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殺

路殺大調查

路殺大調查

摘要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虔誠上香祈求平安,帶上簡單行囊,利用畢業前最長的假期,兩位靜宜大學的學生,自願在徒步環島計畫中,為動物而走。如果遇上動物屍體,他們會拍照紀錄,上傳到路殺社。(2011年成立的社團,專門收集民眾上傳的路死動物資料,推廣公民科學研究。)

根據路殺社的資料,2012年到2017年,記錄到98700起、550種野生動物路殺死亡,其中有8200起是保育類動物。當年發起路殺社的特生中心副研究員林德恩,曾在2017年舉辦過兩次系統化調查測試。2018年1月,嚴謹的系統化路殺動物大調查正式啟動。

依路殺社累積的資料,大部分路殺熱點都集中在淺山,因此系統化大調查也以淺山地區為主。以五公里乘五公里的方格,把台灣劃成1140個方格,依照生態氣候分區、道路密度跟道路型態這三種因子,來做篩選,第一階段開放252個方格供認養,希望有興趣的民眾,在1月、4月、7月、10月各選一天,針對省道、縣道、鄉道與其他道路,每年進行四次調查。

不同路段,適合不同的調查方式,走路能發現路死動物的機率最高,但最費力耗時,相對的,開車比較輕鬆,卻可能錯過一些動物屍體。特生中心研究助理林毅倫表示,路殺狀況最多是縣道跟鄉道,因為道路穿越的環境,生物相比較豐富、又有一定程度的車流量。

另外,調查時間不一定要在白天,兩位就讀文化大學的志工,特地選在入夜後、凌晨清潔人員打掃前進行調查,收集夜行性動物被路殺的狀況。其實只要願意,不管幾歲都可以來調查。台中市和平區和平國小就有一群小朋友,在陳岳峰老師的帶領下,成為小小公民科學家。

這次也搭配進行遊蕩犬貓目擊記錄,希望志工在調查野生動物同時,遇到遊蕩犬貓也做數量統計,這份資料整合後,將會是檢視零安樂政策的監測資料之一,輔助找出人犬衝突的熱點。

之前路殺社曾以隨機調查資料,幫助綠島的奧氏後相手蟹安全過馬路。更具科學性地系統化大調查,能精準估算死亡數量,篩出確切熱點,作為改善依據。

最近因為寒冷,動物的活動性比較低,路殺量也比較少,但隨著氣候越來越溫暖,

路殺將進入高峰期,需要更多志工加入,目前第一階段,有190個方格被認養,還有62個方格需要幫忙。

這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力量有多大,就代表有多少人在乎。這場調查計畫,不用具備專業背景你我都可以一起參與。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 台中市
關鍵字
路殺, 保育類動物, 路殺社, 林德恩, 生物多樣性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陳民紋,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別讓陸蟹少子化

摘要
少子化,引起台灣社會深刻恐慌,其實,不少在海岸生活的陸蟹,也面臨相同問題,牠們不是不想生小孩,而是抱卵的蟹媽媽,不一定能抵達產房、順利臨盆。人工設施的阻隔,車輛造成的路殺,成為陸蟹降海釋幼的終極挑戰,有一些人在想辦法…

迎著月光灑落的光芒,有一股力量,催促著陸蟹媽媽,往海邊走去。生命最美的時刻,發生在最美的夜晚。

其實,這裡的陸蟹媽媽,要抵達海邊是很不容易的。牠們的家被台26線公路劃開,想傳宗接代,不但要穿越寬闊的四線車道、還要避開疾行車輛。海邊,對牠們來說,很可能是永遠到不了的彼岸,路殺最嚴重的路段,位在屏東墾丁香蕉灣。長期研究陸蟹的劉烘昌老師發現,路殺比例,2003年為10%,2015年已經提高到30%。

陸蟹媽媽需要幫助,墾管處與公路總局合作,選在陸蟹釋幼的高峰期(6-9月的月圓時刻),在路殺熱點實施交通管制,晚間六點到八點,封路十分鐘,開放十分鐘。

宣導組志工利用遊客車輛停下來的十分鐘,進行陸蟹保育宣導。另一組志工,則是忙著護送蟹媽媽到海邊去釋幼。

棲地破壞、人為捕捉、路殺,是陸蟹數量下降的主因,劉烘昌老師建議,在陸蟹通過的熱點,以架高道路的方式,來減少路殺。

減少人為設施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是許多人的共同目標,在中台灣的高美溼地,東海大學與三河局合作,希望透過改善堤防來幫助陸蟹媽媽。

位在大甲溪出海口的高美溼地,2004年公告為高美野生動物保護區,2007年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黃昏時分的美麗景色,深受觀光客喜愛。

