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頭鷹

利利安誕生記

利利安誕生記

摘要
住在低海拔森林的領角鴞,通常是一夫一妻共同育雛,今年,台中市的吉峰國小出現了一夫二妻。三人行會不會太擠?牠們能順利傳宗接代嗎?

台灣有十二種貓頭鷹,其中與人們住的最近的,就是領角鴞,牠們喜歡棲息在淺山地區,羽色與樹皮很接近,有非常好的保護色,但是牠們的棲地,因為都市擴張,大量消失。

長期研究貓頭鷹的林文隆,看見問題,動手使用廢棄木材做人工巢箱,為領角鴞爭取生存機會。「原本應該有天然樹洞的地方,現在沒有,我們就給牠一些。」他說,因為貓頭鷹不會築巢,大部分使用樹洞,人工巢箱是種補償。

2003年展開的巢箱計畫,從最初在果園、檳榔園懸掛,漸漸的推進都會區校園。

在台中市霧峰國小,林文隆挑選校園裡最適合的樹,邀請同學來幫忙。小朋友撈起地上落葉,為寶寶鋪床,巢箱上的彩繪,畫滿對領角鴞的祝福。志工爬上梯子,把巢箱高高掛到樹上。

把巢箱推進校園,一方面是因為校園有樹,領角鴞有機會存活,另一方面,讓小朋友就近體會生命教育。同樣位在霧峰區的吉峰國小,圍牆邊的巢箱,連續五年都有領角鴞來育雛。

家長會長協助校方架設了二十四小時的監看系統,透過wifi分享畫面,使用電腦或手機,就能即時觀察領角鴞。「一個巢箱來了兩隻母鳥,下了五顆蛋。」校長陳武鎗覺得,今年是最特別的一年。

兩隻母鳥經由專家羽色辨別,發現都曾來這裡繁殖,大白在2010與2017年用過這個巢箱,另一隻花點則是在2016年用過,2018年,牠們決定共用。

通常一對領角鴞最多可以養大四隻寶寶,這次,一隻公鳥,兩隻母鳥,五顆蛋,牠們會打破紀錄嗎?

學校特地布置了一面電視牆,方便小朋友來觀察。2月28日,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其中三隻寶寶失去長大的機會,母鳥親自結束了牠們的生命。陳武鎗表示, 學校附近的原始森林,因為闢做停車場,剷除了植物,造成牠們的食物來源減少,這是自然淘汰的現象。

收拾悲傷,最後一隻寶寶還有機會長大。小朋友為牠進行命名投票,最後取名利利安,希望牠吉利、順利、平安。

領角鴞是保育類,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為了生態研究,向農委會提出申請,3月19日,準備把利利安從巢箱中拿出來,進行測量。在之前,小朋友只能透過網路觀察,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利利安面對面。短暫相會帶給小朋友難忘的體會。

另外,學校也鼓勵高年級的同學,為低年級小朋友解說貓頭鷹。漸漸長大的不只利利安,小朋友也跟著成長了,一個個都成了貓頭鷹達人。

3月24日,利利安順利離巢。離開不代表結束,師生們常常抬頭尋找利利安,想牠會不會就躲在某處看著小朋友呢?

從林文隆開始推動巢箱計畫,到利利安平安長大,這場因緣鋪陳了十多年。利利安的誕生,是學術研究的特殊案例,一堂曲折而充滿養分的生命教育,也是吉峰國小師生與研究人員的共同回憶。未來,希望有更多人願意伸出援手,為野生動物出一份力。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關鍵字
貓頭鷹, 領角鴞, 巢箱計畫, 巢箱, 吉峰國小

住在低海拔森林的領角鴞,通常是一夫一妻共同育雛,今年,台中市的吉峰國小出現了一夫二妻。三人行會不會太擠?牠們能順利傳宗接代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民紋 賴冠丞 葉鎮中,剪輯 陳民紋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草原隱士的危機

摘要
傍晚時分,草鴞即將開始活動前,跟著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走在草鴞曾用來繁殖的草生地邊緣,從種種的蛛絲馬跡,來研判是否仍有草鴞利用棲息。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說,台南、高雄偏遠丘陵地山區,因為地廣人稀,對草鴞的干擾比較少,是最適合草鴞棲息的環境。

