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會

稻農的選擇

稻農的選擇

摘要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載滿了金黃稻穗的卡車,開進彰化竹塘農會的稻穀烘乾中心。這是每年農村最忙碌的時刻。農會工作人員熟練檢查稻穀品質及含水量,確定符合公糧收購標準,才能進到烘乾程序。

稻子收割後,濕榖必須盡快烘乾,否則就會開始發芽、發霉變質。一整排烘乾機日以繼夜不停運轉,就為了消化大量送進來的稻穀。烘乾完成,裝進公糧專用袋,才能送到各地農會倉庫存放。

政府每年耗費五十億,向農民收購稻穀,加入WTO之後,依照進口配額,每年還要從國外買入十四萬公噸糙米。不管是台灣米或是進口米,放在倉庫久了,包裝難免破損、積灰塵,變得不適合食用。看到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想問,這是不是造成食物浪費?

站在農政單位的立場,公糧收購就像是買保險,一旦面臨天災、農作歉收,這些存糧就有穩定市場價格的功能。農糧署糧食儲運組組長黃昭興表示,2007年到2008年國際糧食危機,當時政府釋出十幾萬公噸米到市場,讓價格穩定,國人可能都沒感覺到,全球糧食危機對國內有什麼影響,這就是公糧收購最大的功能。

不過,天災、糧荒並不是年年遇到,政府每年持續收進數十萬噸的米,最後都到哪裡去了?目前公糧有15%是以低溫冷藏方式儲存,確保品質,這些新鮮的米,會撥作學童營養午餐、軍隊等團膳使用。此外,也會開放米製品加工業者申購或是捐助作為社會救濟。

儘管公糧已經有許多用途,每年還是會剩下大約二十萬噸的舊米。黃昭興表示,存放兩年以上,口感不好、不適合食用,就會撥作飼料米。

飼料米的售價,是參考國際玉米價格,每公斤大約只有7、8塊,相較當初每公斤26塊的收購價,再加上倉儲管理費,可說是賠本出售。這樣無奈的情形,年年上演,也引來質疑,認為公糧制度必須改革。

彰化福興農會總幹事林坤宏認為,政府的公糧政策,只分稉稻、秈稻、糯稻,價格是齊頭式平等,農民會選擇產量大的品種,對稻米產業升級、精緻化,沒有好處。

依照目前的公糧收購辦法,第一期稻作,每公頃最多可繳交6200公斤稻穀,第二期可繳交4700公斤,對農民來說,衝高產量,才能保障收入。一般認為品質好的台稉9號,產量卻較低,相較之下台南11 號的產量可以多出三到四成,成為繳交公糧的農民最喜愛的品種。

為了調節稻米生產供過於求的現象,新政府上台,試辦新的「對地直接給付」政策,希望鼓勵農民種植高品質的米,讓好米進到市場,自由競爭,不要再把繳交公糧當作唯一選擇。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對地直接給付政策的概念是,如果今天稻米品質比較好,市場價格會比較好,農民就不用繳公糧,可以直接賣到市場,每公頃政府會發放一筆一萬塊的直接給付。

對大多數的農民來說,自產自銷並不容易,如果沒有和糧商契作,繳交公糧仍然是最省事也最有保障的選擇。對於試辦政策,也抱持觀望態度。

試辦稻作對地直接給付,只是新政府農業政策其中一環,鼓勵轉作黃豆、小麥等雜糧,也是持續推行中的目標。但不管是改種高品質的稻米,或者轉作雜糧,在做每個選擇之前,農民最擔心的,還是能不能找到通路。四十年來,已經習慣依賴公糧收購制度的農民,願不願意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仍有待觀察。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保價收購, 公糧, 糧食自給, 直接給付, 自產自銷, 農會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為失「蒜」

大為失「蒜」

摘要
「辛香」、「嗆辣」、「高大蒜素」,是台灣蒜頭的特色。照理說,台灣的家庭或店家,一整年都在消費食用蒜頭,應該供不應求,但您有注意到嗎?台灣今年的蒜頭滯銷特別嚴重,農民種蒜 ,一點都不划「蒜」…