這裡有不少陸蟹生活著,牠們平常棲息在保護區外的稻田荒地間,繁殖季時必須跨越堤岸,降海釋幼。

隨著高美溼地名氣躍升,遊客增加,車輛變多,另外,部份堤防為了綠美化,而改成垂直式海堤,提高陸蟹媽媽翻躍的難度,多重原因增加了牠們的車禍風險。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特聘教授林惠真表示,遊客散場、螃蟹上場,這之間就撞在一起。以紅螯螳臂蟹的體型跟現在堤岸110公分的垂直高度來看,就像是懷孕的媽媽要爬101大樓那麼困難。

另外根據調查,這裡有六種螞蟻,如果陸蟹因為堤岸的阻礙,延長待在路上的時間,也就增加被螞蟻攻擊的機會。希望能提高陸蟹媽媽通過的效率,研究團隊提出三種改善措施:增設麻繩袋網、漿砌卵石、增加粗糙面,分成小段施作。

改善實驗的三種硬體在八月份完成,加上舊堤防的斜坡、地底箱涵的生態廊道,究竟哪種形式最好,還要花時間進行科學化調查。

科學化的調查,希望用數字理解真實,偶爾也會遇上出人意料的情況。一次針對紅螯螳臂蟹釋幼高峰的整夜調查中,研究人員發現了一個特殊情況,有些陸蟹沒有依慣例前往海邊釋幼,而是聚集在溝渠邊產下後代。

陸蟹為什麼出現這樣的行為?還需要更多的瞭解,而這持續四個月的調查,發現高美溼地旁的番仔寮路段,陸蟹死亡率超過一半。

調查結果出爐不久,番仔寮的一塊私有荒地,卻在一夕間填滿了灰色的土,這讓陸蟹又失去一塊棲地。努力推動堤岸改善,原本帶來希望的喜事,沒想到成了讓人錯愕的悲劇。

每隻蟹媽媽,擁抱著數十萬隻小螃蟹的誕生機會,每塊棲地,支撐著無數生命的延續。人們一時的便利,卻可能導致陸蟹和這個世界的別離。夜色沉靜,最怕的,是沒有了生命的聲音,環境嚴峻,牠們需要人們給予更多同理心。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屏東縣
  • 台中市
關鍵字
陸蟹, 棲地破壞, 路殺, 生態保育, 螃蟹

少子化,引起台灣社會深刻恐慌,其實,不少在海岸生活的陸蟹,也面臨相同問題,牠們不是不想生小孩,而是抱卵的蟹媽媽,不一定能抵達產房、順利臨盆。人工設施的阻隔,車輛造成的路殺,成為陸蟹降海釋幼的終極挑戰,有一些人在想辦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石虎不孤單

石虎不孤單

摘要
台灣最野的貓,也是最辛苦的貓,因為瀕臨滅絕,石虎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卻因為棲息環境大多是民間私有地,成為最需要保育卻又最難保護的野生動物。幸好這幾年有一些轉變,關心牠們的,不再只有第一線研究人員,還有更多人努力想把石虎從瀕臨絕種的危崖拉回來…

石虎,從前全台灣都有,敏捷堅強卻急遽減少,目前不到五百隻,只在苗栗、台中與南投等海拔五百公尺以下地區有發現,其中苗栗是目前石虎最多、也是壓力最大的地方。急著發展的苗栗,讓石虎的處境越來越艱難,2014年台13線外環道開發案,就是其中之一。

為了紓解三義市區的塞車,苗栗縣府與公路總局計畫開闢台13線外環道,8.2公里52億,穿越石虎的棲息熱點,2003年通過環評,2014年進行環境差異分析,退回專案小組再審,2016年11月,公路總局召開地方說明會,提出以高架、隧道或原路拓寬等方案,希望減低對石虎的衝擊。

會議上,顧問公司的簡報人員提出,因為銅鑼交流道的分流效應,台13外環道的開闢,就沒有那麼大的必要性,現階段如果採用台13線進行原線拓寬,就不會影響到石虎棲地。

公路總局強調會研擬合適方案,台13線外環道暫時不會威脅石虎,但其他道路已經造成血淋淋的傷害。根據石虎研究學者陳美汀的研究,一隻石虎平均需要五平方公里棲地,隨著道路變多,牠們穿越馬路的機會也增多。

2016年,石虎路殺通報已經有九起,從2011年到現在,已經有四十多筆路殺通報紀錄,這數字來自民眾通報,不知道還有多少沒被通報的死亡,當下苗128、36-1等道路,還面臨拓寬的壓力。

陳美汀表示,路殺問題比較常被披露,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問題,其他更多問題:棲地喪失、毒殺、獸鋏、犬貓攻擊或疾病傳染等等,可能造成石虎死亡,也許還更嚴重。

就在路旁,買賣農地與山間別墅的招牌,是近年近郊常見的畫面,這些以農舍為名的豪華別墅,正在蠶食棲地。陳美汀說,很多農舍的經營方式是適合人類,但完全不適合野生動物。隨著這波都市人的田園夢,地價從一甲地兩百多萬暴增到一甲地已經四百到五百萬元。

