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廁所

二仁溪的代價

二仁溪的代價

摘要
二仁溪,過去又被稱為台灣黑龍江。這一條全長65公里的河水,是台南市和高雄市的界河,在這悠悠溪水裡,藏著什麼樣的傷心故事?

說起二仁溪,許多人都會想到,這是一條又髒又黑的河流。這一天,有一群台南市西門國小的小朋友,要來認識家鄉的河流『二仁溪』。

早期二仁溪下游是廢五金業、熔煉業聚集的大本營,業者把化學藥劑酸洗後的污水,直接排入二仁溪,剩下的廢棄材料就任意棄置,一堆又一堆電子廢棄物,成為二仁溪的兩岸風景。

在政府整頓廢五金業和熔煉業後,工廠搬走了,卻留下了大麻煩。環保署估計,在二仁溪河川流域,有25萬公噸的事業廢棄物,還有10處場址的土壤或地下水遭到重金屬污染。台南市永寧橋附近的同安段就是其中之一,佔地大約有一公頃,大部分是私人土地,今年三月底,中央補助台南市政府進行污染整治,預計花費兩億多元。

然而清除廢棄物,只是還給二仁溪清秀面貌的第一步。廢水污染一直是二仁溪無法擺脫的惡夢。根據台南市環保局的資料,二仁溪流域內有65家畜牧業、361家小型事業,和28萬3千名人口,污染來源換算成比例,有58.6%是來自生活污水,31.1%是畜牧廢水,10.3%是事業廢水。

為了一探上游狀況,我們跟著二仁溪沿岸發展協會總幹事歐忠果,來到深坑仔溪,這裡的污染源主要來自台南市關廟、歸仁一帶的畜牧廢水,污濁的溪水漂浮著不明物體,還可以看到雞屍殘骸,散發著難聞臭味。

深坑仔溪匯入二仁溪後的石安橋測站,是二仁溪流域中,水質污染數值最高的地方,被列為嚴重污染河段。台南市環保局將這裡列為關鍵指標,找了17家養豬戶作示範,要設置豬廁所,改善畜牧廢水。位在台南市歸仁區的台糖南沙崙畜殖場是其中一家,這裡養了一萬五千多頭豬。

場長蕭維均表示,裝設簡易豬廁所後,從三天沖洗豬隻,改為九天清洗一次,水量減少相當多。不過,示範戶畢竟只是少數,在二仁溪流域,高雄市內門、田寮的養豬戶大約有250家,台南市歸仁、關廟大約50家,如何擴大改善畜牧廢水,還需要更積極的作法。

另一條二仁溪支流『三爺溪』,流經台南市人口密集的仁德、永康和東區,由於河流本身基流量不大,大量的生活污水成為三爺溪的主要污染源。長期關心二仁溪流域的晁瑞光,認為等待下水道系統,緩不應急,應該盡快做好截流設施。

最讓環保團體擔心的是,許多早期設立的工廠,因為規模小,業者通常把沒有處理過的廢水直接排入溪裡,這當中有金屬表面處理業、電鍍業和皮革處理業等高污染產業,過去環保署就曾經在二仁溪和三爺溪匯流處,檢測到重金屬。

現在在各地志工綿密的巡守下,業者偷排或外來槽車偷倒的次數的確有減少,但是關於工廠的放流標準和總量管制,都是政府亟需面對的課題。

從上游到下游,各地志工結盟組織二仁溪巡守隊,監督政府加快對二仁溪的整治作業,成為促使二仁溪改變的最大力量,在二仁溪逐漸有起色時,在地團體也開始發展生態導覽。

這一片白砂崙溼地,在大量電子廢棄物清除後,由高雄市舢舨協會向第六河川局認養,會長蘇水龍運用老漁民和河水相處的智慧,讓潮水順利進入溼地。現在溼地上,不只有彈塗魚,招潮蟹、水鳥也來了,二仁溪生態系正在慢慢恢復。

從1990年,政府開始投入二仁溪整治,10多年來光是清除廢棄物,至少花了十幾億,只是為了讓二仁溪回到昔日乾淨的模樣。我們忽略環境所付出的代價,何其沉重。搶救環境就像打一場艱困的戰爭,不僅需要大筆金錢,還得跟時間賽跑。