來到雲林盛產蒜頭的莿桐鄉,蒜農黃素玲帶領我們走進倉庫,映入眼簾的是滿坑滿谷的蒜頭,「從清明節開始採收,經歷四、五、六月,才賣一成而已」,聊到今年的蒜頭銷售,黃素玲一邊剝蒜頭,一邊搖頭,因為蒜價不到去年一半,蒜農不是賠錢出清,就是把蒜頭堆在倉庫裡,不知如何是好。

蒜頭之所以滯銷,農糧署解釋,是因為2013年的寒冬,特別適合蒜頭生長,因而超產五千公噸,加上歐美進口蒜頭延遲到貨,打亂了市場行情。但是台灣蒜農協會理事長林俊甫卻指出,蒜販不肯收購才是主因。

蒜農胡永芳說,蒜頭交易和其他蔬菜不同,很少進到拍賣市場,主要由在地蒜販掌控,「年紀大了,沒力氣載去賣了,沒有蒜販,咱的蒜頭就銷不出去」。但是今年的蒜販特別靜悄悄,懷疑是在囤積蒜頭,想要操縱蒜價。

黃素玲也想不透,市場上的蒜價上看50元,北部地區還賣到80元,但村內最近很少有蒜販來收購蒜頭,若收購也只有11元的水準?為何從產地到消費端,價差那麼大?

林俊甫解釋,一般的葉菜類,因為易損易爛,無法儲藏太久,很少有滯銷炒作的機會,「但是蒜頭就不一樣了」,可從農曆三月放到十月,甚至到隔年,蒜商可伺機而動,價格不好就囤積,待市場價格上漲,再一舉傾銷,等於多賺一筆。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指出,台灣農產的產銷環節太多層,蒜販、中盤、大盤、果菜市場、菜市場攤販 再到消費者,即使每個環節只加三成利潤,都會變成10元蒜頭,消費者買到手已經是70元, 中間經手數應該至少刪減一半,同樣都是三成利潤,農民收益會高點,消費者也可以買到便宜貨。

另一方面,為了解決蒜價問題,農糧署採取蒜頭外銷來因應,希望以出口消化國內過量的蒜頭,期待蒜價趕快回穩。不過「外銷越多,就是越賠錢」,蒜頭出口商黃乃徽指出,台灣的人工及生產成本高,蒜價高人一等,出口沒有價格競爭力。

林俊甫也補充, 政府鼓勵蒜頭外銷,農民並沒有得利,盤商跟農民收購的價錢壓得低, 「蒜農不太捧場」。

蒜頭滯銷一時難解,中央推出的蒜價激勵措施,尚待發酵。不捨蒜農任由盤商擺佈,好人會館發起「志工剝蒜」及「蒜頭銀行」運動。主辦者先以高於蒜販的價格,收購產地滯銷的蒜頭,由消費者認購蒜頭, 可先取走一部分 等吃完了, 再向蒜農提領 ,就像把蒜頭存在銀行一樣。

蔡培慧認為,政府及民間為了拉抬蒜價,祭出外銷、加工、促銷、蒜頭銀行等措施,畢竟都只是在後端「補破網」,若要蒜頭滯銷不再發生,落實農地調查與登記,才能杜絕農產供過於求,農民種蒜才會划「蒜」。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莿桐鄉
關鍵字
蒜頭, 產銷失衡, 生產計畫, 農糧署, 通路, 農會, 蔡培慧, 農村陣線, 農委會

 「辛香」、「嗆辣」、「高大蒜素」,是台灣蒜頭的特色。照理說,台灣的家庭或店家,一整年都在消費食用蒜頭,應該供不應求,但您有注意到嗎?台灣今年的蒜頭滯銷特別嚴重,農民種蒜 ,一點都不划「蒜」…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蕉農的祈禱

蕉農的祈禱

摘要
2007年對許多蕉農來說,很難熬。辛辛苦苦種了一年,終於等到香蕉成熟。但是,香蕉盛產過量,收購價最低跌到每公斤3元,蕉農們只能一心一意,祈求著老天,讓香蕉的價格起死回生。

炎熱的盛夏七月,在曾經是台灣第一高樓的新光摩天大樓裡,正舉辦一場「為台灣香蕉而跑」的登高大賽,一聲槍響,比賽開始,選手的目的,是跑完46層樓。政府官員的任務,是呼籲民眾多吃香蕉、幫助蕉農。但是在農村,一批一批的香蕉,還是走不出被報廢的命運。