棲地流失,道路開發,獸鋏毒殺等問題包夾,石虎的生路,需要當地居民支持。

苗栗擁有淺山丘稜與農田鑲嵌的地景,正是石虎喜歡的環境。石虎喜歡苗栗,有些苗栗人卻不喜歡石虎,因為牠會偷吃雞。能不能讓居民接受石虎作伴?兩年前,陳美汀開始與通霄鎮楓樹窩農民合作,這裡的田小小的,形狀順著坡地微彎,幾乎每塊田都依著山,當中有些田,現在是石虎的靠山。

從無毒田地收割的石虎米,每賣出一包(2斤200元),農民就捐出6元作為石虎保育基金,用這筆錢來補償雞被偷吃的農戶,希望降低他們對石虎的負面印象。

從一開始只有四分地,現在石虎田已經拓展到兩甲地,不只守護著石虎,也成為都市人理解農村與生態的窗口。

帶上斗笠,拿起鐮刀,參加體驗活動的民眾,努力割下一束束稻穗。隨著轟隆隆的運轉聲,打穀機裡,灑落金黃。鼓風機吹走空包彈,篩選出最飽滿的穀粒。陳美汀說,很感謝石虎米的夥伴,雖然很辛苦,到現在都還堅持著。石虎米代表著石虎保育在社區裡面的重要性跟可能性。

楓樹窩石虎米跨出友善的第一步,另一個小村子竹森社區接棒,成為苗栗第二個友善石虎的地方。苗栗縣竹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鍾兆良說,竹森的老地名叫做貓公坑,以前這邊有非常多山貓,山貓就是石虎。

這裡幾十年來維持著乾淨的水,無毒的田,到現在還有石虎棲息著。四個架在社區周圍的自動照相機,都拍到了石虎的身影,證實有石虎當鄰居。現在社區還改造了一座舊磚房,小小的石虎資料館,拉近民眾與石虎的距離。

在開發的喧囂中,苗栗有人願意伸出手關照石虎,另一個熱點-南投,也傳出好消息。在特生中心的南投普查結果中,中寮鄉有很穩定的族群。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表示,架在中寮的自動照相機,七成以上都可以拍到石虎。

因為常到中寮進行研究,特生中心與林務局、慈心基金會聯合舉辦了說明會,招募農友從事友善耕種,保住石虎的安心家園,參加說明會的農友,去年組成石虎家族,今年因為人數增多,在11月中旬,成立了南投縣友善石虎促進會。理事長吳俊賢是一位不到30歲的青年農民,年紀輕輕的他,完全明白這條道路,有多艱難。「不能用農藥、化肥、除草劑跟捕獸鋏,因為我們要保育的物種是石虎。」

不用藥的代價很高,結出的果實反倒有種天然清甜,這份甜來自果樹與大自然拼鬥的努力,還有農民疼惜萬物的良心。

不用藥的天然甘甜,也存在廖景廷的果園,他是第一批加入友善石虎促進會的成員。因為常與研究人員接觸,廖景廷很明白石虎的處境。「牠往生的速度比出生的速度還快。」他說。

堅持不用藥,維護了自己的健康,也在不知不覺中幫上了石虎,十多年前的決定,讓他的果園完全沒有農藥殘留,很快就拿到綠保標章,現在有了促進會,他希望更多人加入,今年他就帶領自己的外甥曾靖元,一起走這條友善的路。

目前中寮鄉有十七位農友通過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友善耕作的面積有二十多甲。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表示,感謝這些農民的付出,為台灣保護石虎,下一階段希望擴大面積,希望更多農民減藥,減藥就是開始幫上這塊土地。

生活領域與人類最接近的一級保育類動物,遭遇諸多生存壓力,幸好,友善農業為牠們爭取了一些機會,一處處的友善農園,像是一盞一盞微光,柔柔地把石虎的未來照亮。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三義鄉
  • 苗栗縣
  • 銅鑼鄉
  • 南投縣
  • 中寮鄉
關鍵字
石虎, 瀕危物種, 路殺, 陳美汀, 特生中心, 林育秀, 屏科大

台灣最野的貓,也是最辛苦的貓,因為瀕臨滅絕,石虎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卻因為棲息環境大多是民間私有地,成為最需要保育卻又最難保護的野生動物。幸好這幾年有一些轉變,關心牠們的,不再只有第一線研究人員,還有更多人努力想把石虎從瀕臨絕種的危崖拉回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猴城恩仇錄

猴城恩仇錄

摘要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今年是猴年。這趟尋猴之旅,從台北到曼谷,再開車朝北方150公里;不只一探究竟,也為千里尋親。泰國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台灣獼猴(Macaca cyclopis),皆可溯源自印度恆河猴(Macaca mulatta)。獼猴雖分布各地,卻像難兄難弟,同樣面對人類爭奪地盤、棲地都市化的種種後果。

