳梨酥產業一直獨秀,政府因此以鳳梨酥為例,說明加工廠商進入自經區後,能創造產品更高利益。


當外界認為鳳梨酥加工業者大賺,種植端也應該相對獲益,農民卻是滿腹苦水。因為今年的契作收成,加工業者以過熟為由,不斷退貨,造成農民損失。未來自經區若成立,一旦加工業者從國外進口原料,台灣農民可能根本賺不到錢。

面對政府在自經區開放農產品原料進口,大樹區農會擔心,當地以生產多樣水果聞名,一旦開放進口,勢必造成取代效應,農會與農民都將受害。學術界與農民團體也舉辦記者會,擔心自經區開放進口原料,將重創台灣農業體系。另外在自經區以進口國外原料生產的產品,能否掛名台灣製造品牌行銷國際,也引發極大爭議。

在中部地區,台灣花生進入收成時刻,農委會總是對外宣稱,台灣花生以鮮食為主,極少加工,不會產生衝擊。但是花生農相當不認同,表示台灣花生很多進入加工,並創造產值。面對大環境巨變,台灣的小農體系,根本不知如何應對,擔心新一波的農產品開放,只會加速台灣小農的消失。

政府為了讓自經區法治化,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全文共計73條,送交立法院審查。其中有關農業加值部分,約有10多項相關條文,涉及開放原料進口、關稅減免等事項。其中擴大開放各縣市申設自經區,更讓學者憂心,會引發另一波農地破壞危機。

面對政府積極推動自經區計畫,長期關心農業的台灣農村陣線,呼籲政府應該先刪除農業加值部分的相關條文,在各地進行公聽會和慎密規劃後,再來推動。

一項自經區計畫,政府視為解救經濟的良方,但是民間卻處處充滿疑慮。從開放原料進口到使用台灣品牌,一旦評估錯誤、貿然開放,將可能成為壓垮農民的最後一根稻草。 



公視 我們的島【農業加值給了誰】
07/28(
) 2200首播
08/02(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長治鄉
  • 雲林縣
  • 元長鄉
  • 高雄市
  • 大樹區
關鍵字
自經區, 農業加工, 觀賞魚, 錦鯉, 契作, 服貿, 農村陣線

自由經濟貿易區來了!其中農業加值部分,引發台灣農業生產體系很大的憂慮。許多農民擔心,一旦貿然實施,會不會又是犧牲農民,造就財團利益,農業加值最後不知給了誰?

影片網址

大為失「蒜」


大為失「蒜」

摘要
「辛香」、「嗆辣」、「高大蒜素」,是台灣蒜頭的特色。照理說,台灣的家庭或店家,一整年都在消費食用蒜頭,應該供不應求,但您有注意到嗎?台灣今年的蒜頭滯銷特別嚴重,農民種蒜 ,一點都不划「蒜」…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來到雲林盛產蒜頭的莿桐鄉,蒜農黃素玲帶領我們走進倉庫,映入眼簾的是滿坑滿谷的蒜頭,「從清明節開始採收,經歷四、五、六月,才賣一成而已」,聊到今年的蒜頭銷售,黃素玲一邊剝蒜頭,一邊搖頭,因為蒜價不到去年一半,蒜農不是賠錢出清,就是把蒜頭堆在倉庫裡,不知如何是好。

蒜頭之所以滯銷,農糧署解釋,是因為2013年的寒冬,特別適合蒜頭生長,因而超產五千公噸,加上歐美進口蒜頭延遲到貨,打亂了市場行情。但是台灣蒜農協會理事長林俊甫卻指出,蒜販不肯收購才是主因。

蒜農胡永芳說,蒜頭交易和其他蔬菜不同,很少進到拍賣市場,主要由在地蒜販掌控,「年紀大了,沒力氣載去賣了,沒有蒜販,咱的蒜頭就銷不出去」。但是今年的蒜販特別靜悄悄,懷疑是在囤積蒜頭,想要操縱蒜價。

黃素玲也想不透,市場上的蒜價上看50元,北部地區還賣到80元,但村內最近很少有蒜販來收購蒜頭,若收購也只有11元的水準?為何從產地到消費端,價差那麼大?