來到高雄美濃鎮農會的大倉分部,倉庫旁,香蕉堆積如山,正散發著新鮮翠綠的光采。但是,農民的心卻在淌血。因為他們要親手,把自己的收成,棄置在這裡。

四月份起,農委會農糧署針對香蕉,啟動農安專案,用一公斤5元向農民收購。雖然香蕉一公斤成本大約10元,但是跟產地收購價3、4元比起來,農民還是得選擇把香蕉送給政府報廢。

民國五、六十年代,台灣,曾被譽為香蕉王國,香蕉,也被稱為台灣的綠色黃金。現在,走進香蕉園,依然看得到這熱帶水果的綽約風姿,和農民的自在與驕傲。

李平和,六十歲,外號「老師傅」,是美濃旗山一帶,鼎鼎有名的蕉農,從三十多歲開始,他就四處承攬香蕉園的採收工作,六月底,老師傅帶著一群工人,趕著採收香蕉,頂級的香蕉,會被行口送到台北果菜市場,次級的香蕉,是一托托地被拋上貨車,準備送到大倉分部報廢給豬吃,面對今年的蕉價慘跌,老師傅只能苦笑帶過;六月三十日,是農委會農安專案的最後一天。在三個月內,單單美濃鎮,就收了797公噸的香蕉,而全台灣,則是一共報廢了9192公噸。農糧署認為,這個「成績」,足以讓蕉價回穩。但是,事實並非這樣。

七月中,美濃地區頂級香蕉的產地價,依然徘徊在每公斤6元上下,而台北的大型商場,甚至還推出了、一根香蕉3元的特賣活動。消費者、人手一串蕉,銷售員、高聲齊叫賣,這反應了市場上,香蕉的販售價格,與田地裡,農民的勞動價值。盛產的香蕉,已經不再是農村豐收的喜悅了。

政府無法掌握作物的最新訊息,提供正確的政策方向,農民收成越多賠得越多,種植香蕉變成一場賭博,最後祈禱颱風到來,讓香蕉產量下降,竟然成為農民的希望。

新光摩天大樓前,政治人物忙著大展身手、料理香蕉。都市賣場的廣告上,官員豎著大拇指促銷香蕉。不過,走進報廢香蕉的現場,農民一刀一刀割開果肉,根本笑不出來。

晴朗的天空下,陽光透過蕉葉,照出清晰分明的葉脈,在高雄美濃這美景從來沒有改變,但是,老人養護中心的廣告,卻早已悄悄爬上香蕉園旁的電線桿。老農在夕陽下的身影,正揭示著農村的問題與政府的消極。

側記

民國56年,台灣香蕉在國際市場戰果輝煌。進口到日本的香蕉中,有95%是來自台灣,但是到了今年,台灣香蕉在日本的市佔率,已經跌到2%以下。為了力拼菲律賓、中南美洲的低成本香蕉,美濃鎮農會在民國九十六年二月,開始與貿易商合作,加強輸日香蕉的包裝品質。

從分把、清洗殺菌、冰鎮降溫、去除果皮雜質,一直到套袋、裝箱,送到包裝廠的香蕉,享受到最好的待遇,也穩住蕉農的軍。最重要的是,採收後的香蕉,可以在包裝過程中維持品質,而蕉農也獲得基本的利潤。努力了半年,美濃鎮農會輸日的香蕉,收購價最高曾到一公斤21元,總數超過1500公噸。可惜的是,在這個過程中,農委會始終缺席。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中山區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計畫性生產, 生產過剩, 價格崩盤, 農安專案, 香蕉, 農會, 生產計畫, 外銷, 產銷失衡

辛辛苦苦種了一年,終於等到香蕉成熟。但是,香蕉盛產過量,收購價最低跌到每公斤3元,蕉農們只能一心一意,祈求著老天,讓香蕉的價格起死回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找農業的春天

摘要
彰化縣二林鎮,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家鄉,在稻田圍繞的村莊內,一棟老式的三合院門口聚集了來自各界聲援的團體。楊儒門以十七顆白米炸彈表達出對農業政策的抗議,農民的辛酸誰能體會,兩甲多的稻田,一年只賺個十幾萬,農民的收入比外勞還不如。加入WTO之後,國外的農產品大量傾銷台灣,維持傳統的耕作方式已經無法維持生計,面對開放的市場競爭,農民如何提昇自己的競爭力。