華富里是聞名世界的猴城,城裡有人口26,500與2,000隻左右的猴子混居。市中心八萬平方公尺內,就有近1,200隻猴子。相傳印加神話中,羅摩神(Rama)為白猴神哈奴曼(Hanuman)發出一箭,便落在華富里,封為猴子猴孫的應許之地。著名古廟遺跡桑普凱宮建於西元六世紀,猴子來得更早;據記載,這裡以前是森林。

泰國長尾獼猴的適應力強,自然棲地為原始林、次生林、紅樹林、沿河或沿海森林;野生猴吃水果、嫩葉,也會抓昆蟲補充蛋白質。牠與身形等長或更長的尾巴,是顯著特徵;又名食蟹猴,會在水邊用尾巴釣蝦蟹吃。不過,從森林猴變成都市猴後,已經失去野外覓食的學習機會。

城市居大不易,都市猴失去樹林,取而代之攀爬建築、電線,墜落和觸電時有所聞,嚴重恐致死。馬路如虎口,猴子又不會看紅綠燈,城裡每天發生車禍。至於吃,平時全仰賴居民和觀光客餵食,不夠時,則會闖進果菜市場與人類住居搶食。

人與猴混居城市,時時引爆衝突,部分居民為防堵猴子侵擾,會用棍棒、水槍、彈弓、鱷魚娃娃驅趕,並在建築外加裝柵欄、鐵絲網及電網,避免猴群闖入或破壞天線。有人討厭猴子帶來麻煩,但也有人受益而心存感激。居民感謝猴子帶來的觀光效益。

每年11月最後一個週日籌辦的猴子節,花費近四十萬泰銖,準備兩噸的食物宴請猴子。猴子活絡當地觀光,鄰近商家旅社、流動攤販、景點皆受惠,並間接造就更多工作機會。

人類因猴子得利,猴子卻因人類受苦。棲地破壞,猴林變成猴城,猴子只能險境求生。人猴的和解之道,泰國、台灣都還在尋找…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城市
關鍵字
獼猴, 棲地破壞, 路殺, 觀光, 猴子, 猴城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國外
  • 亞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邱偉淳 柯金源
攝影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道路殺場

道路殺場

摘要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2008年10月在新竹橫山大山背產業道路,發現大批梭德氏赤蛙的屍體,進而展開連續七年的護蛙過馬路行動。

從護蛙行動開始,志工人員們也才發現,除了道路開發,水泥化山溝也可能對在地生態產生威脅。想要為青蛙找到條安全的結婚之路,除了在十月梭德氏赤蛙繁殖季時,大小牽小手,在夜晚找尋想過馬路的青蛙,協助牠們安全到溪流產卵,生態廊道可不可行呢?

從護蛙過馬路為開端,志工們也在橫山豐鄉瀑布溪流裡,連續三年,紀錄調查梭德氏赤蛙的產卵狀態。您知道數千隻小蝌蚪,能夠順利長大為青蛙的機率有多高嗎?新竹大山背的護蛙過馬路,連續七年下來,又保護了多少隻梭德氏赤蛙,安全抵達想去的地方呢?遺憾的是,雖然在相關路段,已經設立警示牌,也在入夜時後,由志工們提醒駕駛人注意,但還是有上千隻青蛙,慘死車輪下。

動物路殺問題,不只梭德氏赤蛙需要關注,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路殺事件,這幾年也讓人相當憂慮。尤其今年九月及十月,短短兩個月,苗栗就出現三起石虎路殺意外,我們跟著發現石虎屍體的民眾前往路殺現場,當地位於鯉魚潭附近,擁有相當好的自然環境,在地民眾更說,從小就對石虎不陌生。

對於如何避免石虎路殺事件再發生,苗栗縣政府表示,目前立即能做的,就是在曾出現路殺的路段,設立警示牌,提醒用路人小心,不過設立警示牌,提醒駕駛人注意,效果如何?動作敏捷的石虎,為什麼會頻頻發生路殺事件?除了道路開發,還可能面臨哪些生存危機?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竹縣
  • 橫山鄉
  • 苗栗縣
  • 三義鄉
關鍵字
路殺, 護蛙, 石虎, 保育類動物, 梭德氏赤蛙, 水泥化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西表島故事 垃圾與山貓

摘要
日本沖繩的西表島,距離台灣東部大約兩百公里,和沖繩縣所有島嶼一樣,西表島的東北角海岸,飽受海漂垃圾的侵襲,這些垃圾除了來自日本本國外,還有來自中國、韓國與台灣…

海漂垃圾對於想要向聯合國申請世界自然遺產的西表島,是個大麻煩,因為這些垃圾不僅影響紅樹林生存,也威脅到山貓的生活環境。日本學者指出,這些塑膠製品為了調整顏色與軟硬度,添加了許多化學藥劑,而藥劑裡面的重金屬,受到酸雨侵蝕,或因為長時間日照劣化以後,都會溶入海岸的沙裡,影響到沿岸小生物的生存。

森本孝房是西表島的生態工作者,他帶頭往海岸森林深處前進,眼前景象真的不可思議,簡直是個垃圾墳場,各式各樣的漁具、寶特瓶,瓶瓶罐罐,堆疊在樹林裡,怎麼可能清理乾淨呢?