台灣的草鴞屬於東方草鴞的特有亞種,主要分布在南部丘陵地帶的草生地,由於遠看時臉部長得像猴子,常被叫作猴面鷹,是台灣唯一的地棲型貓頭鷹。草鴞以小型哺乳類動物為食,尤其喜好捕食鼠類,每年12月到隔年4月是牠的繁殖季節,通常天黑後才會出來活動,天亮前返回棲地休息,是典型的夜行性鳥類。

由於草鴞非常不容易被發現,對於牠的生態行為仍不清楚,以往目擊的大都是誤中鳥網的個體,而且越來越少被看到。2008年草鴞已經被列為第一級瀕危的保育物種。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根據以前小區域型的調查模式推估,大概目前在台灣草鴞的數量是300到500隻,但還必須更深入去調查。

在我們還來不及認識草鴞之前,許多意外事件已經開始接連發生。2016年高雄市野鳥學會曾在山區觀察到3個草鴞巢區,但是其中一巢的母鳥被發現死在巢位前,巢內4隻雛鳥已不見蹤影。高雄鳥會將死亡的草鴞母鳥送驗,發現體內有3種滅鼠藥成分,其中可滅鼠有0.34ppm,撲滅鼠有0.1ppm,這2種都已經超過猛禽致死濃度。

 

雖然農委會在2015年停止辦理施行了30多年的全國滅鼠週活動,但在南部鄉間的農地上,仍然不難發現田埂邊就散布著滅鼠藥。由於一般民眾仍有秋末作物收割後投藥滅鼠的習慣,地方農業及環保單位仍會配合發放,而這回讓草鴞母鳥死亡的成分可滅鼠,可能就是來自環保部門的環境用藥。

台灣的滅鼠藥以抗凝血劑居多,吃了毒餌的老鼠血液不易凝固,會在一個星期內失血死亡,不過中毒的老鼠行動緩慢,也很容易先遭到天敵捕食,造成二次中毒。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說,育雛期間草鴞一個晚上可以抓6到12隻老鼠,甚至一年可以吃掉將近一千隻老鼠,所以惡性循環食物鏈的結果,草鴞往往亡魂在荒郊野外。

減少鼠害一定得用滅鼠藥才有效果嗎?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嘗試開始和鳳梨果農合作,在鳳梨田附近的林木設置巢箱,希望能夠吸引老鼠的天敵領角鴞入駐,來幫忙控制鼠患。

屏科大野保所研究生蔡志偉表示,老鼠藥短期間有明顯滅鼠效果,但是不再繼續投藥的話,就會因為繁殖或其他地區老鼠族群遷入遞補,使得整體族群數很快恢復。如果以猛禽來控制老鼠,可以永續且廣泛的去抑制老鼠的數量。

除了引進天敵來減少鼠害,屏科大野保所建議,不要在同一段時間全面施藥,改以定點定時投藥並回收中毒的老鼠屍體,和改用捕鼠籠等方式,都能夠達到防鼠害又減少二次中毒的意外。

鳥網長年來也威脅著草鴞的生存。2017年2月,高雄鳥會在網路上看到一張草鴞被驅鳥繩纏繞,摔落稻田的照片,雖然隔天就找到事發地點,但還是來不及救回已經觸網一個星期的草鴞。這隻中網的公草鴞還是亞成鳥,體重只剩260公克,幾乎只有一般公鳥體重的一半,研判可能是翅膀纏繞驅鳥繩,無法飛行而餓死。如果當時發現草鴞的農民,能在第一時間通報保育單位,這隻草鴞還有機會救活。

身陷險境的草鴞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隨著道路的闢建,開發的腳步往低海拔山區靠近,像石虎、穿山甲等許多珍貴瀕危的物種,也都因為棲地的破碎化而面臨生存危機。如何經營淺山丘陵地帶避免遭受嚴重干擾,是現今必須正視的生態命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田寮區
  • 屏東縣
關鍵字
草鴞, 猛禽, 貓頭鷹, 瀕危, 毒鳥, 鳥網

傍晚時分,草鴞即將開始活動前,跟著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走在草鴞曾用來繁殖的草生地邊緣,從種種的蛛絲馬跡,來研判是否仍有草鴞利用棲息。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說,台南、高雄偏遠丘陵地山區,因為地廣人稀,對草鴞的干擾比較少,是最適合草鴞棲息的環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攝影/許中熹
採訪/撰稿/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鷹戀