苗栗縣卓蘭鎮的豐盛產銷班,戲稱自己曾經是「雞酒班」,開班會的時候,就是在吃吃喝喝,在苗栗縣產銷班的評比中,也都排在末段班,兩年前,他們通過ISO的驗證,一下子進軍到排行榜的第二名。農民說做ISO之後,技術進步了,以前葡萄都小小顆,現在是豐碩甜美,而且成本降低、收入提高了。ISO為什麼能讓他們異軍突起,成為農業界的新典範。

農業要做到標準化,就是要透過教育訓練,農民邀請農改場的專家來上課,所有跟農業生產相關的資訊,都必須充分了解,再將它寫成標準作業程序,然後將在田間工作的內容詳實的做紀錄,並且要檢驗。做ISO的過程中,農民的專業提昇了,農產品的素質自然也跟著提升。

二林過去是農運的發源地,楊儒門以白米炸彈為農民陳情,農業問題的突顯來自二林,農業經營的創新與改革也從二林向外擴展。二林鎮果樹產銷班第一班的張榮林班長,首先將ISO導入農業,憑藉著在外商公司擔任品管主管的經驗,他將工業使用的ISO品質管理系統導入農業,花了六年的時間,終於在民國八十九年,讓他的產銷班通過驗證,在他的輔導下已經有三個產銷班通過驗證。

張榮林班長認為,以產銷班為單位推動驗證是最好的方式,因為產銷班可以爭取資源,而且經由團體的力量,相互提攜,鼓勵督導。他認為按照系統務實的做,可以改變台灣農業的生態,因為台灣農業無法與國外大量生產的農產品比價錢,所以要走精緻化的路線,用系統層層把關、層層保固、層層檢驗,對消費者才有保障。

張班長當農民才短短的五年,卻已經是各地產銷班觀摩的對象,他所生產的葡萄,一盒兩公斤賣到四百元,消費者仍是趨之若鶩,現在他更搭配便捷的宅配系統,將產品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中,沒有層層盤商的剝削,生產所得的利潤直接回饋到農民身上。卓蘭的豐盛產銷班,過去從來沒想過,他們所生產的梨子可以大量做直銷,前兩年,梨子產量過剩,價格下跌,農民一年的辛勞卻換的血本無歸,豐盛產銷班的梨子卻是一貨櫃接一貨櫃運往竹科,吳明忠班長說,過去他也有在路邊擺攤,但是也賣不到好價錢,現在做直銷,梨子品質好,消費者都很滿意,每個班員都運用各自的人際網絡開闢通路,現在他們不只成本降低,收入更增加兩三成。ISO的運用,讓過去只專注於生產的農民,成為農業的經營者,他們不斷在思考如何提高品質、降低成本,而且開始開闢通路,行銷自己的產品。

台中縣和平鄉竹摩產銷班,是台中縣政府農業局選為示範的產銷班,他們正在接受張榮林班長的輔導做ISO驗證,班長廖上奇表示,因為甜柿的產量越來越多,所以他們想要提高品質,未來消費者也會選擇高品質的甜柿,而且,因為ISO有跟國際接軌,未來如果要做外銷,他們可以捷足先登。

台中縣新社鄉的白茅台產銷班,是張榮林班長所輔導第三個通過驗證的產銷班,在授證典禮上,中央與地方的農政單位都出席了這場盛會,班員洪本花說,做ISO跟過去種植的做法差很多,在農藥使用、施肥、田間管理上,很多基本知識是從不會到會,對農民很有幫助,對消費者也是一種保障。台中縣農業局長認為,台灣的市場已經飽和,必須進軍國際市場,農業局會以更多的補助來鼓勵農民做驗證,希望有更多的農民往建立品牌、提昇品質來努力。

無獨有偶的,農委會選擇的四項農漁產品作為旗艦,準備進軍國際市場,水果方面選擇了南化的芒果作為示範,接受這項委託的台大林宗賢教授邀請張班長來協助輔導。張班長說,傳統不是不好,但是有盲點,把傳統納入系統,台灣農業就會有希望。他強調,台灣市場太小,農業一定要走出去,怎樣讓國際認同台灣的水果是優質的產品,就是要用系統跟國際接軌。