森本說,垃圾讓這裡的小生物無法生存,青蛙、螃蟹等的數量減少,原本住在這裡的山貓一家三口,食物來源減少;而且,母山貓每個步伐都會踏在垃圾上,發出很大的聲響,小生物聽到聲音就跑掉了,因此兩隻小山貓,其中一隻判斷是因為營養不良而死;另一隻跑到公路上覓食,還出了車禍。

海漂垃圾正威脅西表島這個以自然景觀著稱的島嶼,許多漁船棄置的繩索,纏繞著紅樹林的樹枝,大浪打來會折斷樹枝。此外,大型漁具也會壓住紅樹林的氣根,影響紅樹林呼吸。日本防衛大學名譽教授山口晴幸指出,最具威脅的是塑膠垃圾裡面的鉛、砷、鎘等重金屬,會被吃進海岸小蝦、小蟹的肚子裡,從而進入整個海洋食物鏈。

日本在2009年通過《海洋漂流物處理推進法》,全國每年撥了一百億日圓的處理經費,但是從2015年開始,為了可能的重大天然災害防治與善後,經費只剩下二十五億日圓,這對於不斷湧進海漂垃圾的沖繩列島來說,真是個大麻煩。因為各島嶼垃圾必須靠船運出處理,船運和撿拾人工的經費,都很高昂。

西表島一方面與垃圾奮戰,一方面在日本特有亞種西表山貓的保育上,也非常努力。整個環島公路設置許多「請大家注意山貓出沒」的標誌、舖設跳動路面提醒駕駛人減速,排水溝有特殊角度防止青蛙、蛇等跑到馬路上,引起山貓跟進。還有二十四小時的救助專線,如果發現受傷的山貓,可以隨時打電話通報。

西表島對於山貓的保育,不但維護了整體生態的平衡,也使得西表山貓成為觀光的重點項目,不論是誰到了西表島,總想賭賭自己的運氣:

看到山貓了嗎?

這是生態與觀光雙贏的典範。

學科
動物
關鍵字
西表島, 山貓, 海漂垃圾, 台日垃圾, 跨境污染, 野生動物, 石虎, 垃圾, 生態觀光, 路殺

日本沖繩的西表島,距離台灣東部大約兩百公里,和沖繩縣所有島嶼一樣,西表島的東北角海岸,飽受海漂垃圾的侵襲,這些垃圾除了來自日本本國外,還有來自中國、韓國與台灣…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沖繩
  • 亞洲
  • 日本
  • 沖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高速的代價


高速的代價

摘要
2007年1月5日高鐵通車,全長345公里,最高時速300公里,讓人們節省時間,卻讓部分野生動物,失去生命…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高鐵300公里的時速,再靈敏的動物,都閃避不及,因為設施特性,地面動物不容易穿越軌道,但是能飛翔的鳥類,卻常常成為輪下亡魂。

許多關心野生動物的朋友,三年前在臉書成立高鐵鳥擊事件簿,邀請搭高鐵的朋友,拍下車頭血跡,上傳臉書,希望透過資料的累積,釐清鳥擊現象,作為改善策略的基礎,目前累積了一千多位社員。吳銘,是其中最活躍的一位。他經常去台南六甲現場觀察。這裡的環境,有稻田、樹林、水塘,鳥類數量多,很容易在高架橋梁下方,找到鳥擊屍體。


吳銘觀察到,屍體會孳生隱翅蟲等,衍生環境衛生問題,也常有野狗跑來撿拾掉落軌道的鳥屍,還可能引來猛禽進入軌道,增加風險。但從2007年到現在,到底有多少鳥類因此死亡,並沒有確切數字。

鳥類喜歡停棲在高鐵旁的電線上,列車一來容易因驚慌亂飛而遭撞。也因為鳥類的活動習性,通常清晨與黃昏是鳥擊高峰,熱點也通常在軌道附近適合鳥類過夜的地點。


根據高鐵公布統計,2007年通車時,平均每班車鳥擊數是10隻,2013年已經降到平均每班車0.35隻,高鐵公司表示鳥類有學習天分,鳥擊現象趨於穩定,但實際情形還需要多觀察。特生中心研究員林德恩就表示,每天班次多,中午時段鳥擊幾乎是零,用很多零去稀釋密度很高的那班,數字就不一定精確了。