林俊甫解釋,一般的葉菜類,因為易損易爛,無法儲藏太久,很少有滯銷炒作的機會,「但是蒜頭就不一樣了」,可從農曆三月放到十月,甚至到隔年,蒜商可伺機而動,價格不好就囤積,待市場價格上漲,再一舉傾銷,等於多賺一筆。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指出,台灣農產的產銷環節太多層,蒜販、中盤、大盤、果菜市場、菜市場攤販 再到消費者,即使每個環節只加三成利潤,都會變成10元蒜頭,消費者買到手已經是70元, 中間經手數應該至少刪減一半,同樣都是三成利潤,農民收益會高點,消費者也可以買到便宜貨。

另一方面,為了解決蒜價問題,農糧署採取蒜頭外銷來因應,希望以出口消化國內過量的蒜頭,期待蒜價趕快回穩。不過「外銷越多,就是越賠錢」,蒜頭出口商黃乃徽指出,台灣的人工及生產成本高,蒜價高人一等,出口沒有價格競爭力。

林俊甫也補充, 政府鼓勵蒜頭外銷,農民並沒有得利,盤商跟農民收購的價錢壓得低, 「蒜農不太捧場」。


蒜頭滯銷一時難解,中央推出的蒜價激勵措施,尚待發酵。不捨蒜農任由盤商擺佈,好人會館發起「志工剝蒜」及「蒜頭銀行」運動。主辦者先以高於蒜販的價格,收購產地滯銷的蒜頭,由消費者認購蒜頭, 可先取走一部分 等吃完了, 再向蒜農提領 ,就像把蒜頭存在銀行一樣。

蔡培慧認為,政府及民間為了拉抬蒜價,祭出外銷、加工、促銷、蒜頭銀行等措施,畢竟都只是在後端「補破網」,若要蒜頭滯銷不再發生,落實農地調查與登記,才能杜絕農產供過於求,農民種蒜才會划「蒜」。


公視 我們的島【大為失「蒜」】
07/21() 2200首播
07/2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莿桐鄉
關鍵字
蒜頭, 產銷失衡, 生產計畫, 農糧署, 通路, 農會, 蔡培慧, 農村陣線, 農委會

 「辛香」、「嗆辣」、「高大蒜素」,是台灣蒜頭的特色。照理說,台灣的家庭或店家,一整年都在消費食用蒜頭,應該供不應求,但您有注意到嗎?台灣今年的蒜頭滯銷特別嚴重,農民種蒜 ,一點都不划「蒜」

影片網址

大埔四戶救家園~風暴再起

摘要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2010年6月,苗栗縣政府為了要徵收農地,連夜派怪手剷開農地,毀壞即將收割的稻米,剷田徵收的景象,震驚社會,讓苗栗大埔反徵收運動,成為全國焦點,並受到國際關注。在輿論高度撻伐下,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邀集了苗栗縣長劉政鴻等官員,以及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展開協商,作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宣示,解決大埔徵收引發的風暴。

三年後,政府宣稱大埔事件圓滿落幕,但是進入特定區內可以看見,產業區和住商區,已經開發道路、完成整地。農業區內,卻堆著工程廢土,灌溉水路尚未完成,農民已經三年無法耕作。而在大埔自救會中,其實只有十九戶「原屋保留、農地集中」,還有張森文、朱樹、柯成福、黃福記這四戶居民,始終無法獲得保留,他們不斷奔走抗爭,並且進行行政訴訟。

2013年6月,苗栗縣發出公文,要求這四戶居民,在7月5日前自行拆除,否則將由縣府強制拆除。縣府想強拆的舉動,引發居民不滿,前往行政院抗議,要求中央政府信守承諾,不能放任地方政府強拆民屋。