WTO是一項威脅,開放大量農產品進口,勢必瓜分本國市場,而台灣如何找到自己利基,在競爭激烈的國際版圖上,佔有一席之地。WTO也是一個挑戰,考驗著政府的農業政策,台灣農業是剛進入寒冬,還是春天即將到來。

側記

在民國九十二年,當時就已經製作過農業ISO的專題,雖然我不是農業專家,但是,如果農業的耕作能夠做的這麼「科學」,我相信這是一個可以推薦的方式,這一年多來,陸續觀察已經通過驗證的產銷班成果,以及農民的體會,每個人都認為很有幫助,當縣政府、農委會開始嘗試推這套系統,也表示他們也看到這套系統的價值,所以我願意再次做報導,讓更多人認識ISO系統在農業運用的成果。

ISO運用在農業對農民的耕作有很大的影響,對生態環境其實也是,經由農改場專業老師的講解,農民在田間管理上就不噴灑除草劑,而是用草生栽培,就把雜草用除草機攪進土壤中,草從土壤吸收營養,現在回歸土地,在田間可以聽到蟋蟀、青蛙的聲音,除草劑不再毒害土地與生物。

學科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二林鎮
  • 苗栗縣
  • 卓蘭鎮
  • 台中市
  • 和平區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WTO, 張榮林, ISO, 認證, 產銷班, 農會, 農改場, 田間管理, 除草劑, 農藥, 行銷, 驗證

彰化縣二林鎮,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家鄉,在稻田圍繞的村莊內,一棟老式的三合院門口聚集了來自各界聲援的團體。楊儒門以十七顆白米炸彈表達出對農業政策的抗議,農民的辛酸誰能體會,兩甲多的稻田,一年只賺個十幾萬,農民的收入比外勞還不如。加入WTO之後,國外的農產品大量傾銷台灣,維持傳統的耕作方式已經無法維持生計,面對開放的市場競爭,農民如何提昇自己的競爭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錦彪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台灣米出國去

台灣米出國去

摘要
台灣稻米銷日,在台灣農業界算是大事,因為以稻米品質自傲的日本市場,根本難以接受外國稻米,而台灣的稻米種植技術深受日本影響,要種出好米銷日,無異是徒弟拼過師父,但是富麗米做到了!在這樣的情形下,不禁讓人好奇,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農民?還有什麼樣的技術?竟然打開這個封閉三十多年的門,讓台灣米站上國際舞台,於是我們出發一探究竟。

在花蓮富里農會碾米廠內,一輛載滿富麗米的卡車,在眾人的歡呼下緩緩開走,因為車上的稻米將要出口到日本,這是中斷三十年後,台灣第一批稻米再度外銷日本。對於台灣農業而言,富麗米輸日,具有相當的意義,不僅代表台灣米的品質受到肯定,也是將往昔稻米輸日的歷史,以一種驕傲的姿態,再度接合起來。

台灣稻米種植歷史久遠,根據歷史記載在十七世紀即由荷蘭人引入種植,到了十九世紀初,日本人統治台灣,引入蓬萊米稻種在陽明山馴化培育,再分送台灣各地種植,隨著日本採取內地延長政策,將台灣視為日本南方的大米倉,台灣米不斷輸日,甚至精選一些耕地種植貢米,上繳日本皇室食用。

半世紀前,被日本人稱為新高米的台灣稻米,成為日本人喜愛的食糧,但是隨著政治上的斷交,市場價格的變動,台灣稻米品質的不穩定,以及日本對本國農業採取嚴格的保護政策,台灣米中斷日本市場三十餘年,要再度出口日本有著相當難度。

對於注重米食文化的日本,種出名聞國際的越光米、新潟米,一直是他們的驕傲,縱使被迫在WTO的要求開放下,釋出極少量的稻米市場,但是他們對於輸入稻米的要求,依然相當嚴苛,甚至對於曾是他們殖民、教導稻米種植的台灣,稻米以貿易出口的形式外銷日本,更是有種複雜的心理。

但是,富麗米做到了。在多次評選比賽後,日本人在嚴格的檢驗中,選中富麗米進口日本,此舉無異打開塵封三十多年稻米輸日的大門,也讓台灣稻米在捐助之外,以品質競爭踏上國際的舞台。