瘋狂追求經濟發展之後,舊的污染惡果到現在還未收拾乾淨,污水排放也還等待改善,河川底泥也需要清除,二仁溪還有漫漫長路…

二仁溪水緩緩流過,我們有沒有機會讓下一代看到清澈的二仁溪,讓孩子安心地觸碰溪水,端看政府是否能拿出魄力與執行力,才能讓黑色的二仁溪水,成為過往歷史。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歸仁區
  • 高雄市
  • 茄萣區
關鍵字
二仁溪, 河川, 污染, 廢五金, 廢水, 畜牧, 豬廁所, 三爺溪, 晁瑞光, 台南社大 污水, 電鍍, 溼地, 廢棄物, 舢舨協會, 蘇水龍, 底泥

二仁溪,過去又被稱為台灣黑龍江。這一條全長65公里的河水,是台南市和高雄市的界河,在這悠悠溪水裡,藏著什麼樣的傷心故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豬事煩惱


豬事煩惱

摘要
走進閒置了三年、長滿雜草的倉庫,原本緊閉的鐵捲門打開,刺鼻的味道馬上竄出,即使帶上口罩也擋不了...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彰化縣二林和溪湖的居民,正在為豬的事情煩惱,二十幾年來,空氣中常常瀰漫著豬屎味。東螺溪環保自救會會長莊金茂無奈的說,鄰居向他反映,希望嫁女兒當天,養豬場不要排放廢水,讓遠方親戚留下好印象。莊金茂無奈的說:「我們住的地方竟然要這麼做,看多悲哀。」民眾向政府檢舉也沒用,只好走上抗爭之路。

「臭!臭!臭!有夠臭!我們要抗議」轎車上喇叭放送,自製的廣播車在大街小巷穿梭,提醒居民要站出來!

彰化縣二林鎮的東螺溪附近,小小的地方,就有四家養豬場,其中兩家的規模在彰化縣數一數二,養豬場的臭味隨風勢飄散,風吹往哪裡,那裡就受害!吹南風,臭味來自A養豬場,北風吹,換成B家養豬場,有時候還嚴重到半夜被臭醒,衣服晾在外面,隔天早上就有豬屎味。夏天,當南風吹起,豬臭味飄過東螺溪到對岸的溪洲鄉河東里,淪到他們遭殃!

中庸牧場是彰化第一大養豬場,也是大家公認的頭號公敵,除了養豬場本身散發出來的臭味,還有偷排廢水的問題。自救會長莊金茂指出,養豬場有設置污水處理廠,但業者卻常常偷排廢水。在旁邊種田的阿伯也說,環保局來稽查時,養豬場排的是乾淨的水,沒來的時候是排髒水。每當業者排放未經處理的污水,沿線民眾就必須忍受難聞的惡臭。

面對養豬戶偷排廢水的問題,民眾也曾經多次向環保局檢舉,但成效不彰。自救會長莊金茂表示,對於公家機關,地方百姓的認同感很低,遇到養豬場排放污水,通報環保局,曾經遇到莫名其妙理由,包括稽查人員忙碌聯絡不到,或是通報後檢舉三、四小時才到,廢水早就排光了。

河東社區河川巡守隊,長期在東螺溪流域巡邏,養豬廢水是他們巡守的重點。河川巡守隊長吳春福表示,養豬戶排的是黑水,很臭,還參雜豬屎。河川巡守隊是環保局的夥伴,對於河川污染的舉報,已經建立完整的通報機制,但多年下來,他們並不滿意結果。吳春福表示,養豬場常利用半夜偷排廢水,但環保單位稽查人力不足,而養豬廢水又不像工廠的工安事件,沒有立即危害,環保局可能認為不是很嚴重,就不會來稽查。

彰化縣環保局長陳雪莉則表示,民眾所說的養豬場,已經派員埋伏一段時間,曾經抓過一次,並且重罰三、四十萬,業者若有偷排的行為,抓到一律嚴懲。

去年九月,地方居民跟四家養豬戶座談後,至今沒有明顯改善,透過問卷調查,多數民眾認為,唯有走上抗爭一途,才能解決問題。

「我要花香,不要豬屎味,抗議啦!」兩、三百位民眾在中庸牧場外高喊,要求養豬場改善臭味,自救會長莊金茂表示,不是要養豬場關門,只是希望能改善。民眾遞交陳情書,但中庸養豬場只派了一位女性工人接受陳情,並且表示抱歉,沒再多說什麼。抗爭之後,有一家養豬場給予善意回應,將減少養殖數量。