志工的努力,熱點與高峰期都浮現了,接著該思考的是怎麼改善,高鐵局表示暫無具體改善計畫。死亡的鳥類以非保育類的紅鳩、麻雀居多,得不到重視。

同樣受到高鐵影響的二級保育類水雉,命運就很不一樣


台南官田,目前是國內水雉最多的地方,但十多年前全台數量不到50隻,岌岌可危,而高鐵281k283k路段,穿越了水雉生態熱點-葫蘆埤,依當年環評結論,必須進行棲地補償,高鐵局在葫蘆埤南方兩公里,租下了15公頃的台糖農地,2000年由中華鳥會與台灣濕盟執行棲地營造與復育計畫。十多年來克服了水源問題,旱田變成溼地,打造安全棲地,水雉數量從五十幾隻增加到五百多隻。

好不容易水雉數量增加了,但是為了覓食,會到附近農田活動,近幾年卻發生嚴重的死亡事件。官田地區耕種兩期,一期稻米,一期菱角,每年十二月中旬,部分農民會採用直播法來揭開稻作序幕。為了避免鳥害,會先把稻穀浸過農藥再撒,這些稻穀卻成了野生動物的毒藥。

參考台南市政府提供的資料,目前已發現272隻水雉中毒死亡,對水雉復育計畫,是很大的打擊。除了水雉,彩鷸、紅鳩等鳥類也傷亡慘重,中毒現象急需改善。


2011年,林務局與慈心基金會共同推動綠色保育計畫,希望農民以無毒耕種方式,為野生動物留下一線生機。消費者也可透過綠保標章,確認農產品來自無毒的田園。但無毒耕種的人力成本高,有機資材也較貴,加上通路不普遍,運作起來很辛苦。官田地區300 公頃的菱角田,參加綠保的只有9.8公頃,目前朝向集中化發展。

種菱角,從播種到收割全部要人力,近年來,持續種植的農民越來越少,菱農老化,能不能吸引年輕人回來,是當前的大考驗。

在官田菱角產業面臨問題之際,因為高鐵而產生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當下擔負的是更重要的責任。


水雉生態教育園區黃忻怡表示,萬一外面環境不好,起碼還有園區作為庇護站,但畢竟15公頃能容納的水雉有限,期望藉由這個地方的故事,鼓勵周圍農友,朝安全無毒的方向來耕種。

園區每年營運經費需要五百萬元,由高鐵、林務局、台南市政府分擔,高鐵主要負責土地租金,每年一百多萬,高鐵的財務危機,會不會影響園區經營,工作人員是擔心的。高鐵回應,目前為止已投入2950萬資金,無論財務狀況如何,關懷土地的理念不會改變。 

雖然高鐵的當前危機重重,生態面的衝擊,卻不能不面對,這是一份對生命的態度,是企業必須積極處理的社會責任。 


公視 我們的島【高速的代價】
2/2() 2200首播
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關鍵字
鳥擊, 吳銘, 路殺, 林德恩, 水雉, 綠保作物, 綠保標章

200715高鐵通車,全長345公里,最高時速300公里,讓人們節省時間,卻讓部分野生動物,失去生命

影片網址

大海的召喚

 

大海的召喚

這群來到綠島的遊客,有點不尋常,他們不騎摩托車環島看風景,而是守在石朗海岸公路邊上,要親手守護陸蟹過馬路,隨著天色暗下來,大腹便便的陸蟹開始遷徙的路程,從草地上的石頭縫間鑽了出來,朝著大海方向前進…

每年國曆六月到十一月(農曆五到十月),是奧氏後相手蟹的抱卵母蟹,往海邊遷徙,準備繁衍下一代的繁殖期,在七、八、九月的這段期間,正好是學校放暑假,綠島觀光客最多的時候,陸蟹遷徒過程可說是危險重重。

石朗是綠島陸蟹棲息熱點,其中以奧氏後相手蟹數量最多,牠的背甲光滑,大約只有兩公分寬,兩眼間通常有像眉毛一樣的黃色條紋。

除了奧氏後相手蟹之外,石朗還有許多種陸蟹也都一一出現,紫地蟹媽媽抱著飽滿的幼生,準備釋幼,同樣一身紫紅的短腕陸寄居蟹,也從草叢中現身,還有人發現保育類的椰子蟹,可惜已經死亡多時。

除了這群護蟹公益旅行的志工,綠島的民宿業者也一起來幫陸蟹媽媽過馬路,他們都為珍貴生態資源沒被好好珍惜,感到憂心。今年7月21日清晨,綠島文史工作者在環島公路17公里石朗路段,紀錄到2247隻奧氏後相手蟹母蟹,被車輛輾過,集體死亡的事件,密密麻麻陸蟹死亡印記,讓人十分痛心。

研究人員觀察到,長期遭路殺威脅的陸蟹族群,平均體型可能有縮小化傾向,疑似發生個體提早性成熟,以維持族群數量的異常繁殖現象。除了奧氏後相手蟹,綠島特有的石龍子和攀木蜥蜴,被害數量也不少,嚴重的幾個路段,部分攀木蜥蜴族群數量,甚至只剩下正常族群量的一半。