台灣米出國去,寫下台灣農業的驕傲,但是驕傲的背後,卻是一個地方農會、一群憨厚農民,在眾人笑稱不可能拼贏日本米的觀念下,以傻勁拼鬥出來的光榮成績。

原本想介紹富麗米的種植技術,卻在採訪中,看到一個原本效率低落的農會,如何力爭上游,以及一群得天獨厚的農民,如何善用優勢種出好米,並且回溯台灣曾經光耀的稻米歷史,如同上了一場歷史課。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稻米, 農會, 富麗米, 米食文化, WTO, 米

台灣稻米銷日,在台灣農業界算是大事,因為以稻米品質自傲的日本市場,根本難以接受外國稻米,而台灣的稻米種植技術深受日本影響,要種出好米銷日,無異是徒弟拼過師父,但是富麗米做到了!在這樣的情形下,不禁讓人好奇,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農民?還有什麼樣的技術?竟然打開這個封閉三十多年的門,讓台灣米站上國際舞台,於是我們出發一探究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山雨欲來

山雨欲來

摘要
台灣加入WTO,不僅讓民眾享受價廉物美的國外蔬果,更是創造蔬果貿易的無限商機,但是也讓台灣的農業面臨強烈的衝擊。國外蔬果銷售台灣,不僅挾帶成本低廉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有著現代化的貿易、運輸、倉儲、行銷等技術。對於台灣農產品的小農生產及傳統行銷,形成莫大壓力,定位市場成為重要的課題。

早期的台灣農業,在收購、補貼等政策保護下,如同出世一般,遠離國際競爭,迷濛之中,絲毫不知風暴即將來襲。

2001年,台灣正式加入WTO之後,就像入世一般,所有限制、保護措施,必須逐漸解除,國外農產品將在平等貿易的精神下,進入台灣市場,所有的競爭都無可避免。在農業體質尚不健全的情形下,面對國際與中國大陸的競爭,台灣農業是否如同黃昏,即將進入寒冷的冬夜?

雖然加入WTO,不僅讓民眾享受價廉物美的國外蔬果,更創造蔬果貿易的無限商機,但也讓台灣的農業面臨強烈的衝擊。國外蔬果銷售台灣,不僅挾帶成本低廉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有著現代化的貿易、運輸、倉儲、行銷等技術。除了稻米採限量進口,花生、糖等二十二類農產品採關稅配額進口,蘋果、桃子等十八種農產品,則將完全開放自由進口,對於台灣農產品的小農生產與傳統行銷,形成莫大壓力,定位市場成為重要的課題。加入WTO對台灣農業的衝擊,形同四次賀伯颱風的損失,這樣的結果不僅可能改變台灣的農產品市場,連帶也影響到農業結構,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稻農。

但是稻米產業的危機,並不只是國外稻米的開放進口,另外台灣國內長期對稻米、蔗糖所實施的保證價格、保證收購等補貼制度,都在國際要求之下,面臨削減或取消。在開放進口以及削減補貼的雙重壓力下,預計國內稻作面積將有五萬公頃必須休耕或輪耕,許多稻農也將面臨被迫轉業的危機。而來自中國大陸的農業競爭,已非單單是低價傾銷,更嚴重是在加工與經營上,中國大陸以廉價的勞力以及技術的取得,在兩岸加入WTO之後,將會重創台灣農業的未來。

農民們辛勤的工作,總是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道理,但是在國際競爭之下,一分耕耘,不一定會有收獲。台灣農業的未來該如何走?WTO前夕,台灣面臨著一場空前的農業風暴,但在風暴中,也展現出台灣農業的生命力,將要開創出台灣農業的文藝復興時期。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關山鎮
  • 台中市
  • 清水區
  • 雲林縣
  • 西螺鎮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屏東縣
  • 枋山鄉
  • 台灣
關鍵字
WTO, 外銷, 貿易, 收購, 傾銷, 糧食危機, 農委會, 農會, 通路

台灣加入WTO,不僅讓民眾享受價廉物美的國外蔬果,更是創造蔬果貿易的無限商機,但是也讓台灣的農業面臨強烈的衝擊。國外蔬果銷售台灣,不僅挾帶成本低廉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有著現代化的貿易、運輸、倉儲、行銷等技術。對於台灣農產品的小農生產及傳統行銷,形成莫大壓力,定位市場成為重要的課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農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