鷹 戀

摘要
很多人喜歡貓頭鷹,在西方,牠代表智慧。在日本,牠代表吉祥。可愛,就讓人想擁有,甚至想要活生生的。少數人的一時興起,代價往往是動物的一生…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鳥類成為同伴動物,有上千年的歷史,除了逗趣的鸚鵡、叫聲優美的鳴禽,有些人獨愛猛禽的強悍。目前台灣不能飼養台灣本土猛禽,但農委會開放了六種日行性猛禽,可以進口飼養。

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由國內少數瞭解猛禽飼養技巧的人士所組成,每位會員飼養的鷹,都是合法進口,得來不易且身價頗高,飼養人格外珍惜,協會有一套嚴格的自主管理辦法,確保飼養品質,但這樣的飼養人,在台灣是極少數。


貓頭鷹和日行性猛禽一樣,都是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牠們雖然兇猛,但有著可愛的外型,廣受喜愛,有業者希望能引進國外人工繁殖的貓頭鷹。

然而貓頭鷹的繁殖力比日行性猛禽好得多,一旦進口,恐怕會產生與合法日行性猛禽截然不同的情況。長期從事野生動物救援的林文隆,曾試著為失去天然樹洞的貓頭鷹製作人工巢箱,繁衍下一代。幾年經驗累積,讓他瞭解到,只要環境穩定,貓頭鷹的繁殖能力會很好。開放進口貓頭鷹,他最擔憂的是後端管理。「台灣繁殖技術厲害,動物進來之後就是生,生完就是賣,賣完就是崩盤,崩盤之後就是棄養,丟出去就變外來種,政府就要處理。」

繁殖能力好、適應力強,是許多外來入侵鳥類的共同特質,業者希望引進的貓頭鷹也具備。台灣有十二種貓頭鷹,棲息在低海拔的領角鴞與黃嘴角鴞最常見,其他種類在野外都數量稀少。原生貓頭鷹適合的棲地逐漸減少,如果再遭遇外來種搶地盤,恐怕雪上加霜。


但熟悉養鷹的人有不同看法。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副秘書長黃雯杰說,國外繁殖的都是寒帶物種,台灣的氣候不適合,世界各地目前沒有猛禽入侵的紀錄。理事長吳高明也認為,猛禽經過人工飼養,習慣人工餵食,飛行技巧不足以捕捉獵物,在野外的存活率不高。

另外,開放進口也可能引發飼養流行。目前所有的本土猛禽都是保育類動物,飼養就是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但救傷單位還是會收到被偷養的鷹。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近期就救回一隻黑鳶,牠明顯不怕人,被通報救援是因為去搶奪幼兒園小朋友手上的麵包。

位在南投的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每年都會收到類似案例,正在專屬小病房中靜養的領角鴞,周圍墊著厚厚的毛巾,因為骨頭畸形,無法站立。先前飼養的人只餵食肉條,缺乏鈣質來源,鳥只好從骨頭釋出鈣質,造成代謝性骨病。

依野生動物急救站的經驗,一隻被不當飼養,但有機會回到野外的猛禽,通常要花上一年的時間照顧,近二十年來,送到這邊救治的被不當飼養猛禽,就有一百多隻。


民眾依法不能飼養猛禽,在檯面下就有很多偷養的案例,一旦開放進口貓頭鷹飼養,本土貓頭鷹被偷養的情況,可能會更嚴重。詹芳澤醫師擔心,進口容易但管理困難,飼養的專業知識養成需要時間,民眾可能抓本土貓頭鷹來飼養,過程中這些鷹就成為無辜的試驗品。

違法飼養幾乎抓不到犯人,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認為,開放合法飼養,才有機會進行管理。理事長吳高明認為,有完整的管理辦法,就可以減少不當飼養,讓有興趣養鷹的人,轉到檯面上公開養鷹,才是要追求的目標。

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政府的管理資源不足,在台灣被當成寵物的動物有數千種,建立起管理辦法的只有犬貓。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林依蓉說,「很多縣市承辦野生動物的相關業務,就是一個人,商業利益引進後,管理如果沒有做好,是很大的問題。」

目前市面上的鸚鵡,除了阿蘇兒、小鸚、月輪和卡妹外,其他都是華盛頓公約中附錄一與附錄二的保育鳥類,牠們是寵物也是保育鳥類,歸野保法或動保法的主管機關來負責,經常混淆不清。另一個必須思考的是動物福利,除了少數飼主會進行放飛訓練,讓鸚鵡有短暫機會翱翔天際,大部分的鸚鵡都沒有飛行機會,然而放飛稍一不慎,鸚鵡沒順利返回,又將在野外造成外來種的問題(詳見鸚鵡ID即刻啟動)如果貓頭鷹成為寵物,遭遇可能雷同。詹芳澤醫師表示,野生動物養在人為環境裡面,其實是在受苦。