2007年,苗栗縣政府為了滿足群創等科技大廠的土地需求,提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圍特定區計畫」,規劃20多公頃的產業區,提供科技大廠擴建,卻擴大徵收了120多公頃的土地,要給建商開發住宅與商業區,讓整個開發案的「公共利益」,備受置疑。

面對大埔徵收風暴再起,行政院表示,在「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原則下,還要符合安全性等四條件,判定大埔四戶是例外。但是抗爭團體拿出文件,表示當初並無「四條件說」,他們認為當年的協商方向,就是全數原屋保留。

行政院不願出面接決大埔爭議,抗爭群眾夜宿行政院門口,夜間開講說明大埔爭議始末。翻開歷史記錄,2010年8月行政院裁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後,苗栗縣都委會在12月第226次會議,同意讓朱樹、黃福記所有的建物及基地保留,同時彭秀春的家園也以「特殊截角」方式,「酌予採納」進行保留。2011年12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746次會議,也進一步確認保留。但是全案卻在2012年5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的755次會議中,部分居民以交通安全為由,反對保留彭秀春、朱樹家的特殊截角,苗栗縣政府也以保持園區方正,反對黃福記家園保留,讓全案面臨大翻盤。

夜宿行政院二晚,始終未獲回應,還遭到驅離,大埔居民張森文因此送醫,隔日抗爭群眾重新聚集,決定翻牆進入行政院,要求院長江宜樺出面解決。從希望到失落,彭秀春多年來為保留家園奔走,同時也參與各地的徵收抗爭,身心飽受煎熬,她不懂,為何人民想要保住家園,是如此困難。

遲遲未解決的大埔四戶,每家徵收拆除的理由都不同,有人是因為園區基地需要方正完整,有人則是因為交通安全被要求拆除,苗栗縣政府在一場記者會中,說明大埔四戶的拆除理由。

來到大埔現場,位於特定區旁的黃福記家,二位老人家準備著繩子,向關心的民眾說明拆除範圍。他們氣憤的表示,只是因為園區土地需要方正,方便銷售蓋房屋,就要斜切拆除黃家院子,讓他家沒有進出的大門,實在很難讓人接受。

公義路上的柯成福家,因為土地共同持分,擁有一半土地的親戚接受徵收,領了徵收費,他不想接受徵收,政府卻不同意。朱樹家位於公義路接仁愛路轉角,在道路拓寬後,房角將突出道路約80公分,政府以突出道路、妨礙視線為由,要拆掉他家一根柱子,讓他相當無奈。

張森文家在公義路與仁愛路交叉路口上,面積大約六坪,政府以轉彎危險為由,要強制拆除,但是張家強調,房屋在這邊30多年,根本沒有交通事故,沒有道理拆屋。彭秀春說明,她家原本20多坪,二度配合道路拓寬徵收後,只剩六坪,現今卻被嫌礙路。

房屋拆掉柱子,就倒了!六坪空間拆除,家園就沒了!大埔四戶面臨徵收強拆的危機。7月5日,是苗栗縣政府要求居民自行拆除的最後期限,各地反徵收自救會和關心大埔的居民,紛紛前往大埔,展開守護行動。張森文上台泣不成聲,鞠躬感謝大家的關心,反對政府粗暴徵收。

許多年輕人自願前來,因為得知大埔徵收風暴再起,都想盡一份力,守住人民安居生活的權利。他們在大埔四戶的門上、牆上,畫下塗鴨,表達內心的憤怒。

許多青年集中在張森文家門外,準備長期抗爭,阻擋拆除,部分民眾主動送來食物和物資,表達支持。政府強拆,人民守護,讓大埔反徵收運動再掀風暴,不只為了保護這四戶家園,更是為了堅守人民安居的價值。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原屋保留, 張藥房, 彭秀春, 張森文, 自救會, 農村陣線, 開路爭議, 特定區, 大埔毀田, 劉政鴻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歷坵小農復耕