農曆下旬月缺之前的半夜到天亮間,奧氏後相手蟹循著大海的氣味來到海岸邊,等候多時的光手酋婦蟹,已經捕到一隻母蟹當晚餐,即使逃過人為路殺威脅,母蟹還得通過層層危險,才能順利產下幼生,繁衍下一代。 

清晨天色漸亮,釋完幼生的母蟹開始啟程返回棲地,但是沿岸的水泥化工程,增加母蟹遷徙的困難,甚至成為阻隔紫地蟹等大型陸蟹,返回棲息地的障礙。 

二十年來綠島的遊客數成長了七倍,從一年五萬人,增加到目前的三十五萬人,遊憩壓力是否已經逼近綠島這個小島,所能容受的生態承載量?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東縣
  • 綠島鄉
關鍵字
生態保育, 路殺, 陸蟹, 觀光, 環境負荷, 低碳旅遊, 生態旅遊, 螃蟹, 護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幫動物過馬路


幫動物過馬路

摘要
道路帶來了交通的便利,也對經過的自然環境,帶來複雜的影響,對住在兩側的野生動物來說,道路的產生,同時也是惡夢的開始。為了生活,牠們必須冒險橫越,這時候,馬路如虎口,就是最貼切的形容…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台灣的道路密度高,平均每一百平方公里就有83.3公里的道路,其中規模龐大,總長度超過一千公里的國道,極快的車行速度,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車流,加上超過三十公里的寬度,道路致死的情況,幾乎每天上演。

到底高速公路是哪些動物的黃泉路?哪些路段經常有動物車禍?面對漫長國道,要能持續不間斷的收集資料,調查工作該怎麼進行?誰會是最適合的調查人選?來自不同工務段的清潔人員齊聚一堂,透過課程引導,他們將從清潔人員變成國道動物傷亡的調查員。

在生態觀察家顧問公司動物部經理劉威廷詳盡解說下,路容清潔人員開始認識平常工作時撿到的動物,也明白了調查任務的意義以及如何執行,實際上路,遇上動物屍體,就不再是快速掃進垃圾桶。


高公局還會將撿到的個體送往科博館,製成標本,作為生態研究的資料。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動物學組助理研究員陳彥君表示,希望透過這些標本,累積證據,了解到底是什麼樣的物種會在公路上受害,也許受害物種的清單或範圍,遠超過我們可以想像,但是一定要有證據才能證實。

經過大規模的長期調查,國道的道路致死情形有了明確數據,穿山而過的國道三號,經過許多野生動物的棲地,道路致死的情形比起其他國道還要多。從民國九十八年二月到今年一月,總計有一萬五千多隻動物車禍死亡,以鳥類和中小型哺乳動物最多,統計下來,木柵、關西、大甲、白河等幾處中小型哺乳動物的熱點也逐漸清晰,其中在白河工務段的嘉義民雄路段,就有好幾筆記錄,是保育類的白鼻心。


為了減輕國道對白鼻心造成的衝擊,顧問公司建議利用現有設施,盡快設置生態廊道。生態觀察家顧問公司動物部經理劉威廷表示,動物通道是事後的減輕措施,國道結構量體大、使用頻率高,考慮視物種不同,先用動物通道的方式來處理。針對民雄段的熱點,調查了70個通道,依白鼻心這個目標物種的需求,才逐步篩選出適合的地點。


民國994月,通車將近十年之後,國道三號上終於出現了第一個為白鼻心所設的生態廊道。沿著公路兩側,設置1.1公里長的圍網,把動物導引到下方的排水涵管。高公局南工處白河工務段段長林開湖表示,白鼻心確實有來利用這個廊道,連蝙蝠、鼬獾那些保育類動物都來了。

而高公局景觀科王愛瑜科長也說明,從九十八年四月到八月,民雄段白鼻心發生道路致死的高峰期,跟九十九年設置完成同樣期間來比較,設置前道路致死的數量有四筆,設置完成以後只有一筆,可見白鼻心車禍有減少。


另外,高公局也計畫在其他動物車禍頻繁的路段,再增設生態廊道。不過廊道設置之後,監測的工作必須持續,後續還有觀察重點。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表示,必須了解是否因此穩定了生態系統,廊道的建立是否讓某些物種受惠,某些物種不受惠,因為任何一個設計,都沒辦法讓所有動物喜歡,必須針對在地環境做去微調,甚至比較大規模的調整。

要減輕道路對環境產生的衝擊,生態廊道是方式之一,不過它絕對不是萬靈丹,道路開發必須有嚴謹的前期資源調查,路線規劃應該盡量避開重要的動物棲息環境,如果無法改變路線而選擇搭配生態廊道,也需要嚴謹的調查做基礎。


在國道三號道路致死的事件中,比例最高的是鳥類,數量高達一萬多筆,當中鳳頭蒼鷹與領角鴞,被撞死的數量更是名列前茅,顯示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對象。裴家騏表示,過去的生態廊道都是針對陸地行走的動物,如果可以開始為飛行動物或昆蟲盡一些心力,可以成為其他國家的典範。