是否適合開放貓頭鷹進口,涉及野保法第55條,林務局將舉行專家會議,審慎討論。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商業行為對行政成本、對環境、對人畜共通疾病的影響,都必須在專家會議做審慎考慮,將依據華盛頓公約、國內原生野生動物情況、針對目或是種的角度來衡估,可不可以開放。

因為愛戀,人們找尋各種同伴動物,將牠們鍊在身邊,造成法律、疾病、外來種等多方面的問題。多少人的欲望,動物用生命來填補,在後端管理制度完備之前,開放任何物種進口都需要三思。




公視 我們的島【鷹戀】
07/25() 2200首播
07/3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猛禽, 貓頭鷹, 鸚鵡, 野保法, 寵物, 特生中心, 動物救援

很多人喜歡貓頭鷹,在西方,牠代表智慧。在日本,牠代表吉祥。可愛,就讓人想擁有,甚至想要活生生的。少數人的一時興起,代價往往是動物的一生

影片網址

守護草鴞


守護草鴞

摘要
台灣低海拔草生地,有一種長相很奇特的貓頭鷹,叫做草鴞,圓圓亮亮的小眼睛、白白的臉,像是剖了一半的蘋果,生性敏感害羞加上只在夜間活動,很少有人在野外看過牠的模樣。高雄市野鳥學會長期在中寮山進行生態觀察,意外發現這裡有固定的族群存在,不過最近幾年,卻沒有再發現草鴞的巢位,憂心的他們,決定要展開搶救行動…


採訪 林燕如 陳佳利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志昌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走進乾涸的河床地,翻越雜亂的灌木叢,他們在找一種,很神祕的動物。

這裡是高雄市中寮山,車子無法抵達,人煙罕至,所以生態相當豐富,就像南方野生動物的天堂,而我們要找的神秘動物,就躲在這一片高得快要把人淹沒的草叢裡。長相奇特的草鴞,喜歡棲息在高大的草叢裡,根據台灣受脅鳥類紅皮書,全台灣剩下不到一百隻,2008年修正的野生動物保育法,更把牠列為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


20033月,高雄市野鳥學會在中寮山,進行生態觀察,意外發現草鴞,接下來又陸續發現草鴞巢位和毛茸茸的小草鴞,讓他們興奮不已。

生性敏感害羞的草鴞,屬於夜行性動物,生活在海拔500公尺以下的草生地,很怕人類干擾,隨著人類開墾日增,牠們的棲地漸漸減少,食物來源也產生問題。由於草鴞的覓食,主要來源是老鼠,農民為了保護農作物避免鼠害,往往在田間設下陷阱或是放藥劑毒殺老鼠。

每年10月底到11月初,是全國滅鼠週,卻也剛好是草鴞主要的繁殖季節,鳥會擔心因為食物鏈,草鴞可能會被毒死或找不到東西吃,除了呼籲相關單位減少用藥,高雄市野鳥學會也舉辦活動,讓當地民眾知道草鴞的存在,進而珍惜野生動物生存的空間。

生態保育的工作,除了仰賴公民意識的提升,位在南投縣集集鎮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更扮演重要角色,這裡是野生動物的避難所,收容了像是大冠鷲、貓頭鷹等落難猛禽,從20002011年,也曾有過12隻草鴞的救傷紀錄。

11年才12隻的紀錄,讓研究人員擔心,草鴞有滅種危機,於是特生中心2001年進行圈養繁殖,在工作人員細心照料下,2005年終於有了第一起繁殖成功的紀錄,到現在已經有15隻圈養繁殖的個體。因為在野外的草鴞生態不易觀察,透過圈養草鴞可以瞭解鳴叫聲、繁殖期等生態行為,提供野外研究許多幫助,不過對於草鴞,我們還有很多謎團等待解開。

2011930號,全台第一場草鴞保育論壇裡,許多關心草鴞的人士都來到現場,就目前草鴞研究遇到的困境進行交流,透過這場草鴞保育論壇,許多人都想替草鴞盡一份心力,來補齊草鴞保育的缺口。