歷坵小農復耕

摘要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八八水患,重創台東許多部落,但是位於金峰鄉的歷坵部落,除了道路受損,部落並沒有太大傷害,水患一年之後,居民安住家園,部落裡嬉鬧的小朋友,依舊找逃家的樂園。

小朋友頑皮的想逃家,但是部落裡的謝聖華,卻在五年前回到故鄉,一個他情感上無法逃離的家。回到部落,面臨了同樣的問題,美麗的風景下,部落依舊找不到未來方向,村景一年比一年蕭條。

八八水患沒有重創部落,卻是加深部落的困境,更多人口外流,田地廢耕。謝聖華想改變,尋找外界協助的力量,剛好台灣農村陣線也希望進入部落,陪伴部落成長,互相有著共同心願。

歷坵小農復耕計畫,推動一年以來,收成自然無毒農法種植的黃豆、洛神花等作物,2011年想要以傳統方式復種小米。小米種植前夕,農陣成員前來幫忙,餐桌上的討論,成為最好的溝通時機,農陣蔡培慧不斷為部落加油打氣。

溫熱的營火、香醇的小米酒,讓遠山裡的小部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動力,一些改變正在發生。不變的是,愛爬樹的小孩,當大人在找尋未來,他們只想爬樹較量。

一早,杜爸爸將要種的小米準備好,和上燒過的木灰、沙石,這些都是傳統的小米種法。歷坵小農復耕計畫,希望部落找回自己已經快失傳,原本就是友善土地的傳統農法,農陣則是扮演一個資源協助者的角色。

在歷坵的復耕計畫,有趣的是,打破一般刻版印象,覺得新事物總是年輕人推動,在這裡卻是老人家帶頭示範,年輕的謝聖華謙虛說,他只負責找人。

為了分出行列種植小米,以便日後管理,杜爸爸自己訂製一個劃線機具,以人力在田地上拉動,大家再依線種下小米。對謝聖華來說,推動復種計畫,不只是種出有機的作物,也是種回部落失落的感情。

謝聖華的父親是歷坵村長,看著兒子回故鄉協助部落發展,也思考如何推廣復耕計畫。大人世界的態度,孩子們感受在心,當田裡換工互助,孩子也學會相互幫助。

工作疲憊的時刻,謝聖華總是到山上,獨享這片他稱為阿凡達的綠意森林,讓身心舒暢。他在家族土地上,慢慢種回樹木,希望未來這裡成為部落的另一個空間,讓人體會部落原名「魯拉克斯」的真意。

在山路的盡頭,小小谷地裡,歷坵部落推動復耕計畫,居民找尋未來,農陣也在找尋實踐之道。

八八之後,歷坵復耕,當一切計畫按步進行,追求的只是大人們不再憂慮,孩子們歡喜生活,讓小小部落能夠永續地,美好在幽靜山谷裡。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小米, 原住民, 部落, 自然農法, 農村陣線, 歷坵部落, 復耕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相思寮的年獸

相思寮的年獸

摘要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年)」。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

外界以為相思寮保留成定局,農曆年即將來臨,居民和她們的後代,可以歡喜度過舊曆年,但事實上,保留政策還沒落實。即便落實了,居民的權益也還遭到侵害…

複習中科四期

中科四期從2009年開始開發,歷經半年審查就有條件通過環評審查。這半年內雖然爭議不休、引發受中科四期影響的彰化、雲林兩地居民,強力抗爭,但開發的腳步無動於衷,在充滿疑慮的情況下,強渡關山。

科學園區本被視為乾淨科技,但從2008年爆發霄裡溪污染案後,台灣民眾才驚覺「原來科學園區的廢水有毒!」加上中科三期的空氣污染,對居民健康影響的疑慮,都讓科學園區的開發正當性,遭受質疑。

2009年,中科管理局違背在中科三期開發時,不再擴張的承諾,繼續開發中科四期。除了水與空氣的污染問題未能釐清外,中科四期還要大舉徵收農民的土地。位於彰化二林的相思寮老農們,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被通知要搬離一生居住的家園。