二十幾年了,豬屎味的問題無解,由於東螺溪是彰化縣環保局重點整治河川,沿線五、六家養豬場都列入專案加強稽查,環保局發現,二林這四家養豬場,都有豬糞露天堆置的問題,希望養豬場能加蓋,但只能善意規勸、無法強制。

最惡名昭彰的中庸牧場,環保局已經要求改善污水處理設施,還發現,中庸牧場飼養環境差,豬舍、水溝都有積水,導致臭味產生。

如何改善養豬產業的環保問題,環保署正在推動清潔養豬計畫,就是設置豬廁所,教導豬隻在特定地方大小便,舊豬舍只要在角落裝置鐵框,豬廁所就完成了。

雲林縣山東牧場有設置豬廁所,總經理張中斗表示,在新的一批豬趕進豬舍前,把豬糞放在豬廁所的鐵框,豬就自然會去那邊大小便。設置豬廁所成本低廉且效益高,沖洗豬舍的水量減少七成以上,也可以減少豬隻生病或冷緊迫,提高育成率,一舉數得。

環保署水保處長許永興表示,豬廁所讓豬的糞便蒐集效率增高,減少廢污水處理難度,豬糞不泡到水裡,可以減掉一大半的臭味。

此外,為了減少臭味,山東牧場把豬舍改裝成水簾式豬舍,把豬舍的氣味抽出來,然後在抽出的地方設置黑網阻絕並灑水,可以有效降低臭味,此外,在豬舍週遭還有大片的固定水簾,定時噴灑水霧除臭,減少環境污染與臭味擾鄰,是養豬場應該負起的社會責任。

彰化縣環保局今年獲得環保署補助,推廣豬廁所,希望能改善養豬產業的環保問題。環保局長陳雪莉表示,廢水部分如果都改善了,如果仍是有臭味,就要朝減少養殖數量、豬舍養殖環境改善等多管齊下,這部分還需要農業處配合。

彰化縣政府是否能還給民眾一個可以自在呼吸的生活環境,有待時間考驗。養豬產業污染是可以解決的,但業者如果存心把污染的成本,轉嫁給居民與環境來承受,這樣的錢賺的安心嗎?


 

學科
公害, 水文,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溪湖鎮
  • 彰化縣
  • 二林鎮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養豬場, 畜牧, 廢水, 河東社區, 清潔養豬, 牧場, 豬廁所, 污染, 河川

走進閒置了三年、長滿雜草的倉庫,原本緊閉的鐵捲門打開,刺鼻的味道馬上竄出,即使帶上口罩也擋不了...

影片網址

豬的大小號

豬的大小號

摘要
來到武洛溪,這裡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也因此,縣政府正推動一項整治計畫,然而,在計畫還沒達成前,立法院卻三讀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公權力權限卻又降低,南台灣的河川還能承受多少…

11月27日,在選舉壓力下,立法院三讀通過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這則上不了電視版面的新聞,讓我們開始想知道,到底集約式畜牧方式所產生的廢棄物,會對環境造成多大的危害?

跟著屏東縣環保局伍先生的腳步,我們來到高屏溪的支流-武洛溪。這一帶,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

先採集放流口的水體樣本、檢驗廢水的酸鹼值,再到養豬場的減污設備仔細巡視。伍先生認為曝氣池的生物養得不理想,無法有效分解廢水中的有機質,他直接表示,希望這家養豬場有大場的樣子,因為如果要進行任何稽查或檢驗的話,一定是從大面積的養豬場開始的。看著伍先生的臉色,可以想見他並不滿意,這一家養豬場的處理方法。

養豬場的豬隻,將近五千頭之多,要處理豬的排泄物,可是一件大工程。目前,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是所有養豬戶一定要有的設備,固液分離機,先過濾出排泄物的固體,厭氧槽、好氧槽處理的,是分離後的液體。可是專業知識不足,常常使得設備無法發揮效果,也讓河川越來越髒。