論壇中,不管是針對草鴞族群數量、研究方法、受滅鼠藥的影響等等進行熱烈討論,也針對是否要野放特生中心的繁殖個體,來增加野外族群數量進行討論,但專家學者認為,在還沒有對野外草鴞族群有更多的瞭解前,還需要審慎評估。

在一片蒼茫冬色中,驚見草鴞飛起,對物種來說,最好的復育方式,就是維持牠的原始棲地。為了不要讓草鴞消失,我們能不能拿出更多更積極的作為,來減少讓牠離開的理由,讓這個草叢裡的精靈,能夠繼續優雅地躲藏下去。


側記

位在城市和山林交會處,淺山生態系往往面臨開發的衝擊最大,卻最少人關注,事實上海拔500公尺以下的生態系既豐富又重要,有白鼻心、台灣藍鵲、白面鼯鼠等等,其中像是草鴞、石虎,都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政府所投注的保育經費往往也不足做長期監測,如果再不加以重視,台灣號稱豐富的生態系,是不是會有崩解的一天?


 

學科
動物
縣市
  • 高雄市
  • 田寮區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貓頭鷹, 草鴞, 中寮山, 高雄市野鳥學會, 野生動物保育法, 毒藥, 紅皮書, 保育類動物, 特生中心, 野生動物急救站,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台灣低海拔草生地,有一種長相很奇特的貓頭鷹,叫做草鴞,圓圓亮亮的小眼睛、白白的臉,像是剖了一半的蘋果,生性敏感害羞加上只在夜間活動,很少有人在野外看過牠的模樣。高雄市野鳥學會長期在中寮山進行生態觀察,意外發現這裡有固定的族群存在,不過最近幾年,卻沒有再發現草鴞的巢位,憂心的他們,決定要展開搶救行動…

影片網址


爲貓頭鷹造個窩

摘要
隨著人口增加,林地開發擋不下,森林一片片消失,樹一棵棵倒下,領角鴞找不到家。

採訪/撰稿:陳佳利
攝影:張光宗、陳志昌
剪輯:張光宗

『阿欽你在哪裡?我看看,你是阿欽嗎?乖,沒事』  小心的把阿欽從巢裡抱出來,趙子敬仔細檢查著牠的嘴喙和腳爪,阿欽是一隻領角鴞,個子大約25公分高,褐色的毛看起來就像斑駁的樹皮,特大的雙眼透露牠夜行的生活,牠是和人類生活區域最接近的一種貓頭鷹。

換水、餵食、清理籠舍,這是趙子敬每天的例行工作,退休之後,他設立了台中市野鳥救傷學會,遠赴加拿大,研習野鳥救傷。而且就在自己住家的頂樓,架起了一個個大鳥籠,幫助落難的野鳥。

受傷的熊鷹、右眼失明的大冠鷲、翅膀骨折的松雀鷹、無法謀生的褐鷹鴞,這裡的每隻鳥,都有一段傷痛的過去。籠子裡的領角鴞,也有牠們來到這裡的故事。除了受傷以外,大部分是因為是落巢。

森林環境逐漸消失,母鳥找不到合適的地方築巢,當鳥寶寶要離巢的時候,沒有適當的環境,讓牠練習飛行技巧,這時候就會落巢。落巢的寶寶很可能變成貓狗的美味大餐,只有少數的幸運兒被送來這個中途之家,當牠們順利長大,趙子敬會把牠們移到靠近原始環境的觀察籠,讓牠們熟悉野地裡的各種聲音,透過循序漸進的方式,準備野放,希望牠們能重返自然。

救難可以幫助落巢的寶寶,那麼能不能有更積極的做法,來減少牠們落巢的機會呢?趙子敬表示,本來落巢是自然淘汰的一環,人類不應該介入,但是除非人的干擾完全終止,否則這種落巢的後果,還是要由人類來補償。

趙子敬的救傷夥伴--林文隆,從小就愛上貓頭鷹,研究貓頭鷹已經有十多年,在研究過程中,他發現在環境開發過程中,貓頭鷹面臨的生存困境。

當開發朝向山林挺進,住在裡面的生物也就節節敗退,原本就嚴苛的生存條件,變得更殘酷。森林消失,變成了城市或農園,天然樹洞大量減少。為了延續生命,領角鴞必須找尋出路,林文隆說,過去發現牠們就會在檳榔的葉基裡面生蛋,導致蛋很容易掉落,或是幼鳥很容易掉下來。