這項舉動,引發許多關注農村的台灣民眾聲援,加上去年大埔徵地案件爆發老農自盡的悲劇,中科四期的相思寮徵收案,才得以暫停。但停止相思寮徵收,並不等同停止開發中科四期。

相思寮的悲喜交加

2011年1月22日,相思寮、農場巷和萬合里聚落的居民們,舉辦一場盛大的尾牙,她們提供自己種植的蔬菜,在鄰長家宴客,感謝外界許多聲援相思寮保存、抗爭中科四期的民眾,陪著她們一路走到今年。

然而,多數居民雖然表情開心地說著「相思寮可以保留、真好」,但還有部分居民卻依然是憂慮的。再仔細一點看,幾乎所有居民的表情,都是憂喜參半。

因為中科四期開發案,雖然歷經峰迴路轉後,因為政策指示得以保存,但這個保存政策,卻殘破不堪。中科管理局從去年九月至今,一直不肯撤銷徵收公告,讓相思寮居民歷經了撕裂與紛爭,相思寮的眼淚,從2009年一直流淌至今。更別提,當初中科四期開發的爭議沒有完全解決,和科學園區隔著一條馬路當鄰居?只有中科管理局沒有擔心。

開發就在家門後

採訪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蔡培慧那天,是在忠孝東路一棟高樓。外頭下著毛毛細雨,車水馬龍的聲音呼嘯而過。她坐在椅子上,右身後側是一把稻穗,蔡培慧談起她對相思寮最深刻的影像之一:「如果你們去,可以拍。從鄰長家的龍眼樹後往天空望,妳會看到兩根很大的高壓電塔位在那裡,把村莊都包圍住了。」

她說,那彷彿是農村末境的象徵─我們雖然保有農村的「情境」與農田,但開發案的夾擊與緊追,已來到家門後。

到過相思寮好幾次、看見龍眼樹好幾回,卻沒有那樣望向天空一次。因為直視總坐在稻埕前的相思寮長輩們,時間已經不足。但蔡培慧所觀看的視角,是在相思寮獲得保存、眼下這群人終於恢復一點精神、微笑之後,必須要面臨的:生活在科學園區裡的未知與擔憂。

消失的中科爭議

中科四期和中科三期,有著同樣的開發單位、同樣的進駐廠商、同樣的污染問題、同樣的地方政府的貪婪,甚至同樣被科學園區包圍─但社會對兩起案件的關注角度並不同。

中科三期的污染、區位選擇的錯誤,對農村的打擊,即便在中科三期案已經過行政司法定讞、引發輿論的高度關注,社會多數者意識到的科學園區問題,卻還停留在污染、管制的末端想像。

中科四期,在開發前也陷入同樣的困境,於是環保主管機關用「加嚴管制」、「評估」等手段,表示科學園區安全無虞,得以坐落。中科三期的司法戰爭好不容易勝利,但環保主管機關和行政院、中科局、國科會,卻依然用著公權力說文解字,好讓廠商可以繼續營運。

我們幾乎要悲觀了。該說幸好相思寮居民遭迫遷,加上大埔農地徵收案的天怒人怨來得巧妙?總之藉著迫遷農民的議題發燒,行政院不得不在去年九月,親口承諾相思寮聚落必須保留、並且曾經要求中科管理局撤銷徵收公告。農民們,似乎在中科四期扳回一城。這一城得來不易,但卻意外地讓外界對中科四期的關注焦點,只剩迫遷,忘了繼續追究科學園區究竟有無開發的正當性,以及當初草率過關所留下的重重問題。 

草率過環評 強力提變更

是的,中科四期案件還沒結束。當初草草通過環評的中科四期,在半年內重提「環境差異分析」、甚至希望修改環評結論與承諾,分別是「放流管完成前開放廠商進駐」、「REACH標準無法做到」、「相思寮聚落保存」、「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減排」、「放流水路線更改」等五大項。