未來要如何幫助傷亡慘重的飛行動物,持續減輕國道對動物的衝擊,白鼻心生態廊道跨出了第一步,更困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白河區
關鍵字
生物廊道, 路殺, 標本, 棲地切割, 開路, 高公局

道路帶來了交通的便利,也對經過的自然環境,帶來複雜的影響,對住在兩側的野生動物來說,道路的產生,同時也是惡夢的開始。為了生活,牠們必須冒險橫越,這時候,馬路如虎口,就是最貼切的形容…

影片網址

野溪整治大危機

摘要
山林裡大動工程,野溪成黃河。當一道道防洪高堤築起,擋不住驚濤洪水,卻擋住生物的生存之路。野溪整治不斷進行,幫助了誰?又殘害了誰?

位於台北縣雙溪鄉丁子蘭溪上游的一處支流,進行著野溪整治工程。溪旁的樹林被開挖砍除,溪床被挖寬,溪水因工程擾動,呈現土黃色的濁流。根據關心溪流的生態人士紀錄,支流施工期間,造成整條丁子蘭溪高度泥水污染,一張張山區黃河的照片,說明野溪整治的破壞。並且為了整治山谷中的溪流,同時開挖拓寬進入溪床的道路,裸露的山坡,顯示破壞的嚴重性。

針對丁子蘭溪野溪整治問題,在一場會議中,水保局提出說明,表示野溪整治,是包含在八年一千多億治水方案中,一項針對雙溪水患的治水工程。但是與會的當地居民提出,現今的治水方案,應該因地制宜,保留溪流的原貌,而不是任意開發,造成破壞。

在豪雨時重回現場,發現這段野溪整治,如同闢建一個休閒園區,整地區域座落在私人土地上,告示牌上標示著「農設施改善工程」,讓人懷疑有公共工程為私人牟利之嫌。進一步詢問當地村長,證實野溪整治的園區土地,屬於私人所有,將來在當地還有一項新路闢建的工程,村長認為,這項整治工程能夠保護居民土地。

野溪整治,究竟是否有助解決水患,成果尚未確定,但是整治時的溪流破壞,以及整治後的利益獲得,已經讓野溪整治顯得問題重重。台灣的野溪整治,如同修建都市的排水溝,密度相當驚人。水保局統計,主要河川上游的野溪,總長約1600多公里,都在逐步整治之列,讓山林野溪面臨人工化、水泥化的問題。

水泥化造成的破壞,除了破壞自然景觀之外,同時引發生態危機,荒野協會新竹分會的一項搶救行動,就是為了解決野溪整治帶來的生態危害。

從2008年開始,荒野協會新竹分會的保育志工,發現大山背山區的野溪水泥化與道路問題,已經造成當地梭德氏赤蛙的生態危機,因為道路與護岸,阻擋梭德氏赤蛙的繁殖路線。

為了梭德氏赤蛙,荒野協會新竹分會製作教案,教導前來協助的志工。一連串的行前教育,十月梭德赤氏繁殖季開始,一群人上山,搶救梭德氏赤蛙的生態危機。

梭德氏赤蛙平時居住山坡上,一到繁殖季就會集體前往溪床交配、繁殖,但是繁殖路徑上,如同過關挑戰,要穿越危險道路,跳過如同峭壁的水泥護岸,以及溪裡等待獵食的蛇類。幫助梭德氏赤蛙的志工,必須在馬路上找尋青蛙,將它捉起,再越過馬路下到溪床,將青蛙釋放,讓牠可以順利繁殖。

當地國小學生加入搶救行列,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課外活動。但是這項青蛙搶救計畫,並不是人人認同,當搶救志工勸導道路駕駛人,小心別輾壓青蛙,得到的反應非常冷淡。

十月的搶救期間,每晚都在和時間競賽,多救一隻梭德氏赤蛙,生態就多一分保障,但是在搶救之外,工程的改善,才是永久的解決之道。為了推廣「幫青蛙過馬路」的生態搶救行動,荒野協會新竹分會製作繪本,不斷巡迴演說,讓社會知道人類工程對生態的危害。

搶救青蛙的結果如何?成為一項生命的賭注,只因為人類自私的野溪整治工程。當龐大治水預算,不斷在山林間,進行野溪整治工程,能否有效解決水患?是否變向圖利他人?巨大的水泥建物,造成微小生物的人工天險,可能都是必須深思的課題。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北市
  • 雙溪區
關鍵字
野溪整治, 水泥化, 梭德氏赤蛙, 路殺, 幫青蛙過馬路, 生態廊道

山林裡大動工程,野溪成黃河。當一道道防洪高堤築起,擋不住驚濤洪水,卻擋住生物的生存之路。野溪整治不斷進行,幫助了誰?又殘害了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