因此,從2003年起,林文隆尋找廢棄木材來做巢箱,展開巢箱計畫。第一年沒有鳥進駐,後來一路調整巢箱的大小與高度,陸續架設了許多巢箱,到現在已經成功幫助了不少領角鴞。

有了巢箱,不只領角鴞可以安心繁殖,連大赤鼯鼠也找到了家。鄰近的農夫也自願加入巢箱計畫的行列,不但幫忙做巢箱,也在自己的果園中架起了15個。

其實都市裡也有領角鴞,因此巢箱計畫也推廣到都會的校園。來到台中大坪國小,之前架設的巢箱,有領角鴞正在孵蛋。校園中的綠地是都會地區貓頭鷹的重要據點,根據林文隆的觀察,以往牠們都是在大王椰子樹上面築巢,小鳥很容易掉下來,失敗率很高,因此如果給牠們一些巢箱,也許可以提高牠們的繁殖成功率。

林文隆的巢箱計畫,針對的是被人為開發影響的果園或校園,天然的原始林就不在他的計畫範圍內,雖然掛巢箱是爲了補償繁殖的場所,但是這樣會不會改變了領角鴞原本的尋巢本能呢?林文隆說,如果牠覺得外面的洞比較好,就不會用我們的巢箱,並沒有強迫牠一定要進來。

架設巢箱之外,林文隆也在研究樣區,沿著農民巡視的路線,放置蝦籠,研究領角鴞的生活環境中,還有哪些其他生物,雨傘節、梅花蛇、石龍子、印度蜓蜥都出現在蝦籠裡。

這個研究,呈現棲地中的生物多樣性,讓我們了解土地的生命力,是架構在眾多物種交互影響的脈絡中,也提醒我們,只有巢箱還是不夠的,牠們需要完整的棲地,需要生意盎然的森林。

救傷、掛巢箱,是人們看見動物的需求,在必要的時候伸出援手。趙子敬和林文隆的夢想都還在進行著,在都會開發的洪流中,展現滿懷慈悲的溫柔。

側記

一個一個巢箱巡視,一個一個蝦籠檢查,烈日下、細雨中,抓住生命的脈動,這是研究人員的生活,也是他們令人敬佩的地方。因為有他們的努力,這些奇妙物種的秘密寶盒,才得以一一開啟。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貓頭鷹, 領角鴞, 台中市野鳥救傷學會, 猛禽, 傷鳥救護, 野鳥救援, 棲地破壞, 巢箱計畫

隨著人口增加,林地開發擋不下,森林一片片消失,樹一棵棵倒下,領角鴞找不到家。

影片網址

校園鳥朋友

校園鳥朋友

摘要
一位愛鳥的老師,在原野上體會到生態之美,她嚐試將鳥類觀察帶進校園,讓學校裡的小學生,關心生活周遭的生態。於是,在台北市東湖國小內,一項非正式的生態課程正在展開,可愛的小學生們,開始認識校園裡的鳥朋友。

記者:郭志榮

走廊上,許多學生好奇的向窗外探望,他們在看什麼?原來是學校的樹上,來了電影哈利波特的魔法使者,一隻城市裡難得一見的貓頭鷹,對於城市的小學生來說,這是一個奇妙的經驗。

台北市東湖國小,有著充滿綠意的校園環境,緊緊貼著教室的行道樹,成了鳥類的棲息地點,黃淑卿老師把握機會,進行生態教育,將這群校園的鳥朋友,介紹給學生認識。

為了讓更多人能分享到生態之美,校園裡的老師,合力架設一個網站,將所有資訊公佈到網路上。這個美麗的網站,介紹校園裡曾經出現過的鳥類,並且利用照片與影片,讓進到網站的人,可以一起分享校園裡的驚奇。

生態,可以在野外,也可以在城市。當許多偉大的保育計劃壯闊成形之時,在城市的一所小學裡,一棵微小而稚嫩的保育種苗,也正悄悄地長在孩童的心裡。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內湖區
關鍵字
東湖國小, 貓頭鷹, 猛禽, 環境教育, 生態保育

一位愛鳥的老師,在原野上體會到生態之美,她嚐試將鳥類觀察帶進校園,讓學校裡的小學生,關心生活周遭的生態。於是,在台北市東湖國小內,一項非正式的生態課程正在展開,可愛的小學生們,開始認識校園裡的鳥朋友。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貓頭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