在正式提出前,中科管理局先向環保署諮詢,會議中,幾乎所有委員有志一同地質疑:「這個案半年前才核備通過,為什麼立刻就提環境差異分析?」中科管理局口頭說著抱歉,但針對要提變更內容的態度,卻很強硬。

而環保署,秉持對於環評案件「不告不理」(意即開發單位若送件,環保署就得審、環保署無權要求開發單位不能開發)的立場,「建議」中科管理局,將這五大爭議案件分為「放流水變更、相思寮保存」及「VOCs減排、更改REACH標準、放流專管完成前廠商不得進駐」兩個案件。

放流水爭議未決,抗爭再起

2010年12月24日,中科管理局南下,在二林鎮圖書館開了環境差異分析的說明會。想當然耳,在光電廠商至今不肯告知其所使用的化學物質的情況下,即便放流水未來要排到海洋、看似水量比河川大、污染量可能較低,但對靠海維生的彰化沿岸居民來說,立場依然反對到底。

但是因為放流水變更與相思寮保存議題掛勾,因此,在會場上,相思寮居民的聲音幾乎完全被忽略。而當天依法該辦理的說明會,也就是收集居民意見、以便在環評會上,如實呈現居民疑慮的法定公民參與規範,就在一陣吵鬧、丟擲保特瓶、相互叫囂、難以收集資訊的情況下,在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以「時間到了」為由,宣佈散會…

中科四期的開發腳步不曾停歇,如一頭獸,盤踞相思寮不肯離去。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二林鎮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有條件通過, 環境影響評估, 中科, 土地徵收, 相思寮, 環差分析, 放流水管制標準, 農村陣線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年)」。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張光宗,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再生的爭議

 

再生的爭議

摘要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以往的台灣農村,是怎樣的景象?民國五十七年的新聞畫面,一群農民正在歡欣收割,當時的國軍投入助割行列。旁白大聲說到:「一把把稻禾紛紛倒下,鐮刀的唰唰聲,打穀機的嚕嚕聲和大家的歡笑,譜成了最動聽的田野交響曲。 」在穿插一段農村曲的音樂後,旁白又道︰「二期稻穀預計每甲的收成,最高一萬一千多公斤,打破歷年紀錄。」

然而2007年8月出版的「江湖在哪裡?」,作家吳音寧在書中,落下了沈重嘆息,「歷史,輕輕踩過農人集體彎駝的背,像踏過稻浪和水面。」現在,拿出台灣農業的相關數據一看,是「農業產值占GDP 不到2%」、「農民平均年齡53歲。」、「農家年平均收入不到20萬」、「台灣糧食整體自給率不足32%」,經過短短四十年的光陰,又才剛剛踏進嶄新的21世紀,台灣農業的發展,卻越來越陷入絕境。我們很想知道,農民為什麼不再驕傲地耕種?農村脫離貧困的機會又在哪裡?農業還有剩餘價值?還能復活再生嗎?

西元2008年10月,行政院端出「農村再生條例」,說要用十年的時間、兩千億的經費,讓農村活回來!12月18日,「農村再生條例」在立法院通過一讀。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學界和民間社團強烈質疑。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長曾 旭正表示,政府要投入經費跟資源到農村,是件好事,可是大家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想,那農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絕對不要為了建設而建設。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及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蔡培慧一再強調,今天「農村再生條例」不是 要做建設而已,它要動到農民的地,而動地的目的,是要以開發為主體,不是以農民生產、生活為主體,大家一定要想清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則說:「我認為農村再生條例,充其量只不過是農村建設方案或建設計畫,但是不要掛羊頭賣狗肉,以再生農村之名把農地變成建地。」

剛出爐的草案內容,訴求的是,農村的硬體建設和土地重劃。因為事關重大,再加上大部分農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所以民間只好舉辦一連串的基層農民說明會。第一場說明會,舉辦在台中東勢,接下來,從高雄美濃、台中石岡、屏 東高樹和長治,一直到苗栗苑裡、台南後壁等,各地的農村,都加入了討論「農村再生條例」的行列。