全台灣豬隻共700萬頭,其中,屏東縣擁有172萬頭,佔總數的24%,加上牛、雞和鴨,畜牧業一年的產值,超過190億,是屏東最重要的產業,所以當地人常說,屏東不能不養豬,但是環境的負荷,卻也最大。屏東縣長曹啟鴻說,豬價現在低,業者更會把成本外部化,轉嫁到環境上。

屏東長治鄉、鹽埔鄉交界處,有一家全台灣最大的養豬場,全盛時期曾飼養18萬頭豬隻。這些年,雖然飼養頭數已經降到11萬頭,但是,看到眼前四座直徑、高度,都超過十米的厭氧槽,還是很驚人。這麼多豬的這麼多排泄物,該怎麼辦?

養豬超過三十年,也安然度過口蹄疫衝擊,邱先生養豬的技術純熟、經驗豐富,但是他始終解決不了廢水問題。邱先生說,不是他不做好,而是他做不好,已經盡全力去解決問題了,但是還是會不合乎放流標準,所以,運氣好,他可以逃過被開單,而運氣不好,就乖乖去付罰款。沒想到在去年,邱先生竟然被縣政府選中,成為屏東三千多戶養豬農中,唯一的幸運兒。縣政府邀請邱先生與配合廠商合作,補強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並裝設薄膜設備,加強改善水質。薄膜設備可神奇了,濾出金黃色的水,然後這些水又可以利用當成灌溉蔬菜的營養液。

豬要上廁所、也需要洗澡。一頭豬每天排放的廢污水,相當於四個人到五個人的排放量,所以輔導養豬戶之外,稽查與檢驗工作,更是不能放鬆。但是民國96年11月27日,立法院卻三讀通過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將畜牧業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從現行的六萬到六十萬,大幅降低為六千到十二萬,這不僅容易讓業者心存僥倖,也使得稽查效果大打折扣。對地方執行單位來說,唯一的方式,就是把事情想得樂觀一點。

整體罰款降低,增加裁決彈性,也給予業者改善機會,但是實際上,卻不能嚇阻不法,這在過去的統計數字中可見端倪。近五年,屏東縣環保局共受理一萬六千六百件污染陳情案,其中畜牧廢水污染只佔一千多件,不過受到裁處的案件,以畜牧業為大宗,同時環保局主動稽查的結果,也是如此。屏東縣環保局長林雅文說,裁處案件255件當中,針對水來處分的部分就有158件,約佔62%,而環保局主動出擊開單的,處分了109件,其中有83件,就是畜牧水污染,比例更高達76%。

自荷蘭時期開始,屏東地區就已經是台灣最大的畜牧區,現在,規模早已遠遠超過過去,以武洛溪為例,四十八公里長,卻要承擔四十多萬頭豬隻,等於將近二十萬人所排放的廢水。

武落溪整治計畫還沒有結案、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廢水處理功效不佳、薄膜設備也還在試驗階段;畜牧業污水每天排入溪流、公權力權限又降低。走進南台灣,似乎只剩天空可以欣賞,不然只要一低頭,又只能看到冒泡、污濁的臭水溝了。

側記:

生產一斤動物性蛋白質所需的水,是生產一斤植物性蛋白質的十五倍。水資源不穩定、嚴重缺乏,已成全球環境與人類生存的危機。全世界百分之五十的淡水,專供畜牧業使用。然而,更值得讓人注意的,是畜牧業需要大量用水,偏偏又是水資源的破壞者,像在台灣這座小島上,養豬、養雞、養鴨業者所造成的水質優養化,是工業污染之外的最大元兇,如果我們再不主動保護身邊的環境,同時減少食物浪費、降低肉類攝取,實在很難想像,未來的河川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而我們喝的水,又會是從哪裡來?

學科
水文,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關鍵字
畜牧廢水, 畜牧業, 水汙染, 集約, 污水處理, 放流水標準, 豬廁所, 河川污染, 優養化, 養豬

來到武洛溪,這裡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也因此,縣政府正推動一項整治計畫,然而,在計畫還沒達成前,立法院卻三讀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公權力權限卻又降低,南台灣的河川還能承受多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豬廁所