每一場說明會會場上的農民,很多都是頂著蒼蒼白髮、戴著老花眼鏡,努力地閱讀法條。每個人都很想知道,「再生」兩個字,是不是代表政府要出手救農村了?不過,情況不如大家期待,因為政府要動的,都是「硬體」和「土地」。

248農學市集負責人楊儒門跟農民解釋,「第三十一條條文很好笑,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對農村社區內,有妨礙整體景觀、衛生或土地利用之寙陋地區,可以叫你改善。寙陋這兩個字,實在是很難形容。你們知道嗎?」美濃月光山雜誌主編溫仲良問台下農民:「三合院算不算寙陋地區?」農民說︰「不算。不算。」溫仲良回應農民,「這是你講的啊,這是你們講的!如果今天政府請來的專業建築師或專家說,三合院不符合現代化的潮流,容易成為社區的死角或寙陋地區 ,那請問大家,農民該怎麼辦?」

法條提出的「寙陋」二字,讓人充滿疑惑。第一,寙陋的標準是什麼?是查無屋主、門破牆倒,還是外觀看起來雜亂無章?第二,誰來認定寙陋?是縣市政府、民間團體,還是看不慣隔壁鄰居的張三李四?在著手改善農村整體環境之前, 政府到底知不知道,農村為什麼到處都有寙陋地區?

高雄縣美濃鎮的吉洋里,是美濃平原上寙陋地區最密集的地方。當地里長曾月飛指著一間路口的廢棄房屋說,「這個房子,十幾年了,十幾年沒有人住了!以前有一對老夫妻帶著六個兒女住在這裡,可是老夫妻過世後,兒女都在外地成家 立業,有些是到台北,有些是在高雄,事業很不錯,可是他們都沒有回來老家,更沒有管理、維護,如果要他們整修,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工作都在外地,把房子整修好,也是沒有人住。其實,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我們農村不能 養活大家。」

吉洋里的破房子、空院子,是台灣農村的縮影。種田養不活人,人便往城市和工廠流動。以民國五十四年為例,台灣的總就業人口,還有45.4%是農民,可是到了九十六年,農民佔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已經降到13.3%。對於這些數字背後的現象,曾月飛很感嘆,他說明,單單一個吉洋里,就有超過二十棟這樣的房子,再加上一些已經成為垃圾區的畸零地,吉洋里的環境問題,真的讓他非常煩惱。如果說,政府要來改善,大家當然舉雙手歡迎,可是房子、土地都是私人財產,不可能說不經過所有權人同意說要改善就改善,政府不要太異想天開。農村的生活景觀和農業生產息息相關,就算有人住,使用邏輯也跟都市大大不同。牆邊堆放的木柴、舊屋舍裡的農機具,都是農民生產文化的一環。政府不了解農民習慣,沒有關係,可是長期以來,連基礎建設都沒有做好,那是真的對不起農村!

像是吉洋里外六寮有一段排水設施,設施旁的產業道路上都是坑洞,很容易造成農民或民眾交通上的危險,也曾經出現農婦騎車摔傷的案例,但是縣政府、農田水利會、第七河川局遲遲不願意處理,都推說這不是他們的業務範圍。一段三百公尺的產業道路,沒有民意代表關心、沒有主管機關負責,對於這樣的困境,曾月飛認為,排水設施護岸不做好,產業道路就不可能重新鋪好整平,他要問政府,難道農民的生命安全,真的不如都市人?

「農村再生條例」第十二條,好意地將這類公共設施放進補助範圍,可是長期以來,相關單位的失職與卸責,不能不追究!同時間,政府如果再不加強行政能力,重新檢討城鄉發展的資源分配,期待農村因此再生,實在是緣木求魚。


其實,環境改善、硬體建設,也只是「農村再生條例」的暖身,這套法律條文的核心,寫在第三章的土地活化,引發的爭議也最大。活化土地,是要保護生產環境?還是為了提高土地價格?在「農業發展條例」放寬農舍興建限制後,「農村再生條例」更加大方,把農村土地利用的方式,從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到整合型農地整備,都寫得一清二楚。

舉例來說,草案第二十五條寫著,縣市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發展區計畫時,若要將鄉村區建築用地範圍擴大,可併同計畫報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並得以「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協議價購」等方式辦理。接著,草案第二十六條明白寫著,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計畫時,可選定範圍實施「整合型農地整備」,經選定之範圍內私有土地所有權人超過3/5,且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土地總面積的2/3時,即可推動該區之農村再生計畫,而不同意被劃入的私有地主,只能選擇被徵收或價購。第二十七條更進一步說明,該計畫範圍內之農地整備費用、拆遷補償費用,以及公路、水路、電信等公共設施工程費用,須由範圍內之土地所有權人共同負擔。

討論到這個階段,終於得以發現,原來「農村再生條例」的任務,是讓農地變建地,原來政府救農村的方法,是提高農地價格。當其他國家積極提升農業的生產,保障農民的生活,恢復農村的生態時,我們的台灣政府,卻把土地當工具,來制訂農村的生存遊戲。

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的理事長曾旭正笑說,最近他看到很多農村再生計畫,大家都非常有創意和發想,可是他同時發覺,農民也要開始學習寫作文了,因為寫出好文章,就有機會爭取到「農村再生條例」的補助經費。「農村再生條例」 第九條清楚寫到,農村社區內之組織,應予整合並互推其中之單一團體為代表,共同擬定農村再生計畫。如此的構想很好,可惜過於浪漫。像是農會、社區發展協會、愛鄉促進會、產銷班,都屬於在地組織,如果涉及整合問題,誰能保證不會引爆資源爭奪戰。另外,這樣由下而上的設計,前提在於社區的自主能力,這個條件,農村準備好了嗎?


對此,曾旭正提出他的看法,他說,從1994年文建會開始推社區營造以來,雖然有很多社區投入社造工作,可是目前在農村裡具有充分自主能力,可以自行規劃的社區,絕對不超過一百個,所以如果按照「農村再生條例」的規定,要農村社區自行討論並提出總體計畫,結果會是全部都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

五十年前,農民佔全國人口的一半,五十年後的現在,近九成農民成為兼業農,兼業收入高達總收入的80%,農民越來越少、越來越老。農業養不活農民,農村要如何養活台灣?這個才是農村最大的問題!如果要再生農村,不能忽略產業發展。現在農民都在問「為什麼務農賺不到錢?」、「子弟回鄉有什麼工作可以做?」、「這些官員,都是農家子弟出身,怎麼沒有照顧農民?」還有更多更多的問題,迴盪在農村的田野水圳邊。

水泥化的野溪、荒煙蔓草的木棧道,是農委會在農村留下的建設。開闢荒原地,基成瑞穗田,是開墾的前人在土地公前刻劃的見證。老夥房裡,祖孫兩人踩在祖先的足跡上,踏出了未來的步伐。無論好的、壞的、美的、醜的,農村每一個 角落,都詳實記錄著生活的時時刻刻。這個時候,農村再生的爭議,也即將被寫進歷史。我們深刻地希望著,五十年後,台灣的農村,依然堅強的站在那裡。

最近我常常想起,中國農村作家韓少功在「山南水北」一書中寫到,「都市以外,一直存在著人類更為廣闊和恆久的生命家園,那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這點,需要我們記住。」最近,在追蹤「農村再生條例」的深度報導時,我常常想起這段話。尤其是拍攝過程中,看著一棟一棟荒廢的農舍,發現農舍祖廳內的全家福或結婚照,我們實在無法不感傷,那些相片中的人,都到哪裡去了?那曾經開枝散葉子孫滿堂的農村榮景,為什麼消失了?期待這則報導,可以引發更多討論與迴響。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 台中市
  • 東勢區
關鍵字
農村再生, 糧食, 自給率, 農村陣線, 蔡培慧, 廖本全, 說明會, 楊儒門, 溫仲良, 土地活化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Subscribe to RSS - 農村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